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人物故事:淮阴侯韩信

历史密码网 15 0

淮阴侯韩信是淮阴人,当初他还是平民百姓时,家里很穷,品行又不足以被外人称道,就不能被推荐到官府里当差做事。他害怕种地吃苦,又不会做买卖谋生,到吃饭的时候,经常跟在人家后面、赖在别人家里一起吃饭,多数人都很讨厌他。韩信曾经多次投靠到他家南面邻郊的南昌亭亭长门下寄宿,白吃白喝了好几个月,亭长的老婆害怕韩信就这么一直白吃白住下去,于是就一大早起来做好饭,叫全家在床上、被窝里把饭吃光。到了正常吃饭的时间,韩信去吃饭,亭长的老婆也不再给韩信做饭。韩信明白了他们家的心意,很生气,竟然跟亭长绝交,从此离开了亭长家。

韩信在城下钓鱼,有很多妇女在河边漂洗衣服。有一位大娘看见韩信面带饥色,就把带来的饭给韩信吃。她们竟然来洗了几十天衣服,那位大娘每天都给韩信带饭,韩信很高兴,对漂洗衣服的大娘说:“我将来一定会好好报答大娘您的。”大娘很生气,说:“大丈夫都不能自己养活自己,我只是可怜你才带饭给你吃的,难道是希望你报答的吗?”

淮阴城的屠宰户里,有个年轻人侮辱韩信,说:“你虽然长得又高又大,喜欢佩带刀剑到处走,但是心中害怕,只不过是个胆小鬼罢了。”并且当着大家的面羞辱他说:“你韩信要是有种,你就把我给杀了,不敢杀了我,你就得从我裤裆下面钻过去。”这时,韩信仔细看了看这个年轻人,就低下身子,从那人的裤裆下爬了过去,趴在地上很长时间,没脸起来。满大街的人都笑话韩信,认为他胆小怕事。

等到项梁渡过淮水的时候,韩信拄着宝剑追随项梁,在项梁的麾下干了一段时间,没干出来什么名堂。项梁兵败被杀,他又归属项羽的军队,项羽就任命韩信做了郎中的官,这只是个陪从的小官。韩信多次为项羽献策谋划,项羽都没采纳。

汉王刘邦率兵进入蜀郡时,韩信从项羽的楚军逃跑而归附汉王刘邦,也没能得到出名显露的机会。他只被任命为“连敖”的小官,相当于现在军队的协调、联络处的官员。韩信因为触犯了军规应当被斩首,跟韩信犯同样错误的另外十三个人都已经被斩杀了,轮到韩信时,韩信一抬头,恰好看见滕公夏侯婴,韩信说:“大王不是想成就统一天下大业吗?为什么连壮士都要杀?”滕公对韩信讲的话感到很新奇,看到他又长得高大威武、仪表堂堂,就没杀他,把他放了。滕公跟韩信一交谈,很欣赏韩信说的话。报告汉王刘邦以后,刘邦就任命韩信做了筹备粮草的都尉,刘邦并没有看出来韩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

韩信多次和萧何聊天,萧何认为韩信是个奇才。军队到达南郑的时候,一路上光逃跑的将领就有好几十人,韩信估计“萧何等人已经多次向主帅刘邦推荐了我,汉王刘邦都没有重用我”,于是就逃走了。萧何听说韩信逃跑了,来不及向汉王刘邦报告他所知道的情况,就亲自骑马去追韩信。

有人向汉王刘邦报告说:“丞相萧何跑了。”汉王刘邦很生气,非常恼怒,觉得失去了萧何,就如同失去了左右手。过了一两天,萧何来拜见汉王,汉王刘邦又生气、又高兴,骂萧何说:“你为什么要逃跑?”萧何说:“下官我可不敢逃跑,我是去追逃跑了的那个人的啊!”汉王刘邦说:“你去追的那个人是谁?”萧何说:“是韩信啊!”汉王刘邦又骂萧何说:“逃跑的将领有好几十个人,你不去追,你去追韩信那样一个不起眼的普通的人,你骗谁呢!”

萧何说:“那些将领都容易得到,至于韩信,天下都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将才。大王您如果只是想在汉中这个地方长久地称王,就用不着韩信那样的人了;如果想一争天下,除了韩信,就没有能与您谋划大事的人了,现在就看大王您怎么想的了。”汉王刘邦说:“我也想向东去争夺天下,怎么能长期闷在这个小地方呢!”萧何说:“大王您要向东去争夺天下,能够重用韩信,韩信才会留下来;不能重用他,韩信最终还是要跑的。”

汉王刘邦说:“好了,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任命他做个将领吧!”萧何说:“即使让他做将领,他韩信一定还不愿意留下来。”汉王说:“那就让他做大将军。”萧何说:“这样很好!”这时,汉王刘邦就要召见韩信来任命他。萧何说:“大王您一向傲慢、不讲礼仪,现在任命大将军就像呼喝小孩一样,这就是韩信离开的原因。大王您如果一定要拜他为大将军,挑个好日子,斋戒吃素,沐浴更衣,在广场上筑台,举行隆重的拜将仪式,这样才行。”汉王刘邦同意这么做了。那些将领们都很高兴,人人都以为自己能当大将军。到了拜将的那天,才知道大将军居然是韩信,全军都觉得很惊奇、很意外。

韩信拜为大将军仪式结束,汉王刘邦才就座,汉王刘邦说:“丞相多次在我跟前说起将军您,您有什么计策要交给我的吗?”韩信谦让、表示感谢,接着问汉王说:“如今在东面争夺天下之权的,不就是大王项羽吗?”汉王说:“是这样。”韩信说:“大王您自己估计在勇敢、悍猛、仁慈和强势方面,跟项王比怎么样?”汉王刘邦没有搭腔、沉默思索了好长时间,才说:“我比不上他。”韩信起身再次向汉王行礼,向汉王表示祝贺。

韩信说:“我以为只有我韩信以为大王不如项王的,但是,我曾经事奉过项王,请给我机会先说说项王的为人。项王的威势,在战场上发怒大喝一声,至少能吓到上千兵将,但是他不能任用下属里有才能的将领,这不过就是逞匹夫之勇罢了。项王见到人总是很恭敬、仁慈爱护,说话都是好好好,一副老好人的样子,有人生了病,他都能流眼泪,把自己的那份饭分给病人。假如有人立了大功,应当被封官拜爵时,他手里攥着刻好的官印,都攥的棱角磨圆了,还忍着舍不得给人家,这就是所说的妇人之仁啊!”

韩信说:“项王虽然雄霸天下,而使诸侯臣服,不占据关中,却定都彭城,又背弃义帝的约定,而把自己的亲戚和喜欢的人封王,诸侯豪杰都忿忿不平。诸侯看见项王驱逐义帝,把义帝搬迁、安置到了江南,也都回去驱逐了自己的主人,而选择在土地肥沃的地方各自称王。项王军队路过的地方,没有不遭受野蛮摧残和毁灭的,天下的人都怨恨他,老百姓也不愿意亲附他,只不过是被他的威势和强横所逼罢了。名义上虽然是霸王,实际上却丢失了天下的人心。因此,他虽然现在势力强大,但以后很容易势力变弱。”

韩信说:“现在如果大王能反其道而行之,任用天下勇敢顽强的人,还有什么人能不被诛杀!拿夺取天下的城邑封赏给有功之臣,还有谁会不心服口服!率领起义士兵里那些想向东回家的人勇猛出击,还有什么军队不被打散!而且,三秦之王是先秦旧将,率领先秦子弟打了很多年的仗,被杀死和逃跑的人多的没法计算,又欺骗下面的士兵向诸侯投降,到达新安时,项王用欺诈的手段活埋了已经投降的先秦士兵有二十多万,唯独章邯、司马欣和董翳(yi)得以脱身,秦地的父老兄弟怨恨这三个人都到了骨髓。”

韩信说:“现在楚霸王以自己的强势威逼章邯、司马欣和董翳做三秦之王,秦地的百姓没有人拥护他们。大王您进入武关之后,秋毫无犯,没有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废除了先秦苛刻的法令,与秦地的老百姓约法三章,秦地的百姓没有不盼望大王您在秦地称王的。按照诸侯的约定,大王您先入关,应当在关中之地称王,关中的老百姓都知道这件事。大王您失去做关中王的封职而被迫进入汉中之地,秦地的老百姓没有不恨项王的。现在大王举兵向东,只需要发一篇檄文就能平定三秦之地了。”这话说得汉王刘邦很高兴,自己认为得到韩信晚了,于是听从韩信的计谋,部署各位将领新的攻击目标。

八月,汉王刘邦向东进发,经过陈仓,平定了三秦。汉王二年,出函谷关,收复魏地和黄河以南的大片地区,韩王、殷王都投降了。又联合齐国和赵国军队共同攻打楚军。四月,到达彭城,因为汉王的军队被打败、冲散而返回。韩信又收拢士兵与汉王刘邦的军队在荥阳会合,再次攻打京县和索亭之间的楚军,打败了他们,因为这个缘故,楚霸王的军队始终没法向西进攻。

汉王的军队在彭城败退以后,塞王司马欣、翟王董翳从汉军里逃跑,投降了楚军,齐国和赵国也背弃与汉王刘邦的盟约,与楚霸王项羽缔结和约。六月,魏王豹请假回家探望母亲的疾病,一到封地,立即封锁了黄河西岸的临晋关,反叛汉王,也与楚霸王缔结和约。汉王刘邦派郦食其去劝说魏王豹,没有成功。

这一年的八月,汉王刘邦任命韩信为左丞相,率兵攻打魏王豹。魏王豹在蒲坂驻扎重兵,并封锁堵塞临晋关的通道,韩信就增设疑兵,陈列战船,好像要在临晋渡过黄河。实际上,埋伏的军队从夏阳用木盆、瓦缸渡过黄河,袭击了安邑。魏王豹惊恐万分,率兵迎击韩信,韩信就俘虏了魏王豹,平定了魏国,改称魏国为河东郡。

汉王刘邦派张耳与韩信一起,率领军队向东,再向北进攻赵国和代国。在这一年的闰九月,打败了代国军队,在阏(yan)与这个地方擒获了代相夏说。当韩信攻下魏国,打败代国军队时候,汉王刘邦派人把韩信的精锐部队全都收走了,派到荥阳以抵抗楚军。

韩信与张耳只好率领几万军队,想向东夺取井陉(xing)关以攻击赵国,赵王歇和成安君陈馀(yu)听说汉军将要袭击他们,就在井陉关口隘集结兵力,号称有二十万。广武君李左车就劝成安君陈馀说:“听说汉王的大将韩信率兵渡过西面的黄河,俘虏了魏王,擒获了夏说,新近又血洗阏与,现在又有张耳辅佐,商议要攻下赵国,这样乘胜而到别国远征,它的锋芒锐不可当。”

广武君李左车说:“我听说‘从千里之外运送粮食,粮食接济不上,士兵就会面有饥色;现砍柴现支锅做饭,军队没有一宿能吃饱饭的‘,如今,井陉口的道路狭窄,战车不能并列前行,战马不能列队并进,他们行军几百里,势必要把粮食放在队伍的后面。请您借我精兵三万,我率兵从小路去拦截他们的军用物资。您率兵挖深沟、垒高墙,坚守营地,不与他们交战。他们向前无法交战,后退无法撤兵,进退不得。我率领精兵堵住他们的退路,使他们在野外没有可掠夺的粮食,不出十天,韩信和张耳两位将领的头颅,就能送到将军您的大帐下了。希望您考虑我的计谋,否则,我们一定会被他们俩擒获的。”

成安君这个人,只是个书生,常常声称正义的军队,不屑用诡诈的谋略和稀奇古怪的计策。说:“我听说兵法上讲‘十倍于敌人,就围而不打;两倍于敌人,就要和他们一较高下‘,现在韩信的军队号称有好几万,实际不过才几千人。能奔袭千里来袭击我,已经精疲力竭了。现在这样躲避他们而不和他们交战,以后大的军队来临,还怎么能够战胜他们!这样,以后那些诸侯都会以为我们胆怯,从而轻而易举地就决定要攻打我们的。”于是不听广武君李左车的计策,广武君李左车的计谋没被采用。

韩信派人暗中侦察,探子探听到广武君李左车的计谋没被采纳,回来向韩信报告,韩信大喜,才敢率兵快速行军,在距离井陉关三十里的地方,停下来宿营。半夜传令出发,挑选轻骑兵两千人,每人拿一面红旗,从小路埋伏在山里,远远地望着赵国军队,告诫他们说:“赵军看见我们逃跑,必定会全营出动来追击我们,你们就快速冲到赵军的营地,把赵国的军旗都换成汉王的军旗。”韩信命令副将传令士兵先将就一下、少吃点东西垫下肚子,说:“等今天打败赵军后会餐吃好的!”将领们都不相信,假装答应说:“好!”

韩信对官兵说:“赵国军队已经占据了有利地形安营扎寨,而且他们没看见我们主帅的旗鼓,一定不肯出来攻击我们的先头部队,怕我们到了险要的地方就往回走。”韩信就派上万名士兵先行军,出了井陉关,背对黄河列阵。赵国军队望见他们这样背水排兵布阵,禁不住嘲笑韩信他们的军队不懂用兵之道。天刚亮,韩信将大将军的旗鼓树立起来,打着战鼓经过井陉关口隘,赵国军队打开营门,与韩信、张耳的军队战斗,两军对战了很长时间。

这时候,韩信、张耳假装丢弃了军旗和战鼓,逃跑到黄河边的军营里,黄河边背水的军营打开营门,让假装逃跑过来的韩信、张耳的将士进了营地,两军又开始发生激烈的战斗。赵国军队果然倾巢而出,争夺韩信、张耳他们丢下来的将旗和将鼓,追逐韩信、张耳他们。韩信、张耳他们到黄河边的军阵里以后,军队后面背对黄河,退无可退,将士们都拼死抵抗,赵国军队一时间都不能打败他们。

韩信原来派出去的两千轻骑兵,埋伏在附近山上,都等着赵国军队倾巢出来抢夺战利品,然后迅速进入赵军军营,把赵国军队的军旗全都拔了,换成汉军的两千面红旗。赵国军队已经不能取胜,也没有擒获韩信、张耳等将领,想退回军队大营,军营内都是汉军的红旗,因而大为惊恐,以为汉军已经擒获了赵国军队的主帅,于是赵军士兵发生混乱,都拼命逃跑,赵军将领虽然斩杀这些逃跑的士兵,也抵挡不住逃跑的人群。这时候,汉军两面夹击,彻底打败、俘虏了赵国军队,将逃跑到泜(chi,河北赞皇县西南的槐河)水河里的成安君陈馀斩杀,擒获了赵王赵歇。

韩信这时候传令军中不准杀死广武军李左车,只要活口,有谁能活捉他的奖赏千钱。接着,就有人将广武军李左车绑了、带到帅帐台阶下。韩信就解了绑在李左车身上的绳子,请他向东坐下,韩信自己面向西,对面坐着,像对待老师一样伺候他。

将领们汇报了斩杀敌人首级和俘虏的人数,都向韩信祝贺,顺便问韩信说:“按照兵法,应当右面和后背依靠山陵,前方和左边是水泽之地,这样背有靠山,前面视野清楚。这次将军您反而让我们背水列阵,说‘打败赵军会餐‘,我们都不服气,怎么能这么用兵!”韩信说:“这些兵法上都有,我考虑只是将军们没有留意罢了。兵法上不是说‘置之死地而后生、置之亡地而后存‘吗?而且韩信我手里没有训练有素的将士,这相当于‘驱赶老百姓去打仗‘,在这种形势下,非得把他们置于必死之地,使每个人都能各自拼杀,因为没有退路和逃生的地方。如果给了他们逃生的地方,那大家就都跑光了,那还能得到他们的战斗力、指望他们去拼杀吗?”将领们都很佩服,说:“高,将军的本领,真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比得上的啊。”

这时候,韩信问广武君李左车说:“我想向北进攻燕国,向东讨伐齐国,怎样做才能成功呢?”广武君李左车谦让不肯说:“我听说‘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亡国之大夫不可以图存‘,现在我只是个失败逃亡被捉的俘虏,有什么资格来谋划军机大事呢!”韩信说:“我听说,百里奚(xi)居住在虞国,虞国灭亡了;在秦国,秦国就雄霸起来。不是因为他在虞国的时候愚笨,而到了秦国才聪明,而是在于国君重用不重用他、听不听他的意见。假如能使成安君能听从您的计谋,那么像韩信我这样的人现在已经缚手被擒了。正因为他不采纳您的建议,我才能有机会伺候您、能听您的教诲啊。”因而执意问道:“我是真心实意问您如何才能归于成功的计谋,请您不要再三推辞了。”

广武君李左车说:“我听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所以说‘疯子说的话,圣人就能听出话里有话,找到有用的话语意思‘。我顾虑我的计谋未必能被采用,我愿意献上我愚蠢而又忠诚的见解。就算成安君有百战百胜的计谋,一旦失算,结果军队在鄗(hao)山下被打败,身死泜(chi)水河之上。现在将军您渡过西面的黄河,俘虏了魏王,在阏(yan)与擒获了夏说,一举攻下了井陉关,没用一个早上就打败了赵军二十万那么多军队,诛杀了赵相成安君。”

广武君李左车说:“将军您的声名传于海内,威望震动天下,农夫没有不放下农具、停止耕作,侧耳倾听,等待您的命令,希望能跟从您吃好穿好,建功立业。这些都是将军您的长处,然而,众人劳累、士兵疲惫不堪,其实难以使用。现在将军您要率疲惫的将士,驻扎到燕国坚固的城墙之下,想攻克燕国的城池,恐怕一时半会儿打不下来,需要长期的用兵、用力,势必会暴露自己的劣势,时间长了,粮草竭尽,而弱小的燕国还不肯投降、屈服,齐国一定会据守边境、发奋图强。燕国和齐国都坚持抵抗、不肯投降,那么刘邦和项羽的双方抗衡就难分高下。如果是这样的结果,那是将军您的短板,我很愚笨,也能私下认为这个攻燕伐齐的计划是错误的。所以说善于用兵的人,不会拿自己的短处去攻击别人的长处,而是以自己的长处去攻击别人的短处。”

韩信说:“既然是这样,那该怎么办呢?”广武君李左车回答说:“现在为将军您着(zhuo)想,不如放下兵器、休养训练士兵,镇守赵国,安抚战争留下来的孤儿。使百里之内,每天都有人送牛肉和美酒,宴请将领、犒劳士兵。向北移兵燕国,然后派说客捧着将军您的方寸之信,向燕国显示您的优势,燕国一定不敢不听从您的命令。燕国顺从以后,派说客向东去劝告齐国,齐国一定会跟风臣服,即使齐国有聪明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应对计谋了。这样,就可以图谋天下的大事了。用兵之道,本来就有先虚张声势、然后才付诸实际行动的,说的正是这种情况啊。”韩信说:“好,就按您说的办。”韩信听从了广武君的计策,派使者出使燕国,燕国就像墙头草一样,顺风倒向韩信这面。接着派使者报告汉王,并且请求任命张耳做赵王,来镇守赵国。汉王刘邦同意他们的计划,就封张耳做了赵王。

楚王项羽多次派精锐的军队渡过黄河来攻打赵国,每次楚军来袭击,赵王张耳和大将军韩信都要去救援,趁来往行军的过程中,彻底平定了赵国的所有城邑,然后才出兵去援助汉王刘邦。楚军正在迅速调集军队把汉王刘邦包围在荥阳,汉王刘邦向南突围,到达宛县和叶县之间,得到一员大将黥(qing)布,然后逃到成皋,楚国军队又赶紧包围了成皋。

六月,汉王刘邦逃出成皋,东渡黄河,身边只剩下滕公夏侯婴,尾随投军张耳的军队到了修武。到了军营住地,就住在驿站客馆里。早上自称汉王刘邦的使者,奔驰直入赵国军队的大营,张耳和韩信还没起床,汉王刘邦就闯进了他们的卧室,刘邦夺了他们的印信和兵符,用麾旗召集将领们,重新调整了他们的职务。韩信、张耳起床以后,才知道汉王刘邦来了,大吃一惊。汉王刘邦夺取了两人的军队,随即命令张耳加强戒备,坚守赵地。任命韩信为赵国的相国,把还没出发的赵国军队收编在一起,去攻打齐国。

韩信于是率领临时聚拢的军队向东,去攻打齐国,还没渡过平原津渡口,听说汉王刘邦派郦食其游说齐国,齐国已经表示投降汉王刘邦,韩信就想叫军队停下来、返回赵国。有名的范阳籍说(shui)客蒯通劝说韩信说:“将军您奉汉王命令攻打齐国,而汉王只不过又单独派了密使,密使劝降了齐国,难道有诏令叫将军停止行动的吗?凭什么不行军了呢!况且郦食其只是一名儒生,趴在车上,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就说降了齐国七十多座城邑。将军您率领好几万人,花了一年多时间,才攻下赵国五十多座城池。当了几年大将军,东奔西讨的,难道还不如这个小儒生的功劳吗?”

韩信这时听了蒯通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听从了蒯通的计谋,于是渡过黄河去攻打齐国。齐国已经听从了郦食其的劝降,就留郦食其纵情吃喝,撤了防备汉军的守卫防线。韩信趁机袭击了齐国历下城的守军,很快到达临淄。齐王田广认为郦食其出卖了自己,就烹杀了郦食其,然后逃往高密,派使者出使楚国,请求救援。

韩信平定临淄以后,于是向东追击齐王田广,一直追到高密的西部。楚国也派龙且为将军,率兵号称二十万,来救齐国。齐王田广、龙且合兵一处,兵还没有完全合拢,有人劝说龙且说:“汉军远离本土,寻找作战机会,拼命作战,他们的锋芒正盛,不可阻挡。齐国和楚国的士兵,在自己的本土上打仗,因士兵容易逃回家而容易战败。不如高筑防御工事,让齐王命令他的亲信大臣去招降那些被汉军占领的城邑,那些丢失的城邑知道他们的国王还在,楚兵来救,必然会反叛汉军。汉军客居在两千里之外,齐国的城邑都背叛他们,他们势逼得不到粮食供给(ji),这样,不用跟他们交战,他们也会投降的。”

龙且说:“我一向了解韩信的为人做事方式,容易对付他。而且我们本来就是来救援齐国的,还没交战就使他们投降了,我还有什么功劳?现在跟他们交战,一举取胜,齐国的一半土地就会归我们所有,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决战呢!”于是出战,与韩信的军队中间隔着潍水河摆开阵势。

韩信就连夜派人做了上万个口袋,里面盛满沙土,堵住潍水河的上游,率领一半的军队渡河,向龙且发动攻击。假装战败、往回跑,龙且果然高兴地说:“我就知道韩信害怕了。”于是命令士兵渡河追击韩信的军队。韩信派人挖开堵塞潍水河上游的沙袋,河水汹涌而来,龙且的军队大部分没能渡回原来的河岸,韩信的军队猛烈进攻,杀死了龙且。龙且在潍水东岸的军队被打散、逃走,齐王田广也趁机逃跑了,韩信于是追赶败兵,一直追到城阳,把楚国的士兵都俘虏了。

汉王四年,韩信迫使齐国的所有城邑全部投降了,彻底平定了齐国。韩信派人对汉王刘邦说:“齐国人是个虚伪狡诈、容易变来变去、反复无常的国家,南边是楚国,如果不设立一个代理国王来镇守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局势就不稳定,我愿意当代理齐王,便于稳定齐地的局势。”而这时,楚军正在把汉王刘邦紧紧围困在荥(xing)阳,韩信的使者到了汉王军营,汉王打开韩信发过来的书信一看,很气愤,骂道:“我被围困在此,从早到晚都盼望他能来辅佐、来救我,他却想着自立为王!”

张良、陈平暗地里踩了一下汉王刘邦的脚,接着贴着刘邦的耳朵小声说:“我们汉军现在情况不利,能禁止韩信在齐地自立为王吗?不如顺便立他为王,善待他,派他镇守齐地,否则,容易生变。”汉王刘邦也明白了这点,接着又骂道:“男子汉大丈夫平定诸侯,要做就做真正的国王 ,为什么还做代理国王!”就派张良前往齐地,封立韩信为齐王,并征用了韩信的士兵来协助攻打楚军。

楚军已经失去了大将龙且和他的军队,项王担心抵抗不住刘邦的军队,就派盱(xu)眙(yi)人武涉前往游说齐王韩信说:“天下人受秦朝的压迫和暴政已经很长时间了,因此同心协力、要共同推翻了秦朝。现在秦朝已经被推翻,按原来的设计,按功劳大小分割地块,各自为王,以便罢兵休养生息。现在汉王刘邦又兴兵向东,侵犯别人的地盘,抢夺人家的封地。已经占领了三秦的地盘,又率领军队出函谷关,收拢诸侯国的军队向东攻击楚国,其意图不吞并天下誓不罢休,他竟然如此贪得无厌!”

武涉说:“而且汉王刘邦这人靠不住,他已经落在项王手里好几次了,项王可怜他,才让他活下来,然而他一脱身,就没有一次不背叛盟约,又来攻打项王,他这个人不可亲信、不能信赖已经到了这样程度。现在您自己以为与汉王刘邦交情深厚,为他尽心竭力用兵打仗,但终究还会被他生擒的。足下您之所以得以有暂时一小会儿喘息的机会,是因为项王还在。现在汉王和项王之间的成败大事,权衡就在您这里,您投靠右边,汉王刘邦就赢得胜利;您偏向左边,那么霸王项羽就胜利。”

武涉说:“如果项王今天被消灭了,那接着就会来收拾您了。足下您与项王有老交情,为什么不反叛汉王、与楚国联盟、缔结和约,三分天下而称王呢?现在,如果您放弃了这个机会,那么一定会归属于汉王手下来攻击楚国,您作为一个聪明人、一定要这样的结局吗?”韩信谢绝说:“我事奉项王,官最大的时候也没超过郎中,职位不过是个执戟的卫兵,说话没人听,谋划没人信,所以背叛楚王而投靠汉王。汉王授给我大将军印,给我好几万士兵,脱下身上的衣服给我穿,把饭分给我吃,对我说的话言听计从,所以我才能到今天这地步。人家如此亲近和信任我,我还背叛他,这样做会没有好结果的。请您替我感谢项王的好意。”

武涉离开以后,齐国人蒯通知道天下局势的关键在于韩信,想用奇妙的计策来劝说韩信,他以看相人的身份劝说韩信说:“我曾经学过给人看相的本事。”韩信说:“先生看相水平如何?”蒯通说:“看贵贱在于摸骨,看忧愁和喜悦在于看面容、神采,看成功和失败在于观察决断能力,从这三个方面给人看相,万无一失。”韩信说:“说的好!先生看我的相貌怎么样?”蒯通说:“情愿稍微隔离一下,免得人多嘴杂。”韩信说:“左右人等,你们都退下去吧。”蒯通说:“看您的面相,顶多不过封侯,既面临危险,处境也不安全。从后背看,哎呀,了不得,真是主贵的没法说。”韩信说:“这是怎么个说法?”

蒯通说:“当初,在天下最困难的时候起义的人,英雄豪杰建号称王,一呼百应。天下的有志之士像云雾一样聚集在一起,像鱼鳞一样混杂在一块,像火星遇到风很快形成燎原大火。那个时候,人们心中的目标就是推翻暴秦的统治而已。现在楚王和汉王分别来争夺天下,使得天下很多无辜的人肝胆涂地、纷纷战死,父子老小的尸骸暴露在荒野之中,数也数不清。”

蒯通说:“楚国人从彭城起兵,辗转战斗,追逐败北的军队,一直追到荥阳,乘得胜和获得的利益的威势席卷天下,威名震动天下所有人。但是楚军被困在荥阳南边的京县和索县之间,追击汉王刘邦到成皋西部山区而不能前进,被阻挡在此地已经有三年了,进退不得。汉王率兵几十万之多,在巩县和洛阳一带抵抗楚军,依托山河天险,一天交战好几次,都没得到尺寸的功利,折兵败北,不能自救,在荥阳被打败,在成皋受伤,于是逃到宛城和叶县之间,这就是所说的智慧缺乏、勇力不足啊。”

蒯通说:“虽然依据险塞之地,但是锐气依然受到挫折,而军内的粮食已经被消耗殆尽,老百姓因为疲惫不堪而心生怨恨,怨心满满,无处依靠。依照我的估计,这势必非得天下圣贤之人,才能平息天下的祸乱纷争。如今这个时候,项王和汉王两位大王的命运就悬控在您手里,您为汉王出力,汉王就胜了;您支持楚王,楚王就赢了。”

蒯通说:“我想跟您推心置腹、披肝沥胆,效忠我的计谋,就担心不被您采用啊!您如果能诚恳地听从我的计策,不如让他们双方都对自己有利而使大家都共存,三分天下,像鼎足一样各居其所,这样势必没有哪一方敢先动手。凭着您的贤德和圣明,拥有众多的人马和装备,占据着强大的齐国,牵制燕国和赵国,出兵占据刘、项双方缺少控制的空虚地带,在后方制约他们,顺应老百姓的愿望,向西为老百姓请命,请求汉王刘邦和项王刘邦结束战争,那么天下的老百姓就会闻风而动、响应您的命令,谁敢不听!”

蒯通说:“分割大国、削弱强国,用来分封诸侯。诸侯立国以后,天下的诸侯就会信服和听从您的调遣,把功劳都归于齐国,因为拥有和控制齐国的缘故,以此拥有胶河和泗水一带肥沃的土地,用包容诸侯的胸怀和品德,谦让恭谨,那么天下的君王就会相继来朝拜齐国了。大家都听说‘上天赐给的如果不接受,就反而会受到上天的惩罚;时机来临而没有付诸行动,反而会遭受灾难‘,希望您能仔细考虑这件事情。”

韩信说:“汉王对我很好,给我坐他的车,把他的衣服给我穿,把他的饭分给我吃。我听说了,坐人家的车子,要分担人家的祸患;穿了人家的衣服,要能够分担人家的忧虑,吃了人家的东西,要拼死为人家做事。我怎么能为了利益而背叛道义呢!”蒯通这个儒生说:“足下您自以为对汉王好,想建立千秋万代的功业。我私下认为您错了,当初常山王张耳、成安君陈馀还是平民百姓的时候,相互之间是割头好的那样的生死好朋友,后来因为张黡、陈泽的事发生争执,使得二人彼此心生怨恨。”

那是有名的巨鹿之战,张魇、陈泽二位赵将受赵国丞相张耳之命去责令陈馀出兵,但陈馀推辞不肯出战,张、陈二人便要亲自领兵出战,陈馀只拨给五千士兵,张、陈二将率五千军兵刚出赵营,面对秦军千军万马,张魇、陈泽二将及其全军很快覆没。眼看巨鹿城就要不保。燕、齐等国的援兵也不敢靠前。陈馀只能盼楚军救援,楚军渡过黄河以后,楚将项羽让士兵仅带三天口粮,破釜沉舟,一马当先,完全打败了秦朝军队,因此获得“楚霸王”的称号,彻底扭转了伐秦的战争局势。

蒯通说:“常山王张耳背叛项王,捧着项婴的人头逃跑,归降汉王,把项婴的首级作为投名状向汉王邀功。汉王借给他军队向东进击,在泜水以南杀死了成安君,使成安军陈馀身首异处,他们的交情终究被天下人一直耻笑。这两个人相互之间的交情,可以说是天下最要好的了,然而终于相互擒杀,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就在于欲望太多而人心难测啊!”

蒯通说:“现在足下您要用忠诚和信义来和汉王刘邦交往,您们俩的交情肯定不如张耳和陈馀之间的交情那么稳固,但您们之间的之间的牵扯到的事情比张魇、陈泽的事情大的多,所以我认为您一定会认为汉王刘邦是不会危害您的,这也是错误的观点。大夫文种、范蠡使快要灭亡的越国保存下来,使越王勾践成为当时的霸主,勾践立功成名之后,反而逼得文种自杀、范蠡逃亡。野兽都猎杀完了,就会烹杀猎狗。如果以交朋友方面来说,您们的关系肯定不如张耳与成安君陈馀;从忠诚和信义方面来说,也比不过文种、范蠡事奉越王勾践的程度。从这两个例子来看,就足够可以看出应该如何决定了,请您深思熟虑再做出决定。”

蒯通说:“而且,我听说勇气和谋略高到已经震动君主的人,自身会很危险;功劳盖过天下所有的人,这样的人没法奖赏,因此不赏。我请您听我说一下大王您的功绩和谋略:您渡过西面的黄河,俘虏了魏王豹,擒获了代相夏说,率兵攻下井陉关,诛杀了成安君陈馀,掠取赵国,胁制燕国,平定了齐国,南下摧毁了楚国的二十万军队,向东杀了楚国大将龙且,向西分兵汉王、向汉王报捷,这就是所说的功劳天下不二,而谋略也是世上的人所想不出的神鬼莫测之计。现在足下您拥有震动君主不安的威势,具有无法赏赐的功勋,归顺楚国,楚国人不会信任您;归顺汉王,汉王的人感到震惊、害怕。您拥有如此的威势和功勋,归顺哪一边能平安啊?您处在人臣的位置,却有震吓君主的威势,声名高于天下所有的人,我私下觉得您的处境很危险!”韩信辞谢说:“请先生您不要再说了,我将考虑您的建议。”

几天以后,蒯通又劝说韩信:“已经听到传闻的消息,是事情将要发生的征兆;尽早谋划应对,是事情成功的关键。错过听到的传闻,失去谋划的机会,而能长久平安的,很少见到啊!听到的传闻很全面,十分不丢一两分的,别人就无法用言语去迷惑他;计谋完善,没有斩头去尾,别人就无法用言辞扰乱他。那些安于做厨师、饲养员这些劳役的人,就会失去掌管万乘(sheng)大国的机会;只守着斗石(dan)的俸禄的人,就会失去公卿、宰相的官位。所以,聪明的人,就会当机立断;犹豫不决,是事情成功的祸害。只审察毫厘的小计,却丢掉了放眼天下的大决策,脑子里也明白怎样做,事情决定了、又不敢执行,这是所有事情的祸根。”

蒯通说:“所以说‘猛虎犹豫不决,还不如蜂和蝎用螯刺蛰的效果厉害;骏马跼(ju)躅(zhu)不向前走,还不如劣马安步前行;像孟贲(ben)那样的勇士,如果狐疑不决,还不如平常的人敢说敢做;虽然有虞舜大禹那样的智慧,光想说而不出声,还不如聋哑人的比划来的清楚明白‘。这说明最可贵的是要有行动。成功的大事,都是难以成功而容易失败的;机会总是很难得到而容易失去的。时机啊时机,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但愿您能仔细考虑时不再来的机会!”韩信还在犹豫不决,不忍心背叛汉王刘邦,又自认为立功很多,汉王终究不会夺了自己的齐王封号和齐国的土地和百姓的,于是辞谢了蒯通的计谋。韩信不听蒯通的游说,蒯通只好装疯,做了巫师。

汉王刘邦被围困在固陵的时候,采用张良“加封土地给韩信”的计策,征召齐王韩信,韩信于是率兵到垓(gai)下会师。项羽已经被彻底打败,汉高祖刘邦突然袭击,夺了齐王韩信的兵权。汉王五年正月,改封齐王韩信为楚王,以下邳作为楚国的都城。

韩信到了自己的封国,召见了曾经带饭给他吃的那个在淮阴城河边漂洗衣服的大娘,赏赐给她一千金。又召见淮阴城南、邻郊的南昌亭亭长,只赏赐给他一百钱,说:“您,就是个小人,做好事有始无终,没坚持做到底。”韩信还召见了当年侮辱自己的那个命令自己从胯下钻过去的年轻人,任命他做楚国的中尉。韩信告诉各位将相说:“这是个勇敢的壮士,当时他侮辱我的时候,我难道不敢杀了他吗?但是,杀他没有理由,所以忍到了现在。”

刘项战争中,逃跑了一个项王手下的将领,叫钟离眛(mei),他家在伊庐,原来跟韩信的关系一直很好。楚霸王项羽死后,他就逃到韩信那里。汉王刘邦怨恨钟离眛,听说他在楚国,就下诏书命令楚国逮捕钟离眛。韩信刚到楚国封地,巡视下面的县邑,进出都有士兵排列迎送,威仪显赫。

汉王六年,有人打报告状告楚王韩信谋反,汉高祖刘邦采纳了陈平的计谋:天子巡察天下、会见诸侯王,南方楚国有个地方叫云梦泽,派使者告诉各位诸侯王到陈县集合,说:“我要到云梦泽去看看,大家随我一起去。”实际上是想袭击韩信,韩信却没有察觉。

汉高祖刘邦将要到达楚国时,韩信想发兵造反,但自己寻思自己没有什么罪;想拜见皇上刘邦,又害怕被捉拿擒获。有人劝韩信说:“杀了钟离眛,把首级献给皇上,以此作为拜见礼,皇上一定会很高兴,这样就不会有祸患了。”钟离眜说:“汉王刘邦之所以没来攻击楚国,是因为我在您这里,如果逮捕我,您自己拿我来向汉王刘邦献媚,我今天死了,您也会随手就被刘邦灭亡了。”于是骂韩信说:“您太不厚道了!”可最后还是自己抹脖自杀了。

韩信捧着钟离眛的首级,到陈县朝拜高祖刘邦。皇上命令武士把韩信绑了,放在后面的车子上。韩信说:“果然像别人说的:“狡猾的兔子被杀光了,好的猎狗就该被烹杀了;高飞的鸟儿被射杀完了,好弓、好箭就会被丢弃在角落里;敌对的国家被打败、灭亡了,谋士就该被杀死了‘。现在天下已经平定了,我本来就该被烹杀啊!”皇上刘邦说:“人家都状告你谋反。”于是给韩信戴上了枷锁、捆住韩信。到了洛阳,却赦免了韩信的罪过,封韩信做了淮阴侯。

韩信这才明白汉王刘邦害怕和妒忌自己的军事才能,就经常谎称生病了,不跟随别的诸侯大臣一起去参加朝会。韩信从此日夜怨恨、绝望,平时总是闷闷不乐的,觉得不配和绛侯周勃、灌婴这些人走在一起。韩信曾经路过樊哙将军那里,樊哙行跪拜礼迎送韩信,口口声声称自己为“臣下”,说:“大王竟然肯光临臣下这里!”韩信出门以后,自我嘲笑说:“想不到我这一生,将要与樊哙这样的人一起混日子了!”

皇上刘邦有时跟韩信闲谈将领们的能力大小,韩信认为他们的能力参差不齐。皇上问韩信:“像我这样,能带多少兵?”韩信说:“陛下您带兵顶多不超过十万。”皇上刘邦说:“那对你来说怎么样?”韩信说:“我带兵是越多越好啊!”皇上刘邦笑话他说:“越多越好,那为什么你还被我擒获了?”韩信说:“陛下您率兵打仗的能力不行,但是善于统帅将领,这就是韩信我之所以被陛下擒获的原因,而且,您这陛下的位子是上天授予您的,可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

陈豨(xi)被任命为钜(ju)鹿郡守,向淮阴侯韩信辞行,淮阴侯韩信拉着他的手,让周围的人都出去回避,韩信与陈豨在庭院里散步,他仰头叹气说:“能跟您说点交心的话吗?我跟您有话要说。”陈豨说:“一切听从将军您的命令!”淮阴侯韩信说:“您所驻守的地方,是会集了天下精兵的好地方;而您,也是陛下所信任和宠幸的大臣。如果有人说您要造反,陛下一定不会相信;如果还有人这样说,陛下就会怀疑了;如果第三次还有人说您要造反,陛下一定会亲自率兵讨伐您。如果您真的起兵,我将为您从中起兵呼应,这可以图谋天下的啊!”陈豨一向了解韩信的才能,相信了韩信所说的话,说:“谨遵教诲!”

汉王十年,陈豨果然造反,皇上刘邦亲自率兵平叛,韩信生病,没有跟从皇上刘邦出征,暗地里却派人到陈豨的住所,说:“弟弟您尽管举兵起义,我会从我这里帮助您的。”韩信于是和家里的家臣谋划,乘黑夜假传诏令,赦免各官府里的囚徒和奴隶,想率领这帮人去袭击吕后和太子刘盈。布置妥当以后,就等陈豨那面回话。

韩信家养的门客得罪了韩信,韩信把他关了起来,准备杀了他。这个门客的弟弟就上书说韩信要政变,状告韩信要造反,告状信落到了吕后手里。吕后想召见韩信进宫,又害怕韩信党羽太多,不肯就范。于是就找相国萧何商量、谋划,萧何出点子说:“假装有人从皇上那里过来传令,说陈豨已经被打死,所有列侯和群臣都要到皇宫里道贺,诓骗韩信进宫。”

相国萧何欺骗韩信说:“虽然您生病了,遇到皇上已经平定陈豨叛乱的这种大喜场合,带病也得去庆贺一声吧!”韩信一进皇宫,吕后就派武士把韩信绑了,把韩信带到长乐宫的大钟房里斩杀了。韩信被斩杀前说:“我真后悔没有采纳蒯通的计谋,才被你们这些妇女小人所骗,这难道不是天意吗!”吕后于是斩杀了韩信一家三族的人。

汉高祖刘邦从平叛陈豨叛乱的军队中回到京城,一进皇宫,看到韩信死了,既高兴,又怜悯他,问:“韩信死的时候还说了什么话吗?”吕后说:“韩信说后悔没采用蒯通的计谋。”高祖刘邦说:“他只是齐国的一个能说会道的说客。”于是发布诏令给齐国:逮捕蒯通。

蒯通到了皇宫,皇上刘邦说:“你唆使淮阴侯韩信造反,有这回事吗?”蒯通回答说:“有,我本来就教过他,这小子不采纳我的计策,所以才导致他自己在这里被杀害。如何那个小子能用我的计谋,陛下您怎么能杀得了他!”皇上很愤怒,说:“煮了他!”蒯通说:“哎呀,煮了我,我就太冤了啊!”皇上说:“你唆使韩信造反,你能有什么冤?”

蒯通回答说:“秦朝的纲绳断了,而维网松弛,山东发生了很大的扰乱,异姓诸侯纷纷起义,英雄豪杰像乌鸦那么多在聚集,秦二世失去了控制能力,英雄们逐鹿天下,这时候肯定是才能高的才能捷足先登,夺得控制天下的权力。盗跖(zhi)养的狗对着虞尧狂叫、要咬他,不是虞尧不仁义,而是因为他不是狗的主人,狗才会朝他吠叫。那个时候,我只知道有韩信,还不知道有陛下您啊。而且天下锐意进取的精英,都手拿武器,他们这些人里想做您做过的英雄壮举的人很多,只是顾虑能力没有您大,所以才放弃了,您也会把他们全都烹煮了吗?”高祖皇帝说:“把他关起来!”但接着就赦免了蒯通的罪过。

太史公司马迁说:我到淮阴,淮阴人对我说,韩信即使是平民百姓的时候,他的志向也与众不同,他母亲去世的时候,家里穷的没钱举办葬礼,但是他却把他母亲埋葬在又高又宽敞的地方,让他母亲的坟边上能够安置上万户人家。我看了他母亲的坟墓,确实如此。假如韩信能学习谦让的道理,不炫耀自己的功劳,不矜(jin)显自己的才能,大概可以保全自己吧?对于汉家来说,他的功勋可以与周公、召公、姜太公这些人相比,按理他的子孙后代可以像这些人一样继承爵禄,他也可以享用子孙后代的祭祀。可他不致力于像姜太公他们那样谦逊,而在天下已经归于一家的时候,才图谋叛逆,结果他的宗族被杀灭,不也是必然的结局吗!

2020年07月03日,农历庚子年五月十三日亥时,王善泉读《史记》之《淮阴侯韩信列传》。

标签: 破釜沉舟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