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官场刚正不阿者并不多?

历史密码网 10 0

  我国官场刚正不阿者并不多?

  人非传说或神话中的神圣,要活着就得食人间烟火,同做好事适当获得回报无可厚非一样,抱着极大热情参加有偿的文学文艺活动,这跟唯利是图的“功利主义”也有着本质的区别。

  我是在去年8月从网上获知重庆城口县全国范围内征集《城口警察之歌》的,奖项多个并且可以用电子邮件递交作品,这很容易让在词曲方面明显造诣不浅者觉得就是“送到嘴边的天鹅肉”。

  我在两百多首词曲作品中,仅用于商业活动的就有一大半。况且,一旦文笔、音乐“修炼”到了一定境界,随便提笔再“哼哼”几声,一首原创歌曲就可问世——在我递交的应征歌曲中,比如2010年底“新疆昌吉市歌全国征集”参赛作品,一年多来无音无息,我却在“多方位创作”中一直在静静地等待,不会再用之“另觅他欢”。同样地,我应征《城口警察之歌》递交后,也在等待与忙碌创作中几乎忘记了此事,直到近日作业稍有空闲,我才在无意中想起了自己也参加了该活动。网上一查,原来“《城口警察之歌》征集早已揭晓”,“用的是他们自己的歌曲”……一场公开的活动,结果怎么搞得如此“神秘”?其实,只要再看看我所参加有偿活动的其它一些“结果”——其中“奥妙”就会豁然开朗:

  对我一惯视为“眼中钉”的厉害奸权通过各种渠道,早已获知我递交的应征作品无论是在“标的”上,还是在水平上,都可以过关,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评选,甚至大选头奖都有可能落到我头上,这无异于眼睁睁看着把“天鹅肉”送到我嘴上了,意识扭曲得良知无存的奸权实在是容不得啊!

  如果确实找不到我参赛作品的“污点”,又不好得过分公开干涉,可以示意搞“地下评选”瞒天过海嘛;搞“地下评选”行不通,还可以无限期搁置……——总而言之,奸权就是不乐见针尖锋利的我社会地位乃至生活得到大幅度改善,可以说奸权实际上早已严密地监视、掌握着我的任何一个生活“出口”!

  我参加的被延期揭晓或未公布结果的有奖活动有(部分):

  作协新会徽征集;新疆昌吉市市歌征集;“我有一套”新毕业歌征集;赣州市市歌征集;“中国网事 感动2011”主题歌征集;……

  在另一方面,谁都不难注意到,没有笔者参加的有偿活动,开展结束的时间是那么地准时,这恰好又折射出奸权对我的极大仇恨。

  有网友说:“无官不贪的环境,令为数不多的忠良也倍受冤枉”。“九份关系一份才,胜过一份关系九份才”,你却连一份都没有!

  只要私欲不加节制,再好的人都有可能发生质变。地方官场刚正不阿者并不多,高层或许也如此。

  历史上的奸权都视忠良为“眼中钉”,只有打击排斥甚至是除尽了忠良,奸权才能为所欲为。

  “忠良为大家省吃俭用埋头苦干,贪奸为私己大肆挥霍意识糜烂”。根基烂掉了,大树枝头再好也会倾倒……你还能无忧?

标签: 刚正不阿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