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名钻背后的绝密故事

历史密码网 194 0

  卡地亚(Cartier SA)一间法国钟表及珠宝制造商,在19世纪中期开始闻名。现在每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每一位登上红地毯的明星都会佩戴一套与她们的礼服相称的个性珠宝,其中卡地亚珠宝是最多大明星的选择。那么,卡地亚历史名钻背后的有着什么样的绝密故事呢?

  欧那特黄钻

  欧那特黄钻重量与色彩(评级为“浓彩黄”)都极为罕见的黄色钻石于1880年间在南非一座矿山被发现,切割为枕形后重量为102.07克拉。欧那特市长于20世纪50年代购得这颗钻石,然后将其委托给卡地亚镶制于一枚花朵胸针中,以铂金、长阶梯形切割和圆形明亮式切割钻石构成的五片花瓣,环绕明亮璀璨的中央主石。

  1996年,欧那特钻石在日内瓦拍卖。以300多万美元的价格成交,成为历史上十大公开拍卖的最昂贵钻石之一。它的新主人将其重新切割,令其金黄色的光彩更加浓艳夺目。重新切割后的黄钻重量损失了不足一克拉,但颜色却提升到“艳彩黄”级别。

  “南非之星”钻石

  最初是一位南非牧羊少年在北开普敦省橙河岸边发现了一颗美丽明亮的石头。这颗钻石后来被阿姆斯特丹著名的宝石切割师路易·宏德(Louis Hond)买下,为其赋予一种介于椭圆形和梨形的明亮式切割造型,重47.69克拉。然后,他将这颗极致纯净、璀璨美丽的钻石命名为“南非之星”,出售给英国贵族达德利伯爵(Earl of Dudley)。伯爵夫人将它与95颗小型钻石一道,镶嵌于一枚胸针上,作为头饰佩戴。

  1975年,这颗钻石重新出现在日内瓦拍卖会上,卖家和买家均没有透露姓名。不久以后,新主人将其捐赠给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至今仍保存在馆内。这颗钻石曾两次参加卡地亚的特展:2004年在上海博物馆举行的“卡地亚艺术”展,与2010年在旧金山荣勋宫博物馆(Legion of Honor Museum)举行的“卡地亚在美洲”展。

  “东方之星”钻石

  这是一颗重94.80克拉的梨形钻石,精致无匹,身世极为神秘:据说,这颗钻石是在印度发现,曾属于奥斯曼苏丹阿卜杜拉—哈米德二世(Abdul-Hamid II),不过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卡地亚后来将这颗钻石镶嵌在一件羽毛头饰上,埃弗琳曾佩戴这件头饰出现在1910年的一张老照片中,明艳不可方物。她将这件名贵的首饰保留了近40年,有时会将其与1912年购得的“希望”钻石一起佩戴。

  1910年,“东方之星”由埃弗琳·沃尔什·麦克莱恩(Evalyn Walsh Maclean)购得,卡地亚后来将这颗钻石镶嵌在一件羽毛头饰。照片中她颈间还佩戴着一条以“希望”钻石为吊坠的项链。

  “极地之星”钻石

  这颗重41.28克拉的钻石采自印度戈尔康达矿山,并且被形容为“史上最为美丽的钻石”。最早属于拿破仑的兄长约瑟夫·波拿巴(Joseph Bonaparte),他于1806年成为那不勒斯国王,两年后成为西班牙国王。

  1928年,“极地之星”被售予卡地亚的一位重要客户德特丁夫人(Lady Deterding),她是有着「石油界的拿破仑」之称的壳牌石油创始人的妻子。

  1980年,德特丁夫人去世。这颗全世界最璀璨的钻石被日内瓦一位商人以500万美元的价格购得,与其重量相比,创下了绝对的世界纪录。从此以后,“极地之星”再也没有公开露面——或许只有在夜晚,高高的小熊星座才能看到它的身影。

  印度泪滴形钻石

  这颗“泪滴形”切割(整个表面都以几何刻面构成的梨形切割)钻石极致美丽,重达90.38克拉,镶嵌于一颗方形切割钻石和一颗126格令的珍珠的下方。

  据说,这颗钻石是法国国王路易七世12世纪中期在小亚细亚买给妻子阿基坦女公爵(Eleanor of Aquitaine)的礼物,是全世界已知最古老的巨型钻石。后来戴在法国国王亨利二世的情妇黛安娜·德·波瓦缇(Diane de Poitier)的颈间,随后消失了近400年。

  最初,卡地亚将这颗钻石与一颗126格令的珍珠一道,镶垂在一颗方形切割钻石下方。次年,又增添了两颗22克拉的祖母绿,镶制为一枚胸针后送往纽约精品店。1911年,卡地亚将这颗全世界最顶级的泪滴形切割钻石售予品牌最忠实的客户之一——金融家兼大艺术收藏家乔治·布鲁门塔尔(George Blumenthal)。

  “德比尔斯”钻石

  “希望”钻石重45.52 克拉。1910年,卡地亚将其镶嵌为一枚由钻石环绕的吊坠。这颗迄今所知最纯净、最巨大的蓝钻重45.5克拉,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视为“受到诅咒”的宝石,现于华盛顿特区永久展出,每年都有600万观众慕名前来。据说,它是全世界第二大被观看次数最多的艺术品,仅次于《蒙娜丽莎》!

  没有任何人知道“希望”钻石的确切历史始于什么年代。于1958年将其捐赠给了史密森尼学会,现于华盛顿特区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永久展出。

  “路易卡地亚”钻石

  “路易·卡地亚”钻石是极少数获得全世界最顶级的宝石学权威——美国宝石学会(GIA)认定的100克拉以上的“D级”(无瑕级)钻石。

  这颗被一家美国日报描述为“大如婴儿拳头”的绝世钻石在展览期间的保险价格为500万美元,展览结束后不久即经由巴黎卡地亚售予一位欧洲藏家。

  “帕夏”钻石

  “帕夏”钻石(Pasha Diamond)就如同一个飞毯上的精灵,在时空中神秘穿梭:准确的诞生年代和地点都已不可查考,璀璨的光迹中唯有朝云般的隐约幻影。

  这颗看上去就像是直接从《一千零一夜》采撷下来的钻石究竟来自于哪里?它是在哪里、什么时候被发现的?谁将它从原石切割而来?或许没有人知道,这一神秘色彩进一步为它赋予了迷人的魅力。1979年后,“帕夏”钻石被一位纽约珠宝商购得,再次重新切割。这一次又失去了2克拉的重量,不足以失去其全世界最大圆钻的称号,但却也许足以再度赢得某位童话公主的芳心。

  “荷兰女王”钻石

  1931年,雅克·卡地亚(Jacques Cartier)创作出纳瓦讷嘉典礼项链,将136.25克拉的“荷兰女王”钻石与许多彩钻结合起来,其中有5颗玫瑰式切割钻石、1颗蓝钻和1颗极为罕见的重达12.86克拉的橄榄绿钻石。

  卡地亚在1960年买下这颗淡蓝色钻石,库藏了一段岁月。现在,这颗名钻为一位地位显要的钻石切割师所有。

  “捷列先柯”钻石

  1911年,卡地亚将一颗罕见的42.92克拉梨形蓝钻卖给了一位富可敌国的俄国年轻人米哈伊·捷列先柯(Mikhail Tereshchenko)。这是当时已知的世界第二大蓝钻,仅次于“希望”钻石。

  米哈伊·捷列先柯当时25岁,来自一个地主和糖业与金融家族。他要求卡地亚为这颗璀璨钻石创作一条项链。这条项链后来成为高级珠宝历史上最辉煌的作品之一,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它完全由所有宝石中最罕见也是最受青睐的彩色钻石构成。整条项链镶嵌了46颗切割方式各异的彩色钻石,重量从0.13到2.88克拉不等,形成一种极为奢逸华丽的色彩组合。

  “捷列先柯”钻石在1984年11月在日内瓦的拍卖会重新露面,是当时全世界第四大蓝钻。卖家没有透露姓名。买家是一位声名显赫的宝石藏家,以46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这颗钻石,创下当时钻石拍卖的最高纪录。

  “威廉姆斯”钻石

  1981年,在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夫人的婚礼上,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佩戴了一件自己最钟爱的珠宝:一枚形似雪绒花的华美胸针,中心镶嵌历史上最顶级的粉钻之一:“威廉姆斯”钻石。

  这枚胸针呈现出雪绒花造型,以一颗长阶梯形切割钻石为花茎,两颗榄尖形切割钻石为叶子和明亮型切割钻石为花瓣。正中央是“威廉姆斯”钻石。

  2013年,作为“卡地亚:风格史诗”展的一部分,这枚胸针在巴黎大皇宫展出,无数观众得以有机会欣赏这件举世罕见的王室珠宝。

  “卡地亚-波顿-泰勒”钻石

  著名的南非普雷米尔矿区发现了一颗240克拉的裸钻。经过切割,这颗裸钻变成了一颗宝光璀璨、净透无瑕的梨形钻石,重69.42克拉,是当时全世界第56大钻石。后来在伊丽莎白·泰勒的要求下,卡地亚将重69.42克拉的钻石——最初作为一枚戒指——重新镶嵌为项链的吊坠。

  1969年,这颗钻石计划公开出售,利兹·泰勒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在10月23日的纽约拍卖会上,她的明星丈夫理察·波顿派出的代表将拍卖价格一路推高——而他的对手就是卡地亚的代表!鉴于这颗钻石的主人是当时最富有魅力的神仙眷侣,这颗钻石被重新命名为“卡地亚-波顿-泰勒”钻石。利兹曾在很多场合佩戴过这条项链,包括1970年的第4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

  “虎泪”钻石

  卡地亚“虎泪”钻石完美镶嵌于铂金和钻石项链上,这两颗旧式切割梨形钻石,分别重57.53克拉和56.64克拉,纯净清透(IIa型)、色彩完美(D级),共同组成一条独特的项链。

  这两颗璀璨明亮、纯净清透(IIa型)、色彩完美(D级)、大小相当,足以与全世界最神器的钻石比肩的双生钻石又曾经有过什么样的史诗传奇呢?传说,古吉拉特邦的君主穆沙法沙苏丹(Sultan Muzafir)有一次遭到老虎攻击并受伤,随行的一位官员用佩剑杀死老虎,将苏丹从虎口救下。于是,苏丹授予了自己的恩人“拉贾”(raja,王侯)的称号,并赐予他大量黄金珠宝,其中就包括这两颗采自戈尔康达矿山的硕大钻石,并以“虎泪”为名,以纪念那头死去的老虎。

  darry ring钻戒价格 /

  戴瑞钻石 /

  戴瑞珠宝 /

标签: 历史故事100个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