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学生看的历史故事(连载)

历史密码网 194 0

  学生必看的历史故事(连载)

  西门杏庵

  写在前面:4月23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读书日。每年到这个时间,各地均会举办各种各样的全民阅读日活动。但喧嚣之后,还有多少人在默默读书?虽然我们不能把读书固化为读纸质书,但成年国民多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较少,是个不争的事实。我在课堂提问环节感觉到,不少大学生一定程度上存在眼高手低的毛病,知识面有待扩展。另一方面,孩子们要考各种证,也比较辛苦,读“大部头”没太多时间,我试着将自己有限的阅读浓缩成千字小故事,供参考吧,说不定公考、研考能用得上呢,提高一分是一分吧。

  引导“全民阅读”是一项浩大的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看完故事再睡觉 1】

  1893年:鲁迅的爷爷这样被判了死缓

  西门杏庵

  鲁迅在《呐喊》自序中说,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吗?这其中可见世人的真面目。

  鲁迅家是怎么样由“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呢?原来,他的爷爷周福清因为行贿主考官被被判死缓,周家一夜之间,由天上跌入地下。

  周福清是个进士,先在江西安溪县做县令,此人读书多、阅历少,学习好、社交差,就像《红楼梦》里的贾雨村一样,上任不久就因嘴巴不严、乱说话得罪领导,被撤职了。成了待业青年。在京城一待就是9年。贾雨村命好,做了林黛玉的家教,有黛玉爸爸林如海的帮忙,攀上了贾家这个高枝,没怎么花钱就在异地复职了。

  相比之下,鲁迅的爷爷周福清就苦逼多了:待业9年,一没赚到钱,二没建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眼见复职无望,那个急呀。快揭不开锅了,能不急么。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得,咬牙借钱,打点上头,这才到一部委当上了处级干部。

  好日子还没多久,浙江绍兴老家那边就出事了——老母亲去世了。那是1893年的除夕。匆忙回到老家。家族的里人、周家的亲戚等若干人来看望周处长。说起周家的家族事业,众人皆叹息,说家族不够兴旺,就出息你一个,咳!亲戚中一年长者说,今年浙江乡试主考官名叫殷如璋,是你的老同学。周家的族人、亲戚集资一万两银子,让他帮忙打点。那时候贿赂官员,是要真金白银的。要知道,从明英宗开始,白银成了市场上的主币,铜钱、纸币降为辅币,一直延续到清。铜钱不值钱啊,求人办事,总不能推着一车铜钱吧?那多张扬啊。官员敢收么。一两白银重37.3克,是清朝时基本的货币单位,也是普通家庭一个月最基本的生活支出。

  那么,一万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呢?将白银换算人民币,通常是以米价为中介。一两白银在乾隆时相当于267元。一万两银子就是267万!在清朝,一品文官的俸禄也不过白银100多两,九品文官不过白银30多两。当然,还有大米若干石。当时一些大学者到南京钟山学院这样的著名书院,去做“山长”(校长),一年的收入也不几百两银子。可见,周家的族人、亲戚出手是颇大方的。为了能过乡试,那是下了血本的。主考官若能成事,一夜之间就成了“腰缠万贯”的土豪了。

  为了家族的兴旺,周处长豁出去了,何况,他自己的儿子周用吉——也就是鲁迅的爸爸,多少年一直是个落榜生,趁机也想让自己的儿子混上个举人,一举改变周家命运。

  周处长修书一封,派自己家的仆人阿福在苏州码头等候。阿福上了殷如璋的船,赶紧把信交上。殷如璋接了信,故意装作没事人一样,随手往茶几上一放,就继续淡定地陪苏州知府以及副主考喝茶聊天。

  阿福下船走了好远,又觉得不放心,惟恐有差池,犹豫来犹豫去,还是决定返回,然后站到安边冲着殷如璋大喊:殷大人,别忘了看你老同学的信呀!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这一喊,把殷如璋从欲望里面唤醒了,他马上把信推到苏州知府以及副主考面前,直接举报了。自己彻底和周福清撇清了关系。

  结果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周福清被审查,判死缓。一万两银子的支票上交国库,所有涉安的考生终身禁考。

  周家彻底没落:从小康人家坠入困顿。

标签: 历史故事100个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