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三个人的历史

历史密码网 29 0

三个人的历史

  序

  我很少写散文,因为我不会写。从开始写作时起,我就一直在写小说。我早期的小说,差不多都是真实地记录生活的,可是后来我发现,对于小说这门手艺来说,内容的过于真实往往会伤害它的飞翔,于是我开始了幻想,我认为,小说是要想像的。可是在幻想之后,我觉得我还有话要说,还有很多的东西要记录下来,于是我开始尝试做一做散文这门手艺。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只是想客观地记录下一些东西。我想,如果小说重在虚拟想像,那么散文就重在客观记录了。这是我的想法,现在,我开始把这样的想法付诸实践了。如果这个东西坚持下去的话,将会很长,于是先装模作样的写一段文字说明一下,是为序。

  时间:1987年

  你

  1987年,少年的你来到了县城,这是你生平第一次开始流浪,此时的你并没有意识到,你的一次偶然的出行,为后来的人生埋下了深深的伏笔。生活总是比任何文学作品都来得浑然天成,所有的铺垫也许要到多年以后才能看到结果的姗姗来迟。多年以后,少年的你伏案在遥远的南国深圳,开始回忆你这十多年走过的路时,岁月像一捆绳子在你的眼前缓缓展开,时间的深度把你带到了绳子的另一端。

  那是个阴霾的午后,少年牵着你的牛,在荆江大堤的蜿蜒里形单影只。你并不喜欢你生活的乡村,因此你无法从生活中体会出后来一度刻骨怀念的田园诗意。你将牛绳挽在牛角上,任牛渐行渐远,你将身子舒展在堤岸的春草中,其时正是五月,天上飞着低低的云和一些燕子,你的思想走得很远。你想像一只燕子一样自由的飞,可是你不可能。你过早地从学校走向了社会,而你的社会只是一头牛和几亩地,还有你父亲严厉的皱纹。

  你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牛不见了,这让你很担心,你开始找牛,可是你没能找到。你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一头牛的出走,改变了你后来的一切。你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你在丢了牛之后选择了逃避。于是你生平第一次出门远行,来到了县城。于是你看到了县城文化馆的招生启示,你把招生启示揭了下来,饥肠辘辘地回到了六十三里之外的家。父亲说,即然你的心不在田里,那你就去学美术吧。父亲的想法很朴素,让你学一点画工,然后认一个师傅学漆匠。你的想法也简单,你想离开土地,学什么是次要的。但你还是在文化馆学习了几个月的美术,你的美术天份得到了老师的肯定。你没有完成一学期的学业,家里要双抢,你回到了家。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你做了一些怪异的举动:

  一、 在家里的山上面挂满了木牌子,牌子上写了禁止打鸟。

  那时你屋后的树林里来了一对黄鹂,你喜欢黄鹂,因为你的老师画过一副黄鹂。后来这一双黄鹂中的一只死于了一个青年的气枪下。多年以后,你依然时常梦见那只黄鹂挂在乌黑的枪管上时的那一幕。你和打猎的人吵了起来,但你不是打猎的人的对手,那一年你才十五岁,用猎人的话说,你还嫩得很。你嘴上的胡须才开始小心翼翼地探出一点微黄,那些微黄的胡须像你的社会经验一样稚嫩。

  二、你开始把头发留了很长,像一个二流子一样,你背着一个画夹,东画画西画画。

  说实话,现在回过头来看,你的画是多么的稚嫩啊,可是当时你成了我的偶像。为此我勇敢地做了你的第一个模特儿,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让你画了一个多小时,可是最后你看都没让我看一眼,就将你的画撒得粉碎,然后你就像一匹狼一样仰着脖子吼了一声。我问你吼什么?是不是心里烦。你告诉我你这不是吼,你这是仰天长啸。

  三、你拒绝了所有好心的媒人。

  你的这个举动让我很是不解,因为媒人给你介绍的女孩子都是村子里或邻村的美女。可是你对这些美女一点都不动心。你的父亲因此常对人说你是当和尚的命。你就对你的父亲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我当时一点也不怀疑你的未来,我相信的将来一定会让整个南湖村为你感到骄傲,你不屑一顾地说:南湖村算得了什么?我知道你有更大的志向。

  我

  1987年,我十五岁,我和你一样,离开了学校。这一年,在你的影响下,我做了二件在故乡南湖村算得上惊世骇俗的事情。现在想来,这两件事情都充满了反派的色彩,也充满了一种渴望民主的意识。你对我说,你一定要活得与众不同。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与众不同,我是一个胆小的孩子,我胆小如鼠,在我的家人受到了别人的欺侮时,我也不敢勇感地站出来。我记得你很生气,你说你再像现在这样,你就不要跟着我了。我没有你这样胆小的朋友。在你的鼓励下,我做了第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1987年的冬于,州府和县里来了官员,要到南湖村检查计划生育工作。为了应付这次检查,村里召开了会议,传达了指示,让上面来的官员问到有没有谁家超生时,要统一口径说没有,如果有人说了,种田的,分下去的责任田要收回去,读书的,要开除出学校。当时我知道到这件事情,其实我和村里的干部无冤无仇,当时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指示含有威胁的意思,出于一种要标新立异的想法,我和几个朋友,当然还有你,我们一起在冬天的寒风中守在了进村的公路旁,迎接着上面来的官员。这一件事情本来可以在南湖村掀起更大的风暴,但是当时邻村出了更大的乱子,上面的官员临时去了临村,但是我们的行动还是泄露了。事后,村里的邻导找到了我家,父亲大发雷霆,抄起一把椅子就朝我砸了过来。我我肩膀上挨了一下。这导致了我生平第一次离家出走。我去了同学的家里,一直到快过年才回到家中。

  这年我做的第二件事,是效法廉颇。事情的起因在于我在纸上写下了我一个远房舅舅的绰号,而且是在远房舅舅在我家做客时写下的。而且是当作很多客人的面。远房舅舅生气了,拂袖而去。父亲再一次大发雷霆。就在这一天,我找了一根麻绳,在自己的身上绑了两根拇指粗的棍子,我一路流着泪朝舅舅家走去。一路上不时的遇见村里的人,问我这是干什么去,我告诉他们,我不小心写了舅舅的乳名,我这是去负荆请罪去的。我还说,你们知道这两根棍子是干什么的吗?这是让我的舅舅打死我的,反正舅舅不打死我,我也要被父亲打死的。我的这一个举动获得了村民们剧大的同情,他们开始了对我舅舅那种不当行为的指责,指责他没有气量,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我真到了到舅舅家,我在他的面前跪了下来,我让他打死我。现在我已记不清舅舅当时说了什么,也记不清当时他的表情了,我只记得当时他的家门前有很多的人。现在回想起来,十五岁的我就是一个心肠狠毒的人,我用这样一种方式让我的舅舅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舅舅后来从来没有到过我的家里,直到多年之后,我在外面打工回家,才听说舅舅去世了。我当时听了这后,很久都没有说出话来。我不知道,当年的我那个无知的举动,在舅舅的心里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我的舅舅,一个没有读过书的农民,他的那个拂袖而去的举动并没有什么不可理喻和出格的地方,是我那个所谓负荆请罪的举动,把他的错误放大了,并且广而告之了。多年之后我才明白,我的所谓负荆请罪,出发点根本就不是去认错,而是要将我的舅舅置于道德的审判台上接受审判。

  这两件事情,让我在小小的南湖村暴得了一时的名声。而且影响深远。也正是因为这两件事情,让我对我的故乡心生不满,我想离开它。就像你一样,那时你想得最多的也是离开这个地方。

  她

  对于你我而言,此时的她,还是一个未知。但是你我对于这个她,都有过各种各样的遐想。此刻的你,我,她,是三道不同规道的车,只要我们的生命中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你将不会遇到你的她,我也将不会遇到我的她。比如没有那一次丢牛事件,你就不会去学美术,你离开家乡的时间就会因此而错开。而这时你的她,命运也开始安排了你们的相会,你们开始在各自的轨道上朝一个相同的交叉点奔跑。对于我而言也是这样的,如果没有这两次在南湖村算得上惊人的事件,我也可能不会选择在次年就离开那个村庄,而这时,我的她却已经上路,那么我们将不会在那个点上发生交叉,她将在另外一个点上与另外的一个人交叉,她的生活将是另外的一番模样。

  1987年,她也从学校出来了,十六岁的她,在一个黎明开始了对故乡义无反顾的逃离,她当时是否意识到了,她这样急匆匆地奔跑,这样义无反顾的背离故乡,其实是在朝和我的交叉点奔跑呢。后来她说,其实当时她也是一时的冲动,就离开了故乡。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夙命,注意了要四处漂泊。她踏上了前往武汉的列车。未来是怎样的,十六岁的她对于即将来到的风雨没有一点准备。(先写到这里)

标签: 负荆请罪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