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天茶舍人物谈

历史密码网 30 0

  关天茶舍人物谈

  李寒秋

  独立寒秋,多少有一种豪迈的姿态,民间思想者李寒秋就给我这样一种印象。他在网上纵横一时,辩战无数,但态度依然从容,此为我所佩服也。其文章能脱离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而将目光聚焦在政治斗争、国际风云等等重大问题,譬如《动物政治童话》、《平等主义乌托邦的逝去》、《缔结中俄印三角关系的一些思考》、《乌龟们的行为模式——评当前的印巴冲突》等作品。其视野之大,关注之广,不能不为之惊叹。虽然所论不免有偏激、片面之处,但惟其偏激、片面,才有局部的深刻。现在此人稳坐国际观察的斑竹,这里其实更适合李寒秋。

  王怡

  在我做《天涯之声·纵横论坛》的编辑时,就与王怡认识了,不过那时没有什么联系。王怡在天涯纵横出场后不久,发了不少的精彩帖子,譬如《公共权力:人尽可夫?》、《我生命中的去者》、《1956:毛泽东与刘少奇》、《“刘大生”算不算病句——给求裨书斋上的公开课》、《列宁的梅毒和克林顿的婚外情》、《诗文扫地》等,《二十世纪之乱臣贼子(一)》的发表更是石破天惊,引起众多网友的跟帖,影响极大。此文所论虽然偏激,但已经流露出王怡惊人的才华与独立的思想立场。后来王怡做关天版主,引来众多豪杰。其思想随笔常能在险峻的悬崖边上跳起撩人心魄的舞蹈,遣词用句皆能出人意料之外,假以时日,王怡必定能成为一代大家。

  童天一

  在广东的一些报刊上常常可以见到钟健夫专栏,此人便是网上的童天一先生。他是天涯里的老客,以前在“天涯纵横”里非常活跃,曾经以《我对余华为代表的作家群的评价/钟健夫》一文与“闲闲书话”的版主西西弗(此君与余华是好友)展开激烈的论战,童天一毫无惧色,独对八方的明枪暗箭,有理有据地反驳,其意见未必对,但态度之从容,令人不得不服。转到关天以后,童天一沉寂下来,偶尔一发帖子,却也光芒四射。童天一涉猎甚多,于经济、哲学皆有独特之见解,而其小说《返祖》更是极具探索性的长篇佳作。

  一听

  一听是我很敬重的一位网友。认识他之后才知道他是广东很好的小说家,曾经写出不少的好作品。但不知什麽原因,一听由小说创作转向历史研究,尤侧重于民国广东史与文革广东史。一听也是从“天涯纵横”转到“关天茶舍”的“天纵旧人”之一,可以说他是网上难得的清醒之人,没有丝毫的浮躁之气,须知网络最易令人生发浮躁也。他的文章《致朴素:纯文学是不会死的》、《1967年,中英几乎在香港开战》、《记1967年广州的一宗外交事件》、《67年广州文攻武卫》(五篇)、《陈炯明辛亥革命》、《广东九十年代大回放》、《文革杂记》等很能看出他的兴趣与关注之所在。最近他的《陈炯明传》贴出一些节选,渴望看到成书。

  朴素大方

  在高谈民主、自由、威权、国家意识以及宪政等等重大话题的“关天茶舍”里,个人化的对于日常生活的感悟式文字无疑属于一种另类与边缘。在种种宏大叙事的众声喧哗中,朴素大方以她自己对日常生活的切身感受写下了一系列的“软性散文”,以快乐入世,博采人情物理,于情感、生活皆有自己的发现。在关天茶舍一派刀光剑影的雄文中特立独行,倒也吸引了一群网友的目光。譬如《拥有简单的生活其实是一种不简单》、《不亦乐乎》、《偷得浮生半日闲》、《网事如烟之一》、《乡愁·北京印象之一》、《煲中乾坤》等等,在这样的文字里,思想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化下日益稀薄的真情与亲情的记忆。阅读大方的文字,让我们重温日常生活里的快乐与忧伤,让我们暂时忘却黑暗的现实。有时候,思想是一种重负。

  易大旗

  当易大旗先生以评论者的身份闯入我们的视线之中时,作为著名小说家的形象已经被遮蔽。身份与背景有时非常重要,虽然易大旗先生某些偏激之论不能为我所认同,但我对他一直保持一种敬意。在通往民主与自由的道路上,所有为之付出努力的人都值得我们尊重,尽管我们并不一定完全认同他们的做法。易大旗先生的评论文章,诸如《棋运.国运.道统沧桑》、《雷锋之死》、《9·11随想系列》、《艺林纪事系列》、《追溯以巴冲突系列》、《对时代病的切片问诊----兼答网友》等等,其中的观点、材料和方法都有可以讨论的地方,但是,他的所思所想开创了一种重要的视野,打破了我们习以为常的惯性思维,为我们重新看待历史的方式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为文如此,复有何求。

  孤云

  认识孤云很久了,但联系并不多。他所做的《网人故事系列》很受好评,至今已经推出了五篇(目前我只看到五篇),分别是《网人故事之一:郭家桥的忧伤寻梦者--新锐作家雷立刚的网络内外》、《网人故事之二:我也有梦想——网络写手黄孝阳的梦与现实》、《网人故事之三:吾侪所学关天意——自由主义者王怡的理想与实践》、《网络访谈之四:那夜,我看到一束强光——自由作家王心丽访谈》、《网络访谈之五:深圳的偶然玫瑰——朱碧访谈》。这样的东西为我们提供了网络英雄的一些原始资料,其意义在将来会逐渐显示出来。孤云在当关天版主时的〖斑竹笔记之系列〗可见其关注之广,读之受益很深。

  黄喝楼主

  黄喝楼主杜导斌凭着一系列的精彩文章,很快在关天茶舍里脱颖而出,他的关注面很多,对时事政治以及一切与民生有关的问题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在《穷国的浪费与富国的节俭》、《指鹿为马的代价》、《没有调查也有发言权》、《人口不是挡箭牌 人口不是遮羞布--致闲言先生》、《选举和选举制度中的猫腻》等文章里可以清楚地体现出来。但思想者决不是一付高深莫测的样子,黄喝楼主还写出《尝一口洛阳纸贵的味道》、《在伍佰的浪人情歌专辑里读朴素》、《F4与王小波、昆德拉、博尔赫斯、马拉多纳》这样的文字,风格的多元化预示了写作者良好的心态与从容自在的行文方式。茶舍里有楼主这样的朋友,很好。

  南朵

  我跟南朵有些渊源,她在“天涯纵横”时因抗议当时的斑竹吴洪森而出名,后来与吴洪森相识,可谓不打不成交。她开始写的东西与朴素大方的软性散文有些相似,只是多了一份淡淡的忧伤。随着她与吴洪森、摩罗等人的书信交往,南朵的写作与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开始“关天格式化”了,畅谈民主与自由,以思想交锋自乐。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其实一言难尽。不过我始终记得她所写的一篇文章《一个都不能少——致王怡、朴素》,是写在王怡、朴素从关天斑竹退下的时候。或许不问世事更好,一溪流水,数片白云,江上清风,山间明月,原是人所感怀不尽的。

标签: 指鹿为马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