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小人物的追爱之旅》

历史密码网 32 0

  no.1 相亲

  我是一个小人物。属于那种淹没在人海中毫不起眼的角色。毕业后,南漂来到上海,在一家小型广告公司厮混着日子,每月拿着三千多的工资,也算是个白领吧。虽然我是一个小人物,但我一直向往者一份纯洁的爱情。(三十的《和空姐的同居的日子》祸害了多少人啊。。。),可在这个物价飞涨,工资不涨,隔壁阿叔为买什么菜便宜而犯愁,干了半辈子只能挣来买一间厕所的钱的年代,一份自由纯洁的爱情对于我这种平凡人已然成了一种奢望。

  “小磊,小磊,赶快起来了,你看现在都几点了,还睡。”哎,周末好不容易能睡个懒觉,又被老妈无情的破坏了。“妈,今天休息诶,我在睡会呗。”“睡什么睡,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老妈直接冲进我的房间,一把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看那速度,直接可以去奥运会参加百米赛跑了。“什么日子啊。有什么比我睡觉还重要的。”我不满的揉了揉还带真睡意的眼睛。“相亲。”

  听到这2个字我情不自禁得打了个冷颤。我可谓是相亲界元老级的人物。两年在老妈的胁迫相亲不下50次。我心里是十分反对这种“包办婚姻”的,你想想看2个毫无感情基础的人,在双方父母的怂恿下,见面,认识,订婚,结婚。是多么可怕的事。改革开放都多少年了,婚姻还是得不到自由,我心中不由得无奈起来。可是没办法,家里面像我这么大的亲戚,谈恋爱的谈恋爱,订婚的订婚,各个都名草(花)有主时,只有我28岁了还单身一人。(天妒英才啊,像我这种主动扶老奶奶过马路,捡了一毛钱都交给警察叔叔的三好青年,尽然落到“大龄处男”的地步)

  我立马从床上跳下来,做了个完美的向前翻腾一周抱膝。“啪”两米的床发出一声巨响后,自由落体。“ 瞧瞧你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老妈瞪了我一眼,打开房门了,走出了我的地盘。洗漱,穿衣。三分钟搞定。不要质疑我的速度。像我这种久经沙场的贪睡人士,三分钟搞定一切就是一盘菜。吃完早餐,老妈尽然还在打扮,女人就是女人,不管年龄多大,还是爱美,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妈,快点啊,打扮那么漂亮干什么,是你儿子相亲又不是你相亲。弄得那么漂亮都把我的风头抢去了。”抱怨的同时顺便拍了老妈的马屁。这招对于我妈屡试不爽。果然,老妈草草打扮了一下,和我一起出了房门。我的房子租在市中心商业圈外,2室1厅每月1000+还算便宜。其实我一个人住,租个1室一厅就可以了,但在老妈强烈的坚持下,为了方便她来探望我,我还算忍痛租了下来。唯一不满的事8层的公寓尽然没有电梯。我租的房子在7楼,每天上班下班对于慵懒的我还算一个不小的考验。

  下了楼。老妈一改平时“吝啬”的性格,叫了一辆出租车。我们定的相亲地址在市中心的一家酒店里(什么地址不好,选餐厅多庸俗啊),离我的房子很近。步行半个小时就可以,出租车更快,才5分钟就到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很得体了和老妈下了车走进了酒店,酒店不错,尤其是前台几个MM很养眼,让人不由得有点心动。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我们订的包厢,888,恩数字挺吉利的。打开房门,女方尽然比我早来了,这绝对是相亲界的大忌啊,老妈轻轻捏了我一下,我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没办法我这个人脑袋就是转的快,顺着老妈的看向了包厢拐角处。妈呀,美女(原谅我爆了一句粗口。)她穿着火红色的绒绒衣,套一条豆绿色的短裙子,青葱般纤细的手挽在胸前,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悠长浓密的睫毛,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绝美,妩媚含情,宜喜宜嗔。原谅我用这么多的词汇来形容她,虽然有那么一丝丝夸张,不过以我这双阅女无数的眼睛,纵横相亲界多年的经验,她真的是一个极品美女。我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溢出了汗珠,没想到像我这种“老油条”级人物第一次在相亲时会感到紧张。

  “许磊,你看看你,这么晚才来,害的你林阿姨和林冉等了这么久。。。”看来老妈对这个“儿媳”很满意,一进门就给我安了一连串莫须有的罪名,虽然我心中有那么一点点委屈,不过知道了美女的名字还是值得的。我从容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冲林阿姨,和林冉微微一笑,然后作势要开门出去“我找藤条去”

  “找藤条干什么,”老妈被我搞的莫名奇妙,就连林阿姨和林冉也被我勾起了好奇。

  “让林阿姨和林冉等这么久,当然是找个藤条负荆请罪呗,已表示我心中的忏悔之意。”

  “小伙子不错,来坐下吧,我们也没来多久。。。”林阿姨笑着示意我做到林冉身边。老妈也陪着笑了笑,拉着我做了下来。我瞧瞧憋了一眼旁边的林冉,美女眼中还带着一丝笑意。我还没开口,老妈就做起了介绍工作,“林冉呀,这就是我的儿子许磊。许磊,这就是你林阿姨的女儿林冉。”我冲林冉笑了笑。林冉微笑的看着我,什么话也没说,笑容如春天的阳光般温暖自然。我的心中不由得更加紧张起来。但50多次惨痛的相亲经历告诉我,这个时候一定要镇定。“小伙子很帅啊。”

  听了林阿姨的话,我心中暗暗得瑟了一下,突然神经大条冒了一句,“那是,江湖人称“少女杀手”就是我。”

  原本还对我抱已微笑的林冉,听了我的话,脸突然寒了下来,送了我一句色狼,败类,就从房间走了出去。

  “这。。。”我不由得尴尬笑了笑,靠,这女人变脸这么快,我不就是不小心说了句错话吗,怪不得孔老头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看来孔老头子也有过这么悲惨的相亲经历。房间里弥漫起了一阵诡异的气氛,我,老妈,林阿姨,就这么尴尬的坐了五分钟。“妈我们走吧,林阿姨对不起啊。”我拉着老妈走出了包厢。

  人帅遭天妒啊,才10分钟,相亲就结束了,美女没了无所谓,但却严重打击了我在相亲界的地位。我心中暗暗地想着以后相亲一定要做好情报工作。

标签: 负荆请罪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