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指鹿为马”试析秦二世胡亥继承秦始皇皇位的合法性?

历史密码网 30 0

大秦帝国的始皇帝去世后,大秦迎来了他的第二任皇帝秦二世胡亥,但关于秦二世继承大统的合法性一直有争议。特别是《史记》中司马迁关于胡亥继承皇位的相关记载,如在《秦始皇本纪》、《蒙恬列传》以及《叔孙通列传》中,都说胡亥的皇位来路不正:是赵高李斯等人矫诏“诈立”而来的。但是后来《赵正书》的出土,又说秦始皇在临终之前听从李斯等人的建议立胡亥为太子,这就使得原来《史记》中记载的胡亥“诈立”让人生疑了。

不管怎样,反正胡亥终究是登上了皇位,但是胡亥却没有落得个好下场,死在了赵高之手。而且关于赵高与胡亥的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成语“指鹿为马”也流传了下来。

从“指鹿为马”试析秦二世胡亥继承秦始皇皇位的合法性?-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史记》中关于指鹿为马的记载

这就是指鹿为马的来历,事情很是简单:赵高想作乱,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支持者,或者说在朝里有多少威望,于是就想测试一下,找了匹鹿献给秦二世,说这是马,但秦二世说丞相你搞错了吧,这不是鹿吗。赵高说这是马,你不信问下左右,左右于是要么沉默不语,要么是顺承赵高说这是马。

从“指鹿为马”试析秦二世胡亥继承秦始皇皇位的合法性?-第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赵高剧照

于是本人想我们是否能以此次事件作为一个反向推证:赵高之所以敢指鹿为马,就是因为他觉得胡亥的皇位是自己胁迫李斯矫诏“诈立”而来,所以自己是“从龙”居功之伟之人,由此而膨胀,敢混淆黑白,以鹿代马。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指鹿为马就是合情合理了,那么这样一来是不是也能反证胡亥之位是矫诏诈立而来的呢。

另外我们再假设另一个前提:“指鹿为马”并不是如传世史书说的那样,而是鹿和马真的是因为分不清,所以造成了这样一个误解,赵高并不敢以鹿代马来调戏秦二世,这样的话那是不是可以反向证明胡亥的皇位是合法继承来而的呢。

下面作者就从这两个方面来做分析说明

1、指鹿为马是赵高私欲膨胀而故意以鹿代马来测试人心从“指鹿为马”试析秦二世胡亥继承秦始皇皇位的合法性?-第3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秦始皇剧照

在《史纪·秦始皇本纪》中,秦始皇东游然后病倒了。

从“指鹿为马”试析秦二世胡亥继承秦始皇皇位的合法性?-第4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史记》中关于秦始皇之死的记载

这里说的是秦始皇自知自己不行了,于是写下了诏书让长子扶苏咸阳发丧,但是只是写了诏书还没有派使者送出。然后走到沙丘时秦始皇死了,但是李斯赵高等人怕诸公子叛乱于是秘不发丧。

高乃与公子胡亥、丞相斯陰谋破去始皇所封书赐公子扶苏者,而更诈为丞相斯受始皇遗诏沙丘,立子胡亥为太子。更为书赐公子扶苏、蒙恬,数以罪,赐死。

然后是赵高与李斯矫诏立胡亥为太子,赐死扶苏与蒙恬。于是胡亥就此登上了大秦帝国的皇位。

赵高原本就是胡亥的老师,这下又因为矫诏成了胡亥登上皇位的关键人物,所以更加是不可一世,于是在朝中排除异己,为了不让众人有机会接触到秦二世,就怂勇秦二世不上朝,然后所有事务都由他来处理,这当时引起了丞相李斯的不满。于是赵高觉得李斯太碍事了,于是就想办法要弄死李斯。

李斯玩这些手段当然不是赵高的对手,于是李斯被灭了三族。李斯死后秦二世就任赵高为丞相,这下赵高真的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然后赵高就上演了“指鹿为马”的好戏。赵高通过指鹿为马看清了朝堂的局势,于是就把秦二世给逼死了。

所以我们从这一系列的事可以看出,赵高之所以会这么嚣张,是基于一个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你胡亥的皇位是我赵高矫诏立你为太子,然后又赐死了扶苏蒙恬为你得来了,所以你就得对我好点。而站在胡亥的角度来说,皇位都是赵高想方设法给自己弄来的,自己当然要对他好点,所以要官给官,要权给权,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胡亥对于赵高可以说是没有一点防范之心,也正是如此,所以赵高可以轻而易举的把秦二世给逼死。

所以说如果基于这样的一个情况,我们可以通过指鹿为马这个事件反向证明胡亥的帝位正如司马迁所说是矫诏诈立而来。

2、指鹿为马是因为马与鹿分不清而造成的误解但是随着《赵正书》的出土,秦二世皇位的继承好像又是秦始皇临终确认的。

从“指鹿为马”试析秦二世胡亥继承秦始皇皇位的合法性?-第5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赵正书》中关于立胡亥为太子的记载

所以从《赵正书》中可以看出,秦始皇弥留之际是丞相臣斯、御史臣去疾冒死进谏让始皇立胡亥的,胡亥上位后然后下诏诛杀扶苏与蒙恬的。那么以这种情况来分析“指鹿为马”这件事,那就与矫诏背景完全不一样了。

从“指鹿为马”试析秦二世胡亥继承秦始皇皇位的合法性?-第6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秦二世胡亥剧照

赵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赵高可是对于大秦律历非常熟悉的呀,难道他不道用鹿来代马这种欺君之罪的风险吗,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不可能用一匹鹿来代马。而且在于当时,鹿与马分不清这是可能发生的。

古称马之似鹿者直百金,当荆楚之地,其鹿似马。当解角时,望之无辨,士人谓之马鹿,以是知赵高“指鹿为马”,盖以类尔。——《尔雅翼·释兽》

这也就是说当时在荆楚之地有种当地人称之为马鹿的东西,如果没有角时,一般人是分不清是马还是鹿的。所认我们由此也可以推断并不是赵高故意以鹿代马来测试人心的。

然后在《新语·辨惑》中也有关于“指鹿为马”的记载:

秦二世之时,赵高驾鹿而从行,王曰:丞相何为驾鹿?高曰:马也。王曰:丞相误邪,以鹿为马也。高曰:乃马也。陛下以臣之言为不然,愿问群臣。于是乃问群臣,群臣半言马半言鹿。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并不是如《史记》中那样,群臣都畏惧赵高的擅权与肆无忌惮,而是有一部分人说是马,一部分人说是鹿。另外关于在杀扶苏蒙恬及其他公子之时,子婴曾经进谏,但是“秦王胡亥弗听,遂行其意,杀其兄扶苏、中尉恬,立高为郎中令,出游天下”。所以从中也可以看出胡亥此人是非常有主见的,而且其残暴程度并不在其父秦始皇之下。不像《史记》中记载是赵高怂恿胡亥诛杀诸公子的,在《史记》中胡亥简直就是赵高的听话虫,赵高说什么胡亥就听什么,但在赵正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完全不同于《史记》中的胡亥:独断,残暴。试问这样的一个主子,赵高敢去用鹿代马来试人心么,这简直就是寿星佬吃砒霜呀。所以如果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说,指鹿为马根本就是真的分不清马和鹿好吗,不是人家赵高故意找了匹鹿来代马。

同一个事件我们放在不同的背景下来分析结果却是截然不同,如果秦二世的皇位是赵高矫诏而得来的,那么“指鹿为马”测试人心就完全说的通的,但是如果秦二世的皇位是真如赵正书所言是秦始皇指定传承的,那么赵高是不可能用真鹿来代马测试人心的,真正的原因是分不清马和鹿这种生物而已。关注我,史你知

标签: 指鹿为马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