吴起觉得这种没什么底气的安慰话还是少说为妙,多说多错,关键是他觉得这些话说得太昧良心。
  偏偏,此时的陆庭州当真了。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以前叶笙在的时候,两人相处的模式。
  叶笙看他的眼神,对他那种极致的温柔和体贴是装不出来的。
  甚至,连手机密码都是他的生日。
  “庭州,我把手机密码设置成你的生日了,你把你的密码也设置成我的生日好不好,你放心,我不会偷看你的手机的。”
  “幼稚。”
  久违的记忆,陡然闯入陆庭州的脑海里,他清晰地回忆起了自己当时嗤之以鼻的样子
  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原本还微微愉悦的表情缓缓沉了下去。
  那天,他拿错了叶笙的手机,输入的手机密码是……
  “骗子。”
  低沉地吐出这两个字,陆庭州冷哼了一声,冷冷地扫了一眼一旁略显错愕的吴起,“你以为我稀罕她爱不爱我?”
  落下这话,陆庭州黑着脸转身上了车,沉重的摔门声将身后一脸愕然的吴起给吓了一跳。
  吴起:“……”
  不稀罕您还问?
  等等,总裁刚刚骂谁是骗子呢?
  好像骂的不是他啊。
  陆庭州坐在车上,阴沉不悦的脸色并没有半点好转,回想起刚才叶笙离开时那冷漠决绝的模样,烦闷的心口越发堵得慌。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叮的一声响起,一条微博链接发到了他的手机屏幕上,是宋熙发来的。
  伴随着宋熙发来的一句话——
  【庭州,我不是要挑拨你跟笙笙之间的关系,我是怕这个热搜影响到笙笙的正常生活,你看看要不要帮她解决一下,让那些狗仔队不要乱写。】
  看到宋熙的微信,陆庭州有些不耐烦地皱起了眉,但宋熙发来的微博词条内容,却还是将陆庭州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本就阴沉的眸底越发阴沉了。
  关于叶笙的词条在半个小时之前,屠了旧浪微博热搜榜。
  #花瓶女王叶笙四年后疑似回归#
  #豪门弃妇叶笙疑似攀上新晋豪门新贵#
  #烂片女王叶笙攀上富豪季书礼,试图卷土重来#
  ……
  ……
  所有跟叶笙有关的词条眨眼间都登上了热搜榜前十,甚至把如今炙手可热的一线小花宋熙怀孕的事都给压下去了。
  “u1s1,叶笙虽然只是个没用的花瓶,还是被清理出豪门的下堂妇,但她这张脸,说实话还真没几个男人能抵挡得住。”
  “这话说的,咱们伟大的陆总不就抵挡住了她那张狐媚脸吗?还是陆总有眼光,那个一无是处的花瓶只有没内涵的男人才看得上。”
  “等等,楼上的意思是季书礼没内涵?人家可是国际认证的医学家和科研人员,他没内涵你有内涵?”
  “弱弱地说一句,你们真觉得叶笙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吗?我昨晚可是亲眼见证了她挽救了某个大集团上百亿的市值。”
  “楼上是叶笙的黑粉还是真爱粉,吹这种牛,不怕你家主子承担不起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