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廉政题材古装电视剧《大唐廉相魏徵》人物及故事梗概

历史密码网 8 0

  人物简介:

  魏 征(出场年龄47岁):重情重义、刚正不阿、为官清廉的大唐诤臣。辅佐明君,大治天下,惠及百姓是他的梦想,而这个梦想却因玄武门兵变这场对于他而言本是一场灾难的突然事件而逐步实现。魏徵遇到明君李世民,是其人生最大的转折,也是其真正名垂青史,篆刻人心的重要开始。从贞观元年到十七年,他兢兢业业辅佐太宗,从詹事主薄、谏议大夫到郑国公,无时无刻不在明君身边提醒:以民为本,居安思危,使得李世民达成贞观之治,也成就了大唐盛世的社会根基。本剧中,魏徵不仅是一个谏臣,更是一个清廉之官,在处理与帝王和大臣关系的过程中,他时而委婉、时而铁面、时而柔情、时而八面玲珑,但不管如何,从不冲破自己的为官与为人底线,坚持原则,痛反贪腐,严惩恶官,是为社稷良臣;他不仅仅是一个丈夫,又是一个用言行相教的父亲,对于爱情,他专一,专情,尊重;对于子嗣,他严肃、严格,又不失温情,是为男儿本色。当然,魏徵也有过不去的坎儿,那就是自己曾经辅佐的救主窦建德与李建成,甚至这一生,都在用生命诠释对他们的忠诚,对于窦建德的旧部女儿马铃儿(也是其义女)与养子侄儿窦愤,他万般呵护,替太宗也替自己,泯灭了难以调和的仇恨,使得天下和解;对于李建成,他从宣慰其旧部,到为其以王的身份送葬,直到死前,恢复其太子之名,才算是含笑九泉,是为千古忠贞。魏徵家徒四壁,但不贫穷,因为他的财富都回馈了百姓,还施于民;魏徵不畏强权,铮铮铁骨,因为他心正,身正,一生为君主,心怀天下苦。

  李世民(出场年龄29岁):没有明君,哪来的良臣,这正是大唐初年,魏徵与李世民为世人谱就的治国箴言。正如贞观二字,两人取法《易传》,在君臣配合的十七年里,就是把握 “中”、“正”真谛,从而构建了社会公平、天下和解、万民敬仰、各族融洽的和睦社会,成就贞观之治。本剧中,李世民的性格与魏徵相辅相成,他雄才大略,不拘小节,是一个有进取心,知己不足,愿意为大唐江山付出个人所得并退让的千古明君。他以天下为己任,接受魏徵的民本思想,并给了他最大的发挥空间,让魏徵如鱼得水,成为其手下的良臣。当然,用人乃是其策略,放弃也是其策略,周转与各种势力之中,仍是其策略,在他的背后,却有着严密的规划与战略思考,那就是天下为和,千秋万代。这一点,与魏徵不谋而合。他用人不疑,痛恨贪官,善于纳谏,摒弃贪腐,并通过官考,形成了鲜有的用人竞争机制。形成了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清廉之世。他也有情感,长孙皇后、郑丽琬与武华姑,乃至太子与曾经的功臣,让其纠结,但情感永远弱于他的大唐事业,在两者的博弈中,他最终会选择正义与公平,会选择直言不讳,点出纰漏的魏徵,尽管两人总有摩擦,总有矛盾,甚至几度针锋相对,但李世民总能以帝王的胸怀,接受逆耳忠言,克己纳谏,并以其为镜,以史为镜,最终君臣协力,营造治世。

  马铃儿(女/出场年龄18岁):窦建德的马姓旧部之女,在高祖李渊杀了窦建德之后,大唐颁布了赦免令,赦免窦建德旧部所有人等,让其活命。但没想到上有赦免令,下却难执行,李氏父子的手下们,带人绞杀,而马铃儿的家族,就在被绞杀的对象之中,与之相反,魏徵却为当时的太子李建成献计,以怀柔之心赦免了刘黑闼,一种情景,马铃儿的家族却因为遭遇前者而命丧黄泉,这让其一直心有余悸,将李世民当做暴君,视为仇人。于是,她苦练功夫,在魏徵身负天下和解重任,宣慰山东、河北之时,设计与其偶遇,在知道魏徵乃是李世民重用的红人之后,她以离奇的真实身份打动魏徵,并成为魏徵的义女,潜伏在魏徵的身边,其实是为了伺机接近皇帝,寻求刺杀李世民的机会。可当马铃儿发现李世民与魏徵乃是明君良臣,一心为天下的苦心时,其实后悔不已,最终她见大唐安定,百姓如意,放弃了仇恨,但没想到的是,窦建德的侄子,却将其当成一把匕首,用尽各种方式逼其再次刺入大唐皇帝的心脏……马铃儿可爱,漂亮,却是个急性子,她仰慕魏徵,将其当做自己的亲生父亲,悉心照料,并与其共同“奋战”,一时间成为魏徵反腐倡廉,抗旱抗灾的得力助手。

  裴氏(女/出场年龄38岁):暂定名,裴永贞,魏徵之妻。她为魏徵生了四个儿子,是这个大唐时代成功男人背后那个贤惠的女人。她简单,知足,相夫教子,并为魏徵婉拒迎来送往,杜绝了家庭贪腐的隐患,是中国官家贤妻良母的典范,也是魏徵能够保持清廉,敢于进谏的重要后盾。当然,她也有小女人的一面,首先,她有点优柔寡断,尤其是在小儿子面前,多了一份溺爱与护佑;其次,她有点爱情洁癖,尤其是一开始见到马铃儿,还有皇帝赐新罗女人给魏徵为妾时,总是吃醋误会,胡思乱想;第三,她还时常有点顾忌,担心魏徵会触犯龙颜。这三点,甚至着急之时,都会让她钻点牛角尖,略成魏徵的情感阻碍,但这正是真爱、真情与真挚的集中表现。而且,她也有自己的“杀手锏”,那就是与长孙皇后成为好姐妹(注:这个身份在写剧本的时候,会制造前史,甚至有可能一直隐秘的存在于李世民与魏徵之间,现在故事阶段,暂时无法体现),这也往往成为保护与帮助魏徵的坚强盾牌。她大长孙皇后一轮,所以长孙皇后常常与其交流相夫教子的经验,而互为君臣的两个女人,谈话沟通,却严格限于家庭之间,从不讨论国法政治。她们相互鼓励,又相互支持,最终让各自的男人在自己的领域,成就各自的伟业。

  长孙皇后(女/出场年龄26岁):原名长孙无垢,与魏徵妻子裴氏相得益彰,节俭,不浪费,万物够用即可,所以这也成就了唐朝戒奢以俭的美好风气。她是李世民的内在动力,是其最爱的女人,这不仅仅在于长孙皇后长相可人,更是因为她往往在重大事件的关键时刻,给李世民建设性意见,尤其是在对待魏徵的问题上,起了重要作用。本剧中,长孙皇后是个令人艳羡的女人,也是一个比较“神奇”的女人,她不仅与裴氏是姐妹,而且与李淳风有交情,在李淳风的建议下,她推荐了郑仁基的女儿郑丽琬给李世民为妃,并深得皇帝喜欢,为的却是防止几年后另一个女人进宫,当然,这在李淳风的口中,是不可泄露的天机,可偏偏这计划,却被秉直的魏徵最终打破,直至后来,那个还未进宫便被赋予传奇色彩的武华姑因长相与郑丽琬相近而被封做才人,并赐名媚娘,虽然那时长孙皇后已死,但李淳风却明白天命不可违,谁也无法改变历史的深邃之礼,并在与魏徵的交流中,明白大唐与天下,君主与民众谁重谁轻的道理,最终一切释然。不仅如此,长孙皇后还尽量避免私心,在处理长孙无忌的职位,长孙顺德的过失与长孙安业的谋反等问题上,独有一法,与魏徵相互配合,赢得了万人的敬仰。可无奈天妒红颜,长孙皇后英年早逝,她至死都不明白,无论李世民选择郑丽琬还是武华姑,都是因为她,因为像她,因为爱她,因为在她们的身上寻到了她,长孙皇后的影子。

  权万纪(反面/出场年龄40岁):(注:这个人物,可能在最终剧本中会使用化名或者虚构名,并作为贯穿前后反面人物的一个奸诈小人来写)权万纪是个极为阴险狡诈的人物,在贞观初年,他是封德彝与裴寂,甚至是李神通的一只狗,成为与魏徵对抗的重要人员;贞观中后期,尤其是封德彝、裴寂相继退出历史舞台,在李神通被魏徵感动放弃斗争的时候,他独挑宫廷暗斗、贪腐奢侈的反面大旗,并且与各方勾结,成为李世民尤其是魏徵的对立面,也成为魏徵在朝堂,魏徵去抗旱,以及魏徵去省亲的重要阻碍和各种事端掀起人,并成为太子之争的幕后主要指使,包括纵容太子强抢突厥公主,怂恿太子密谋造反等一系列事件,而且在此期间,处处想要至魏徵于死地。可是适得其反,他最后在历史中的长河中,成为被唾弃的尘埃。

  窦愤(反面/出场年龄23岁):窦建德的养子,也是其侄子,在魏徵宣慰河北山东的时候,他是东宫剩余势力的首领,并集结在河北某地山洞除,一直成为宣慰山东,天下和解的最大障碍。后在魏徵挫败其联合前太子旧部建立“反唐武装”的时候,他伤心欲绝,只身前往京城,并准备了多次刺杀皇帝的行动,而他手中的邪恶之剑,正是魏徵所收留的马铃儿,其实,窦愤与马铃儿早就相识,目的虽曾一度相同,但马铃儿善良,因为魏徵而放弃了对李世民的仇恨,可窦愤却借着其父母被杀的情感多次刺激,并借着魏徵的手,主动或被动的设计了诸多刺杀时机,但都因魏徵,使得命悬一线的皇帝化险为夷。直到最后一次,魏徵替李世民挡了一刀而抓获窦愤,使其成为那一年在长安城里为数不多的29个罪犯之一。魏徵通过劝谏的方式建议李世民在春节的时候看望这29人,李世民因政权安定而大发善心,但遇到“毫不口软”的窦愤,却命令28人都回家过年,唯留他在死牢之中,本无所谓的窦愤,却因为魏徵的一个手绢而改变主意,原来,魏徵早就私底下找到其遗失的母亲,终于让窦愤低头,从而让太宗,放其归家,也最终让窦愤得以活命。魏徵拿窦愤做晚辈,在其多次刺杀都留下性命,正是因了其救主窦建德,他虽为李世民的良臣,但忠贞未变。

  封德彝(反面/出场年龄60岁):隋炀帝的旧臣,曾是大隋王朝风气败坏的重要根源,后投降李渊,成为武德重臣,也为李世民的朝堂之争,埋下了隐患,他心胸狭窄、诡计多端,甚至以武德朝为原点,为了个人私欲笼络与培植自己的势力,上到老臣裴寂,淮南王李神通,下到权万纪,成为贞观之处的恶臣,也同时是魏徵的主要斗争对象。小的,小至中男问题,他放弃民本,朝令夕改;大的,大至贞观的路线问题,崇尚武力的他,建议“酷法当道,霸治天下”,这都成为贞观朝堂,最难对付的痼疾,而此时李世民马上打天下,却对治国并不了解,幸得魏徵以民本为主,提出取信于民,怀柔天下的思想,并说服了李世民,才为后来的贞观之治赢得了可能。封德彝想要搬到魏徵,并想要借助“官考”与裁员事件,进行反击,可无奈明君李世民,多听魏徵之言,最后他郁郁寡欢,因年事已高,匆匆而亡。封德彝虽死,可遗毒尚留,这也为后来贞观年间几起鲜有的贪污、腐败事件,埋下了隐患。

  裴寂(反面/出场年龄55岁):李渊武德朝的坚决卫道士,大唐初年的“右派”,他借助李渊的余威,上与封德彝、李神通联手,下与权万纪等人勾结,处处为难李世民,并设计毒害前去山东河北宣慰的魏徵,但最终计谋破碎,后又处处用阴招,却被权万纪出卖,犯下难逃其咎的罪行,后因魏徵求情,免除死罪,却要赖在京城不走,魏徵箴言劝行,使其发生价值观的巨大转变。几年后,裴寂所在村庄发生暴乱,有人举报裴寂,而魏徵却言这裴寂再不会伤害大唐。最终调查,此叛乱正是裴寂带了家丁前去制止。太宗要召回,可已死去。最后佞臣变良臣。

  庞相寿(反面/出场年龄35岁):本剧中将其历史事件与魏徵斩龙(虎)的传说相结合。此人曾是李世民的旧部,并与其出生入死,还曾经救过秦王性命。李世民登基之后,与其成了拜把兄弟,并封了刺史,管理濮州,成为名副其实的土皇帝。但是,居功自傲的他,却遇山东旱灾,不仅不开义仓,却联合地方官员,哄抬米价,中饱私囊,从而在濮州,建立了叹为观止的贪腐帝国。然而,他自己确是毫不染指,表面清廉,所做的一切,都交由妻子完成。最终,因为魏徵南下抗旱救灾,从一个县令主薄曹茂春查起,抽丝剥茧,顺藤摸瓜,终于挖出了这个大蛀虫,并借助百姓之力,将其绳之以法,因为李世民有令,要保住此人,因为那是其兄弟。可魏徵以为,如果庞相寿活,那会尽失山东民心,可无奈皇帝如何也不会杀他,正在矛盾的时候,也就是庞相寿被抓的时刻,造反,要杀魏徵,却被魏徵身边的侍卫杀死。在此期间,远在长安的皇帝李世民屡屡梦到,魏徵斩龙(虎),还曾一度心神不安,但等魏徵回到朝堂,却释然放下,懂得魏徵为其挣得民心的良苦用心。

  曹茂春(反面/出场年龄35岁):庞相寿治下的县令主薄,此人更是魏徵年轻时的战场兄弟,曾同为元宝藏和李密的部下(前史)。他虽然官职不大,但却家有万贯,而且有个贪得无厌的妻子与裴氏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是颇有能耐的他,几十年不愿意升迁的道理。魏徵来到山东,得到他的高规格接见,也正是这次接见,让其露馅。魏徵发现贪腐的端倪,并与马铃儿明察暗访,确定这贪腐不仅此县一处。于是顺藤摸瓜,抓到了曹茂春的背后之虎。此间,曹茂春却因一枚突厥钱币,收留了一个少年,而这个少年却成为魏徵此前去山东抗旱最大的症结,因为在几年之前,在自己被以东宫势力落难,裴氏逃亡之时,丢失了第二个儿子,这少年正是魏徵的那个儿子叔琬。曹茂春与庞相寿勾结,演出了一出贪腐义仓官粮,导致天灾人祸的闹剧,却将此罪甩到了县令陈文启的身上,并使罪不至死的他自杀身亡。但这一次事件,也成为魏徵破案的突破口。最终,曹茂春与庞相寿一并,成为正义的刀下之鬼。

  魏叔玉(出场年龄18岁):魏徵与裴氏的大儿子,是一个有点叛逆,但却极负责任的优秀男子。他因年少,无法理解当了大官的父亲为什么生活这么拮据,甚至在于其余官二代的比较中,落入低谷。但随着成长,他渐渐明白了父亲的为人,并立志成为像是魏徵一样的良臣,他甚至因此而与李承乾结伴,却被魏徵果断“拆散”,并告诉他,效忠的应该是太宗皇帝。魏叔玉在父母的管教之下,终于一步步考上功名,并被皇帝赐官,成为四个兄弟之间的榜样,也成为魏徵清廉与纳谏之家风的继承人,并在魏徵病危之际,与同时做了官的二弟,劝谏李世民,放弃打大食,让父亲死得瞑目。叔玉也有纠结之时,尤其是在情感上,第一个纠结就是魏徵带回家中的马铃儿,可马铃儿却婉拒了他,并告诉他心中另有其人,而在另一场邂逅中,他认识了新城公主,并与其展开一段浪漫的爱情旅程。

  新城公主(女/出场年龄16岁):即衡山公主,是李世民与长孙皇后的女儿。她美丽、漂亮,有点女汉子的风度,并对于其所喜欢的叔玉,不管世事如何,敢于追求,而且时常与其在宫外约会。年轻男女,虽有相爱的激情,但是却到危难时刻,才发现对方是难分难舍的伴侣。那就是在窦愤抓了新城,而叔玉舍身相救之时。在两人的爱情经历了皇帝阻碍,魏徵不提倡的纠结与矛盾之后,最终获得了李世民的首肯,并答应魏徵一家,要赐婚二人。

  李元轨(出场年龄22岁):李渊的第十四子,李世民最要好的兄弟,是一个与马铃儿苦恋的男人。两人因为各种原因总不得相遇。最终,由皇帝赐婚,魏徵收马铃儿义女,两人结为伉俪。马铃儿随其而去。早就了另一个“魏徵与裴氏”的传奇故事。

  卢君和(出场年龄40岁):河北磁州的恶商,自隋朝以来,就与官府勾结,暗自倒卖重要物资而发财,魏徵的到来,让其断了财路,所以与其不共戴天,再加上刺史赵德言用计利用,成为魏徵宣慰河北山东最大的阻力之一。

  执失思力(出场年龄28岁):颉利可汗的突厥酋长,突厥才子,忠诚直爽之人,曾作为战使在贞观元年代表颉利可汗挑衅大唐,却被魏徵看中其才华,暗中想要安抚策反。魏徵劝谏皇帝,与颉利可汗达成交好协议,互不侵犯,使其被释放。四年之后,大唐国力恢复,征讨突厥,他却成为魏徵向李靖与侯君集“万要保命”之人。颉利可汗归顺大唐,却只有执失思力,不为大唐效力,直到魏徵千言万语,感动这个突厥才子。可不想,为其而进京城的突厥公主,却被太子李承乾看上,李承乾霸占突厥公主的事,引起了长安城里突厥人的反感与反抗,甚至逼的执失思力也深陷其中。李世民曾一度护子,幸得魏徵劝谏,才以民族大义为重解了此围,进而让执失思力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执失思力断臂为大唐表忠心,成为在李世民麾下的突厥良臣。

  突厥郡主(女/出场年龄18岁):暂定名,那什安拉,深爱并追随执失思力,却因为战争而分离,在得知执失思力被“软禁”长安时,只身前来寻找爱人,却不想在集会上被李承乾相中。她富有异域的美艳,高贵典雅,让刚刚成人的李承乾欲罢不能,甚至铤而走险企图霸占,再加上唐太宗娇惯太子,曾经让事件一发不可收拾,幸得碰到魏徵,拼死进谏,才成全其与执失思力的不易爱情。

  李承乾(反面/出场年龄16岁):太宗李世民的长子,是个不省心,充满邪气的太子形象。他桀骜不驯,不服任何人管教,成为历届太子师傅眼中的混世魔王。他曾与魏叔玉交好,并告诉叔玉,以后就像两个父亲一样,成为明君与良臣。而这一切却让魏徵阻止,魏徵告诉叔玉,君只有一个,那就是太宗李世民。后来,李承乾因腿疾而自暴自弃,尤其是在长孙皇后死后,更加肆无忌惮。他不顾民族大义,强抢突厥公主,他因失去所爱,并与他心中的“罪魁祸首”魏徵为敌,几度将良臣陷入绝境,后来,又与权万纪与侯君集密谋逆反之事。可他不知,父亲李世民与良臣魏徵,却在暗自保护他那岌岌可危的太子之位。最终,被魏徵感动,暂时放弃了逆行。

  陈文启(出场年龄40岁):山东某县的县令,陈情的爹,是被庞相寿与曹茂春合伙架空并利用,成为贪腐义仓国库粮食的替死鬼。他也有罪,但罪不至死,却因此而自绝于县衙的狱中。其女陈情被魏徵收留,随遗失之子魏叔琬一同回到长安,但她却一直以为亲爹的死跟魏徵有关,所以,对魏徵充满仇恨,甚至几次试图复仇而杀之,直到跟那叔琬结婚的前夜,才知晓真相,成为一家人。

  郑丽琬(出场年龄16岁):李淳风口中可以阻止几十年后大唐之灾的女人,也是长孙皇后为皇帝甄选的后宫之妃,深得李世民喜欢,并爱上此女子,谁知这郑丽琬有一个军人未婚之夫,被魏徵得知,魏徵劝谏,皇帝与兵勇抢女,势必不利于正在进行的高昌之役,最后不得不让太宗忍痛放弃。开始不敢多说的家人与甚至想要寻思的郑丽琬感谢魏徵,成就了其真爱的姻缘。

  武华姑(出场年龄15岁):历史上的武则天,本剧中设置为长孙皇后与郑丽琬的替代品,跟郑丽琬极度相似。武华姑的才情像极了长孙,而样子却与郑丽琬如出一辙,进而得到李世民的无比宠幸,成为才人。(不主写的人物,勾勒,但要与众不同)而一直纠结这个女子的李淳风,却在与魏徵的一次谈话中,明白应当为民,而非为君的治世之理,最终释然。

  程知节(程咬金/出场年龄38岁):魏徵的死党,本剧中是一个负责搞笑的串场人物,在魏徵遇难的时候,总能出现相救,并使其逢凶化吉。

  犬上三田耜(出场年龄30岁):日本的第一个遣唐使,本剧中是一个负责搞笑与显示魏徵书法、音律、酿酒等才华的阶段人物,他以天皇之名,千里迢迢学习“唐技”,却什么都是学了皮毛,不管是跟李靖学兵法,还是跟尉迟敬德学剑法,直到后来跟魏徵学书法、音律和酿酒,而恰恰是这些皮毛,却形成了后来日本的诸多相关性文化,增加现实感。

  李桐客(出场年龄30岁):阶段性人物,与魏徵同为李建成的旧部,并同时被李世民赦免并重用,成为魏徵宣慰山东河北的得力助手,最后留在河北为官。

  铁 牛(出场年龄40岁):阶段性人物,本剧中设计成一个中性的,受物质欲望的蛊惑,被想要收拾魏徵的太子及权万纪诱惑,本为魏徵亲戚的他,引其省亲,并使得魏徵一步步进入省亲陷阱。但没有想到,魏徵以民为本做事,最终没被陷害,却真正为家乡鼓城做了一件大好事。后来,其得知乃是太子之罪,却将此事隐瞒太宗,而与此同时,太宗也得知此时,又将此事隐瞒魏徵,是为君臣二人惺惺相惜的感人事件。

  房玄龄(出场年龄48岁):串场人物,在贞观前期,杜如晦活着的时候,两人“房谋杜断”,是魏徵进谏的得力“助手”,在贞观后期,依然是魏徵的坚定支持者,从始至终与魏徵并肩作战。

  李 泰(出场年龄15岁):阶段性人物,李世民四子,此人年轻有为,颇具才华,并低调行事,编纂书籍。可是不争而争,他一度成为大臣获得权力的工具,并成为李承乾太子之位的最大挑战者。太子之争,幸得魏徵建议,李世民将其调出京城,暂时远离了是非。

  李 治(出场年龄9岁):阶段性人物,李世民老九,最不可能成为皇帝的人,却是太子之争的得利者。本剧中,只做伏笔,不展开叙事,唯写其一个特点,就是喜欢跟小孩子玩耍,尤其是魏徵的小子叔瑜。而魏徵却乐此不彼,伴君如伴虎,皇帝十四子,仅仅此子是可以玩耍的,却不曾想,这乃是未来皇帝。此外,剧中李治与武华姑也有接触,仍是略写,只写两人偶遇,华姑告诫,作为皇子不该跟比自己小的孩子玩耍,而是应该读书修学,建功立业。

  长孙无忌(出场年龄34岁):串场人物,本剧中的长孙无忌是年轻的低调的,他因为外戚,又加上长孙顺德,长孙安业事件,不敢多言。不仅如此,自己妹妹长孙无垢的不用外戚的誓言,也让其成为一个符号性人物。他在皇帝与魏徵之间,在正义与邪恶之间,往往是一个观望,左右不定的人物形象。直到后来,太子之争的时候,设计他崭露头角,培养李治,才慢慢显露其野心。

  李淳风(出场年龄29岁):《推背图》的作者,神秘的道士,也是长孙皇后的挚友。他为旱灾祈福,又劝皇后为李世民选妃,再告诫长孙莫让李世民用其家人外戚。这是一个试图改变历史的神秘人物,而最终因为与魏徵的交往而改变初衷。(注:这个人物设计纯是为了商业化,增强神秘感和话题性,所以,点到为止)

  魏叔琬(出场年龄4岁):串场人物,在4岁的时候,因为父亲魏徵是东宫旧部而随母亲裴氏逃亡,逃亡之中,丢失,并被一个盐商带回山东抚养。这是一个有主意,敢作敢当的男孩,后因为身上挂着的突厥钱币而被曹茂春发现并利用,甚至在自己遇险,父亲魏徵选择百姓而放弃其生命的博弈中,产生了对魏徵的憎恨,这种憎恨甚至是怀疑,使得他与陈情成为挚友。最终他被父亲感化,并说服了陈情,最终挚友变成夫妻,成为一家。

标签: 刚正不阿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