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奇案:女子在食物中做手脚,知府慧眼识破,牵出一桩陈年冤案

历史密码网 181 0

景泰八年正月十六,太上皇在曹吉祥、石亨等人帮助下拨乱反正重登帝位。这一年,户部员外郎柳怀山被人告发是“于党”中人,结果一家12口被问罪。

柳家满门被押往菜市口当日,有一个头戴帷帽的白衣少女混在围观人群中,默默的看着家人一个个倒地。她无声抽泣。

明代奇案:女子在食物中做手脚,知府慧眼识破,牵出一桩陈年冤案-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图片来自网络

天顺二年九月初三,有人敲响了河间知府衙门的“鸣冤鼓”。衙役张弛上前询问后,立刻让此人在门外候着,然后转身小跑到大堂,此刻正是知府丁满坐班的时间。

张驰躬身禀告道:“回禀大人,永记布庄发生命案,死者是少东家谢鹏。”丁满闻讯放下手中的毛笔,起身招来捕头王大山和师爷李济,带着若干衙役乘坐轿子赶去了谢府。

一介布商何以让正四品知府亲自问案?皆因为永记布商是皇商,专门为皇帝采购物品的地方。现任永记布庄的大掌柜叫谢寿,他是皇帝眼前的红人。

听闻当年鞑靼人要大明付出地巨额赎金,才愿放英宗南归,谢寿闻讯后将家产散尽捐给朝廷。英宗“夺门之后”,有感谢寿的忠君,让他做了皇商,并且有随时觐见皇帝的权利。

丁满是景泰四年的进士,如今刚满35岁,他的座师是礼部尚书王继蝈,坚定的“倒于派”得到了英宗的重用,作为得意门生的丁满在33岁担任河间知府。

轿夫稳当的将官轿停了下来,衙役列队站在谢府门口。师爷李济上前撩起轿帘,身穿雁云补服的丁满从轿子里弯腰出来,他双手扶正了乌沙帽,大步走进谢府。

谢府里一阵阵此起彼伏的哭声,让丁满有些不耐烦,这大户人家蝇营狗苟,有几个人是真心为谢鹏流泪的?管家谢忠将知府丁满到府上的消息告诉了老爷谢寿。

明代奇案:女子在食物中做手脚,知府慧眼识破,牵出一桩陈年冤案-第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图片来自网络

谢寿脸上难掩悲伤,在丫鬟的搀扶下来到院子里拜见知府大人。两人寒暄之后,众人来到了一处院子。谢寿说道:“这是小儿谢鹏的住所,平日里就他和我儿媳居住。”

丁满问道:“令公子院子里竟然没有使唤丫鬟吗?”谢寿长叹道:“我儿平时比较勤俭,平时院子里的杂事都是我儿媳柳氏打理。”

同样是高门大户子弟的丁满闻言有些惊愕,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从小生在富贵之家的谢鹏竟然可以勤俭如此,实在让人敬佩。

须臾,有一身穿素衣难掩美貌的女子,在丫鬟的陪同下来拜见丁满,谢寿说道:“回禀大人,她是谢鹏的妻子柳氏。”

柳氏眼睛微红说道:“恳请大人,为我夫君找出凶手。”说完拜倒在地,丁满咳嗽一声,示意丫鬟将柳氏扶起,然后说道:“本官听闻是你第一个发现谢鹏死的?你有发现什么异常吗?”

“回大人的话,民女是卯时出门去布庄上查看账簿,辰时回到家中发现夫君还未起床,于是进门来唤醒他,进屋发现夫君躺在地上,我立刻喊丫鬟莲花找来郎中。然后郎中告诉我说夫君已经无力回天了。”

柳氏边说边哭,梨花带雨的样子惹人疼惜,谢寿叹息道:“我儿素来与人无冤无仇,不知为何遭人毒手。”说话间众人来到陈尸谢鹏的地方,门口有两名衙役看守

仵作马伟戴着白色的口布在陈鹏的尸首上来回检查,众人都在门外等候。片刻之后,马伟带着助手走出房间,向丁满禀告说:“回大人的话,死者谢鹏系中毒而亡。”

丁满问道:“现场有什么线索吗?”捕头李大山说道:“回大人的话,房子里很整洁,屋内也并没有翻动的痕迹,谢鹏的尸首躺在桌旁,屋内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明代奇案:女子在食物中做手脚,知府慧眼识破,牵出一桩陈年冤案-第3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图片来自网络

丁满走进屋子,见窗户都是开着的,对柳氏问道:“你进屋的时候,这些窗户是开着的吗?”柳氏说:“我进屋子看到夫君躺在地上后才打开的窗户。”

谢寿心中思忖道:“这丁满断案不过如此,总问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丁满见桌子上有一盘刚吃一口的桂花酥问道:“谢鹏就是吃了这桂花酥中毒的吗?”

仵作马伟摇头道:“非也,我将桃花酥喂给鸡吃后,它们并没有异样。”“那么丁满究竟是中何毒?”丁满疑惑的问道,马伟苦着脸说:“大人,我检查了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发现。”

丁满为官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案子,死者被判为中毒而亡,却没有找到让他中毒的原因。突然间,屋子里飘来一阵香味,丁满鼻子痒打了几个喷嚏,他素来对花粉过敏,现在是秋季本不该是他鼻疾发作的时间。

丁满打喷嚏连绵不绝差点站立不稳,师爷李济提议先让丁满回县衙休息。他和捕头王大山继续留下来找线索,此时,丁满因喷嚏的困扰已经头晕眼花,留在此处也无济于事,于是向谢寿告辞回衙门。

说来也怪,丁满刚离开谢鹏的院子就不打喷嚏了,此时两旁的枫叶树被北风吹得哗哗响,丁满向北边望去正好是谢鹏的屋子,他没有想太多,县衙还有许多公文要他处理。

丁满的妻子叫吴氏,出自北直隶的书香世家,父亲是户部侍郎吴彼,她见丈夫丁满深夜还在书房里批阅公文,亲自熬了一碗莲子羹端到书房。

夫妻两人年少时就相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父辈同殿为官多年,结为儿女亲家。夫妻两人感情深厚,丁满有些歉意道:“劳烦夫人深夜为我熬羹。”吴氏笑道:“我有何劳呢?只是老爷辛苦,深夜批阅公文造福百姓。”

丁满握着吴氏的手说:“我到河间府两年了,都没有陪夫人外出游玩,我实在对不住你啊,你在此地人生地不熟怪烦闷吧?”

吴氏笑道:“我正有一事要告诉老爷,我在河间府竟然见到了多年未见的好友柳青儿,本想和老爷说明,过几天请他们夫妻俩到府上相聚,奈何最近老爷公务繁忙就耽搁了。”

“柳青儿是谁?”丁满疑惑问道,吴氏娓娓道来:“她是原户部员外郎柳怀山的侄女,只是她的伯父因攀附“于党”被满门抄斩,从此她就下落不明。谁曾想,我前几日去庙宇上香与她偶遇,才知道她嫁给了永记布庄的少东家谢鹏。”

“什么?柳氏是你的好友?”丁满起身惊讶道,发现吓到了吴氏后,丁满遂将谢鹏被毒杀一案告诉了妻子。吴氏闻言泣不成声:“青儿,真苦命啊。好端端的丈夫怎么就被人毒杀呢。”

明代奇案:女子在食物中做手脚,知府慧眼识破,牵出一桩陈年冤案-第4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图片来自网络

吴氏离开书房以后,丁满命师爷李济取来户籍册,找到了柳青儿的名字,发现她是天顺二年正月里嫁给谢鹏。翌日,丁满没有穿官服带着捕头王大山和李济游走在集市上,片刻后来到了永记布庄门口,店里伙计叫马二牛,见到有客人立马上前招呼丁满等人。

丁满假装挑选布料,不经意问道:“小二,听闻你们少东家出事了,怎么你们这铺子竟然没有受到丝毫受影响?”马二牛说道:“客官有所不知,我们少爷从来不管铺子里的生意,他醉心读书,看不起商贾之事,以前铺子都是老爷亲自打理,自从少夫人进门后都是她在操持铺子生意了。”

丁满闻言点了点头,随便买了一匹布,结账的时候问道:“你们家少爷痴心读书,怎么认识少夫人的?”马二牛笑道:“少爷有一次去画舫喝酒,认识了当时还在画舫献艺的少夫人,才子佳人对上眼就成亲了,这期间老爷本是不同意的,可是少爷扬言要离家出走,老爷才被迫答应。”

此时,一辆马车停在了店外,下车之人正是柳氏。丁满立刻带着李济从侧门走了出去,深怕被柳氏发现。柳氏见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从侧门离开,有些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问伙计道:“刚才你和谁在说话?”

马二牛道:“刚才有两位男客官买了一匹布。”柳氏心里犯疑:“从来都是女子来买布的居多,哪有男的来买布的。”她眼睛有些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边丁满离开布庄后,对王大山说道:“昨夜,我才得知柳氏乃是京城人士,她是原户部员外郎柳怀山的侄女。今上宽厚,并没有追究犯官亲人的罪责。我得知柳氏的父亲是柳怀云,现如今在京城开了一家玉器铺子,她一个商贾小姐怎么会出现在画舫上卖唱?我认为其中有蹊跷,你去画舫查一下。”

三人说话间来到一家甜品铺子,案上摆着桃花酥,丁满见状走了上去,拿一起一块端详起来,他发现这铺子的桃花酥像极了当日在谢鹏房里发现的桃花酥。

店掌柜张虎刚招呼完客人,发现了站在一旁的丁满,于是堆满笑容道:“客官很有眼光,整个河间府只有我家会做桃花酥,要不来几个尝尝?不好吃,我不收钱!”

丁满闻言咬了一口,确实入口即脆。丁满问道:“掌柜的,这桃花酥平时很多人买来吃吗?”张虎擦了擦手说:“我家桃花酥每日只做十斤,卖完就不售了。正因为这样,它的价格比其它糕点贵,每天都是老顾客买走。”

“哦,永记布庄的谢家经常来买桃花酥吗?”丁满随口问道,张虎点头称是,说道:“谢老爷爱吃甜食,尤其爱吃我家的桃花酥,每日都要订五斤呢。”

丁满诧异道:“谢老爷是谢寿吗?爱吃桃花酥的不是谢鹏吗?”张虎摇头道“谢少东家有牙痛的毛病,他不爱吃甜食。”丁满邹着眉头想着事情,李济买了一两桃花酥和丁满离开了甜品铺子。

丁满说道:“既然谢鹏不爱吃甜食,为何会在屋子里放一盆桃花酥呢?李济,你去谢府查一下,当日是谁买的桃花酥,又是谁送去谢鹏房里。”李济拱手领命离开,前往谢府。

柳氏蓄意接近谢鹏所求何事?不爱吃桃花酥的谢鹏,为何死前在屋子里吃桃花酥?丁满心中想着事情,不知不觉来到了河间府的府学,此时一位身穿儒服的中年男子从大门里出来,他忽然听住了脚步,犹豫一会,向丁满喊道:“请问阁下是徽州丁满吗?”

明代奇案:女子在食物中做手脚,知府慧眼识破,牵出一桩陈年冤案-第5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丁满闻言望去突然眼睛一亮,大步向前走去,说道:“中驰兄,多年未见别来无恙啊。”中年男子叫胡中驰,和丁满都是景泰四年进士。景泰七年官拜江西道巡按御史。

明朝设十三道监察御史一百一十人,从中选派巡按御史。从十三道监察御史中选派巡按御史十分严格,都察院选出两名候选人,引至皇帝面前,由皇帝钦点一名。

可见胡中驰很受景泰帝信任,可是“夺门之变”后英宗复辟,胡中驰愤然辞官归隐,两人已经数年未见。胡中驰唏嘘道:“丁兄不到40岁就官拜河间知府,正是羡煞旁人。”

丁满生气道:“你昔日贵为十三道巡按御史,威震地方,贪官污吏见到你瑟瑟发抖,我在你面前可不敢摆什么知府的架子。”胡中驰朗声大笑,因为互相打趣多年未见的生疏感消失不见了。

两人在一处面馆边吃边聊,丁满问道:“中驰兄,我至今有一事不明,当年究竟何事,大好前程不要,让你愤然辞官。”

胡中驰放下筷子回忆往事道:“当年我任江西道巡按御史时,听闻皇商谢寿告发户部员外郎柳怀山是“于党”,当时正值今上重登大宝,在没有任何审查之下,锦衣卫就抓了柳怀山一家,不到三天就推到菜市口问斩了,后来我才知道柳怀山是发现了谢寿行贿中官,“以次充好”购买皇家物品。”

胡中驰起身站在窗边继续说道:“谢寿担心事情败露,就制造了一份假证据,说柳怀山同情“于党”。当时,新朝初立,都想争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柳怀山说话,我对这样的朝廷失望了才想归隐山林。”

听完这一番话后,丁满心中对柳怀山的遭遇感到同情。胡中驰说道:“这柳怀山是出了名的好人,见谁都一脸笑容。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中年丧妻,他怕弟弟老无所依,就把女儿过继给他。哎,幸好将女儿过继给弟弟,才让他在世上还有一丝血脉。”

“什么?柳怀云的女儿是过继来的?”丁满大惊道,胡中驰有些诧异,不知丁满为何惊讶,点头称是。丁满忽然心中有个想法,于是说的:“胡兄,今日一番对话,让我茅塞顿开,衙门里还有一些事情,我们改日在聊。”说完急匆匆的赶回衙门。

此时,李济和王大山都在衙门等着丁满,丁满见两人已到,于是三人一番交谈,他心中的想法更加笃定,只是有一事,一直不明白,谢鹏到底怎么死的?

明代奇案:女子在食物中做手脚,知府慧眼识破,牵出一桩陈年冤案-第6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图片来自网络

此时,仵作马伟来报,他发现了一件事情。原来他一直在没有放弃查找谢鹏的死因,最终他发现在桃花酥里竟然有银杏芽汁液,这种汁液有一种香味,使用过量以后有剧毒,平时小剂量不会有任何反应,所以,当时让鸡之后才没有异常。

还有一点,银杏芽汁液很香。平常人闻到银杏芽汁液后没有异样,只会觉得是香味。可是有鼻疾的人闻后会刺激鼻子打喷嚏,这就是为什么丁满在案发现场打喷嚏,走出去以后就不打的原因。

此时已经临近子时,丁满厉声道:“王大山,你立刻带人去谢家捉拿犯妇柳氏。”王大山躬身领命,大队人马到谢家后才知道,柳氏今日去布庄还没有回来。王大山又立刻赶去布庄,片刻后,丁满也赶了过来。

柳氏仿佛知道,今天有衙役会来一样,展颜一笑,倾国倾城,任凭衙役将她带走。

大明天顺二年九月初六,子时,河间府知府丁满身穿云雁补子的官服,带着一队衙役包围了城里的永记布庄。片刻之后,两个衙役押着一个女子出来。师爷李济说道:“犯妇柳氏毒杀公公未遂,害死丈夫再后。现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柳氏惨淡笑道:“可恨我大仇未报,愧对黄泉下的家人。”丁满闻言有些惋惜。

柳氏问道:“丁大人,你是何时怀疑我是凶手的?”丁满说:“从你告诉我,你见谢鹏躺在地上后,立刻打开窗户时。我就怀疑你了。”柳氏非常不明白哪里露出了破绽。丁满说:“进屋发现丈夫倒在地上,你作为妻子不是第一时间查看丈夫的情况,反而去推开窗户不觉得奇怪吗?”

众人闻言才恍然大悟,丁满接着说:“我的夫人告诉我,你是京城人士,父亲柳怀云是玉器店的掌柜。你是商贾之女,却甘愿去画舫卖唱,又与谢鹏在此相识后两人成亲,于情于理都不合常理。”

柳氏狡辩道:“女子就不可以爱慕男子吗?我甘愿到画舫卖唱就是为了邂逅谢鹏有何不可?”丁满摇头道:“我确实也这样想过。可是仵作告诉我,他在桃花酥里发现银杏芽汁液的时候,我一切都想明白了。”

丁满用手指着柳氏说:“我让李济问过管家,自从你嫁入谢家后,你就每天亲自给公公谢寿送桃花酥,雷雨不停,我当初以为你是为了讨好公公。可当我得知你是柳怀山的女儿后,我才茅塞顿开,其实你一直都在桃花酥里给谢寿下毒,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替家人报仇。”

柳氏冷声道:“就算如此,你又怎么证明谢鹏是我所杀?”丁满继续说道:“我从来没说过谢鹏是被你所杀,你有所不知,谢鹏最近咳嗽一直在喝含有银杏的药调理身子,由于药很苦,他误食了你放在桌上给谢寿准备的桃花酥,造成银杏服用量过多中毒而亡,谢鹏其实是被你间接害死的,”

丁满长叹一口气说:“这才让我想明白,为何你进屋子后会开窗。是因为你怕银杏芽汁液的香味被人发现,于是打开窗户通风。结果我们到了现场,刮了一阵北风,刚吹出去的银杏芽汁液的味道又吹了回屋子里,我才会现场打喷嚏,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听完这番话后,柳氏抽泣道:“谢鹏一直对我很好,哪怕当日他见我与丁夫人相识,知道我的身份后也没有想揭穿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了不让我担心,偷偷喝含有银杏的汤药调理身体。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害他,谢鹏是个好人,他是无辜的。”柳氏说完号啕大哭。

丁满判柳氏斩监候,因为柳氏已经有了谢鹏的孩子。丁满给老师写了一封关于谢寿“行贿中官,以次充好”的信,希望他可以禀告皇帝彻查此事,果然龙颜大怒,重新启用胡中驰为监察御史,查明此案。

明代奇案:女子在食物中做手脚,知府慧眼识破,牵出一桩陈年冤案-第7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图片来自网络

最后,谢寿事情败露,又牵出六年前柳怀山一案。最终,柳怀山得以沉冤昭雪。虽然柳氏毒害公公谢寿未遂,可害死丈夫再后也判了斩刑,丁满欲将柳氏的儿子交给居住在京城的柳怀云照顾。

临走前,丁满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去看望柳氏,柳氏望着孩子柔声说道:“多好看的孩子啊,娘亲怎么也看不够哩。娘亲不期望你长大以后飞黄腾达,只希望你岁岁平安。”

我想这大概是做父母地对孩子的最大的期望吧。

故事为小树原创短篇《桃花酥里非桃花》,讲述女子为父报仇,嫁给仇人之子的故事。

本则故事的寓意:

柳氏是位可怜的女子,她为报仇选择了一种极端的办法,这是不对的,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上像“丁满”这样的好人更多一些。柳氏如果在暗中收集谢寿的“罪证”,等时机成熟公布出去,谢寿定会受到应得的惩罚。

谢鹏,应该是知道了柳氏的身份。只是为了保护妻子没有揭发出来,谁曾想最后误食“桃花酥”,他无疑是个悲情人物。

丁满,抽丝剥茧找出真相,敢于揭发身为皇帝亲信的谢寿不法行为,更是安置了柳氏的儿子,他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好人。

现实生活中,受了冤屈不要钻牛角尖,要冷静下来想办法去处理,不要一味的逃避,更不能用极端的办法去处理,要相信这个世界上好人比坏人多。

【声明】

本故事为原创民间故事,纯属文学上的创作,故事里的情节和人名均为虚构,寓意是希望读者在故事里发现道理,请不要和封建迷信对号入座。

我的读者里都是人中龙虎,评论比故事更精彩,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观点。

标签: 历史人物短篇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