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

历史密码网 31 0

战争罪与诺贝尔和平奖——这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概念,针锋相对,一边是挑起战争导致生灵涂炭危害世界和平的罪行,一边是对行使正义倡导和平保障民众福祉的高大上行为予以表彰的所谓国际最高荣誉。

泾渭分明啊——还有问题吗?

有的,往下看。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A、以古鉴今——请出齐桓公吧

面对这两个概念,我竟然一下子想起了春秋时期的齐国及其齐桓公——做个现身说法吧。

当时管仲辅佐齐桓公,九合诸侯,倡义天下,一举成为诸侯霸主——关键是,人家那阵子真在主持正义,真在济危扶困,真在订立友好互助条约,也真在建立和维护“天下”和平共处的良好秩序……也就是说,齐国拉起了联合国的大旗,充当了老大,而且当的还真不错——以德服人,声望日隆。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特别是在帮助燕国消灭外来侵略、重建家园方面,为“天下”树立了典范,也恰如其分地诠释了什么才是“战争罪”,什么样的行为才够得上“和平奖”。

当时,周王室衰微,已经不能管理诸侯,无法抑制各国间的征伐与兼并。同时“南蛮北夷”之类外族也不时前来入侵,维和问题十分突出。

燕庄公时期,北方山戎侵略燕国,而燕国实力不济几至灭国。危急关头,春秋首霸齐桓公不负众望,率领诸侯联军北上打败了侵略者,并听从管仲建议,继续北进,消灭了不断侵扰中原的两个小国:令支国、孤竹国。

同时齐桓公不求私利,不贪图燕国的土地——燕国王依依送别,进入齐国境内50里,齐桓公还把这50里送给了燕国,激动得燕王把这款地命名为“燕留”,以表示深恩永记。

这是伸张正义,天下响应,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正气爆棚。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3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显然,孤竹国令支国等北戎犯了战争罪,理当讨伐。

显然,齐桓公主持公道维护和平,理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对吧?如果这个奖仍然能代表公正的话。

现身说法小结:

战争罪有的,北戎就是,孤竹国就是。他们理应被惩罚,联合国应该主持公道——还好,齐桓公和管仲顺乎民心,替天行道,惩罚了他们,算是执法了吧。

和平奖得到了吗?

齐桓公得到了周王的旌表,就算是了吧。当然,最大的奖其实还是在诸侯间的威望——这叫“申大义与天下”,则“天下必箪食壶浆以迎王师”,这是树立了品牌形象,无形大奖!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4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B、中西合璧:指鹿为马与“皇帝的新衣”

指鹿为马是个成语,说的是秦二世的时候,权势熏天的赵高为清除异己把持朝政,有意牵着一匹鹿上朝,非说这是一匹马,这是颠倒黑白的例子。

皇帝的新衣都清楚,皇帝光着身子,但大臣和民众们都在高呼:好漂亮的新衣啊!最后只有一个孩子道破了真相:皇帝什么也没穿啊!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5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明明犯了战争罪,却偏要被认定是维护了世界和平,要提名或是授予和平奖——这是指鹿为马吧?这时的美国是不是穿着“皇帝的新衣”?

1、看看美国都做了什么

简言之吧,许多事大家都知道,不过真闹明白了却是最近的事情。

从抗美援战争到越南战争,直至阿富汗战争,包括后来的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利比亚战争……这都是直接出兵攻占主权国家的战争行为,是非正义的,属于侵略行为,这是战争罪吧?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6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间接的作为幕后黑手,或是进行全盘策划或作为大老板监督实施的各类战争,比如没完没了的阿拉伯战争,什么巴以纷争之类,不说了,总之世界某一处乱起来,你去查吧,背后总有美国的身影——这次也不例外。

这也是战争罪吧?

俄罗斯乌克兰打起来了,美国最开心,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最开心,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搞垮俄罗斯,实现一家独霸天下的局面,实现美国为大老板且说的算的世界新秩序!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7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至少,也要达成一项目的:北约东扩,把导弹架到俄罗斯鼻子底下去。

这是赤裸裸地把主权国家拖入战火中,这是赤裸裸地侵害主权国家国防安全的罪恶行径……战争罪,如果能够堂而皇之地正常解释这个概念,那美国所做的这些毫无疑问属于战争罪行了。

可是那又如何?面对美国的皇帝的新衣,有几个敢说真话的小朋友?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8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2、尴尬的诺贝尔,变味了的和平奖

诺贝尔虽然发明的是炸药,但他算是个和平主义者,最初的和平奖和文学奖一样,还有

正事,还正儿八经地依照规则和标准履行着审核职责。

可是,到底从何时起,它成了美国总统的个人奖了呢?

曾经,在人们眼里,诺贝尔和平奖和诺贝尔文学奖一样,都是世界上最权威最无可争议的最高标准。但是,在越来越多的双标事实摆在眼前之后,在诸多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皇帝新衣”纷纷出炉之后,人们才明白: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9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诺贝尔和平奖早就不是当初的概念了,它和诺贝尔文学奖一样,都成了美国的标准,都围绕着美国的意图在发挥作用。

文学作品写得再好,不符合美国要搞乱诋毁所在国家的思想之目的,就断然得不到这个奖,不信去看看前苏联和我们那位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作品就懂了。

和平奖这些年都在围着美国总统打转转——这就是皇帝的新衣吧?

当初奥巴马获奖时,颁奖词提前预支的那些“贡献”并未实现,。在奖项颁发后,美军并未撤走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驻军,还介入到叙利亚内战中。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10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这明明是在犯战争罪呀!

反战人士在哪里?出来呀!举牌呀!

袁立,柯蓝,还有谁?

多好的机会呀,快出来反战啊!

她们不会出来——特朗普四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结果这伙计竟然三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当时特朗普开心极了……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1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最讽刺的是,2020年9月,当时美国总统大选的角逐进入白热化阶段,拜登也被英国工党议员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显然,和平奖已是指鹿为马的游戏奖,获奖者一定是赵高类的人物——至于真相是什么,这些自我标榜为国际标准代言者的机构不会关心。

谁拳头硬就给谁——就这么回事。

皇帝的新衣,没有也是有。

C、最新版的指鹿为马与皇帝的新衣

目前,有关方面开始启动了对俄罗斯战争罪的调查……

早在2月25日,荷兰海牙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卡里姆.汗就表示要在乌克兰调查俄罗斯战争罪——全称为: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犯下的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展开调查。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1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我有所联想:

似乎敢和美国展开军事对抗的基本都是战争罪吧?比如萨达姆、比如巴沙尔,比如卡斯特罗,比如米洛舍维奇……现在轮到普京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13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不过翻翻某些记录,似乎对美国而言,指责哪些国家犯了战争罪太容易了,几乎张口就来——原则就是一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或是罪之)。

在第47届人权理事会上,中国代表团蒋端公使代表白俄罗斯、叙利亚、伊朗等国做共同发言,对虚假信息对多边人权工作危害性表示严重关切。此外,还做出共同发言,敦促美国立即停止编造散布虚假信息,停止将人权作为政治工具,此外还对美国非法的军事干涉行为提出批评。

于是美国还击了:

7月13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一份报告,将中国、缅甸、埃塞俄比亚、叙利亚、伊拉克和南苏丹列入战争罪“高风险”国家。

并信誓旦旦地说:“本届政府将捍卫世界各地的人权,并将预防暴行视为自己国家安全利益的关键优先事项和最重要的道德责任。”

瞧,战争罪成了美国攻击他国的利器。

至于它们自身怎么做的,他们不在乎——穿着皇帝的新衣,无所谓,因为拳头硬啊。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14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南联盟大使馆被炸——这是战争罪吧?可惜无法执行。

而米洛舍维奇却被像模像样地抓进海牙国际法庭,审判处死……我去,光天化日之下……

那时候,我和许多人一样,都很蒙,到底真相是什么?真难以判断。

好在现在总算清楚了。

这次俄乌之战,我们总算认清了美国的嘴脸,知道了战争罪对它而言就是“皇帝的新衣”,就那么赤裸裸地大行其道,没人敢说什么。

齐桓公、赵高、普京、拜登——指鹿为马与皇帝新衣,战争罪与诺奖-第15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不仅得不到真正的审判,他还能得到诺贝尔和平奖,至少也是提名。

写作后记:

我们都是吃瓜群众,我们无力做什么,也无能去影响什么,但至少要做个清醒的人。

标签: 指鹿为马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