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常伦烈士:战斗英雄 英勇杀敌

历史网 7 0

栖霞县东部有座英灵山,在绵延起伏的山峦上,安葬着一排排令人肃然起敬的革命烈士。山顶平台上,屹立着巍峨壮观的抗日烈士纪念塔。在纪念塔西侧高高的基座上,一位铜铸的八路军战士,持枪伫立,坚毅锐利的目光注视着远方,守卫着山川秀丽的胶东半岛,他就是人们敬爱的山东军区“一等战斗英雄”任常伦。

他入伍4年,身经百战;英勇杀敌,9次挂彩;抢救战友,不畏艰险;与敌拼搏,坚守阵地,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不幸的是,任常伦于1944年11月17日,在海阳县长沙堡与日寇作战中光荣牺牲。任常伦铜像矗立在苍松翠柏环抱着的英灵山之巅,像是在守望着自己的家乡,他是胶东人民心中一座伟岸的丰碑。

任常伦烈士:战斗英雄 英勇杀敌-第1张图片-历史网

任常伦铜像。

任常伦,1921年生于山东省黄县(今龙口市)孙胡庄(现为常伦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6岁丧父,10岁丧母,靠叔父抚养,入学读书四年,后辍学务农。1938年,胶东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年方17岁的任常伦,这年冬天参加了自卫团。不久,他领到一支土枪,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上山干活带着它,站岗放哨攥着它,晚上睡觉偎着它;有小空就抹,有大空就擦,枪筒枪托闪闪发亮,谁见了谁夸奖。他常对别人说:“别看咱这枝土造货,洋鬼子碰上它,一样叫他见阎王。”

1939年春,一天早饭后,任常伦和王宝玉、王健吾三人奉命到石良集侦察敌情。当时他们分了工,各带两枚手榴弹就出发了。这天到石良集赶集的人熙熙攘攘。任常伦背着粪筐留在村西桥头负责警戒,二王直奔街里鸡蛋市。有个伪军官蹲在街上买鸡蛋,腰里别着一支匣子枪。二王一交换眼色,一齐跃上去,王宝玉伸手抓住了伪军官的匣子枪,王健吾举起手榴弹狠命地砸在伪军官的头上,只听他“啊”了一声倒下了,匣子枪被王宝玉夺到了手。二王互相一招呼,架起那个昏迷的伪军官就往村西跑。这时集上炸了,人们一窝蜂似的往外跑。任常伦正在村西桥头上坐着,一看二王架来了一个伪军,心里说不尽的高兴。

他沉着地对二王说:“你们快架他过河,我在这里对付敌人!”果然,街里的鬼子发觉了,端着三八枪,在人群里横冲直撞地向村西追来。

任常伦看得分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趁鬼子还没靠近,迎头扔过去一颗手榴弹,轰地一声炸响了。接着他高声大喊:“八路军进村了,快跑啊!”赶集的群众一听到爆炸声和喊声,跑得更乱了,村里村外乱碰乱撞,连喊带叫,弄得鬼子晕头转向,因怕吃亏,就不再追了。

就这样,任常伦掩护着二王架着伪军官一气到了王屋山。他们三人深入虎穴擒匪徒、缴获匣子枪的行动,受到上级的表扬。

那时,自卫团还经常夜晚外出扰乱敌人,割电线,任常伦每次都主动参加,总是兴致勃勃地出发,满怀喜悦地归来。

有一次,自卫团奉命到湾道隋家去破坏黄城集通往石良集的公路。这天晚上去的人特别多,刚挖了一阵子,忽然有人传话说:“不好,前面来鬼子了!”大家一听,撒腿就往回跑。任常伦觉得不大对头,就大胆地跑到前面去打听,原来是挖路的群众把过往的我军误为敌人。

怎么办,是完成任务还是半途而废?他想到这里,调头就去追赶乡亲们,一气跑了五里多路才赶上了。他向大家说明了情况,耐心动员大家转回湾道隋家,直到挖完了分担的15个坑,才一齐回家。

1940年8月,任常伦参加了八路军地方武装,10月升级到14团2营5连。在一次袭击敌人的战斗中,他勇猛地冲进了围墙,正在前进时左胳膊挂了彩。班长让他退下火线去包扎,他却说:“为了党和人民,该流血时就得流血。这算得了什么!”他一边说一边拿着手榴弹往前冲。

直到负伤的胳膊不能动弹了,他才接受班长的命令,恋恋不舍地走下火线。后来,在猴子沟伏击战中,他带着两名战士,最先跳上汽车和鬼子拼搏。他腿上负了两处伤,跳下来包扎好了后,又急忙返回去围歼鬼子……

1941年1月,在掖县城南战斗中,任常伦担负往火线上送弹药的任务,在激烈的战斗中同志们和敌人拼了刺刀。正在这时,任常伦扛着一箱手榴弹冲上来了。他见三名同志正在和三个鬼子拼刺,就把箱子一放,像猛虎扑食,一步窜上去抱住了一个鬼子的后腰,对面的战士趁势跃上前来,嗖的一声捅了鬼子一刺刀,任常伦乘机夺过了鬼子的大盖枪,回身一戳,刺刀捅进了鬼子的胸膛。战斗结束后,营里决定把这支三八大盖枪发给任常伦使用。他用第一次缴获的这支枪苦学苦练,在以后的战斗中杀伤无数敌人,缴获了无数枪支,武装了我军。

1941年6月,任常伦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他政治上积极进步,作战更加勇猛,表现十分突出。这年冬天,部队攻打栖霞县小栾家据点时,一排三班长史德明在鹿砦里边的小土崖下挂了彩。敌人在碉堡周围点起了柴火,照得通亮,我们上去抢救,敌人就射击。一排长、二班长和三班一个战士,先后爬过去抢救都挂了彩,不得不退下来。任常伦主动请求去背三班长。他把步枪、子弹等交给自己的班长,猫着腰跑过去一看,碉堡跟前正烧着一堆大火,外面的鹿砦也被敌人点着了一个火口,史徳明就躺在这中间。任常伦在鹿砦外卧倒,把火往旁边一拨拉,匍匐前进,一直爬到史德明身边,轻声说:“三班长,我来拉你!”史德明难过地说:“我动不了啦,排长和同志们来拉我都挂彩了,你快走吧,这里太危险,不要为我再流血了。”

任常伦果断地回答:“党不能把你丢给敌人,就是牺牲了也要把你拉下去。”他说着,立即解下一只绑腿,捆在史的腰上。他往后爬一步,拉一步,一下子把绑腿拉断了。他又爬回去,把另一只绑腿解下来合在一起,匍匐着一步一步把史德明拉到鹿砦外,这时,敌人的火力仍然不减,任常伦的左小腿也中弹受伤,鲜血染红了裤角。他不顾一切拖着史德明向外爬去,快接近大部队时,任常伦解开脚上的绷带,背起史德明就跑向了在此等候的战士们,并迅速撤离了战场。任常伦冒着生命危险,勇救战友的事迹,受到了部队指战员们的高度赞颂。

1942年6月,任常伦任副班长,很快提为班长。他执行任务果敢机警。11月中旬,日寇两万人在顽军赵保原部配合下,分区“扫荡”我胶东地区。白天敌人以“拉网”的方式向一个目标包围,晚上在包围圈上点起一堆堆的柴火制造声势,企图阻挡我军突围。任常伦所在部队奉命转战,进行反“扫荡”。一天晚上,五连来到站马张家,连长看到一堆堆的火连成一线,挡住了突围的出路,但不知火堆边有没有敌人,就分配任常伦前去侦察。任常伦机智勇敢地摸到左前方的火堆跟前,发现在不很远的矮地里潜伏着敌军,他悄悄地向右面的火堆爬去,见有两个伪军在烤火。他轻轻地爬着、爬着,当爬到离敌人四五步的地方,他握着一枚手榴弹,像弹簧一样蹦到敌人面前,“咔嚓”一声砸开了一个伪军的脑袋。另一个伪军看事不妙,便乖乖地当了俘虏,被任常伦牵回来了。连长根据获悉的情况,指挥全连从前右侧火堆边安全突围。

1944年春,任常伦已经挂了7次彩,部队上为了照顾他的身体,让他暂时离队,回家休养。他在家期间,天天和民兵在一起活动,互相交流经验,共同执行任务。

任常伦自从参军后,先后参加过120多次与日伪的大小战斗,9次负伤。每次战斗,他都冲锋在前,不仅屡次完成攻城拔寨的任务,还三次从枪林弹雨中救出战友。1944年8月,任常伦出席了胶东军区和山东军区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因战功卓著,被胶东军区授予“一等战斗英雄”称号。

战斗英雄代表大会刚一结束,他听说日本鬼子又和顽军赵保原部相勾结,开始进攻牙山抗日根据地。他怀着满腔怒火,日夜兼程跋涉700里,赶回胶东。那时,他身上已经负过八次伤,肩膀里还留着敌人的弹片,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他赶回部队后,首长要他休息,他用又着急又恳求的口气说:“我要打仗。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鬼子横行霸道,不叫我打仗我受不了!”最后领导决定,提升任常伦为副排长,并批准他参加战斗。

1944年11月17日早晨,战斗打响了,700余名鬼子被阻击在海阳长沙堡的西北面。任常伦和全排33名战士,奉命抢占制高点,以防敌人反击逃跑。他想:只要抢占了这个制高点,守得住,胜利就属于我们了!于是,他带领全排战士发起冲锋,他高喊着:“同志们,冲啊!时间就是胜利!”只见他矫健的身影始终冲在最前头,乱石碰伤了腿脚,汗水湿透了衣服,他全都不顾,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抢上山头,消灭敌人!英勇的三排战士,飞速向前,终于抢在鬼子前头,占领了制高点。

鬼子连续发起两次冲锋,想夺回制高点。战地上下硝烟弥漫,炮火连天,鬼子两次都在爆炸声中嚎叫着滚下山去。突然,几十个鬼子抢占了制高点左侧的另一个小高地,架起机关枪,严重地威胁着团指挥部和兄弟排阵地的安全。任常伦凑到排长跟前,用坚毅的口气要求道:“排长,你下命令吧,让我去把那个小高地夺过来!”战士们也在一边齐声请求说:“我们跟副排长一块去,坚决完成任务!”排长想了想,决定让任常伦同志带领九班去夺取鬼子占领的小高地。九班的英雄们在任常伦的指挥下,一气冲到了小高地正面的断崖下,任常伦布置两个战士正面佯攻,其余的跟着他沿着断崖迂回到小高地侧面,突然发起猛攻。一排手榴弹,炸得鬼子抱头鼠窜,九班夺取了小高地。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首先疯狂地炮轰小高地,接着一个军官用指挥刀威逼着一群鬼子嚎叫着向上冲,任常伦沉着地端起大盖枪,一扣扳机打倒了鬼子的指挥官;接着又连发三枪,撩倒了三个鬼子。我九班战士斗志高昂,以一当十,英勇地抗击着十倍于我的敌人,连续打退鬼子五次疯狂的反扑。就在这时,战士们的手榴弹用完了,子弹打光了,增援部队还没有赶到。鬼子又反扑,一场严峻的考验摆在九班战士的面前。

任常伦同志站起来,看看远处村子里鬼子燃起的大火,眼睛里闪着仇恨的光芒,他高高地举起手中的枪,坚定地对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没有子弹有刺刀,人在阵地在!”这时鬼子嗷嗷地叫着又冲上来了,九班的英雄们喊了一声“杀”,端起锋利的刺刀,带着强烈的仇恨向鬼子冲去,一场激烈的白刃战在小高地上展开了。任常伦同志以无比的沉着和勇敢,接连刺死了四个鬼子,他自己也负了伤。但他仍然坚持战斗,当捅倒了第五个鬼子时,五班上来增援了,鬼子乱成一团,

丟下几十具尸体,狼狈逃窜。当天傍晚,鬼子对小高地进行最后一次反扑,任常伦同志正在满怀信心地准备和战友们一起消灭敌人。但不幸,一颗罪恶的子弹打在他的身上。五班长赶紧扑过去,连声呼唤,任常伦同志吃力的说:“五班长,别管我。守住阵地要紧,守住阵地就是胜利!”战士们望着身受重伤的副排长,人人满腔悲愤,个个斗志更坚。他们沉着地等到鬼子再次冲过来的时候,一排猛烈的手榴弹,把敌人压了下去。战士们发起反攻,从不同方向夹击日伪军,敌人最终仓皇逃窜。这次战斗,共击毙日伪军258人,俘虏12人,缴获武器、物资一大批。可是,我们的英雄任常伦同志,因伤势过重,流血过多,抬到埠西头战地卫生所就光荣地牺牲了。他为了党和人民,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当时,他只有23岁。

得知任常伦牺牲的消息后,时任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悲痛万分。这一天,他汤水未进。为了纪念任常伦,许世友司令员亲自组织召开胶东军区扩大会议,授予任常伦所在5连为“任常伦连”,确定英雄牺牲当天11月17日为建连纪念日,并号召广大指战员奋勇抗敌、坚持到底。

胶东军民将任常伦的事迹谱写成《战斗英雄任常伦》之歌:“战斗英雄任常伦……打仗赛猛虎,冲锋在前头……”这首歌成了5连的连歌,长沙堡战斗中,任常伦用鲜血铸就的“轻伤仍杀敌、重伤不叫苦、舍命杀顽敌、坚持干到底”的“任常伦精神”成为连队的连魂。70年来,一代又一代的5连官兵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始终保持着打仗赛猛虎、冲锋在前头的优良作风,不断努力前进。

为了纪念英雄,1945年2月,黄县人民政府决定,改英雄的家乡孙胡庄为“常伦庄”,任常伦所在连队被命名为“常伦连”。

任常伦牺牲后,当地百姓捐出了自己家里能找到的所有铜器,在1945年的7月 7日,在英灵山的山巅之上,为他铸造了一尊高两米,重五千斤的铜像。这个铜像经历了70年的风风雨雨,是胶东人民缅怀先烈的历史象征。

2009年,任常伦被中组部等11个部委评选为“100位为新中国作出突出贡献的英模人物”,2014年被民政部公布为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之一。

在任常伦短短23年的生命时钟里,用淳朴耿直的秉性、坚不可摧的倔劲儿书写着忠魂。英灵山顶上昂然挺立的铜像,闪耀着任常伦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祌,永远召唤着人们为祖国为人民而奋斗不息!他的英雄业绩永载史册,他的崇高精神万古长青。

来源:齐鲁壹点

网编:高飞

标签: 历史上的英雄人物事迹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