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声声,“……”
  一个女的找她?
  会是谁?
  她在这个世上没别的亲人,就算她跟大叔结婚,也只见过一次大叔的家人,大叔家没有姐姐。
  怀着好奇,叶声声转身朝着校门口方向前去。
  当她赶到校门口时,迎接她的却是一位中年男子。
  男子上前颔首道:“叶小姐这边请。”
  叶声声跟着那名男子走到路边,见他拉开车门叶声声才看到车里坐的人。
  是个很漂亮,且衣着光鲜的女人。
  叶声声不认识她,只站在那儿防备的看着。
  车里的女人也看着她,出声道:“上车来吧,带你去吃饭。”
  叶声声面无表情,不语也不动。
  女人继续道:“我叫舒语,不知道你有没有在阿彻那里听过我的名字。”
  舒语……
  她在大叔的手机屏幕上看到过,就是因为她,大叔要跟她离婚。
  叶声声忽然满带着敌意的望着车里的女人,磨着后槽牙气愤的问:“你找我做什么?”
  舒语姿态高傲地坐在后位,瞥着车外的叶声声,语气轻蔑,“跟你聊聊阿彻,怎么,这么怕我?”
  “我会怕你?一个不知廉耻的第三者。”
  叶声声才不怕她,嫌脏的不愿意上她的车,而且浑身像是竖起了尖刺,明明才160点高,小小的一个人儿,却给人一种气势汹汹不敢靠近的错觉。
  舒语听到第三者这个字眼,心里生起了恨意。
  见女孩不上车,她干脆踩着高跟鞋下车来到她身边。
  170身高的女人,再加上五公分的高跟鞋,站在叶声声面前足足高了她一个头。
  带着大小姐的气势,舒语瞥着眼前的女孩哼道:
  “你挺幸运的,一个孤儿不仅能被阿彻资助上学,还能跟他结婚,阿彻这样身份的人,他的家人能同意你们结婚也真是稀奇。”
  叶声声瞪着身边的女人,尽管觉得她气质不俗,个子很高,身材也很好,还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
  可看她的样子,年龄应该也不小了吧。
  叶声声觉得尽管自己没她高,可外貌这块儿她不输她。
  何况年龄小是她的优势。
  毫不客气的,叶声声回怼道:“大叔娶我证明他心里有我。你算什么东西跑这儿来质疑大叔跟他家人的眼光。”
  饶是以前她没怀孕,大叔心里有别人的话她会自愿退出的。
  可现在她有了孩子。
  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一定要捍卫住自己的婚姻,给她未出世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谁都别想来破坏她跟大叔的婚姻,别想把大叔从她身边夺走。
  舒语花容失色,没想到这个没身份没背景一无所有的野丫头,竟敢用这样的口气跟她说话。
  她迈着步子逼近她,恨意直达眼底,“如果当初我不离开,你觉得你有机会站在叶彻身边吗?”
  尽管她不否认这个女孩生得很好看,圆乎乎白皙精致的小脸上,镶嵌着一双如同宝石般仿佛会发光的大眼睛,唇红齿白眉眼如画,跟个洋娃娃似的。
  可她除了这张脸,拿什么跟她争?
  舒语感觉自己要是跟她在这儿争,简直拉低她的品味跟档次。
  “阿姨,问题你已经离开他了,你是他的过去式,我现在是他的妻子,他既跟我结了婚你就应该有自知之明不要再来打扰他。”
  叶声声像只浑身长满刺的小刺猬,谁敢动她的东西,她就刺死谁。
  明明才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骨子里却透着一股不服输的狠劲儿,莫名让人生畏。
  “你……”
  舒语气急,脸色铁青的瞪着叶声声,“你叫我阿姨?”
  “嗯哼。”叶声声得意的朝她挑眉。
  舒语气得想打人,但有失她大小姐的姿态,她憋着心里的怒火,恨恨地看着叶声声说:
  “你是他的妻子?那你得问问他为什么会跟你结婚。再有,我就算离开他十年,二十年,当有一天我回来需要他的时候,他依然会娶我。”
  “而你,不过是他没了我时,排解寂寞的工具人罢了。”
  “你说什么?”
  叶声声愤恨的咬紧了呀,小拳头捏得嘎嘎作响。
  舒语不再看她,讽刺道:“我找你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告诉你别痴心妄想的以为嫁给他你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野鸡终究是野鸡,变不成凤凰的。”
  “我看你才是一块又臭又贱令人作恶的粪坑里的石头。”
  忍无可忍,叶声声上前揪起舒语的头发扯了起来。
  “啊!!”
  舒语吃痛的叫起来,忙护着自己的脑袋喊,“你敢对我动手,你想死吗?”
  司机瞧见自家小姐被欺负了,忙推开车门上前准备去帮忙。
  叶声声一把将舒语推开,指着司机喊:“你敢过来试试,我老公可是叶彻,动我一下他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司机一听到叶彻的名字瞬间就惧了。
  只得站在旁边低着头。
  舒语气急的对着司机喊,“愣着做什么,打她啊。”
  司机怯生生道:“她是叶太太,我不敢。”
  “废物。”
  舒语此时头发凌乱,狼狈不已。
  路过的人还对她指指点点,像是把她当成疯子了一样。
  她恶狠狠地瞪着叶声声,“你给我等着。”
  随后气愤的上了车。
  司机也赶紧上车,随即驱车离开。
  叶声声杵在那儿,看着那个凭空冒出来的女人走了,她伪装出来的强悍瞬间又蔫了。
  踉跄着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她拿出手机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给大叔打个电话。
  轿车开走后舒语拿出手机给拨通叶彻的号码。
  电话刚接通,她忙哭丧着道:“阿彻,你下班后能过来吗?你的那个小妻子她今天找到我,疯了一样扯着我的头发打我。”
  “你说什么?”
  “呜呜阿彻,我知道我让你为难了,可我不想这样啊,谁让我没办法生孩子,连个做女人的权力都没有,要是当初你不……”
  “我马上过去找你。”
  知道当初是自己对不起舒语,是他害了她一辈子,叶彻心里难掩愧疚,忙拾起外套出了总裁办公室。
  坐在路边的叶声声犹豫了半会儿,最终还是没忍住拨通了大叔的号码。
  只是电话刚通,还不等叶声声出声男人声音清冷的低吼道:
  “声声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我们俩的事我们自己解决,你去找舒语做什么,还动手打人,你可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