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民间故事:龙神的信使-「大白奇异笔记」

历史网 2 0

今天要讲的是一则关于古代“信使”的故事,这位信使本身似乎是位再普通不过的凡人,不过他的“委托人”却很不简单,是一位来自龙之国度的神秘人物,故事出自唐代志怪小说《玄怪录》,以下就是这个故事:

唐代宗大历(766-779)年间,苏州街头有一个叫来自洛阳的流浪汉,名叫刘贯词。

一天,刘贯词在路边行乞时,偶遇了一位自称蔡霞的秀才,这位秀才长得英俊潇洒、风采绝伦。但奇怪的是,他见到刘贯词这个流浪汉后,不仅没有面露鄙夷,还反常地态度殷勤,亲热地称呼刘贯词为兄长。

接着,又带来羊肉和美酒宴请刘贯词,酒足饭饱后,蔡霞问刘贯词:“刘兄,你如今在江湖间漂泊,为的是什么呢?”

刘贯词回说:“不为什么,不过是讨口饭吃。”

蔡霞又问:“您心中有目的地吗,还是只打算在各国之间漂泊?”

刘贯词洒脱地说:“像风中的蓬草一样,飘到哪儿算哪儿。”

蔡霞接着问:“那您打算讨得多少才算够呢?”

刘贯词想了一下,说:“十万钱吧。”

蔡霞说:“您这样像蓬草一样漂泊,想讨到十万钱,就像没有翅膀却想飞翔的人一般。即使您运气好最终能讨到,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个日月。我老家在洛阳,家中倒是不穷,只是出于一些原因避走他乡,又跟家人断绝了音讯。如今我想求您一件事,希望刘兄回一趟洛阳替我送封信,行程中的花费和您期望的十万钱,很快就能拿到,您看怎么样?”

刘贯词说:“那我当然乐意。”

于是蔡霞果然拿来十万钱,连着一封信交给刘贯词,并嘱咐说:“蒙刘兄您在旅途中愿意帮我的忙,还不拘小节,我跟您说句真心话吧。其实我全家都是龙,家住在渭水桥下,到了那儿,只要您闭眼敲一敲桥柱,就会有人应答并请您去家中。不过,到时您如果与我母亲见面,记住一定要让我的小妹在身边作伴。你我既然已经情同兄弟,我的小妹也不会疏远您,我在信中也写了,会让她主动出来迎接您。她虽然年纪小,但天性聪慧,又在家中掌事,只要您开口,就算让她再送您十万钱,她也会答应的。”

于是刘贯词收下了十万钱和蔡霞的家书,踏上了回洛阳的旅途。

唐朝民间故事:龙神的信使-「大白奇异笔记」-第1张图片-历史网

图片来自网络

到了渭水桥下,只见河水清澈无比却看不到底,也不知道自己待会要怎么进入水中。想了很久,觉得“龙神应该不会骗我吧”,于是试着闭上双眼,敲了敲水边的桥柱,不一会儿,果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跟自己说话。

于是刘贯词睁眼看去,之前的桥和河水都不见了。眼前只见一座朱红的富贵宅院,院中楼阁高低错落,气派非凡。有紫衣仆人站在门口向他拱手行礼,并询问客人的来意。

刘贯词如实相告:“我从苏州过来,你家郎君有封家书托我送来。”

仆人接过信,让刘贯词稍等,自己进入府中禀告。不一会儿,仆人又走了出来,对刘贯词恭敬地说:“太夫人有请。”

于是刘贯词跟随仆人进入府中,走到大厅就见到了上座的太夫人。只见她大概四十来岁,身穿紫色的华服,容貌端庄大气。

刘贯词向她行礼,她也还之以礼,并感激地对刘贯词说:“我儿出门远游,去了好久都没个音信,还劳烦您帮忙,大老远走了几千里来送信。他之前年纪轻,不懂事冒犯了长官,这怨恨一直不能消解,于是他一走就是三年,连个消息都没有。要不是您特意来这一趟,我还不知道要积累多少忧愁。”说完又请刘贯词赶紧坐下。

刘贯词想起蔡霞的嘱咐,对太夫人说:“您家郎君既然称为我兄长,那您家小娘子也算我的妹妹,我希望能见一见她。”

太夫人说“我儿的信中也是这么说的。等小女稍微梳妆打扮一下,马上就能出来见您了。”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丫鬟挑帘进来宣告:“小娘子来了。”

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随后走进屋来,仔细一看长得美艳绝伦,一开口就感觉能言善辩、聪慧过人。

小娘子向两人行礼后,坐到了母亲的下首,又让人在厅中摆下酒水宴席,席间酒水食物精美又整洁。

三人刚吃了一会,太夫人忽然双眼通红,直愣愣地看着刘贯词。小娘子赶紧拉了拉母亲的衣袖说:“哥哥请来的客人,我们应该以礼相待,而且我们还要拜托客人帮忙消除祸患,您可不能有别的想法啊。”

说完又对刘贯词请求说:“哥哥的家书中让我以兄长的礼节接待您,还命我送您十万钱。我想十万铜钱拿着很重,您一个人也不好携带,应该送您一件轻便好拿的礼物才是。不如送您一件宝器,价值也与十万钱相当,您看可不可以?”

刘贯词谦虚地说:“既然说了是兄弟,不过是送一封信罢了,哪好再来你家讨赏赐。”

太夫人说:“您穷困潦倒、四处漂泊的事,我儿已经在信中说明白了。我如今也是在履行儿子对您的承诺,您就不用推辞了。”

于是刘贯词起身拜谢二人。太夫人接着吩咐仆人去取家中的“镇国碗”来。三人又继续用餐,过了没多久,太夫人又瞪着刘贯词,两眼通红,两侧嘴角还流下口水来。

小娘子见了赶紧伸手捂住母亲的嘴,小声说:“哥哥诚心诚意托此人办事,您可不能这样啊。”

又对刘贯词解释说:“我娘年事已高,中风的毛病又犯了,恐怕这下不能奉陪了,兄长您最好先出去,我安置好母亲随后就来。”

过了一会儿,小娘子一脸害怕地走了出来,又让身边的丫鬟捧来一只碗,一边送刘贯词出门,一边把碗递给他说:“这只碗是罽宾(唐代西域古国,位于今喀布尔河流域)国的镇国宝器,罽宾国用这碗来镇压灾邪。不过我们唐人如今得了这只碗,也没什么用处,如果有人出十万钱买它,你就可以把它卖掉。记住少于这个数千万别卖。我因为母亲发病的缘故,需要在她老人家身边服侍,就不再远送了。”说完行了一礼就回屋了。

刘贯词拿着碗,独自一人向前走了几步,再回头宅院不见了,又回到了最开始那高陡的渭水桥边,面前只有碧绿清澈的河水。再看手中的宝器,不过是一只黄色的铜碗,最多也就值几个铜钱罢了,于是以为龙小妹之前不过是在说大话骗人。

过了几天拿着铜碗去集市售卖,倒有人肯出七八百文钱来买,也有些人只肯出五百文买。刘贯词想着龙神应该还是重视承诺的,应该不至于骗他一个凡人,于是天天拿着那只碗去集市叫卖,没有十万钱不卖。

过了一年多,在西市碰到一个胡商,见了刘贯词手中的碗,一副大喜过望的样子,并上前询问价格。

刘贯词看他如此热切,于是试探性地说:“二十万钱。”

胡商马上说:“这东西的价值哪只二十万钱啊。不过这宝物并不属于大唐中原,你拿着也没什么好处。十万钱你卖不卖?”

刘贯词想之前跟龙小妹约定的也是十万钱,于是也不再强求,接受了胡商的出价。

等到钱货结清后,胡商对刘贯词说:“这只碗其实是罽宾国的镇国碗。它在罽宾国的时候,国内年年丰收,百姓忠孝;这碗一丢失,罽宾国便闹起了大饥荒,不久又闹起了动乱,战火四起。我听说这碗是被哪位龙神的儿子偷走了,已经过去四年多了。罽宾国主最近以国内半年的税收悬赏,要赎回这只碗,不知你是从哪得到的它?”

刘贯词于是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说给胡商听,胡商听完又说:“罽宾的守护龙神之前去天庭上诉,上边正在追查此事,所以蔡霞才从老家逃走了。追查此事的阴间冥使一向很严厉,他不敢去自首,于是就假借你的手帮他送回这只碗。他之所以殷勤地非让妹妹接待你,不是因为跟你感情亲近,而是担心那老龙嘴馋,或许会忍不住把你吃掉,坏了大事,所以偷偷让妹妹保护你。这碗一旦送回去,他应该也能回家了,也算是一个消除祸患的好办法了。五十天后,渭水会波涛翻腾,水声滔天,那天就是蔡霞归来之时。”

刘贯词好奇问:“为什么要五十天后才能回家?”

胡商说:“因为我带着这只碗,翻过山头进入罽宾国境得五十天后了,他到那时才敢回家。”

刘贯词记下了胡商说的话,五十天后,跑到渭水旁观看水势,果然同胡商说的一模一样。

标签: 唐朝历史人物故事事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