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指鹿为马 (外三)

历史密码网 33 0

●指鹿为马

  对着语言的胸脯起誓

  我对权力斗争,尔虞我诈

  并无多少兴趣。每天

  三两高丽参,半斤燕窝

  壮阳大补,养尊处优

  这日子,他娘的越过越没劲

  是啊,谁又能忍受得了

  这一天天,一天天

  君君臣臣猫猫狗狗的无聊

  老实说吧,就是女人

  也提不起我的性趣

  如果不找点有趣的东西

  不发明点乐子

  活着,还有什么滋味?

  只是朝廷圈养的文武百官

  个个肥头大耳,尽是酒囊饭袋

  朕想爽一把,他们竟束手无策

  还好,赵高这没鸟的家伙

  虽说不男不女,不人不鬼

  点子倒不少。不妨借此机会

  考核一下那些拿朕薪水的家伙

  看看他们,究竟懂不懂

  长了角的后现代——:

  “赵高,传朕旨意,牵马上朝!” 

  ●读《孟子·梁惠王下》有感

  1、梁惠王

  我越是对流行的事物感兴趣

  我越是孤独。我得学会

  和人民一道——:听歌,打猎,做爱

  2、齐宣王

  对面的那个家伙,出口不俗

  动不动就引经据典。

  应当承认,他说话的水平

  很不简单。每个问题

  都是环环相扣的陷阱。

  一旦看穿他的险恶用心

  我就决不钻进,他事先预谋的

  利国利民的绞索。

  “如果我脚下的这片土地,无力勃起

  所谓的仁义道德,就是胡说八道。”

  他大概根本不理解我。

  其实我只是喜欢多一点财产

  我爱好一些色彩美丽的现象,

  我希望生活变得有趣一些罢了。

  3、邹穆公

  按照他的说法,我国的官员

  普遍存在腐化堕落的现象

  看来老百姓不肯关心政治

  也是情有可原了

  他们死了也就算了。我心疼的是

  白给他们发了许多的工资

  4、滕文公

  我需要坚固的城池

  我需要得体地处理各种国际关系

  我需要一条切实可行的策略

  可他告诉我千万年的永恒道理——:

  做一个善良的人

  5、鲁平公

  还是臧家那小子理解我

  他的逻辑,他的推理

  他的运用含蓄的技巧

  近乎无懈可击

  省得我白跑一趟

  只是我没料到,千百年来

  人们一直误解着我

  “唉,要不是那天我心爱的妃子

  感冒,我还是会去见那个人的。”

  6、孟子

  有时我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

  如果人天性都是善良的

  为何我还坚持去做一个善良的人

  也许事实就是这样:惟有凭借语词

  我能够确证,一个人的存在

  而在恶与善两个语词之间

  我觉得惟有后者,才能充实我

  才能使我成为一个又帅又酷的美男子

  但从今天看来,这养气的功夫

  既打动不了地方长官

  也打动不了女人的芳心

  而我英姿勃发的理想

  也就成了一个浩然的虚无

  我真的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

  ●叶公好龙

  我者,叶公也。一个有点点抱负

  但连名字都不省得的,小人物

  得益于一个别有用心的成语

  比大多数皇帝,更能流臭千古

  我,众所谓叶公,钟爱龙而已

  钟爱那不可看见的事物

  因为它修远的不可用手上下触摸

  因为它虚构出我的全部

  我的全部就是在我居住的屋子

  每个角落,每根梁柱,每一扇门

  一笔一笔做画。一笔一笔变换形体

  那些逍遥于天空的云,不过用来点衬

  这样,生活在群龙之间,我

  叶公的元首,乃是一颗虔诚的脑袋

  我的笔喂伺我的一群龙

  我的一群龙圈养我的笔

  这些,无须如果。只有云知道了

  所以有了打动。上天给了我一次机会

  当头落下雷霆。我居然看见了

  龙。这个鹿角蛇身鱼鳞鸡爪的家伙

  这个什么也不是的家伙,面目狰狞

  真相非常恐怖。我一下子

  唬了个半死。半天回不过神来之笔——:

  究竟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将它描述

  后来这一切,我慢慢也就淡忘了

  但众多的舌头,缠绕着我。它们说

  我言行不一,总在演戏。只是这里

  谁也没弄清,龙,原本是条纯正的杂种

  ●《史记》小记

  皇帝老儿向来不怀好意

  这,我早就看出来了

  迟早一天,他会对我狠下毒手

  这,我也早就心里有数

  不可揣度的,是他从何处下手

  上面,还是下面

  按理说,我强行出头

  替李陵那小子说的那些话儿

  用词得体,语法也无错误

  该不是什么把柄

  偏偏被他抓住

  想来我的脑袋,算是废了

  他竟又吃软,不吃硬

  给了我,下面一刀

  干净利落。这下算是完了

  从此不能做爱,断子绝孙

  无面目,见祖宗。活着,太痛苦了

  比鸿毛还轻,不如死去

  徒对四壁,除了拖欠一小笔

  历史的债务,也没什么可挂牵的了

  姑且找几片破简破布

  涂涂改改,点画古今,风流人物

  尽力含蓄一点,节制一点,春秋一点

  也让他们省得,伯夷是饿死的

  而《史记》,原是阉出来的

  煌煌巨洞。至于我

  依旧是大汉的忠良

标签: 指鹿为马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