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的人物形象是历史潮流的踏浪者

历史密码网 12 0

  丰满的人物形象是历史潮流的踏浪者

  ——读作家杜鸿的长篇小说《琵琶弦上说》

  谭家尧

  丰满的人物形象始终活在时代的民风里。民国时代的夷陵沿江两岸的民风民俗主要是峡江民歌和“巫术”为内容的各种祭祀活动。视听音乐有打击乐器和丝竹之乐,作者的长篇小说《琵琶弦上说》所说的琵琶并非四根弦或五根弦的丝弦乐器,而是至今仍然流行在民间的三弦,琵琶镇上的民风民俗汇集了以巴蜀为主体的民间文化。朱凤凰在投奔神灯大道会之前,把儿子搂在怀里所唱的儿歌,是峡江民谣的版本,至今仍然被老百姓所吟诵。朱凤凰含着眼泪吟唱儿歌,一个普通人家的母亲形象被艺术化了,艺术化的表演不是人物的演技在感染读者,而是一个普通人的复杂内心通过歌谣传达人物的内心情感,人物形象的饱满度在于人性的展示。杨端正加入神灯大道会的会祭仪式,是巫文化酣畅淋漓的表达,也是那个时代人们祈求天神佑民、惩恶扬善的内心追求。抓住神情细节,凸显人物性格,作者巧设情境,在平凡而动人的细节描写中刻画人物形象,以杨端正、朱凤凰、朱化之、万连直、张天化为代表的神灯大道会骨干力量的群体形象也就比较丰满了。以杨老四、孙稳当为代表的另一支革命力量的群体形象在战争场面中逐渐显示出成熟和稳健,通过诸多场面的公开斗争展示了一群人的智慧和力量。

  其次,丰满的人物形象始终存在于革命与反革命的各种公开或隐蔽的斗争中。作者始终坚持以矛盾冲突发展的层次为依据,把各种冲突转化为可见的视觉形象,创造性地用来渲染冲突,加强悬念,使之直接为推进情节发展,为刻画人物服务。杨端正的坚定和睿智凸显了时势造英雄的道理,即使杨端正为了需要隐姓改名为周复兴后,除开染上了神灯大道会的神性色彩之外,仍然能看出来他就是当年那个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智慧超人的杨端正。杨端正的老婆朱凤凰改名为徐娘后,前后的印迹也有相同之处,那就是善良、贤惠,是周福兴最忠实的支持者。儿子杨老四与父亲的形象及其相似,只是经历不同,脾气和秉性要柔和一些,其实骨子里的反抗精神一点都不必父亲逊色。梨花性格的多面性,看似像侠女似的表演,实则是角场转换的视角感受。这样一个两面人,在革命阵营里,她是首领和主心骨。转换到以雷传志为代表的反革命势力阵营里,她巧妙地用阴柔和美艳将自己伪装起来。一个成熟的革命女性在公开的环境中是那样的果敢干练,在隐秘战线又是那样任性和矜持,一正一反的角场转换是颇费了一番功夫的。雷传志阴险狠毒,将粉落和周大山安插作内线,最后,将神灯会一网打尽,也充分展现了他的老谋深算。

  为爱情而背叛革命,最后抓住鲁少达的马小树的形象也非常鲜明。他最后一搏,宣告了他的精神和意志仍然是革命阵营里革命最彻底、最坚定的一员斗士。

  以雷传志、朱大麻子、三脚猫为首的反动势力,他们的脸谱并不像周扒皮、胡汉三那样可恨。他们是一个既得利益集团的势力代表,对风起云涌的革命势力恨之入骨、又怕得要命。于是绞尽脑汁也在明暗两条线上与神灯会进行殊死的斗争。鲁少达是一个外表儒雅、习性闲静的文化乡绅,时不时给予穷人一点小恩小惠,杨老四在流浪时就经常得到他的帮助,“有时还给他做一身新衣服”。周大山乐善好施、曾一度赢得了“周大善人”的称号。他们披着好人的外衣,实际过着花天酒地、骄奢淫逸的生活。这两股地方势力经常明争暗斗,暗地里相互攀比、较劲,甚至比床上尤物的档次……揭露了地主乡绅生活的腐朽、生活情趣的萎靡、精神欲望的贪婪。一方面暴露了大革命时代革命的群众基础并不牢固,革命的时机尚未完全成熟,革命的土壤有一些进步的苗头,但革命的大气候在当时还难于形成。只要地主还懂得给予穷人一些施舍,土地革命的气候就难于形成。尽管所有财富被少数人搜刮,大多数乡民被剥削压迫,而乡绅的伪装多少还是笼络了一批人,蒙住了一批人的眼睛,这也是革命者为什么不能一呼百应、席卷全国,落得个人头落地、喋血刑场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农村中须有一个大的革命热潮,才能鼓动成千成万的群众,形成一个大的力量。”【[【】摘自《?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作者:毛泽东]】统治阶级的腐败和不作为、地主阶级贪婪的吸血注定了革命的风暴即使被平息了,还会卷土重来。

  丰满的人物形象始终贯串于平时的普通生活中。亲情、爱情、同志情、战友情贯串于平时的点滴细微生活中。杨端正急于救出双亲的行为描写、朱凤凰与儿子告别的细节描写、马小树与醒豆儿的爱情场面描写、杨老四暗恋梨花的诸多细节性描写、粉落最后的抉择选择亲情的动作描写……一颦一笑总关情,在各种情场中展现普通的人物形象,使人物变得更加鲜活和丰满。

标签: 刚正不阿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