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床(一个时空交错的灵动故事,一曲现代与历史的对唱)

历史密码网 203 0

  故事梗概

  北京古玩爱好者林坤、吴奎、杨文津3人为找到对古玩的感觉,决定偷偷到报国寺古家具展览上睡一觉,不料坠入明朝万历35年。手机不通,短信不回,与现代失去联系,3人找不到回现代的路径了。

  在明朝,他们3个遇到了很多困难、趣事和艳遇,3人利用现代人的优势解决了各种困难,也适应了晚明的世俗生活。不想现代的手机短信来了,打破了他们已经安定富裕的明朝生活。

  3人在现代人的帮助下又开始寻找回到现代的路径,但短信来往很慢(天上一日地下十年)。他们的朋友、电讯公司、考古学家从这件事上看到了巨大利益,合力帮助他们。现代人通过短信告诉他们,他们睡的床是明朝熹宗皇帝做的,要想回现代就要找到这个床,并搬到报国寺,重复原来的路径。为进紫禁城见熹宗,他们讨好、贿赂魏忠贤。魏忠贤为把持朝政,让熹宗沉迷于玩乐,把林坤引荐给了熹宗,可熹宗的床还没有做。在熹宗做床的6年中,他们周旋于皇帝、阉党、东林党之间,为达目的,不问是非,不择手段。有时拉拢东林党斗阉党,有时反之。

  现代人也利用这件事大肆炒作牟利。天启6年,在明朝过了25年后,三人经过无数周折终于回到了现代。

  如果拿当代与中国历史朝代对照,明朝末年与当代的生活方式,精神面貌最相似,资本主义萌芽初显,农民失去土地流入城市,贫富两级分化,传统道德瓦解,社会充斥投机、奢靡与实用主义。

  剧本正文

  饭馆聚会

  2011年三月的一天中午,潘家园旧货市场人头攒动。林坤在一个摊前正在端详一个旧木佛像。

  小摊贩(操着山西口音):明朝,楠木的。

  杨文津背着包从人丛中钻过来,还一边在打电话。

  杨文津:抱歉,马上就到。

  杨文津(拽起林坤):哥,别看了,快点儿,过点了,王总都到了。

  林坤(看看表):真过点了。

  两人转头就走。

  小摊贩:老板便宜你点儿,5000,5000要不?

  杨文津:劳驾嘞,让让。

  两人头也不回的钻进人群。

  两人快步走进一家餐厅,推开一扇雅间的门,屋里已坐了4个人。

  林坤:王总,不好意思,让您等了。

  杨文津:王总,抱歉,抱歉。

  王刚:林老师客气,我们也是刚坐下,坐坐。

  俩人和屋里人打招呼。

  林坤:呦,五葵也回来了,家里怎么样?老爹、老妈好啊?

  吴奎:林老师托您福,都好。

  吴奎与杨文津又相互寒暄,打闹。

  杨文津:奎哥,回去又把谁家祖坟刨了?是不是三十晚上干的?悄悄的出村,鞭炮的不要(学日本鬼子)。

  吴奎:臭小子,把谁家姑娘骗云南去了?办完了又把人家卖了换机票了吧?

  王刚:坐下聊。我也是好长时间没见大家,想大家。

  杨文津:奎哥,坐我和林老师中间,卡挡。

  饭馆外潘家园旧货市场人头攒动比肩接踵。

  林坤:王总,您说这几年您的生意越做越大,给我们也指点指点。

  吴奎:我干这行也5、6年了,还竟打眼哪。

  王刚:我这生意还不是靠大家捧场,我就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挣钱和玩的平台。

  单源茂:我知道,王总和我说过,有现在这眼力和感觉都是因为小时候“开过光”。

  大家:开过什么“光”?王总给我们也传授传授。

  王刚:我就是和老單瞎聊天说到哪了,也别全当真。

  大家:给我们说说。

  王刚:文革时候啊,我哥他们红卫兵去颐和园“破四旧”,我也起哄和他们一起去了,在大戏台哪的德和园住了两晚上。白天我看那些雕梁画柱的建筑和古家具我特感兴趣,没完没了的看啊,摸啊。我哥他们直骂我“你是破四旧来了,还是护四旧来了”,晚上睡觉我做梦到古代转了一圈。反正哪次起我对历史、古董就特有兴趣了。

  林坤:单哥说的对,咱们就是需要开一次光,让思想觉悟飞跃一次。

  一位客人:好啊,哥几个哪天都去开开“光”,咱们去故宫养心斋睡一觉,换换脑子。

  吴奎:要我就去定陵地宫睡,脑子换的更彻底。

  众人笑。

  林坤:报国寺明清家具展前几天刚开幕,晚上在哪里睡一觉,起来正好淘宝,全不耽误。

  杨文津:神州行,我看行。我算一个,谁还去。

  吴奎:人家也不让咱们睡啊?

  杨文津:悄悄的进村,出声的不要。奎哥,这是你专长啊。

  王刚:报国寺管理所的马所长和我很熟,只要你们不胡闹,被发现了提我就没多大事

  吴奎:我也去。

  报国寺配殿

  混暗的配殿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古代家具,屋里一张精美的大罗汉床上,林坤、吴奎、杨文津3人裹着羽绒服,盖着睡袋,借着屋外的灯光,吃着花生米,喝着酒。

  吴奎:哥来根,暖和一下。

  递给林坤烟。

  林坤:使不得,王哥一再叮嘱,不能抽烟,千万别惹事。

  杨文津:2位哥哥,怎么冷的天,咱们还是多喝几口,借着晕乎劲睡觉吧?

  林坤:对,早点睡。

  3人又往杯中添了点儿酒,一饮而尽。杨文津从背包里拿出一支电棍,放在了身边。

  杨文津:2位哥哥安心睡啊,我带着电棍哪。

  林坤:收起来吧,别半夜做梦给我们俩两下。

  3人分别钻进了睡袋。外面昏暗的灯突然闪烁起来,接着配殿摇晃,天旋地转,3人掉进了时空隧道。

  明朝末年报国寺

  3人摔在了报国寺配殿里的大铺上。外面回来的僧人进屋看到3人惊呼:“有贼人”。3人拿起东西慌慌张张向屋外跑,屋外的僧人拿着扫把、木棒等与3人对峙,但看着3个从未见过的“外星人”,僧人也不敢靠前。3人喊着:“别误会,别误会,我们不是贼,我们不是贼”,跌跌撞撞的冲出报国寺。

  3人跑进一个僻静的胡同,依然惊魂未定,看看后面没人追,三人瘫坐在地下。

  杨文津:哥这是怎么回事?咱们这是在哪儿?

  吴奎:是啊。

  林坤:来只烟。

  吴奎多多嗦嗦的给点着烟,两人深吸了几口,稍微平静了些。

  林坤:我们好像到了古代。

  杨文津:怎么会啊?这是哪里啊?

  吴奎使劲掐自己,疼的直咧嘴。他又去掐林坤,林坤也疼的咧嘴。

  林坤(打了吴奎一巴掌):别试了,真人,不是假的。

  杨文津:怎么办?

  林坤:手机在吗?试试。

  三人都摸出了手机,分别拨电话,电话都是盲音。

  林坤:不通。(吴奎也摇头)

  杨文津:这要真是在古代当然不通了。大哥怎么办?

  林坤:出去看看吧。

  明朝菜市口附近

  三个人到胡同口偷偷探头张望,街上全是身着古代服装的人,3人不知所措。

  林坤(一咬牙):出去问问。

  3人走上了大街,大街上的人们看到他们四处避让,3人无法询问,只有一个算命先生(瞎子)无所畏惧坐在摊位前。

  吴奎:咱们问他吧。

  3人走到瞎子算命摊前。

  瞎子:客官是问前程?还是凶吉?

  林坤:老先生,我们是从西域来的,不知道这是哪里?什么朝代?想问问您。

  瞎子:嗷,这是大明朝的都城北京啊,现在是万历35年啊。

  林坤:哪这是哪里?

  瞎子:菜市口。

  林坤扫了一眼在远处围观的人群,看了看瞎子桌上放铜钱的大腕,从口袋里摸出2枚一元硬币。

  林坤:五葵还有吗?

  他拿着硬币向吴奎示意,吴奎也从口袋里摸出2枚一元硬币,递给林坤。林坤把4元硬币放在桌上。

  林坤:谢谢,老先生。

  3人快速离开。瞎子手摸着一元硬币,一脸疑惑。3人在街上茫然走着,路人都看着他们,有小孩还追着看热闹。

  杨文津:大哥,万历35年是什么时候?

  林坤:我估算大概是公元1607年左右,距现在400多年吧。

  杨文津:这算他妈怎么档子事啊,我们怎么回去啊。

  吴奎:我也累了,饿了,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吃口饭,休息一会儿吧?

  林坤:我们先想法把这身行头换换,太扎眼,干什么都不方便,然后找个地方吃饭,歇会儿。

  杨文津:我们没钱啊。

  吴奎:刚才给算命瞎子的钢镚不是用的挺爽。

  裁缝铺

  3人进了一家裁缝铺,老板被3人下了一跳。

  裁缝铺老板(声音颤抖):三位客官要做衣服?

  吴奎:老板,我们是从南方来的,穿戴和京城人不一样,太扎眼,想买3套衣服。

  裁缝铺老板:小店,主要做衣服,现成衣服少。

  林坤:老板找找有我们合适的吗?旧衣服也行,我们临时穿穿,过两天再到你这里做几身新衣服。

  老板打量了他们一番。

  吴奎:老板我们多给银子,过两天还来做新的,发财了你呀。

  裁缝铺老板:客官我去找找看,等一下,三财给客官倒水。

  一个店小二颤颤巍巍的从老板身后出来,引3人坐下,拿来3盏小碗给3人倒水。一会儿老板从屋内拿出3套衣服。

  裁缝铺老板:试试行吗?这是别人的,如果合适你们先用,我再给他们做。

  3人分别穿上衣服,虽然不太合身,但也凑合。3人相视,觉得怪怪的,很有意思。

  林坤:就这样?

  吴奎、杨文津点头。

  林坤:老板谢谢了,多少银子?

  裁缝铺老板:5两吧。

  吴奎从兜里掏出10元人民币,递给老板。

  吴奎:这是10两,不用找,下次做几身新衣服时一块再算。

  裁缝铺老板疑惑的看看。

  裁缝铺老板:客官,这是什么?官钞早就不收了,要现银。

  吴奎:不是官钞,是银票,银票。知道吗?

  裁缝铺老板:听说过,可是小店本小,没见过。

  吴奎:这是现在南方最大的银庄发的,很多票行都兑换。你看这是银庄老板,大富豪。

  吴奎指着票面上的毛泽东。老板拿着看,将信将疑。

  林坤又拿出一张50元的钞票。

  林坤:看,这是50两,你看老板一样,票号一样,招牌一样,没问题。

  林坤拿着两张钞票上下错开比着,吴奎指着票面上的毛泽东、国徽、中国人民银行字体,让老板比对。林坤又把50元反过来。

  林坤:这是老板的庄园(布达拉宫),多雄伟,不比紫禁城差。

  杨文津:这还有100两的银票,看看都是一个老板,看看这是银庄(人民大会堂),多漂亮,京城都没这么大票号吧?

  老板被他们说晕了,只会拿着10元钞票翻来倒去看。

  林坤:您放心,这银票多精美,不是大银庄做不出来,还能有假。我们一路碎银子都用完了,要不您先收着银票,过两天我们兑换了大银票,再来做衣服时给你现银,把银票在换回来?

  老板被后面的生意诱惑,傻傻的点头同意。

  京城妓院

  下午3人穿着明朝的衣服走在街上。

  杨文津:咱们凑合找一个馆子吃饭吧,都该吃晚饭了,饿得不行了。

  吴奎:咱们兜里有的是银票啊,好不容易到了明朝,还不找个最好的馆子享受?

  林坤:我带了两万,准备在报国寺进货的。

  吴奎:咱仨身上的钞票没5万,也有4万了。买不下前门楼子,也能买下西四牌楼了。

  杨文津:10元人民币换3身行头,你们也太坑人吧?

  林坤:这没办法,10块钱只能当10两银票,用100块钱当10两他该不信了。

  吴奎:傻兄弟,给他300块,他也没法用。你俩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吴奎从怀里拿出了刚才喝茶的小碗。

  吴奎:万历青花,品相多好,拿回去不值20万,也值10万吧?

  林坤、杨文津分别拿过来端详,碗底“大明万历年制”。

  吴奎:别看了,没假。

  杨文津:奎哥,我怎么没你这心眼啊。

  吴奎:我本想把咱们喝茶的3个碗都装走,怕被发觉,就揣了一个。可惜呀。

  妓女:3位相公进来玩啊。

  街对过一个装饰漂亮的门楼,挂着“怡春园”的牌匾,一个靠着门框的浪荡妓女正在向他们打招呼。

  吴奎:我靠,怎么猖狂。文津,咱们就这凑合了?

  杨文津仔细端详着对面的“怡春园”。

  林坤:五葵,咱们还是找个正经吃饭的酒楼吧?

  吴奎:哥,这多好,有饭吃,晚上也不用找宾馆了,还有人陪睡。文津表态啊。

  杨文津:可到家了。

  两人拥着林坤往“怡春园”走。

  吴奎:我们哥俩不会向嫂子告密,再说,说你在明朝逛窑子,谁信啊。

  妓女:相公我们这里你们一定喜欢。3位相公来了(向院里喊)。

  3人走入院内。听到喊声,有些妓女出门迎接。看到3位穿着一般,不像有钱的客人,有些妓女并不感性趣。

  吴奎:老鸨在吗?要最好的上房。

  老鸨叼着烟袋走了过来,她看着并不像富人的3个人,觉得3人太不靠谱。

  老鸨:最好的上房,有最好的姑娘,有钱吗?

  吴奎、杨文津看着老鸨轻视他们的样子很是不满。

  杨文津:一个老淑女,带一群小妓女啊。

  吴奎:是啊,还有轰客人的妓院。

  老鸨:孔夫子怎么教你们的?张嘴闭嘴妓女、妓院的,我们姑娘不愿意听。

  吴奎:不愿意听。愿意拿钱吗?

  老鸨:老娘没见过钱,倒想开开眼。

  吴奎从口袋里拿出香烟,递给林坤一支,掏出打火机给林坤和自己点着,深吸一口,慢慢的吐出。

  吴奎(慢声慢语):我们要看看妹妹值多少钱。

  老鸨被吴奎的烟和打火机惊呆了,傻傻的看着,根本没听到吴奎的话。林坤察觉到了老鸨的神情,他从吴奎手里拿过烟盒,抽出一支,递给老鸨。

  林坤:老板娘尝尝我们的烟口味怎么样?

  老鸨不知所措,不敢接。林坤塞到她手里,示范给她。

  林坤:像我这样。

  说着打着了火机,给老鸨点烟,老鸨吓的后退两步。

  吴奎:没事,外国的烟。像我这样。

  说着也给老鸨做了一个示范,接着把一大口烟吐向老鸨的脸,哈哈笑起来。吴奎看老鸨还是害怕,从她手里拿过烟,点着了,吸一口,吐出烟,把点着的烟再塞给她。

  吴奎:试试。

  老鸨试着小心吸了两口,如梦初醒。

  老鸨:姑娘们,还不伺候3位爷到上房歇着。

  许多妓女都跑过来簇拥着3人上了楼。楼上是一个装修华丽的套房,外屋是客厅,墙边依次摆着4把官帽椅,之间分别放着茶几,对面窗下是大条案,右侧靠墙是多宝阁,上面放满了摆件,屋中间是餐桌。里屋是硕大带绣幔的床,两间屋都铺着地毯。

  老鸨:3位相公,这是我们最好的上房,满意吧?

  3人被屋中的摆设所吸引,仔细端详着多宝阁上的摆件,顾不得听老鸨说话,堪比刚才老鸨看见他们的打火机和烟。

  老鸨(颇为得意):光屋里的家具和摆件就花了七百两银子,可着四六城哪家园子也比不了。

  林坤感到3人有些失态,捅了捅杨文津。

  林坤:房子还不错,我们还要看人啊?

  老鸨:姑娘们让3位爷看看。

  边说边紧嘬过滤嘴烟屁。

  林坤过去把烟屁从老鸨嘴里夺下来,又拿出根烟递给她,老鸨非常高兴。

  林坤(指着过滤嘴):到这就不能吸了。

  吴奎:哥哥,你先来。

  林坤:你们俩先挑,我不急。

  吴奎(过去拽出一个姑娘):别让了,我他妈急了。

  说着抱起姑娘放在了屋中央的餐桌上,把手伸进衣服里往胸上摸,姑娘也假作害羞的往后躺。

  妓女:相公讨厌。

  杨文津(冲吴奎):嘿嘿,注意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啊。

  吴奎看到了倒在餐桌上姑娘扬起的脚,是缠足的小脚。

  吴奎:老板娘,给我换个大脚的。

  杨文津(林坤和杨文津看到小脚后):姑娘们提起裙子。

  妓女们按他的要求提起了长裙,都是缠足的。

  林坤:老板全换大脚。

  老鸨:3位爷呃,好姑娘哪有不裹脚的?只有干粗活的才不裹脚。

  吴奎:我们哪里的姑娘都不缠足,爷就喜欢不缠足的,给我们换。

  这时一个五大三粗的打杂役的胖姑娘提着热水壶送水。

  老鸨(不耐烦的指着胖丫头):这个不裹脚。喜欢就留下,不缠脚的下人也没两个。

  杨文津(胖丑丫头向文津献媚的一笑,文津赶紧):二位哥哥,咱们入乡随俗,就这样吧,我快饿死了。

  吴奎:提起裙子,把脚露出来。

  3人不看长相身材,以脚论人,选了三个相对脚大的姑娘。

  餐桌上摆着几道菜和酒,3人分别由3个妓女陪着坐在桌边,身后还分别站着3个小丫环侍奉,放肆的吃喝起来。

  妓女:我再给相公满上。

  吴奎:记住不要在相公、相公的叫我,改叫老公、老公。你们跟我学,老公、老公。

  妓女们:老公、老公。

  杨文津:就你事多。

  吴奎:一定要改,老在耳边念殃子,回去以后打牌还不老输钱。

  林坤:五葵说的对。你们也敬敬老公啊。

  妓女们:老公喝酒。

  3人大笑。

  林坤:咱们这顿饭吃的太奢侈了,这在北京想都不敢想。

  杨文津:没点什么硬菜啊,说8两银子吗?

  林坤:你看咱们用的餐具,大大小小20几件全是成化斗粉彩,王总哪里有一个五件套的茶具,还没这个器型大,就值200多万,号称镇店之宝。咱们这值多少钱啊?

  吴奎:哎呦,光顾泡妞了,没注意这重器。这带回去够泡一个营的妞啊。

  吴奎、杨文津都端详起手中的餐具来了。楼下传来一阵喧闹。

  妓女:小红看看怎么了。

  丫环小红回。

  小红:姐姐们,楼下来了好几个衙门的扑快,说是有3个骗子跑咱们这来了。

  林坤警觉的起身到门外观察。楼下裁缝店老板带着5、6个衙役在院里,正和老鸨说话,他反身回屋。

  林坤:那裁缝铺老板带着衙役抓咱们来了。

  吴奎:什么牙医?牙医还能抓咱们?

  林坤:不是牙医,衙役,明朝警察。

  杨文津也跑到门口向外看。

  杨文津:他们要上来,坤哥,咱们怎么办?

  林坤(想了想):跑,姑娘们,还有别的下楼的地方吗?

  妓女惶恐的摇头。

  吴奎:咱们和他们讲理啊,忽悠他们啊。

  林坤:这是明朝,和谁讲理啊,进了局子谁捞咱们?

  外面传来噪杂的上楼声。

  衙役:屋里的贼人快出来。

  林坤:文津把电棍拿出来,吴奎,咱俩把手电拿出来,一起往下冲时照他们,他们没见过手电。谁拦咱们文津就电他。

  3人赶快收拾好东西躲在了门后。扑快、衙役已到了门口。

  衙役:还不出来就擒?

  林坤:冲。

  3人推门冲了出去,吴奎拿着大电筒,林坤拿着鉴宝用的小电筒向门外的衙役照去,前面几个衙役被这晃眼的灯光吓的向后退,3人顺势向楼下跑。有两个正在上楼的衙役头要举棒拦截,林坤、吴奎的手电向他们脸上照去,趁他们看不清时,杨文津的电棍已捅到他们身上,两人惨叫着滚下楼梯,院里的人也被吓得纷纷后退,三人冲出了院门,背后传来衙役们的喊声。

标签: 历史故事100个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