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鲛人(短篇故事)

历史密码网 223 0

第一幕

地点:东海

人物:公子凌郁枫,公子朋友欧阳漓;鲛人若蔷,鲛人姐姐甲,鲛人哥哥乙,贪婪的船家

(月光朦胧,柔和地照在被黑暗笼罩的东海上。有一只船在海上前行……)

欧阳漓:我们真的会遇见鲛人吗?

凌郁枫:(眉头紧锁)我也不太确定,也许很难碰到,但还是要找。

欧阳漓:(叹气)我看就算让你碰上了,也不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那个千金小姐的父亲根本就是想要为难你嘛,亏你还……

凌郁枫:(打断呵斥)别说了!

欧阳漓摇摇头,走入了船内。

(在一大片的死珊瑚礁处,有着交错的洞穴,这便是鲛人的居住地)

若蔷:哥哥,我今天可以到海面上看看吗?月光肯定极美!

乙:(犹豫了一会儿)好吧,我们一起去,但是切记不要离开我。

若蔷:(笑容绽放)我一定听哥哥的话!

甲(失去了眼珠):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我已经许久没到海面上了呢。

哥哥:(声音极冷)到海面上你能看到什么?黑夜?

若蔷:一起吧,月光的美是要用心去感受的,出发吧!

(鲛人一起游上了海面,清冷的月光映入眼帘。高兴之下,若蔷和她的姐姐唱起歌来,歌声凄婉动听,飘向不远方的船上)

凌郁枫:欧阳!你快出来!我好像听到了歌声,是鲛人的歌声!

欧阳漓:糟糕!赶快捂住耳朵,莫要让它迷了心智!

(船上的人皆严严实实地堵住了耳朵,船家使舵向歌声处寻去)

第二幕

地点:东海

人物:公子凌郁枫,公子朋友欧阳漓;鲛人若蔷,鲛人姐姐甲,鲛人哥哥乙,贪婪的船家

乙:(发现了船只)不好,有人类正向这边前进,快潜入海底!

(还未待鲛人潜入深海,一张大网捕住了正在逃跑的若蔷)

船家:(兴奋)我们捕到了鲛人!发财了,发财了!哈哈!

欧阳漓:先把她安置好,估计她现在收到了不小的惊吓,不平复她的心情的话,我们什么也无法得到!快些把网从她身上拿开!

船家:(丧失理智)就算她不哭泣,不纺织,她身上的鳞片和眼睛可都是倾城之宝啊!

凌郁枫:(大怒)岂能伤人至如此地步?别忘了你是我雇来做事的,没有我的命令,休想伤她一根汗毛!赶快把她安顿好了!

船家:我虽拿你钱财,可仅仅是为你掌舵的,如今这鲛人是我所捕,你又有何资格命令我?

凌郁枫:你……(被欧阳漓拦住)

(说罢,船家把鲛人藏于船上的暗房里,日日思量如何避过凌郁枫独吞这巨大的财富)

凌郁枫:为何要拦住我?我们只是要那鲛绡,并无意取之性命。

欧阳漓:我知晓船家藏人的地方,我早就看出他是个心术不正之人,断不会轻易放过鲛人,所以我已经摸透船上的地方。与他冲突反而无法放走鲛人。

凌郁枫:那我们找个时间赶快拿到想要的东西吧,然后救下她。

欧阳漓:恐怕,没那么容易……

第三幕

地点:东海船上

人物:公子凌郁枫,鲛人若蔷,贪婪的船家,公子朋友欧阳漓

(暗无天日的房子里,若蔷被绑着,无助地扔到一个角落,门“吱呀”一声地缓缓打开)

凌郁枫:姑娘,之前有所冒犯真是多多抱歉了,我本无意伤你。我只是……(犹豫半会儿,仿佛下了极大决心)姑娘可以给我一点鲛绡吗?我真的很需要鲛绡。

(若蔷不语,倔强地紧闭双唇)

凌郁枫:姑娘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更不会从你身上牟利。我只是需要一点鲛绡。

若蔷:(冷冷地)莫非公子要那鲛绡不是为了钱财?谁又会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待你得到你想要的鲛绡之后,我又怎么保证你不会要我的眼泪,而后杀了我?

凌郁枫:在下并非贪财之人,要到鲛绡之后,必定会放走姑娘。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若蔷:公子要那鲛绡又是为何?我如何相信你?

(凌郁枫沉默半晌,不自觉流露出悲哀的神情,眼底竟是无底的黑洞。若蔷瞬间心软,眼神缓和下来,不由自主放下了对凌郁枫的戒备)

凌郁枫:(缓缓开口)我是为了……一个人……

若蔷:……你真的会放我走吗?

凌郁枫:(大喜过望)你真的愿意织给我?

(话音未落,只听门“砰”地一声被踢开了)

船家:你休想放走她!

(凌郁枫迅速地站在若蔷前面,把她护在身后)

凌郁枫:(厉声)我是不会让你伤害无辜的!绝不会让你得逞!

(欧阳漓此时进入屋内拦截船家,凌郁枫立马反应过来,给若蔷松绑,带她离开了暗房)

凌郁枫:(着急地)姑娘,你快走吧!否则让船家追上就完了。

若蔷:(急切)那你要的鲛绡呢?

凌郁枫:(眼神闪过一丝黯然)……也罢,你的性命要紧。快去吧!

(若蔷感激不尽,即将跳入大海时忍不住回头看了凌郁枫一眼。一袭白衣飘飘,晃得若蔷睁不开眼。凌郁枫身上那散发出的无限悲哀让若蔷不忍离去,终是带着眷恋回到大海之中。)

第四幕

地点:东海

人物:鲛人若蔷,鲛人姐姐甲

(暗不见天日的东海底下,若蔷在认真地织着鲛绡。)

甲:(听到鲛绡机的声响)若蔷,怎么最近这么用功地织鲛绡呢?你也用不上啊。

若蔷:(思忖了一会儿)姐姐,如果我告诉你原因,你能不能别告诉哥哥?

甲:(心下大惊,心里料到两三分,但又马上强装镇定)好,姐姐答应你。

若蔷:那时候我被抓了去,是一位公子救了我,我答应过他的,我要给他鲛绡……

甲:傻妹妹,你别信那些人类的甜言蜜语。无论怎样都别忘了他们贪婪的本性。这次是鲛绡,下次是什么?你不要命了吗?(说着激动起来)

若蔷:姐姐你别急,他不是那样的人。若不是他,妹妹我早就没命回来了。

甲:人心隔肚皮。相信我,与人类有太多交涉是不会有好下场的。难道……难道,你想要到最后落得我这般的下场吗?

若蔷:姐姐,哥哥一直不让我问起你的过去,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落得如此下场?

甲:(有一瞬间失神)那是我最不堪的一段过去了。说起来也是我自找的,哥哥早就警告过我的,不能相信人类。是我固执,偏不听哥哥的话,全信了那个混蛋!(愤恨的)

若蔷:莫非,姐姐的眼睛……

甲:(陷入回忆中)最初的相见,我是以人形出现在他面前。我们相恋了,我不想隐瞒他,于是告诉了他我的真实身份。他说他不在乎那些。但是到最后他却残忍地挖下我的眼睛,把它贡献上呈以求一官半职。我们的眼睛,是可以让他们升官发财的凝碧珠!

若蔷:(抱紧甲)姐姐......我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沉默半晌)可是姐姐,他若要杀我,早就动手了,又何必放我走?

甲:妹妹……你听我说……

若蔷:(打断)姐姐知道我该怎么找到他吗?我会小心的,我只要把鲛绡给他就马上回来。

甲:(知道妹妹的倔强)……用鲛绡引路即可,它会牵引你找到你想找的人。万事小心!

若蔷:(微笑)谢谢姐姐。

甲:不用谢,尽管我恨他,可我从没后悔过认识他。记住,那是你的选择。姐姐理解你。

第五幕

地点:凌郁枫家

人物:公子凌郁枫,鲛人若蔷

(一轮明月高挂于夜空中,若蔷跟着鲛绡的指引来到了一片梅林。在梅树间,一条小路蜿蜒通向一个屋子,冰花格子窗的窗槛上漆著浅浅的蓝,糊窗的棉纸则如雪花般白。凌郁枫则在这屋内看书。若蔷轻轻地敲门)

凌郁枫:(打开门)你……你不就是那位姑娘吗?怎么变成人形了?

若蔷:我们鲛人在本就有人腿,只是藏于鱼尾罢了,我此行是来兑现诺言的。(递上鲛绡)

凌郁枫:(大喜过望)鲛绡?!

若蔷:我相信公子是正义之人,不知道这些鲛绡够吗?

凌郁枫:够了够了!谢谢姑娘,我本有愧于你。若不是我,姑娘也不必白受那些苦。

若蔷:可公子本是纯良之人。(迟疑了一下)上次,你说你是为了一个人才要的鲛绡。这其中......是有什么故事吗?

凌郁枫:(欲言又止)我和一个富户的千金小姐相恋了,但我仅仅只是一个小户人家,她的父亲自然看不上我。虽然他的父亲不太赞成我们,却又不想被人闲话说自己是一个势利的人,所以他提出一个要求:如果我是足够爱他的女儿的话,就找来鲛绡做衣裳赠予她。证明我想娶她的决心!所以……

若蔷:(突然袭来的难过)你……很爱她吧?

凌郁枫:(笃定的眼神)此生非她不娶!

若蔷:(眼神黯淡)祝愿公子能够称心如意,这些鲛绡你拿去吧,我得走了。

凌郁枫:谢谢姑娘!我也祝愿姑娘,快乐一辈子,下次要小心别被意图不良之人抓了去。

(若蔷点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却又心觉万分不舍,猛然回头)

若蔷:若是得空,我能否找你聊天?

凌郁枫:(笑)那是自然,敢问姑娘芳名?

若蔷:若蔷。

凌郁枫:凌郁枫。(两人相视而笑,零落的梅花瓣飞舞……)

第六幕

地点:富户千金小姐家里

人物:公子凌郁枫,千金小姐萱儿,萱儿的爹丙

(第二天,凌郁枫便兴冲冲地拿着鲛绡去萱儿的家,还未进门,凌郁枫就察觉到一丝异于寻常的氛围,萱儿的爹引见了凌郁枫)

丙:(在看到凌郁枫手上的鲛绡时,原本如死灰般的眼睛顿时有了光芒)这是?

凌郁枫:(恭敬地奉上鲛绡)我把鲛绡找来了,请成全我们!

丙:(激动地握住凌郁枫的手)你找到了鲛人?它在哪儿?你是怎么找到的?快告诉我!

凌郁枫:(愣了一下)我拿到鲛绡后就放它回去了,发生了什么事?

丙:(痛心疾首地)萱儿她得了重病,就连那大夫都束手无策……

凌郁枫:(着急)怎会如此?我要见见她!

丙:你若真想她活下来,就去找那鲛人,它的鳞片可治百病。(急切地)就当老夫求你了,救救萱儿!救救你的爱人!我……我不会再反对你们的了,只要你救她!

凌郁枫:(心中悲痛)不是我不想救,只是找到鲛人并非易事,况且……

(萱儿在丫鬟的搀扶下登场)

萱儿:(声音气若游丝)爹,您别再为难凌大哥了!此等伤害生灵的事,叫人如何忍心?

(凌郁枫看到虚弱的萱儿,连忙走上前去搀扶,心中暗暗懊恼自己的无用,却又不想伤害鲛人,陷入纠结中)

丙:傻女儿,鲛人少了鳞片并不会丧命,可你若没有得到那鳞片,却是会……

萱儿:爹!不要再说了。(转向凌郁枫)我没事的,你不用为了我去伤害鲛人,我不想你责备自己一辈子。

(凌郁枫心下感动,萱儿总是能理解到他的难处,加上听到丙的话,不由得动摇)

凌郁枫:放心,我会尽力救你的!

第七幕

地点:凌郁枫的家

人物:公子凌郁枫,鲛人若蔷,凌郁枫朋友欧阳漓

欧阳漓:你快回去吧,别再来找凌郁枫了。

若蔷:(定睛一看,认出眼前人是凌郁枫的朋友)我为什么不能再见他?

欧阳漓:现在你的出现只会为他带来困扰,你知道吗?他需要你身上的鳞片,但是又不忍伤害你,这几日他一直活在痛苦里。你出现在他眼前,只会一遍遍地提醒他必须做出抉择!

若蔷:(不解)他为什么需要我的鳞片?难道……(心里一惊)他得了重病吗?

欧阳漓:是有人得了重病,但是不是他,是他的心上人。

(若蔷沉默了)

欧阳漓:(不忍)所以你还是回去吧,言尽于此,姑娘自己思量一下。

(欧阳漓离开,若蔷呆在原地。半晌,她还是缓缓移动了脚步向凌郁枫家走去)

凌郁枫:(听到声响,努力装作若无其事)你来了?

若蔷:(扯出一个笑容)嗯……(招呼过后又陷入了沉默,二人各怀心事,只静静地看那梅花飞舞)

若蔷:(垂下眼睑,声音在黑夜中变得空灵)我常常会想,我们鲛人的所有,对于你们人类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为何凌大哥却不曾动过任何的歪念呢?

凌郁枫:(苦笑)那是若蔷姑娘高估我了,永远不要轻易相信别人,包括我。

若蔷:我真的很高兴,可以有你这个朋友。也正因为是朋友,所以,凌大哥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会尽量满足你的!

凌郁枫:(眼里透出复杂的情绪,最后仿佛下了极大决心)我并不需要什么,谢谢你!

(若蔷心里隐隐觉得高兴,凌郁枫不想伤害她!但看到黑夜中凌郁枫那仿佛没有灵魂的双眼,若蔷一颗心又沉了下去。漫长的黑夜……)

第八幕

地点:东海海底

人物:鲛人若蔷,鲛人姐姐甲,鲛人哥哥乙

(东海底下,珊瑚丛中,若蔷望着眼前的鲛绡机,不禁失神。若蔷的姐姐听不到她织鲛绡的声音,有点担心,摸索地游到了她身边。)

甲:(手搭在若蔷身上)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若蔷:(回过头去)我没有在想什么呀,姐姐怎么过来了?

甲:妹妹,别想瞒着姐姐。发生了什么吗?是不是……与那男子有关?

若蔷:(沉默半晌)姐姐,如果当初他不是用计夺走你双眼,而是迫不得已的需要,你会怎么做,你会心甘情愿地给他吗?

甲:(静默,不自然地扭过头)我当然不会了,我怎么可能这么傻!

若蔷:(轻轻地)可我为什么觉得,你在说谎呢?

甲:妹妹,永远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付出,那只会害了你自己。

若蔷:要是我觉得值得呢?

乙:(听到对话后怒气冲冲地)值不值得由不得你决定!怎么?若蔷,难道你想为了那些人类付出自己的性命吗?是不是太愚蠢了?

若蔷:哥哥,他救过我的命!而且我只是……

乙:若不是他抓了我们,哪还有这么多事!

若蔷:(激动起来)可是哥哥,我不想看到他难过。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伤害我!

乙:我是不会再让你去见他了!

(若蔷趁乙不留神,奋力地逃跑,哥哥刚想追赶,却被身后的姐姐拦住了去路)

乙:你疯了吗?她早晚会没命的!

甲:若不由着她,她会遗憾一辈子的!我想她情愿自己死去,由着她吧,哥哥……

第九幕

地点:欧阳漓家的院子里

人物:欧阳漓,鲛人若蔷

(若蔷逃到岸上,褪去了自己的鱼尾,把它化为一片片的鳞。那些鳞片在无尽的黑夜中闪闪发光。没有一丝犹豫的,若蔷朝欧阳漓家走去。)

欧阳漓:(察觉到屋外的动静)谁在外面?

(欧阳漓走出屋外,看到了拿着包袱的若蔷)

欧阳漓:是你?你怎么来了?

若蔷:我有要事要找公子。

(若蔷递上包袱,欧阳漓打开一看,里面尽是耀眼的鲛人鳞片)

欧阳漓:(吃惊)这是……你的鳞片?!

若蔷:麻烦公子帮我漏夜交给凌大哥,人命关天啊!还有就是……不要告诉他是我的鳞片。

欧阳漓:(面露难色)若是没有了这鳞片,姑娘会有什么事吗?

若蔷:(停顿了一下后露出笑容)不会的,放心吧!我走了。你快些送去。

欧阳漓:在下代凌郁枫谢过姑娘了!

(说罢,欧阳漓匆匆赶去凌郁枫的居所)

欧阳漓:(兴奋地)凌郁枫,你快看哪!我找到鲛人的鳞片了!萱儿有救了!

(凌郁枫闻言跑出屋外)

凌郁枫:(喜出望外)真的是鲛人的鳞片呢!(转而有些疑惑)欧阳,这些鳞片你是如何得来的?莫不是?

欧阳漓:没有没有!这是我在一个商人那儿买回来的,价格并不昂贵,你快点去救萱儿吧!

(凌郁枫内心虽依旧存有疑惑,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拿着鳞片赶向萱儿的家。萱儿服下鳞片熬成的药之后逐渐康复……)

番外篇

萱儿痊愈之后,萱儿的爹履行诺言,凌郁枫和萱儿有情人终成眷属,皆大欢喜。

而若蔷失去鱼尾之后越来越虚弱了。(鲛人普通情况下无法在水外生存超过一天。上岸后必须每日服用药物并花数个小时时间在水中恢复。而且非海水的效果恢复不好,会影响健康,在水外呆得越久,身体越虚弱。)但她再也无法回到海里了。

一天天的光阴流逝,若蔷却觉得无比快乐。每天的每天,偷偷望着凌郁枫绽放于脸上的发自内心的笑容,若蔷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何况,她已经活了这么久了,有多久?已经记不清了,几百年了?够了,若蔷想。

终于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天,若蔷来到了那片梅园。静静坐于梅树下,仔细感受梅花送来的缕缕幽香。再也见不到哥哥姐姐了……再也见不到凌郁枫了……如此想着,泪水从眼角滑落。慢慢地,若蔷化为了一股白雾,升腾到天上,与天上的云融为一体。

过了半晌,天上下起了雨。打落了许多的梅花。

雨后,凌郁枫:“这场雨打落了许多的梅花呢!”身旁的萱儿还未接话,忽地看到了一棵梅花树下发出别样的光芒,于是连忙走了过去,发现了一颗珍珠:“你看,梅树下居然有一颗珍珠!”凌郁枫盯着珍珠,想起了若蔷,似乎,若蔷再也没来找他了,她过得还好吗?但愿你一切都好,凌郁枫想着。

“东海有鲛人,可活千年,泣泪成珠,价值连城;膏脂燃灯,万年不灭;所织鲛绡,轻若鸿羽;其鳞,可治百病,延年益寿。其死后,化为云雨,升腾于天,落降于海。”——《寻古店》

标签: 历史人物短篇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