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土人物录(续十二)

历史密码网 35 0

故土人物录(续十二)

  洪玄发

  背负子债的家庭

  记得小时候大人常说的一句只有当地人听得懂的歇后语“焰金仂烧灰-----自摸”。焰金是村里住在下节街的一个男子,人见他挑着一担刚从山上烧来的土灰,就好奇加羡慕地问他:“焰金,今日你烧了这么大担的土灰,是怎么烧的?”他谦虚地说:“唉,自摸的。”有好事者将他的这句话在村中作为经典笑谈一传十,十传百,结果就留在了人们的口头上,成了习惯用语。

  焰金长到成年,不知什么原因还未成婚,也许村里的姑娘嫌他人太老实本分,做事总是一板一眼的,而且体力上也不很强,脑筋不活络吧。后来他就到相距三十里的赋春做了倒插门的女婿,生养了一男一女。又过好多年,他可能怀念故乡的缘故,说服妻小,将家又搬回了老家,整修了一下老屋,正式落下了户。妻子是个勤快、热心且开朗的人,一口赋春下路腔口,无论何时遇上熟悉的人都要打招呼,要么问“吃过饭没”或“到哪里去”,总让人暖乎乎的。

  打工潮里,焰金的儿子也跟着别人去了沿海地区,据与他一起同厂做过事的老乡说,华阳(焰金的儿子)是个很勤奋的人,很快就学到了技术,加上肯吃苦,挣到了不少钱,几年后还在外面开了个小厂,自己当起了小老板。家里生活得到了改善,娶了妻生了两小孩,一家人其乐融融。

  华阳象他母亲那样,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在外地开厂时,时常周济落难的老乡。大致资本积累到三十几万时,华阳感觉好累,双膝无力,内里莫名的疼痛,寻访了不少地方医院,也查不出症结之所在。因病痛的缘故,华阳再无心放在厂子的经营上,后来干脆转手了事,自己回到老家养病。据知情人讲,华阳得的是一种癌症,真可悲。为了治病,原本笑呵呵的焰金一家顿时笼罩了一层愁云。几年里,家里花光了全部积蓄,而华阳的病情却丝毫不见好,反而愈来愈加重,到后期发展到靠注射杜冷丁镇痛度日。本一个较殷实的小康之家,一下子因病致贫,到了一贫如洗境地。儿子如没有杜冷丁镇痛,便叫得痛不欲生。焰金夫妇没有办法,家中实在拿不出钱去购买药品,但眼看亲生儿子的痛苦样子,又忍不下心,只有四处告借,凑钱去买药给华阳镇痛。岳父为自己的女婿贷款了几万元用于治病,家中零零散散向亲朋好友借了十几近二十万,反正能借到的远亲都去借了来,原指望能治好华阳的病,却不想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儿子华阳不幸被病魔夺去了宝贵而年轻的生命,留下的是筑得高高的债台。

  焰金夫妇背负着因儿子治病而欠下的沉重债务,儿媳也因有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而没有改嫁。愁能使人一夜白了头。焰金的老婆原本乌黑的头上仿佛下了霜,白了一大片,也难得听到她爽朗的说笑声了。村委会为了照顾焰金家的困难,特地将打扫村庄卫生的清洁工岗位给了他家,以弥补一家人的日常生活开支。

  多子的白头翁

  读小学时,住在村头的老师常拿住在后街的两个男人来比较“勤”和“懒”二字。这用来比较的两个男人是邻居,叫金大求的生了五个儿子,叫钦泉豹的生了五个女儿。金大求人长得矮小瘦弱,劳力不强,负担重,但很勤劳,几乎每天一有空就砍点柴,因此家中从不缺柴火烧。钦泉豹身材魁梧,砍一担柴可以烧几天,但家中总缺柴。老师用他们两人来比较,一来是让我们知道勤懒的区别,二来教育我们要学勤不要学懒,读书求知和生活也是一样的道理。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从吃大锅饭时期转到分田到户年代。金大求的几个儿子先后成家立业,分家独过。他自己也从楞头青变成了白头翁,好在容颜倒还红润,有种鹤发童颜的味道。他头发的白可谓白得纯粹,没有一根青丝,连同下巴的那撮山羊胡子也是白得清纯如银。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税费负担重,既要交公粮,还要交余粮,此外还有人头税、农业税、农业特产税、屠宰税等等,及村提留、乡统筹,名目繁多。一到双过半时候,乡村干部便上门催粮催税,有时白天农民要出门做事,所以选择晚上登门。乡干部一进村,老百姓就背地说“乡丁狗”来了。乡里的催粮催款队里确也有几个凶神恶煞的人,整治起所谓的钉子户来心狠手辣,竟用出了国民党时期拷打地下党的酷刑。大求就曾遇上过一次。一夜,催粮催款队进了他家门,粗鲁地命令他交费,他不知说了句气话,有个催粮队员拿起电警棍就捅进他的嘴里,把他一时电蒙了。事后,他劝别人不要得罪这些乡丁狗,他们都是一些吃人的狼,老实做自己的老百姓。

  大儿子娶妻生子后,打工挣钱建了新房,另过日子了。二儿子因强奸罪而坐了几年牢,出狱后就带着妻小在县城租房住,自己为店家做搬运工,老婆在菜市场从菜贩批发菜来卖菜,以此谋生度日。三儿子做铁匠,过继给了老婆的旧相好做干儿子。四儿五儿出门打工,估计都已结婚成家,因我不常在家,所以情况不很了解。

  妻子灶子虽自己的丈夫劳力不强,受到人家的歧视,但夫妻却一辈子还算恩爱,且得到丈夫的疼爱,粗难重活一般不需她做。四年前,她与我母亲差不时候发病,都得的脑梗塞,母亲立马送医院抢救及时,神智又恢复了清醒,一周后出了院。大求老婆灶子在家打针吃药,加之丈夫的细心服侍,将养半年后也逐渐恢复。大求这个白头翁确是个会疼老婆的男人,饭自己做好,端到老婆手上。衣服自己洗好,老婆有干净衣服穿。脾气也是出奇的好,从不对老婆发火,只知道嘿嘿嘿的笑,让老婆有个好心情。真是个标准的模范丈夫。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大求也许参透了这句话的道理,所以能做得这么好。

标签: 历史人物的歇后语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