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厚黑学增补

历史密码网 32 0

厚黑学增补

  有人说杂文是投枪、是匕首,但没见杂文杀害过一个人,更没听说历史上有哪位杂文家成为权倾朝野的重臣,反而因为写文章而被冷落、遭受打击的事例却屡见不鲜,如韩愈、柳宗元被贬职,司马迁苏轼、柏杨被囚禁,鲁迅、闻一多被通缉,吴晗、邓拓蒙受奇冤……写文章的人吃亏就因为只知道尊重事实,却不会像司马相如、张春桥、姚文元那样专门舔统治者的屁股,且舔得轻重适度。杂文家需要敏锐的目光,冷静的思考,而政客却需要脸皮厚与心肠黑的本领;在此不妨为厚黑学作点增补。

  脸皮厚与心肠黑是成就大业的基础,是官崽们和权欲狂必须具备的素质。不信可以借鉴历史上的明证:勾践因国破家亡而入吴,甘愿当奴才为吴王喂马三年,俨然一副降服温顺相,可惜吴王夫差心不够黑,没有置勾践于死地,等勾践卧薪尝胆灭了吴国,夫差也请求身为臣、妻为妾侍奉勾践,勾践却必置夫差于死地而后快。由此得出结论,谁心肠黑,谁脸皮厚,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再说刘邦,在势力不敌项羽时,鸿门宴上奴颜卑膝,关中被困时先拒韩信于门外,后又筑坛拜将;鸿沟旁边面对项羽要煮了他的父亲,刘邦却声言要分一杯羹喝,脸皮不能算不厚。为了自己逃命,将亲生儿女一脚踢到车下,杀韩信、囚萧何、秘密传旨要诛杀连襟樊哙,心肠不能算不黑。再往下举例,曹操杀吕伯奢、杀孔融、杀杨修,心肠黑得够味,口喊仁义道德而欺辱别人之妻,挟天子以令诸候,脸皮厚得够度;刘备依曹操、依吕布、依刘表、依孙权、依袁绍,以皇叔之身,三顾茅芦,脸皮厚得可以;在吕布被缚时,落井下石,对宗亲刘璋的地盘垂涎三尺,最后信手取来,据为己有,心肠黑得发亮。孙权今天联蜀伐魏,明天联魏攻蜀,后天又在曹丕驾下称臣,够不要脸了;把妹妹许配刘备,又暗中加害于他,表面联蜀伐魏,暗中又夺荆州、杀关羽,阴险至极。就连那个三脚踢不出一个响屁的阿斗也不例外,用人且疑,连诸葛亮也不信任,心肠也不见得好;被司马氏活捉,却能乐不思蜀,脸皮能说不厚?就拿千古明君李世民来说,在征高丽时身处盖苏文逼杀的窘地,高喊谁能救他江山与之平分,但事后忘得一干二净,为了当皇帝杀兄戮弟,逼父让位,脸皮如果不厚,心肠如果不黑能做出来吗?李隆基将儿媳妇霸占为妃,把妻姐当成情人,连起码的道德伦理都不顾,何曾顾及脸面?为了保全自己,马嵬坡前宁愿舍弃绝代美人,哪还有一点善心?赵匡胤杯宴释兵权,排斥有功之臣不说,当初皇袍加身,眼睁睁夺了对自己恩宠有加的柴氏江山,手段何其高明?大凡英雄人物,必先具备厚黑特点,然后才能成就大事。如果像项羽那样妇人之仁,下不了毒手,反被刘邦逼死;像韩信系念“解衣推食”之恩,不忍杀刘邦以代之,反被刘邦加害;像岳飞那样无拥兵反宋之心,反而成为风波亭上的冤鬼;像光绪皇帝那样不忍宰了慈禧,挣脱羁绊,反而含恨瀛台……,这些人都因为厚黑学没有学好,在政治斗争中变成了牺牲品。

  不光古人讲究厚黑,现在的霸权主义者不厚不黑就难以称霸世界,克林顿身为美国总统,到处高喊人权,而他让南斯拉夫无辜平民丧生,轰炸中国驻南使馆,与莱温斯基鬼混,违背联合国宪章和国际法准则,一边轰炸,一边赔款道歉,并且为了称霸世界,把脸皮厚和心肠黑巧妙地加以结合,其流氓加无赖的面孔前无古人,现总统布什一边高喊人权,一边干涉别国内政,甚至可以随意颠覆一个国家的政权,使他们的人民惨遭蹂躏,连生命权都被剥夺了,其无赖嘴脸后无来者。

  官崽们的成功就在于厚黑兼备,而杂文家的悲哀就在于讽刺别人,即使有时也讽刺自己,但别人同样会理解成讽刺他。“越赌越薄”是杂文家,“越喝越厚”是官崽们,赌博者赌到到最后连朋友也没有了,只有死;喝酒者,越喝酒肉朋友越多,最终朋友一捧,当了大官。难怪杂文家永远倒霉,而官崽们则飞黄腾达。

  杂文家是在用生命赌人间正义,官崽们是用金钱赌锦绣前程,政治家是用厚黑赌千古留名。

标签: 乐不思蜀源于哪位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