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

历史密码网 31 0

太监中国是一个比较古老的职业,《左传》中记载,当年追杀晋文公重耳的就是一个武功非常高强的太监。也就说从春秋时开始,宦官就已经走进了人们的视线,成为了历史舞台上不可或缺的部分。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在古老的东方诸国,除了日本外,各国都采用了宦官制度,因为皇帝的女人很多,他不可能时时刻刻把自己的女人都收入眼底,而那些寂寞的女人们也许一年都不会得到一次皇帝的宠幸。这就大大增加了他们给皇帝戴绿帽子的可能性,而这些女人们最有可能出轨的对象就是宫中的这些奴仆们。所以,要把这种可能性降到最低,那就只能在这些皇上女人身边的男人们身上做文章,阉割生殖器,就变成了最为简单的办法。但是这种办法是非常残忍的,而且成功率低,手术即便成功,也会有很多后遗症。

所以,太监们的命运大多是坎坷的,他们多为不得以而从事这个行业。

我们从影视剧中,看到的太监常常是那些尖尖的嗓子,迷离的眼神,整日就想着怎么讨好皇上,欺上瞒下陷害忠良的那种坏蛋形象。

其实太监也有佼佼者,比如蔡伦、郑和都是太监,而在崇祯皇帝吊死的时候,平常在他身边山呼万岁的那些大臣们都不见了,死在他身边的只有太监王承恩。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太监中的大多数人,特别是由于机缘掌握了国家重要权利的太监,大多是那种阴损的模样。

比如本文的主人公赵高就是一个典型,他可以说是中国太监专权,祸害天下的第一人。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家族行业赵高的发家史我们无从知晓,但是从后来他与秦始皇的关系来看,他很有可能是较早进入秦始皇政治体系中的人。

在秦始皇未登基前,被当作人质囚禁在赵国的那段期间,他就很有可能在伺候当时还是王子的嬴政,而且在后来的诛除吕不韦一党,打击嫪毐叛乱的重大事件中赵高很可能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日后秦始皇才会对他信任有加。

很多行业都是家族性的,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而赵高家族就是以宦官这个职业,作为自己的家族行业去干,赵高家族的兄弟几人都是宦官。当然其他兄弟没有赵高干的这么有声有色,这和赵高跟对了主子有很大关系。

但是,很多事情也并非都是偶然的,赵高有赵高的本事,而且这个人本事很大,他的能力远远超高了他其他的兄弟。

有些事情,要做一行爱一行,爱一行专一行。时传祥、李素丽都是各自岗位上的劳动模范,而要论宦官门里的劳动模范,那就是非赵高莫属了。

因为人家不仅对本门的工作兢兢业业,还在业余时间拓展了其他门类的技术工作,比如说刑狱工作。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赵高在很早的时候就通过了司法考试,成为了一名在法院或检察院工作的公务员。

秦始皇任命赵高为中车府令,专管刑狱,这个工作直接面对的就是人命。而在秦朝刑法的严酷,是历朝之最。而赵高正是在这种学习中,懂得了如何去折磨别人,如何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去让别人屈服。

在刑罚体系内,古往今来都掩藏着无数的黑暗和肮脏,清白的人进去都难免会染黑,更别提像赵高这种身体残缺,早就有着深层的自卑感和报复心理的宦官了。

可以说掌管刑狱这个工作,是赵高人生蜕变的一个开始。

而这项工作,也变成了他人生的另一个开始,那就是他成为了未来的秦国继承人胡亥的老师。

赵高此人高于常人之处就在于他懂政治,因为他侍奉秦始皇多年,历经多场政治风波,而胜利的人都是始皇,赵高从其中积累了许多政治斗争的智慧,赵高越发觉得要想在这个圈子里混,必须要找的就是靠山。

现在的靠山很牢靠,但是未来呢?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3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太子扶苏对赵高不十分亲近,扶苏信赖的人是蒙恬一系的武将,扶苏的打算没有错,控制了军队就可以掌握天下。

看的出来扶苏看不起赵高,宦官的身份本来就是低下的,即便做了再大的官也没用,还是受到歧视。赵高越想越郁闷,如果扶苏即位自己很有可能会失宠。

而宦官这个职业只要离开了皇权,那就什么都不是。最早认识到这个问题的宦官就是赵高,所以把赵高列作太监门的祖师爷绝对是实至名归的。

伪造诏书赵高把自己的目光投到了秦始皇年幼的儿子胡亥身上。原因是秦始皇很喜欢这个儿子,非常愿意他待在自己身边。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胡亥和赵高很投脾气,这个是关键。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4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找对象结婚是这样,找搭档干工作也是这样。赵高和胡亥就是一对工作上的好伴侣,用一个词形容吧,那就是狼狈为奸。

首先,赵高利用自己职务上的便利,常常把一些好玩的刑狱案件讲给胡亥听,胡亥年少本就好奇心强,再加上久居深宫,哪里听过这么多好玩的故事

所以,胡亥便常常向赵高询问相关的法令和有趣的案件,从这点上看,胡亥也算是个好学的孩子,但是我刚才说过刑狱这个东西,本身就是无比黑暗的,再加上赵高的讲述并不得当,渐渐地胡亥这个本应该是天真烂漫的孩子,也变成了满肚子的花花肠子的社会小青年。

而且,胡亥在赵高的引诱下,渐渐认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父亲的皇位对自己是个多么有吸引力的东西。只要能坐在那个宝座上,自己便可以支配天下的一切,生命和财富都将和自己融为一体,这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能帮他实现这个梦的人,就当时的情况看,只有赵高。

赵高和胡亥两个人对对方的所想都心知肚明,但是也都不便明说,因为说实话,篡位这种事并不是完全靠努力就能实现的,多少野心家,准备了几十年叛乱夺权,最后还是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而就现在扶苏的情况来看,要夺得他的太子之位实为不易。

因为扶苏实在是个好储君,他亲善大臣,爱惜百姓,主张废除严刑峻法,无论是民间还是官方对他的评价都颇高。

按理说,皇位咋说也落不到胡亥的头上,可是就在这时出现了两个意外,而这两个意外结合在一起,又被赵高加以利用,就足以致扶苏以死地。

秦始皇好旅游,他旅游的目的是为了到各地去查访,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想寻找一种丹药,可以让他长生不老。

我们现在都知道,旅游其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个需要钱,另一个需要时间。大部分旅游的人都是在炫耀而已,炫耀自己的富有和与众不同,而真正的旅行家在中国恐怕只有明末的徐霞客而已,他是为了旅游而旅游,而且还能写出像《徐霞客游记》这样的旷世奇书。

秦始皇的旅游事业显然没有徐霞客伟大,他的每一次出访,都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劳民伤财。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5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对此,扶苏非常不满,他仗义执言,屡屡向父亲直谏。可是,他的话却激怒了秦始皇,秦始皇头一次对这个儿子大发雷霆,把扶苏派到上郡去监兵。

老子滚运点,好好反省一下。但是,秦始皇并不是真生儿子的气,他知道儿子说的对,他只是恨儿子不理解自己。所以他很快派去了曾经在北方大败匈奴名将蒙恬去做将军,目的就是为了好好地保护太子,怕他在危险的军阵前线有何闪失。

以上内容算是第一件意外事件。

公元前210年,另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因为这一年无论在任何征兆上来看,秦始皇都步入了他死期的倒计时。

李斯、赵高等按例跟随秦始皇东巡,而阴差阳错,胡亥这次向秦始皇撒起娇来,非要跟着去。秦始皇非常疼爱这个小儿子,就同意了。

没想到,在折返途中,行至沙丘,秦始皇病了,而且很重。这个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皇帝,很明显是突然染病的,而且他没有来得及安排自己的后事。

在秦始皇的眼中,他从来没有废黜太子扶苏的意思,他只是想小小惩罚扶苏一下,却没想到自己断送了儿子的性命,也断送了大秦帝国的未来。

秦始皇深知自己这场大病不轻,恐怕就要不久于人世了,所以他找来了赵高,写下了遗诏:“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史记.李斯列传》)

可是,秦始皇看着赵高把这封信写完之后,就撒手人寰了。

赵高看着手中的遗诏,长叹了一声,他感谢上天对自己的垂青,所有的条件竟然都是这么巧合的凑在了一起,遗诏在自己手中,而太子又不在始皇身边。

未来的权利,无尚的荣光都在自己的眼前,还有什么可犹豫的,面对着秦始皇尚有余温的尸体,赵高找来了胡亥。

“皇上死了,没说分封的事情,而只给太子扶苏一封遗诏,扶苏来了,他就是皇上,而你得不到尺寸之地,你有何打算?”赵高用手指了指秦始皇的尸体。

“父亲的命令吗,不封就不封呗,做儿子的有啥好说的?”胡亥不动声色把问题推了回去。

小兔崽子,装吧你就,赵高面对眼前的这位小爷,差点没骂出来,都这个时候,还玩虚的,恶人看来只有自己做了。

赵高只好说道:“臣闻汤、武杀其主,天下称义焉,不为不忠。卫君杀其父,而卫国载其德,孔子著之,不为不孝。”

说实话,这都是哪跟哪的理论啊?说白了就是给胡亥篡位找个借口罢了。

胡亥长叹一声,终于“勉强”接受了赵高的阴谋。

但赵高和胡亥知道,要做这件大事,绕不过去的是一个人,那就是丞相李斯。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6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李斯,楚上蔡人,《史记》上说:“(秦始皇)卒用其计谋,二十余年竟并天下。”

而像我们熟知的统一度量衡、车同轨、以篆书作为中国统一的文字这些对后世影响极大的法令,都出自李斯之手。

可以说李斯是秦国开国的总设计师,他的地位和汉初的张良,唐初的魏征,宋初的赵普,明初的刘基是一样的。

可是,就是在秦始皇死亡的当天,李斯犯下了一个滔天大错,使得他彻底失去了贤相这个称谓,而他最终流到了历史“问题人物”的范畴中。

赵高把李斯招来,当李斯看到秦始皇的尸体后,大吃一惊,自己真没有想到,秦始皇已经死了,正当李斯要大大悲伤一阵的时候,赵高挽起了李斯,还是先谈正事吧,活人可要比死人重要的多。

赵高开门见山,说道:“现在皇上死了,除了你、我,还有少公子胡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现在皇上的遗诏和符玺在胡亥手里,现在确定未来的国君就在你、我一句话的事,咱俩该怎么办?”

李斯脑子里瞬间一阵的冰冷,你赵高想干什么?便义正言辞的骂道:“这是臣子该讨论的问题吗?”(《史记》:“此非人臣所当议也!”)

赵高知道胡亥拒绝那是做姿态,找即位的合理性,可李斯不是,想说服他,那是给有充分的理由的,当然赵高日夜都在琢磨着怎样让胡亥即位,所以他也一直在想以什么样的理由拉拢李斯。

还真让赵高找到了,唯一让李斯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未来,便说道:“你信不信?如果今天让太子扶苏即位了,那丞相之位肯定是人家蒙恬的,你肯定会被勒令告老还乡的,可如果你拥立胡亥即位,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因为如果胡亥即位的话,你肯定能封侯,让你的子孙也受此恩禄,这多好。”

英明一世,糊涂一时,说的就是李斯这样的人。

赵高的一番言语把李斯说的动摇了,他开始考虑自己的未来。李斯其实根本犯不着趟这趟浑水,因为他的所有的儿子都娶了公主,而他所有的女儿都嫁给了秦始皇的儿子。可人的最大弱点就是贪婪,不满足。

李斯被赵高引到了思维的歧途中,他考虑再三终于做出了一个令他后悔终生的决定,而这个决定不但没有让他恩禄后世,而是把自己的后代全部送上了断头台。

赵高、李斯、胡亥迅速组成了同盟,他们三个人修改了赵高之前起草的那份遗诏:

“扶苏为人子不孝,其赐剑以自裁。将军恬与扶苏居外,不匡正,宜知其谋,为人臣不忠,其赐死。”

然后,胡亥拿过始皇的玉玺,他犹豫了,这个大印如果盖上,自己将永远失去一个哥哥。赵高看出了胡亥的眼神,真想上去一脚把他踢开,心想没用家伙。

但是李斯在旁边这话不好说,也不好抢着盖上玉玺。只好对胡亥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胡亥盖上了大印,交给使臣。

蒙氏家族灭门案而远在上郡的扶苏,接到这份诏书的时候,立即觉得天旋地转,他叫来了蒙恬,把诏书交给了他,因为诏书上写的很明白,我死你也死,咱俩搭伴走,黄泉路上不寂寞。

蒙恬一眼就看出这份诏书是有问题的,因为太子扶苏确实激怒了秦始皇,而自己只是派来保护并辅佐扶苏的,皇帝要赐死,扶苏一人足矣,犯不着把自己也赐死。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7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蒙恬刚要提醒扶苏,注意这份遗诏的措辞中的问题,没想到扶苏是个急性子,又是个武勇之人,手快的很,拔剑就自刎了。

蒙恬大惊,抱住扶苏的尸身,痛苦不已,太子为何如此着急啊!

蒙恬并没有像扶苏一样愚忠,他想死个明白,杀人是需要理由的,而杀自己的理由实在是太牵强了。所以,他给秦始皇上书说扶苏已死,请求始皇囚禁自己,其实目的就是想到秦始皇面前去争论一番。

扶苏从诏书中丝毫没有看出父亲已经去世的征兆,如果他知道,事情将会是另一个结果,我敢肯定。而这正是赵高这个阴谋家的高明之处,他和李斯用臭鱼掩盖了秦始皇尸体的臭味,秘不发丧。

整个“旅游团”,只有赵高、李斯、胡亥及几个秦始皇身边的宦官知道这事(这几个宦官很有可能就是赵高的几个兄弟)。

而使者还报扶苏已经自杀的消息,赵高、胡亥、李斯大喜。他们一直到了首都咸阳后,才把秦始皇的死讯讣告天下,而胡亥顺利登基,成为了秦二世。秦二世为了感谢赵高,封其为郎中令。

蒙恬得知了秦始皇的死讯,才明白此中的原委,深恨赵高草菅人命,也恨扶苏愚忠而死,可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都已经晚了。

而胡亥得知蒙恬并没有因为诏书而自杀,而是把自己囚禁在阳周,本想放过蒙恬,但是赵高可不这么认为。

蒙恬是扶苏的铁杆,斩草要除根,不只要干掉蒙恬,就连他的家族也应该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率先倒霉的是蒙恬的弟弟蒙毅。

赵高虚啊,他害怕蒙氏家族东山再起,所以千方百计的陷害蒙氏一族,好让他们再无翻身之日。

而率先回到咸阳的蒙家成员是蒙毅,蒙毅刚到咸阳,赵高就像胡亥进谗言,说:“我听说当初,先帝就想把大位传给你,而当时就是这个蒙毅进谏说不行。知道您贤能却不主张立您做太子,这是不忠惑主的行为。以臣的愚见,不如杀了这个祸害!”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8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胡亥也不傻,他知道蒙氏家族从自己祖父(秦昭襄王)开始就成为了大秦帝国的重要政治力量,轻易动不得。

所以,胡亥下令把蒙毅囚禁在了代州,而此时蒙恬被囚禁在阳周,蒙氏两兄弟都变成了阶下囚。

秦始皇下葬后,国家的大权全部落在了赵高手里,赵高在秦二世胡亥的面前,日日夜夜都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诋毁蒙氏兄弟。而且收集所谓的罪证陷害他们。

所谓三人成虎,面对着这么多的指责,胡亥决心杀掉蒙氏兄弟,但是他不同意赵高说的灭掉蒙氏全族的想法。

此时,公子婴苦苦相劝,但是胡亥不为所动。

公子婴是谁?现在历史上说法不一,只《史记》一书上就有三种说法,一说他是太子扶苏的儿子,二说他是秦始皇的弟弟,三说他是胡亥的弟弟。

不知道司马迁当时是笔误还是什么,但是就我个人理解,公子婴倒像是胡亥的儿子,为什么?

因为无论公子婴怎么反对胡亥和赵高的建议,他都没有被杀,即便是赵高杀掉了诸多皇族的情况下,公子婴依然屹立不倒。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手足之情,而是纯正的父子之情,即便赵高再凶残,他杀人也要通过胡亥,而胡亥也知道虎毒不食子的道理。

所以后面我就把子婴当做胡亥的儿子来描写了,请读者不要有异议。

赵高派御史史曲宫到代州宣布了处死蒙毅的决定,并且告诉了蒙毅皇帝要宽大处理你,依赵高的意思,你的家族都会被杀,而现在我只杀你一个人,而且是赐死,给你留个全尸。

蒙毅不想死,他想辩白,他和秦始皇是发小(《史记》:“蒙毅言己少事始皇。”),胡亥要论还给叫他一句叔叔。

可是还能说什么呢,蒙毅只能列举一下历史上和他遭遇相同的人,远到伍子胥,近说白起,总之就是一句话,你杀了我,你也会不得好死!

而史曲宫可不听蒙毅这样唠唠叨叨的说话,他是有任务的,你蒙毅死了,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可这蒙毅死活就是不死,怎么办?

真啰嗦,史曲宫早就得到了赵高的秘密任务,如果蒙毅不自杀,那就做了他。

史曲宫越听越不耐烦,他悄悄走到了蒙毅后边,举起了屠刀,手起刀落把蒙毅劈成两段,可叹蒙毅,自幼与秦皇室交好,却最终没有逃脱赵高的魔掌。

蒙毅刚死,赵高立即把屠刀斩向了蒙恬。

使者马上又到了蒙恬那里,理由差不多,你蒙恬罪过多了去了(君之过多矣),你弟弟也身犯大罪,你更逃脱不了干系。”

蒙恬的求生欲望比他弟弟还强,还没等使者说完,就向使者摆出了自己及家族的资历,我和我的先人侍奉秦国三代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蒙恬也会摆历史上和自己境遇相同的人物,他弟弟最多也就摆到伍子胥那就完了,他把关龙逢(被夏桀所杀),比干都搬了出来。这不明摆着把胡亥当做夏桀、商纣一样看待吗?

这个使者不是先前的那位史曲宫,他耐心的听完了蒙恬这些废话,然后说了一句,“这么跟您说吧,我就是个传话的,我可不敢把您的这些话告诉皇上。”(臣受诏行法于将军,不敢以将军言闻于上也。)

完了,蒙恬很明白,他喟然叹息,“我有何罪?非要处死我!”然后他看了看他多年守御的辽东土地,“我的罪过恐怕就是不能在为大秦守卫这里了!”

说完,蒙恬吞药自尽。

赵高听闻蒙氏兄弟的死讯,哈哈大笑。但是赵高也是个学习过历史的人,他学过赵氏孤儿的故事,知道即便蒙家留下一个小孩,未来也很有可能置自己于死地,所以赵高就随便给蒙氏家族安了个罪名,然后灭了蒙氏三族。

蒙氏家族的灭亡,只是赵高拔除秦国政治势力的开始,当他平灭了蒙氏家族后,他很快又把矛头指向了别人。

指鹿为马蒙氏已灭,那么摆在赵高眼前的敌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和自己曾经穿过一条裤子的李斯。

李斯和赵高,这两个人按说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一样,无论从背景还是人品上来说,都是不可能产生交集的。

可是,李斯的私心让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线段相交就是矛盾的开始。

蒙氏被灭后,赵高得势,他把秦二世胡亥和大臣隔开,并对二世说:“天子之所以尊贵,是因为你只能听见臣子们说什么,让他们却看不见你的模样。”

用现代的话说,就叫玩神秘!

胡亥很认同赵高的说法,所以他久居深宫,等待着事情到他这里来,他好处理,可是事情却总是不来,后来胡亥问赵高咋回事。

赵高的回答是,天下太平。其实外边早就天翻地覆了,只是所有的报告都被赵高压下来了而已。

病都是闲出来的,胡亥就是在这种整天无所事事的情形下,做起了昏君的所有该做的事情,其实胡亥很坏吗?他也只不过是被赵高利用了而已,没有赵高,胡亥能坏到什么地步呢?这叫跟什么人学什么人。

而赵高此时已经变成了秦二世的形象代言人,凡国家大事都由他来决断,可外面的世界已经不是秦始皇驾崩时候的样子了,陈胜、吴广已经在大泽乡起义,而项羽刘邦和六国的残余也迅速的纠结在了一起。像蒙恬一样能领兵平叛的大将基本上都被赵高清理了,大秦帝国已经在风雨飘摇之中了。

而赵高竟然视这些于不顾,依旧欺上瞒下。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9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这时一个人看不下去了,他就是李斯,李斯虽然帮助胡亥篡位,但是他和赵高不一样,对于大秦帝国而言,他是忠臣,可以说是他一手架起了大秦帝国的政治体系,眼看着这个框架就会在胡亥手中轰然倒塌,他怎能不急?

可是急有什么用?作为丞相他见不到皇上,他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他想见胡亥一面。

而此时的赵高,正想借助这个机会,干掉李斯,因为只要再干掉李斯,秦国的所有权利都将归于自己,到那个时候,大秦帝国实际就是赵家天下。

可是扳倒李斯谈何容易啊,首先李斯有功劳,而且李斯是胡亥即位的主要功臣,还有李斯一家子都是胡亥的亲戚,不是胡亥的姐夫,就是胡亥的弟媳。这关系比蒙氏家族难对付多了。

可是,坏蛋要陷害一个好人,那办法有的是。

赵高眼珠一转,一个极其阴毒的主意便萦绕在了他的心头。

首先,赵高对李斯说:“丞相啊,现在天下不太平啊,到处都是反贼。可是皇上却要重修阿房宫,聚些狗马畜生于其中。我想进谏,可是我人微言轻,皇上肯定不听我的。这样的事只有您这样德高望重的老臣才能劝的动皇上啊。”

李斯是那种搞政治路线、大方针决策的人,对于阴谋诡计,他不在行,听到赵高这么说,便表示自己非常愿意进谏皇上,但却看不见他啊。

赵高马上表示,等到皇上空闲时愿意为他通报。李斯并不知道这里边有着狠毒的算计,便一口答应。

结果每当胡亥抱着美女要亲热的时候,赵高都告诉李斯现在皇上没事,可以进谏了。(上方闲,可奏事。)

就这样,李斯并不知道里边正在干什么,而是趴在胡亥的宫门前上谒,如此三次之后。胡亥烦了,骂道:“我平常没事时,丞相你不来找我,当我刚要快活一下,你就来找我的麻烦,你是真不拿我当干部啊!”(丞相岂少我哉!且固我哉!)

这几句话说的李斯是浑身冒汗,才知道自己原来着了赵高的道了。

赵高见条件成熟,乘机造谣说,李斯参与沙丘之谋,想裂地封王。又说李斯之子李由与陈胜勾结,想要叛乱。

李斯终于认清了赵高的真面目,原来赵高是想置自己于死地啊。

李斯马上开始反击,急忙上书秦二世,揭露赵高的“邪佚之志,危反之行”,要求除掉赵高,消除隐患。

这样的顶牛,爆发了大规模的冲突,秦朝朝野上下都在关注着这场角斗的胜利者。

而此时很显然,赵高占着绝对的优势,因为他离皇帝比李斯近。赵高对胡亥说道:“李斯现在最害怕的就是我赵高,您信不信,如果李斯干掉了我,那他马上就会篡夺秦国的政权,取而代之。”

秦二世再糊涂,也知道这大秦的江山是自己的祖先用无数鲜血打下来的,任何威胁到自己统治权的人都要除掉,管他是什么功臣还是亲戚。

秦二世胡亥很生气,把李斯交给了赵高处置。

赵高对于秦二世这个决定简直是乐坏了,自己是干什么出身啊,刑狱,就算是只老虎进来,也能从他嘴里掰掉两颗牙来。

李斯不是老虎,去掉了所有的官职和权利后,他只是一个文弱不堪的书生而已。

赵高以极其残忍的酷刑拷打李斯,《史记》记载:“榜掠千余,不胜痛。”赵高命李斯承认自己与自己的儿子一起谋反的事实。

他受不了赵高的折磨,招了。冤打成招!

接着,赵高又令十余人诈称御史、谒者、侍中,审讯李斯。李斯翻供,申述冤情,说出真相,可是每一次说出实情时,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10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秦二世看到李斯的供词,他并不相信这是真的,便遣真的御史来复查案情,李斯却以为又是赵高的人捣鬼,不敢再说真话。于是秦二世认定李斯谋反是真。

公元前208年7月,李斯这位秦国历史上的最重要的功臣,被腰斩于咸阳,而他所谓的那些皇亲国戚的儿子女儿及其后代们,全部被杀,无一幸免。而他的死怨不得别人,只因为他一时的贪欲和自私,让他和整个秦王朝随之覆灭,李斯到阎王殿不知道他有没有颜面再去见秦始皇?

而此时,赵高站在远处,看到继蒙氏家族后,又一大政治势力被自己铲除,兴奋不已。赵高此时已经成为了秦帝国的丞相,宦官做丞相,全中国历史仅此一例。就连后来的风光一时的汉、唐、明、清的宦官们,也从来未做到过丞相一职。

看这天下还有谁敢和自己作对?赵高回头想了想这个问题,别说这还真该称作一个问题,还有谁?

赵高鬼主意很多,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方法。

赵高为检验群臣是否跟他走,故意指鹿为马。二世大笑说,丞相错了,是鹿不是马。并问群臣,是不是鹿?多数人回答说是马。一些人沉默不语。只有少数人回答是鹿。这一场面,使二世迷惑不解,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神经出了问题。事后,凡言鹿者,都被赵高暗中治罪除掉。从此,群臣皆畏赵高,顺从赵高,只要赵高说的话没有人敢持异议。

而赵高这种专横跋扈的行为,触怒了最后一个可以和赵高抗衡的政治势力,这就是秦国皇族势力,这么多秦国贵族公子和公主们早就看赵高不顺眼了,并屡屡向其发难。

赵高挑唆秦二世远骨肉,杀诸公子。结果赵高授意秦二世杀十二公子于咸阳,磔(相当于凌迟)十公主。公子将闾昆弟三人,被囚禁宫中,最后都被赐死。

赵高的阴损使秦国的王室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这也直接导致了,当刘邦、项羽攻克咸阳后,没有秦皇室的成员在外勤王或者称制局面的出现。

胡亥,最后的牺牲品秦国彻底让赵高毁了,咸阳之外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一片乱世,陈胜起义了,其初,赵高还能骗秦二世说这是关东盗贼在作乱。而当巨鹿一战,项羽大败秦军,擒王离,降章邯,秦军的主力被消灭,不久,刘邦攻占武关,关中危在旦夕的时候。这一切都摆在了赵高的眼前。

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

赵高也深知,胡亥早晚知道事情的真相,而朝中无论是能带兵打仗的蒙恬,还是能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李斯,或是有着绝对号召力的皇族,都被赵高杀了个干干净净。

怎么交代,不能直接跟胡亥说,一切都完蛋了吧,那样先完蛋的肯定是自己。

反正杀了这么多人了,干脆连胡亥也一起干掉,然后再坐观其变,如果项羽、刘邦打来,就把整个秦朝当做投降的大礼送给项、刘,然后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死鬼胡亥。如果能守住,不如就再立个傀儡,由自己继续掌握朝政。

赵高从来都是个想了就干的人,他从不管要陷害或杀害的人对他有过怎样的恩情,秦始皇对他恩遇有加,他杀了秦始皇的大儿子,李斯帮助赵高完成了矫诏的任务,他杀了李斯全家,胡亥把整个国家都交给赵高去打理了,可赵高仍旧要杀了他。

赵高与咸阳令阎乐,还有他的一个弟弟赵成(也是太监),坐在一起,开始密谋如何杀了胡亥。

杀人行动简单顺畅,因为秦宫中的所有守卫都是赵高的人。

阎乐首先在宫外大喊:“抓刺客,有刺客。”然后一边喊着一边带着千余人冲进了望夷宫,所有秦宫的守卫,看到是阎乐,知道他是赵高的亲信,都不敢拦阻。

阎乐就这样冲到了胡亥的寝宫前,然后让一千多人把秦宫围住,自己走进了胡亥的寝宫。进去后,阎乐把大门反关上。

秦二世胡亥见到了杀气腾腾的阎乐,一种莫名的恐怖感袭上了他的心头。

“你想干什么?”胡亥胆战心惊的说。

“干什么?你矫诏杀兄,诛杀忠良,施政无道,天下共叛,你别等我动手了,自杀吧!”

胡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曾经听信赵高的谗言,让很多人自杀谢罪,没想到这种刑罚最后用到了自己身上。

“我要见丞相!”

阎乐摇了摇头,看意思不行!

胡亥终于感受到了蒙恬、李斯等人的绝望,“我退位,封我个郡王巴,只要能让我活!”

不行!

“一个万户侯即可!”

不行!

胡亥没有办法,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向阎乐叩头,求阎乐饶他一命,一位帝王,自己的身份不顾了,而跪着乞求他人,也真是够可怜了!

可是阎乐仍然不同意。

“臣受丞相命,为天下诛足下。足下虽多言,臣不敢报。”

完了,胡亥这才明白,这是赵高的诡计,他想让自己死,真的没办法了。

胡亥在临死前,朝着宗庙的方向叩首,说道:“儿再无颜面去见先皇了!”说完,便自行了断于望夷宫。

自此王小丫的开心字典上就可以加上这么一道题,请问谁是第一个把皇帝置于死地的宦官。不是汉朝的那些死太监,也不是唐朝的那些死太监,明朝连魏忠贤都没敢做掉天启皇帝和崇祯皇帝,正确答案是赵高,这个名字以数项第一,永远记在中国的历史的耻辱柱上。

阎乐把胡亥的死讯带给了赵高,此时,赵高的心中不知道为何,无法像他干掉蒙恬、李斯那样高兴起来,也许他和胡亥就是一个天生的连接体,胡亥死了,他自己也就活不长了。

赵高召集大臣、公子,宣布诛二世,去帝号,立子婴为王。当子婴听说父亲被逼死的消息后,既恨又痛,恨父亲糊涂一世,白白断送了大好的江山,可是那是父亲,自己的亲爹,血永远浓于水。

中国有两种仇是必须要报的,一是杀父之仇,二是夺妻之恨。

仇恨的怒火已经在子婴心中熊熊燃烧,赵高令子婴到庙堂受玉玺。子婴与其子谋,决定诛赵高。赵高多次遣人请子婴前去受玺,子婴称病不去。

赵高非常气愤,这时候了,还耍脾气,楚军就快到了,你想让老子去顶雷吗?

所以,赵高亲自到了子婴的寝宫,看看子婴到底想干什么?

子婴与他的几个儿子,早就密谋好了,等的就是赵高亲自前来。赵高也是托大,并没有想到子婴会谋害自己。

赵高前脚刚迈进子婴的大门,秦始皇的第四代玄孙们就把大门紧紧的关上了,而赵高毫无察觉。

当赵高看见子婴手持青铜剑站在庭院当中的时候,赵高才感觉到了一丝寒意,难道?可赵高想往回走的时候,发现大门早已被怒气冲冲的秦皇族关的紧紧的。

子婴一肚子委屈,他失去了父亲,失去了肱骨之臣,马上还将失去祖先们用无数生命统一的天下,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死宦官一手造成的。

子婴一剑把赵高扎了个透心凉,赵高扭曲的面部表情同样的诠释着他和所有被他害死的人一样,怕死。

子婴不解气,又在赵高的尸体上剁了一剑,“这是为始皇砍你一剑!”,接着又是一剑,“这是为太子扶苏”,又一剑,“这是为蒙家砍你一剑!”,又一剑,“这是为李斯。”,又一剑,“这是为父皇。”,又一剑,“这是为大秦天下!”

赵高的尸身此时已经被砍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子婴这才丢下宝剑,嚎啕痛哭,他知道即便自己再怎么处理赵高,也于事无补了。

子婴为王仅仅四十六天,刘邦便率军至霸上,子婴降于轵道旁投降,秦朝灭亡。

太监门的祖师爷,指鹿为马的赵高只用了几年就毁掉了秦人数代心血-第1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辉煌的大秦只是昙花一现,结束了。

我们不能只将秦朝的灭亡的责任推在赵高一个人身上,但是我要说是这个宦官的无耻、自私、狠毒,让秦朝丧失了自我救赎的机会。

当回首历史的时候,我们只能留下怨毒的恨意,把这个死太监恨上几千年。

宦官这个职业太特殊了,他不是男人,而且是永远都不是男人。我们首先要对这个行业中的那些不幸的人也报以最深刻的同情。

对于宦官来说,其实生并无真正可恋的东西,他们不能有男女之情,不能有儿女围绕其间的快乐,他们只能用自己的私欲掩饰自己的悲哀。

所以,每一个太监都有着严重的心理问题,这是肯定的。没有才不正常呢。但是这绝不代表,他们有特权去伤害别人。

赵高属于这些太监中非常特殊的一个,因为他接触过黑暗的刑狱,明白政治斗争中的残酷和诡诈。

这就好比一句话,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太监懂政治,神仙也挡不住。

赵高在其他追求都不能实现的情况下,只能把自己的后半生寄予在权力这个巨大的磁石上,只有靠他,才会使得自己得到些许的满足。

但是不管怎么说,宦官制度是黑暗的封建社会造成的一个毒瘤,历代出现的那些狠毒的太监们,都是把灵魂和身体交给了魔鬼,换来的只是些许的心理安慰而已,说白了,他们也是可怜人。

标签: 指鹿为马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