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

历史密码网 6 0

文/文史旺旺

5月22日忙了一上午都没看一眼手机的我,忽然被好友刘峰叫住了。他神色凝重地说:“今天凌晨,我们的授业恩师袁广泉老师去世了。”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第一反应竟然是“怎么可能?!”当我打开手机查看时,同学群里已经堆满了泪流满面的图标。

袁老师生前刚正不阿、好打不平、做事勤恳,平时工作中非常低调,我在网上查阅了很长时间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找不到,查阅到的只是一些他的论文和译著。于是我想应该写点东西让更多人了解这位铁骨铮铮的山东汉子,可每当打开电脑要写文章时,眼泪却不争气地流,所以这篇纪念他的文章一直拖延到现在。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袁广泉老师是我们日语界的一个传奇人物,他在日本留学多年,取得了神户大学博士学位。在日本期间开过水饺店,办过报纸,斗过黑社会,因义务给“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赴日演讲”做现场口译而遭遇过日本右翼分子的暗杀。2000年来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任教,致力于为国家培养更多了解日本、服务祖国的人才。笔者这篇文章讲述的就是我与袁老师相遇后的事情以及跟他交流中所知道的事情。

一、如沐春风的初见2001年7月高考结束后,本来我是想学英语的,后来填错了志愿,阴差阳错进了日语系。刚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我有点儿发懵,一是从来没接触过日语,没有信心;二是对日本不了解还存在很多偏见。直到9月底在曲阜师范大学遇见袁老师后才对日语有了更清晰地认识。

初见袁老师是军训结束后的一个晚上,袁老师召集学长学姐给我们传授日语学习经验,鼓励我们自我介绍,让大家勇于表现自己。我对袁老师的第一印象就是阳光和满满的正能量。他身高1.8米左右,身材魁梧,皮肤黝黑,但幽默感十足,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他有很强的感染力,虽然第一次见面只是介绍学习经验,但是每位同学都听得非常认真。学习交流之后已经晚上9点多了,袁老师却回到了办公室,听一位学长说袁老师经常在办公室待到半夜,有时会在办公室过夜,他忙着给我们编日语教材,给课文配录音。当时我就想老师都这么拼了,我们学生更应该好好学习。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进入大学前,听高中老师说大学老师讲完课就走了,跟学生交流很少,学习全靠自觉,可是袁老师却对我们方方面面都教育,首先他教育我们学习语言应该将口语放在第一位,不要让语法束缚住,多朗读多背诵才是重点;其次他告诉我们要了解日本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状况,做懂日本、爱祖国的人才,在这些潜移默化中我们这些刚刚接触日语的同学学习积极性都非常高。

二、引人入胜的课堂上课前,袁老师给我们立下规矩,进入教室就必须用日语说话,培养语感。他特意规定了早读时间,他每天都会到教室检查早读出勤,晚上7点晚自习他也要求我们开口朗读不允许默读,于是从周日至周四晚上我们都会在教室大声朗读日语,一晚上要朗读至少3个小时。

在我们日语班同学的带动下,英语班的同学也开始大声朗读英语,当时在曲师大外国语学院传为佳话。为了提高大家的学习兴趣,每周五晚上7点袁老师会安排我们在外院阶梯教室观看日剧,学习日本人的语音语调,感受日语氛围。在这段时期内,我们观看了《东京爱情故事》、《白色之恋》、《悠长假期》、《101次求婚》等经典日剧,这些课外的活动对我们影响很大。

上袁老师的课是非常紧张的,一节课下来每个人都被提问至少两三遍,一句话我们会反复训练,直到每个人都掌握为止。每周老师都会检查课文的背诵情况,大家排队去他办公室背诵课文。背诵不但要求熟练,而且要求每个发音、每个语调都要精准,因此他要求学一篇新课文前一定要先听录音,跟着录音模仿人物的发音,这种方法非常有效,我们班同学的日语发音都相当漂亮。甚至不少来曲阜师范大学交流的日本教师和留学生都说袁老师的教学水平太高了。后来,我们才知道这种跟读日语的方法常常用在同声传译练习中,专业名词叫“影子跟读法”。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3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袁老师对所有同学都一视同仁,该批评就批评,表现好就表扬。不过,袁老师对学生的批评是针对问题,循循善诱,所以同学们对他既害怕,又爱戴。害怕是担心自己学不好,给老师丢脸,爱戴是他的人格魅力。上课的时候即使最活泼好动的同学都变得很听话,全班同学在学习上没有一个人敢掉队。毕业后,我遇见的同学只要谈起袁老师都觉得袁老师是对自己最好的,可见袁老师是平等对待每一位同学的。

进入新千年,日语学习已经非常流行,很多其他专业的学生也坐在教室后面旁听,他熟悉这些同学后同样提问,发现错误同样纠正。甚至一些参加工作的人也慕名而来跟着袁老师学日语,其中两位还成了我的好朋友。一位是曲阜市旅游局的张志林,一位是曲阜当地的书法家荀玉龙,他们俩与袁老师年龄相仿,课后经常找袁老师问问题,我有时也跟着说说话,一来二去我跟袁老师交流就多起来,对他的事情也了解更多了。

2002年6月底,快放暑假的时候,张志林和荀玉龙两人说想看看袁老师有没有时间,一起简单吃个饭,我们就去了袁老师办公室。一进办公室我们就看见袁老师正吸着烟、喝着咖啡在打字,他的办公室的书柜里、地面上都摆满了书。

袁老师说他正在编写我们新学期的教材,在聊天中他忽然说:“趙さん、你有没有谈女朋友啊,我们可规定了,大一期间要好好学习哦!”我赶紧说:“没有。”他接着对我的两个朋友说:“張さん、荀さん、你们帮我看着趙さん,让他好好学习。”由于袁老师太忙,也不想让学生破费,最终也没能一起吃饭。直到毕业后,我去看望袁老师的时候,又谈起这事,他说:“当时这项规定都是为了让大家好好学习,吓唬大家的。”曲阜师范大学日语系的徐凤老师曾经说:“袁老师爱学生胜过爱自己”,这个评价是相当中肯的。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4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三、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现在大学生的个性和自主学习能力都比较强,不过我上大学时更庆幸遇到了袁老师这个日语引路人。他除了课上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外,课后他还召集外教、留学生跟我们交流,让我们跟留学生结对子学习。周末他会带我们叫上外教打排球和羽毛球,用日语纪录得分。每个月还有日语交流会,大家在一起制作日语小报,编排日语话剧,唱日语歌曲,他负责组织老师来点评。

每次他出场总是精神饱满,面带笑容,即使他在办公室累得要命,一走进教室就马上容光焕发,这种以身作则的态度,值得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学习。每逢新年到来,他会带领大家做游戏,唱歌曲,让大家在学习中玩得非常high。最喜欢他用浑厚的嗓音演唱日文版《北国之春》,这时他还不忘鼓励大家,学日语一定要放下面子大胆说出来,还开玩笑说想要日语好就要“不要脸”。当时流行兔子舞,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排在学生队伍中蹦蹦跳跳非常滑稽,大家也感觉非常快乐。

四、清新脱俗的教育袁老师上课不仅仅教授日语,更是将日本的历史、社会、文化穿插其中,同时让我们学好中文,用中国文化的底蕴加深对日本文化的理解。他在课堂上教育我们要爱国,以祖国为荣,“中国高校培养的人才一定要为中国服务”,多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他讲授这些知识的时候甚至比一些思政课的老师讲得都要好。

他说学习外语的人,更应该爱国爱党,从中国历史发展的轨迹来看,只有中国共产党才使中国走上独立富强的道路。这些教育都是课堂上的潜移默化,并不是照本宣科的生搬硬套,在他的引导下,我博士阶段就选择读了历史学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5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2003年8月底,曲阜师范大学日语系整体搬往日照校区,袁老师得知消息后,坐了好几个小时的火车从徐州赶往日照,询问大家的学习情况,还勉励大家认真学习。

在聊天时,他告诉我正在翻译一部日本著作,我问他什么方向,他说《中国共产党成立史》,这本书搜集了中、日、俄等国有关的大量文献资料,并对其进行了认真的对比分析,在此基础上,对当时的马列主义传播渠道,中共上海发起组的形成以及中共成立的时间和出席中央“一大”的代表等等问题,提供了更新颖的见解。

后来我也简单看过这本书,袁老师的翻译尊重原文,用词准确,翻译的内容形神兼备,一看就是翻译中的“高手”。2006年这本书出版后曾引起了国内学术界的轰动,对我国党史研究具有重要的启发和推动作用,国内很多媒体都想采访他,不过袁老师做事非常低调,婉言谢绝了所有采访。

五、细致入微的关怀袁老师不但关心每个同学的学习状况,生活方面也细致入微。2002年春天,我们班有两个同学先后受伤住院,袁老师听到消息后,赶紧到医院看望,询问伤势。同样我在这一年的4月1日也中招了。这天早上我肚子痛得难受,上吐下泻,早饭吃了一点点就吐了,宿舍几个兄弟邢修强、刘树良、于尚成、张明涛、毛伟,赶紧在学校门口打了车带我去了医院,检查后发现我得了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手术。手术需要先垫付一笔费用,还需要家长签字,毛伟马上打电话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袁老师。

袁老师得知消息后课上了一半就通知大家先自习,并将此事告诉外院的党总支书记。他从学院经费中暂时先借了5000元,马上到医院交费。手术前,医生要求家长签字,袁老师说:“他的家长在外地,正在赶来的路上。现在学生家长不在,我就是他的家长,我来签字。”等我手术结束后,袁老师又仔细询问我的身体状况,还号召全班同学都来看我,给我讲上课的知识。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6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当时,我虽然处于病痛中,但老师的关怀和同学们的温暖让我觉得特别幸福。我在医院住了10天,他每天都会看我一次,并将上课时的重点告诉我,询问我有没有不懂的地方。晚上还会陪我一两小时,谈论各种事情,在这些交流中,我才发现他传奇的一面。一起住院的病友都羡慕我说:“你们袁老师真是太好了。”

六、留学生涯中的传奇袁广泉老师是山东枣庄人,生于1963年。他16岁赴青岛求学,因成绩优异留校任教。1989 年为进一步深造而辞职赴日本求学11 年,获神户大学博士学位。这11年中他曾经开过水饺店,办过报纸,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有一次日本一个小混混在用餐时说中国人的坏话,被袁老师听见后马上找他理论并据理力争,最后那个小混混倒是害怕了,连连鞠躬道歉。

之后,袁老师做了一件更惊心动魄的事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日本大阪举办“20世纪最大的谎言——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赴日演讲”活动,当时需要在当地找一名精通汉语和日语的人做口译,但是当地有些华人害怕日本右翼分子闹事,不敢站出来做翻译。

袁老师知道此事后,自告奋勇为他们免费做现场口译,之后日本右翼分子找各种机会骚扰袁老师,甚至后来想搞暗杀活动。据袁老师说他做口译当天,日本右翼分子在场地外用大喇叭喊口号,大声谩骂。有的右翼分子开着黑色面包车,车玻璃是黑色的,上面挂着帘子,车体上各种右翼标语,据说这种车上的右翼分子会持有枪支,当时情形确实非常危险,但是袁老师却展现出了临危不惧,大义凛然的精神。当时我知道这些事情后,对袁老师更加敬佩了。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7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2000年袁老师获得博士学位后,毅然带领全家人返回中国,来到孔子故里曲阜,选择来曲阜师范大学教学。2003年袁老师虽然调职徐州师范大学(现江苏师范大学),但对我们这些学生依然如故,时常交流,答疑解惑。我们这些曲阜师范大学的学生也觉得他就在我们身边,未曾离开过。

七、相聚定格成永恒大学毕业后,同学们天各一方相聚也非常困难,与老师见面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我与袁老师也同样很难相聚,只是偶尔在邮件中或电话中聊几句。2015年“十一”放假期间,我觉得应该看看老师去,于是提前联系问他有没有时间,幸好袁老师说十一在家里有点儿科研任务不出远门,于是就约好10月3日去他家。

10月3日上午10点半左右,我开车来到徐州,一看他正站在小区大门口等着呢,近距离看了看老师,发现他容貌与我们上大学时一样,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魁梧的身材,见到我时的大笑,一切都是那么亲切。

到了他家后,老师用咖啡壶给我煮咖啡,接着就跟我聊我们大学时的各种事情,他还勉励我多学习,把学生带好,做教师就要对学生负责等等。期间他还问我们同学都在做什么工作,我熟悉的同学都一一做了介绍。当时我们两个班有51人,他竟然对每个同学都如数家珍,名字记得清清楚楚。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8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中午他带领我来到附近的一个大公园,说这一带有好吃的。不过中午人太多,最后我们选择一个普通的面馆吃饭,又聊了一下午。下午5点多,我把他送到江苏师范大学的大门口,他说还有工作要做,我们在欢笑中分别,并约定下次有时间再聚,他的笑我至今都记忆犹新,没想到这竟然是最后一次见面,这或许就是日语中所说的“一期一会”吧……

八、袁广泉老师的著述袁老师主张中国人一定要放眼世界了解外国,日本是中国的近邻,了解它对中国来说具有积极意义,于是他将翻译日本学者的著作当作自己的使命,除前文所述《中国共产党成立史》之外,他还翻译出版了《中国近代历史的表与里》、《中国抗日军事史(1937~1945)》、《中国近代棉纺织业史研究》等译著,另外他还发表过多篇史学论文。袁老师中文、日文俱佳,且忠实原文、翻译细密严谨,备受原作者认可,这些译著都是原作者特意找袁老师翻译的,看见原作者对袁老师是多么的信任。

2020年5月22日凌晨,袁广泉老师因心梗不幸离开了我们,我们多么希望“恰同学少年”、意气风发的您再回到我们身边,风趣地讲授那些日本的趣事,不过这些都已经是奢望。袁老师把他高尚的品格和高质量的学术著作留给了我们,这些就是最好的精神食粮。

得知袁老师病逝的消息后,曲阜师范大学里凡是他教过的学生都泪流满面,扼腕叹息,澎湃新闻及其他自媒体也纷纷发文悼念。袁老师的朋友银川能源学院的执行校长赵平老师听闻此事,也发出了“惊闻!何故?罕见的正直学者,竟然!竟然!竟然!”的叹息。

袁广泉先生:一个爱国爱党、刚正不阿的日语学者-第9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笔者所知的内容只是袁老师波澜壮阔的人生中的一个小水滴,他还有很多很多可贵的品质是我不知道的。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有二:一是将这位铮铮铁骨的学者介绍给大家,让更多人了解他的人品和作品;二是以此文表达我对老师无限怀念之情,同时与袁广泉老师的同事、朋友以及他最喜欢的学生们一起怀念这位爱岗敬业、爱生如子、嫉恶如仇、奋斗不止的好老师。

后记:本来曲阜师范大学2001级日语班的同学商量着要一起参加5月24日袁广泉老师的追悼会,但是袁老师的家人觉得应该尊重他生前一切从简的愿望,而且疫情期间同学们大规模的出动也不合适,所以大家约定明年清明时节,一起为袁老师扫墓,寄托我们对老师的无限哀思。

参考文献:

1.石川祯浩著,袁广泉译:《中国共产党成立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

2.狭间直树、石川祯浩编;袁广泉译:《近代东亚翻译概念的发生与传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

标签: 刚正不阿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