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乱弹]武侠小说中的历史人物(上)

历史密码网 215 0

武侠小说中的历史人物

  将小说架构在一个历史背景之下,让主人公与时代的风云人物有直接的关联,这是金庸和梁羽生都喜欢用的手法。但两人又有很大的不同。金庸写历史背景和人物,其初衷是要增加“小说的可信度”,历史和历史人物并不是金庸的兴趣所在,在他的笔下,历史仅仅是一个舞台,一个道具,供主人公大显身手而已。所以金庸笔下的历史人物,不会是主人公,甚至重要人物也很难算得上,大多三言两语,着墨不多。《倚天屠龙记》与大明王朝的建国相关,但书中的朱元璋和他的开国元勋们,却连配角的配角都算不上。

  但也有例外的,在短篇《越女剑》中,小说的男主人公便是范蠡。范蠡大家自然是熟悉的,这个历史中的风流人物,一生遭遇实在传奇。年轻时因洒脱不羁,被时人称为“范疯子”,效力于越王时屡建奇功,吴越争霸,献十策于勾践,勾践用只用其八便大破夫差,称霸天下。功成之日飘然远引,携四大美人之一的西子泛舟五湖而度余生,令世人称羡不已。

  因为是短篇,人物的性格便很难展开描写。而且在《越女剑》里,范蠡虽是男主人公,却并不是第一主角。即使是这样,金庸还是让我们看到了范蠡的“疯”和智,吴越剑士斗剑时的冷静,对阿青的慧眼识人,羊嚼牡丹的大度和伴女牧羊的随和,都让人称道。但还不止于此,在金庸的笔下,范蠡同时还是一位痴情人,他对西施的思念,被金庸写得一往情深,让人感动。范蠡和西施的故事,很多人都写过的。但这样的故事却让我真的替西施不值,金庸写得越是动人,越让我觉得范蠡恶心。

  “那是浣纱溪畔的西施。是自己亲去访寻来的天下无双美女夷光,自己却亲身将她送入了吴宫。”

  每读这一句,便让人有废书长叹之意。范蠡的残忍,有甚于夏桀商纣者。

  在金庸的小说中,历史人物出现得最多的是《天龙八部》,但这部书里的历史人物,再创造的痕迹很重。大理君臣,辽国皇帝以及完颜阿骨打,与历史相比较,面目全非得太厉害,宜作小说人物观。倒是匆匆忙忙只出现了一次的哲宗赵颐和他的奶奶高太皇太后,更有历史人物的气息些。

  同样作为皇帝,哲宗显然没有他的后代同行康熙乾隆那么幸运,得到金庸的喜爱。在天龙八部中,赵颐只出现了短短数页,而清圣祖玄烨,也就是康熙大帝,却是作为二号男主角出现在《鹿鼎记》中的。金庸在这部书中,全程写了康熙皇帝的成长经历,从爱玩好胜的“小玄子“,一直写到他经过磨练、克服困难(如杀鳌拜)而渐渐成熟,成为天威日重,忧国忧民,爱护天下百姓的一代明君。

  很喜欢金庸笔下的这个皇帝的,他重友谊,和韦小宝总角之交,对这个小时候打架的朋友一直与别人不同;有孝心,无论是对妹妹的爱护,还是对太后的关心,都显得诚挚真切。初闻父亲可能未死的时候,欣喜若狂,五台山上见了顺治,痛哭失声。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且是个深情的人。

  不单如此,他还是个好皇帝,治理国家,处处显着气度和智慧。听闻台湾台风灾情,竟“泪光莹然“,要裁减宫中衣食赈灾。在五台山上,顺治帝让他“永不加赋”,他对韦小宝说:“我们满洲人来做中国皇帝,总得要强过明朝那些无道昏君,才对得起天下百姓。”做皇帝而要对得起百姓,这样的皇帝,两千年的中国历史,可找不出第二个来。

  康熙做了六十几年皇帝,传位雍正,再传乾隆。乾隆也是个长寿皇帝,同时也是金庸写到的第一个历史人物。《书剑》全篇,便是以乾隆身世的野史传说为本的。乾隆这个人,近些年的影视银幕上表现得很多,郑少秋、张国立、张铁林等演员都演过。虽然版本不同,面目不同,但有一点却是共通的:便是乾隆很好色。金庸也是这么写的,在杭州的时候,乾隆遇上选花盛会,大充阔客。所谓选花盛会,其实也就是妓女花魁选举活动。妓女选花魁,居然上至皇帝,下至黎民,个个都兴致勃勃,共襄盛举,可见古代妓女的命运,实在比她们后代姐妹们的要好得多。

  乾隆在这次盛会上看中的花魁,叫做玉如意,很好玩的一个女人,欲拒还迎,说什么“踏青归去春犹浅,明日重来花满床”。用今人的话说:勺凯子实在有一套。

  金庸在《书剑》的后记中说,乾隆为他的故乡海宁做过很大的好事,他在书中把他写得很不堪,有时觉得有些抱歉。 其实小说看下来,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写得特别不堪的地方。而且这个乾隆爱才惜才,颇有帝王气度。爱护自己的亲兄弟,偷偷摸摸也想着要尽人子对亲生父母的孝道,也并不是全无情感,狼心狗肺。虽然背信弃义,贪图富贵,志大才疏,但也不见得比真实的乾隆更差劲的。

  康熙,乾隆,再加上成吉思汗,金庸小说里稍稍重要一点的历史人物,居然以帝王居多。成吉思汗是一代枭雄。我想,金庸的私心底应该是很佩服这个人的,所以笔下的成吉思汗虽然对敌人有时过于残忍,但英明神武,机智果敢,重情重义,纵横无敌,实在令人折服。甫一出场的那场大战,非但大获全胜,还收服了敌方大将神箭哲别。金庸是这么写的:“哲别望着铁木真威风凛凛的神态,不禁折服倾倒,奔将过来,跪倒在地。”估计许多读者也如哲别和我一般,不禁对铁木真折服倾倒。

  梁羽生也写过帝王的,可能比金庸写的还要多。梁羽生是个有些左倾的作家,他的历史观,大概和我们学习的差不多的。所以才子佳人还罢了,帝王将相却难得见到好人。所以他笔下的皇帝,象宋高、明英之辈,大多昏暴无能,令人愤怒痛恨。他也写过康熙乾隆,但那个康熙一出场便杀害了自己的父亲顺治和尚,令人恐惧,与金庸笔下的那个人可就判若两人了。

  但也有例外,梁羽生写的武则天,便与众不同,可能是他笔下唯一的好皇帝。

  关于武则天,历来史书和文艺作品,多将之写得污秽不堪,贬多于扬。在中国这个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这几乎是一定的。在传统评书《薛刚反唐》等书中,武则天昏庸无能,宠幸奸邪,淫荡无耻,残忍好杀,简直没有一丝人性。所以初中时读《女帝奇英传》,让我吓了一大跳:怎么会是这样子,这个英明大度、光彩照人的大唐女主,真的是武则天吗?

  也许不是真的,但至少在梁羽生心目,武则天应该是这个样子。一个卓越的政治家,一个真实的女人,一个杰出的皇帝,一个寂寞的英雄。谁又说历史中的武则天,不可能是这个样子呢?

  同样在这本书里,梁羽生还写到了大唐第一女才子上官婉儿。上官婉儿是上官仪的孙女,她祖父和父亲都死于武则天之手,但她却做了武则天的记室,通晓文词,兼习歌舞,14岁便为武则天草拟诏书。当时人称她为女文曲星。历史的记述便是这样一些,至于她的本来面目,谁也不知道,一直比较模糊。但在梁羽生笔下,她是清晰的,二八佳人,温柔可喜,文彩风流,明理识义,是个让人敬爱的女子。只是这样的女子往往是寂寞的,她和小说中的另一个女主人公武玄霜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李逸,换得的,却是岁月悠悠无穷的等待。

  顺便说一句,《女帝奇英传》是我以为梁羽生写得最好的小说之一。即使比较萍踪侠影、七剑下天山也不稍逊。

  除了帝王佳人,梁羽生着墨更多的,是历史中的英雄人物。《大唐游侠传》里写南霁云,武功盖世,豪气干云,“敢笑荆轲不丈夫,好呼南八是男儿”。南霁云排行第八,人称南八,是个传奇人物。曾以单骑击退寇边掳掠的三百羌人铁骑。安禄山叛唐,张巡守睢阳,南八其时是张巡部将,率数十骑突围向河南节度使贺兰进明告急,请求援兵不得,居然又杀回睢阳城中。城破,与张巡等人被俘,叛军劝降张巡,张巡不降,所以又去劝南霁云。南霁云不说话。张巡谓之曰:“南八,大丈夫不可为不义者屈。”云笑曰:“将以有为也,公有言,云敢不死。”遂不屈。

  不屈的南八给世人留下了一个永远的迷,“将以有为也”,以南八才智,这句话自然不会是空话。如果给南霁云一个机会,他会还给我们什么样的英雄史歌呢?

  可惜,历史没有假设。睢阳城破之日,南霁云浑身浴血,远远望去,就似一个刚从颜料缸里拖出来的,自头发到脚跟,都染得通红的人。可是,正气不死,南八也不死。千年之后,他又于一个在香港的中国人的小说里复活,依然神威凛凛,英雄无敌!

标签: 历史人物短篇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