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人物志]一般般传

历史密码网 27 0

  般绅列传

  般绅离水区和天涯久矣,但近期看列传迭出,甚为惊叹。厮网络,友情和名声显赫如此,恐不多见。再写此帖,无疑有跟风之嫌,且红衣一文可作为般绅列传之范本,某家此作只能算狗尾续貂,画蛇添足耳。

  癸未年初,上天涯,览众版,皆为过客,后至水区,看其兼容并包,江湖论剑,灌水桥头,众皆淡然。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但逢形神疲惫之时,偶尔水之,众皆滔滔,其乐融融,不亦乐乎,遂定之。

  某专为潜水,偶探入水面,也若惊鸿一瞥。此恐众网民严重鄙视之对象。时水区玄衣入主,后玄衣上管理,红衣上,般般,红尘,关二一统江湖。儒雅江湖淋漓尽致,诗意武林,恐今日所不能比拟。般绅上线较少,每日一两时辰。偶写[般般夜话],语言诙谐有趣,含义深刻,跟帖者虽不甚众,但回复皆为精辟。后关二易甲上管理,易水忝末座。红衣曾著文鸳鸯双刀,般若绵掌,红尘弹指,易水寒冰,关氏拖刀。可见般绅江湖稳健人物,平衡势力者,牵一发而动全身,江湖为之倾斜。

  时水区斑竹中,红衣霸气,众皆凛然,常开贴言封杀事,其疾恶如仇,除恶务尽,众皆反之。五一刷屏之盛事,天涯诸版皆为少见。后有言内部争吵事情,意见投诉亦乱为一团,般权衡时局,每每用社区规则驳之,如封似闭,绵掌造诣端地厉害。水区斑竹皆团结,宵小之辈甚难攻破。闻天涯高层无力支持,且管理之间也相互倾轧,可见天涯管理之粗鄙,而兄弟情深之可贵也。

  八刀有云,天涯者两处之人不能轻惹,一为赌坊,二为水区。此言非虚,两者皆为富足之地,且多事江湖。每逢砸砖,皆一哄而上,怒砸之,图一时之快,掷地有声。般绅也富贾一方,天涯富人榜上有名,皆言其当初采用连环灌法得之,无缘得见,引为憾事。后上管理后,诸分皆隐,不知所归,无疑为当时水区一大悬疑。般有一甲,为百战不殆,引名句为“恨欲狂,长刀所向”,江湖中恐所知颇多,某家先为不识,尝一日,红衣、百战、易水、八刀在一帖中畅谈《万历十五年》,或又言文景之无为之治,国库充裕,后有汉武之穷兵黩武,时帖中可谓兴趣盎然,先后有般般,红衣,易水张贴照片,始初见般绅之庐山真面目矣。

  没几日,易水上管理,红衣隐退,般般入主水区,红尘少至,水区江湖已渐无声息。时了望台放逐者诚邀其访谈,言语中露水区管理,皆一言中的,偶出幽默诙谐之语,众皆捧腹。访谈中亦将灌水之绝技发挥淋漓,令众人叹为观止。尝和人赌局于水区,战书一文,浩然杀气,后虽败北,也不以为仵,可见胸襟之宽广,吾辈不能及也。

  般绅少文,恐其文字皆为其余马甲著之。每发帖皆寥寥数语,却能言及人生之境态。多无题灌水,红衣已言之。其更为多者,为某某请进之帖,小雨曾戏言,凡般绅所请之人,数目之众,恐几桌麻将已不缺矣。曾著天涯ID之研究一文,恐绝世之帖,引为天涯网事,甚为难得。前日了望台一狂妄之辈,妄论此文为无聊之作,某家笑之,以此人之脑袋,岂能知灌水之真谛哉?后见此人被甲花醉者砸为负分,方知路不平,众人铲之真理也。

  般绅诚为谦和,且多让。时有一甲摩萝者,一日发水区多文,皆为好帖,多红脸。后般绅上,查为抄袭朴素之作,遂以迅雷之势结扎之,并将其打入水区监牢。后方知摩萝者,朴素之甲也。般绅为其解封,并著文飘红,言道歉之事,为网络之负荆请罪也,恐当日廉颇也不过尔尔也。

  后,般绅上管理,曾有人言为易水力邀。为意见投诉斑竹,其办事之效率一如从前,承袭水区斑竹之“一刀拿下,决不废话”传统。时,般绅已少至水区,恐为公务繁忙,无什闲暇之余,偶乍现水区,和易水等人同灌之,易水曾言之意见投诉之烦琐如何?般绅笑曰:哈,小菜一碟也,匕首已能图之,何用宝剑兮?两人皆笑,可见其二人友情之深。

  般绅为低调之人,深刻而内敛,内外兼修已臻化境。亦为重信守诺之悲,但凡一诺,即有千金。为兄弟者,可称为两肋插刀,江湖之楷模也。今日有幸能能为其著传,虽拾人牙慧,但亦是某之荣幸。只望般绅不以某之粗鄙,某之心愿足矣。

  某不擅打油,今卖弄之,唯博一笑:

  长刀无所向,江湖豪强,烈酒西风化天香。曾忆灌水桥头处,剑侠倘佯。

  般若飞绵掌,天涯漫长,飘絮风中论垂杨。可惜聚散苦匆匆,遥寄斩浪。

  [全文完]

标签: 负荆请罪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