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声泪,字字恨-----德州9次暴力强拆始末 为政,不可指鹿为马, “喜”作自己治下的刁“民”

历史密码网 40 0

  为政,不可指鹿为马,“喜”作自己治下的刁“民”

   -----与德州运河开发区管委会书记侯有喜商榷对王国兴老汉9次暴力强拆后的再暴力(此函将同时与各级领导、各位网友共商榷)

  尊敬的侯有喜书记:

   倾闻您的团队正在踩点,对王国兴老汉严寒中孤苦的遮点风蔽点雨的小屋酝酿发起春节前第11次也是最后的攻势,将其生存环境连根拔起,此函不得不提前以公开信的形式发表。从更准确的意义上讲,这封公开信并不是专门写给您的,您可以理解成是写给在国家行政序列中,基于您行政身份及职责所代表的德州市运河开发区管委会、运河街道办事处,此函也将以各种形式与您所属的山东省人民政府,乃至更高层负责人,以及各位网友共商榷。(2011年1月9日注)

   请原谅自我决定以这种方式跟您商榷。在正式进入商榷之前,首先澄清一个称谓问题。下面的“您”,是指您治下的行政序列,或者行政序列中的首脑类人物,包括运河开发区管委会、运河开发区办事处、村委会,甚至包括在这个地盘上的公安序列。这里是德州,这里是德州运河开发区,而您,是这个地盘上的首长了,一些事您或许说您没参与,一些事您或许说您不知道,但,您治下的行政序列的一切行为都是您的职权所能掌控的,由此,选择跟您商榷是恰当的,何况,德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做好市区拆迁拆违工作进一步改善市民居住条件和生活环境的意见》(德政发〔2009〕10号)已经明确列明,王国兴老汉的房屋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原则落实包拆除、包进度、包信访、包稳定的“四包”责任制,由德州市运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运河街道办事处和开发建设单位山东德兴建设集团华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拆除、补偿和安置。当然,也许,您认为这种商榷是对您职责的一种绑架,然而,又有谁是10次、11次.. ..地绑架王国兴老汉的主脑呢?不要说您是蜀国的阿斗,阿斗已成了魏国的上宾了。

   贵管委会(政府)主导下的苏和安诉王志博返还房屋一案的闹剧终于以惹您及惹您同僚气急败坏的方式二审收场了,于是,冬至日、平安夜,即调解书下发后的第二天,您治下的管委会、办事处、村委会,还有私下交易“招商”来的开发商德兴集团,对王国兴老汉9次黑夜暴力后断壁残垣下的房屋及其无助中弄来的赖以遮点风蔽点寒、透风撒气的铁皮小屋进行了新一轮的“偷空儿”“操作”,王国兴刚刚拼凑起来的一点基本的生活用品和家当又被淹埋在“您”新创作的废墟下,并被洗掠一空,王国兴老汉再次成为北风呼啸雪花交织下,露天宿营孤独无助的哭泣的废墟守夜人。

   但不说您治下的政府序列动用国家重器,夜深人静中9次恐怖骚扰并最终推倒王国兴房屋,未达目的后逼迫而假借苏和安之名起诉王志博腾空并返还房屋的诉求酝酿设计的没有阳光的黑色过程,也不说诉讼中位居高位的您们向德城区法院院长勾兑,最终在院长大人的亲自关心和过问下,快速地以判非所请的滑稽方式结案的交易过程。很不小心的是,这些过程,包括您后面的“爱上哪告告去”的名言都以录音方式记录了下来。这里,您要教导您治下的官员和密事行动参与者,切记,“几事不密则成害”啊。当然,您治下的政府完全不必理会这些密事小节,阳光下又何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能奈我何?“爱上哪告告去”。

   且说您对一审判决书和二审调解书的借用。您及您治下的政府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司马昭之心,路人,包括审案的法官一看皆知。很佩服您治下的政府的阳谋魄力和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果敢。您,当然,这“您”,不是指您,而是指您治下的果敢的团队,或者“苏和安”,当然,“苏和安”只是个符号,起诉的诉讼请求是“判令王志博腾空并返还房屋”。您是非常清楚的,王志博购买的苏和安的房屋是1998年前的事了,而涉案房屋已在7年前的2003年就不存在了,房屋坐落地也早已于1年前的2009年1月20日“阳光地”出让给了德兴集团,王国兴老汉后建的房屋也在您的团队的不懈努力下在9次强暴打砸后于半年前的2010年5月4日的黑夜中以迅雷之势快速地用钢铁“坦克”铲成了废墟,在王国兴依然不就范的情况下,您逼迫而假借苏和安之名故作“纯洁”地起诉王志博腾空并返还房屋。可以惊叹的是,您对王志博的起诉跟对王国兴老汉的赔偿根本是不相关的两码事,您却做霸王硬上弓,以胡乱联系的哲学思维将其联系起来,并沾沾自喜于自己的开拓性创造,如同公安特殊办案前对行为对象八辈祖宗的人肉搜索,而王志博(苏和安)的房屋连灭失后的碎砖残砼都早已成了历史的尘埃,不知飘上了何处,他哪还有能力腾空,又哪有能力返还房屋?您的团队真是高明啊。想起了强奸良妇爽后的嫖客。

   于是,您,或者说您治下的团队成员再三勾兑法院院长,最终在院长大人的亲自关心和重点过问下,快速地以判非所请的滑稽方式判决:合同无效。当然,庭审中查明的王志博(苏和安)的房屋早已灭失、王国兴的房屋非王志博(苏和安)的房屋、土地已经出让而易主等的事实在判决书中是一概不能触及的。好在这些事实在二审调解书中以法院查明的方式明确地固定了下来。

   于是,您,或者您治下的团队气急败坏了,在冬至日、平安夜,即调解书签发后的第二天发动了第10次秘密攻势“冬至日、平安夜攻势”,一举“偷空儿”强行将王国兴老汉在遭9次暴力“三光”后艰难拼凑起来的生活家当彻底洗掠、消灭,然后在您治下的公安派出所的姗姗来迟,忽之已去的又一次的如影般的配合下扬长而去。而后,气急败坏下爽了的您又高明了,您可以指鹿为马,您可以掩耳盗铃,您可以说王志博与苏和安的“合同无效”就是表明王国兴的房子不是王国兴的房子,您就可以不对王国兴赔偿,您就可以明白无误、并理直气壮地明确告知:“爱哪告告去”。您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您伟大了。

   您已是您治下的人民的书记,您已位居高官,您已开腔便是金口玉言,您已完全有资格穿皇帝的新衣,您可以指鹿为马,您也已到了指鹿就是马的境界。这里是德州,这里是德州运河开发区管委会,这里是德州运河办事处,这里,尽在您掌握。“爱哪告告去”,王国兴老汉除了哭泣还有什么选择?给您下跪?您在裘皮绵枕下甜香的睡眠中是可以忽略他的存在的。科学研究证明,人精神崩溃的生命极限是三天三夜的不睡眠,三天三夜后王国兴就可以消失了,就可以解决麻烦了。王国兴刁汉还在?王国兴刁汉还在守候废墟?您大可在某一个北风呼啸、雪花纷飞的冬夜,裘皮绵枕下甜香的睡眠中等闲潇洒地梦点江山,来个痛快而爽的“小年攻势”、“除夕攻势”,彻底地解决麻烦。您,能想到,您,能做到,您,也一定会做到。

   您,或者您治下的团队干将是谁?您已不再考虑您是怎么来的,您已是书记,您也已完全忘记了或者不需再考虑您是干什么的,您只需考虑您怎样才能上去而更进一层楼,您已创造了很多废墟,您已累积了很多废墟,您需要累积的废墟的积淀才能达到可揽月的高点,而您治下的每一个德州运河开发区的废墟下都有不屈的幽魂让您爽过。您上去了,您可以飘了,无奈,上天没有给您一双翅膀,您每一次有力的迈步都将动摇助您攀高的废墟的架构,并惊醒那些蠢蠢欲动的幽灵。

标签: 指鹿为马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