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小传(超长帖,慎入)](版主推荐)

历史密码网 41 0

 清晰整理版,请看 黑桃小传(整理版)

黑桃小传

黎小桃/文

目录:

一个踌躇满志的坏人

一个混吃等死的好人

一个两袖清风的穷人

一个演技很烂的艺人

一个插着翅膀的鸟人

一个贴近峰岭的山人

一个牛逼哼哼的棋人

一个遁于红尘的闲人

一朵自由盛开的桃花

   一个踌躇满志的坏人

   N久以前,黎小桃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非凡的人。要么是英雌要么是枭雌,总之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小时候看一本《三国演义》漫画书,看到三英战吕布那一段,立刻捏着铅笔翻开作业本写下:“我是人中女吕布,马中母赤兔。”12个字歪歪扭扭,像苍蝇搓脚。

   天降大人物于世间,周遭总会出现一些异象。

   刘邦出生时,身边盘着一条大蛇。

   黎小桃出生时,身边盘着一个医生。

   乔达摩•悉达多出生时,他们家皇宫内长满灵芝。

   黎小桃出生时,她们家木楼内长满草菇。

   小桃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的重庆某个夏天。夏天热,三天要落两天雨。雨水浇透她们家木楼,天一晴就长指头大的灰色小草菇。幼年小桃常用她小嫩手抠掉草菇,一边唱:“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只大竹筐……”

   08年昆明一整个夏天,春城泡成了水城,住在平房的昆明市民一夜醒来,发现自己跟水神似的睡在水中,鞋子是船浮来飘去。那几天,深谙天文地理的局部同志遍打电话关嘱:“打雷了,下雨了,收衣服噶。”小桃收了衣服拟出门散步,不带任何雨具,但自忖生平作恶太多恐遭天打雷劈,于是头顶一根避雷针。一出门,跳棋珠珠那么大的雨点打在身上,好爽喔。

   她不怕雨,80至90年代初重庆每场雨她都赶上了。为什么要怕雨?她又不是纸糊的骨骼泥做的肉,一场小小的暴雨就能使她香销玉陨。她又不是成天在潇湘馆含泪摸竹的黛玉,一个雨点打在身上就要咳出一口鲜血。她又不是一见下雨就要赋诗的诗人,苦想半天没新词只好把雨珠说成大珠小珠落玉盘。她又不是非要一场及时雨才能破土而出的春笋,急不可耐去做人家的盘中餐。

   她是水神的私生女,下雨就亢奋,率领左邻右舍的同龄小孩组成一只水军,拿小盆舀水朝过路的人身上泼,脱下鞋子扔进水里让它顺流而去,眼看它鞋翻了,眼看它鞋走了——水军抚掌而笑。

   多年以后,小桃泡论坛每天可灌200帖。有人骂她是超级灌水员,她眉毛都不动一下说:“老子从小就是水师提督!”

   如果她一直呆在重庆,也许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水师提督。重庆,古称巴国,绰号山城,据长江山峡之险,进可攻退可守,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她有把握组建一只水军往来于长江和嘉陵江,江水滔滔,浪花点点,战船的帅旗绣着斗大的“黎”字——给她八百水兵,别说往来长江黄河,就是银河也任由驰骋。

   后来,每当回忆起重庆岁月的雄心壮志,她就像没死透的枯木那样,企图挣扎一番东山再起。她在滇池和盘龙江一带考察了很久,虽未果,但给自己弄了个绰号——末路狂花。

   可惜小桃同志还来不及长大组建水军,黎叔工作调动到昆明。黎叔是她们一家子的霸主,是天神,只好同去同去。

   临走那天,一帮青梅竹马拉住她哀哀地哭,她把仅有的积蓄——五元钱送给水军二当家小丽,就像金毛狮王谢逊把内功输给张无忌一样慷慨。小丽拽着钱感激大哭,眼泪和鼻涕把小桃的衣服弄得潮澎澎的。

   小桃把着车门,居高临下扫视几个水军成员:“别嚎了!我去云南组建一只藤甲军!很快就杀回来!”

   那一刻,她恍然有孤独之感。那一刻,她10岁零八天。

   那一个个开在春夏秋冬的梦,历史翻篇儿了。

   一个混吃等死的好人

    她们家在昆明东北边的新迎小区,离吴三桂建造的金殿仅3公里。十一二岁刚认得路,便和同院一帮小半截骑单车短驱直入。到金殿面前,小小的小桃同志大吃一惊并大失所望——金殿竟然没有一片儿金子,而是一座铜殿!

     黄金是硬通货,是所有理想、梦想、妄想的万能通行证。

     原本以为金殿是她后半生的幸福通行证,遂去踩点,已经谋划好了半夜带着工具去,零敲碎打把它弄回家。

     嚣张,自负,贪财,是童年小桃的主要特征,如果照这种路线走下去,小桃同志铁定长成一个贫贱能移、富贵能淫的坏人。

      甚幸黎叔教育有方,他和昆明联手,逐渐把小桃同志打造成一个随心所欲、碌碌不为,对社会无毒无害无污染无副作用的好人。

      黎叔的教育方针简直拽死酷毙帅呆了,还在重庆时就叫小桃不消考第一名,不消当班干部,不消勤劳勇敢,不消美丽善良,不消在乎别人的眼光……诸多“不消”震聋发馈,但黎叔一个人PK整个社会太弱势无异螳臂挡车。所以小桃逆黎叔之谆谆忠告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幼儿园还得过小红花,两朵。

      直到到了昆明。昆明天天是春天。春天不是读书天。

     从前跟打了鸡血似亢奋的小桃同志,一到昆明便抛开书本,在软和空气里终日寻花问柳,赏春踏青。

     不需要读书,为什么要考试?

     中国的小孩都是当考试天才培养的,比科举有过之而无不及。临近高考,学生一头扎进比天高比海深的辅导资料里,没有时间看一看窗外的天,不敢看也没有欲望,惟恐不中举伤了父母心恩师心全天下人的心,惟独不怕伤自己心。

      高考成绩出来,那点可怜巴巴的分数把小桃同志送到一个本省三流、全国五流的大学。她们学校建在市郊,僻静得令人生疑,经常有成群的学生专注地趴在红泥小道上,专注地从一堆新鲜牛粪里掏牛屎拱拱。

      小桃很受伤,从郊区致电给省城的黎叔。

      黎叔:“混日子你会吗?”

      “我小时候那些风雷踌躇志怎么办?”

      “憨娃娃,千万不要以为别人都需要你,以为自己能讨好所有人,你只需要做一个小市民把自己逗开心就得了,社会不会因为你努力便加速繁荣程度,历史更不会因为你混日子就倒退多少年。”

      “怎么混?”

      “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打一份薪水微薄压力小于等于零的工,闲了就玩,这种玩腻了玩那种。”

      “啊呀,那会过得很穷喔。”

      “穷才能独善其身嘛,再说小瓜洋芋就能裹腹反正你也吃不起满汉全席,粗布麻衣就能裹体反正你也不是以貌胜人。”

      黎小桃立刻崩溃了,立刻涌出一滴泪。原以为自己天赋异秉,一出生就睿智非凡,就坐在云端往下看——眼看草绿了,眼看花香了,眼看云来了,眼看起楼了,眼看一张精致小牛皮——噗,吹破了。

      她瞠目结舌,她思维联翩,她似傻若狂,她亦痴亦呆。眼前飞过昨日种种,每一个细节每一片段都清晰如丝,欢喜、愤怒、哀伤、愉悦,怯懦、风光、隐忍、崛起……她看见年少轻狂时的自己,叉着腰站在云朵上大拽拽地笑——忽然云朵一摆尾巴,她大头朝下摔在一片泥泞地上变做一个泥人,经太阳晒干看似坚硬无比,却能在一场小小的春雨中瞬间化为子虚乌有。

      忽如一夜春风来,浅草渐深,疏花已迷,小桃长大了。

      往日所做一切事,都是虚空。

      只是一滴泪的工夫,收拾起自己,从此自由而行。

      从此无所畏惧。

      一个两袖清风的穷人

      不畏惧,哪怕鬼神。不在乎,哪怕容貌。

      黎小桃不好看,肤黑如炭,像她这样的人想好看都难。有次她掉进煤堆里,黑黑相遇融为一体立刻不见人了,还是黎叔聪明,拿晾衣杆捅——硬的是煤,软的是女儿。

      昆明紫外线强,小桃同志经年累月受其“眷顾”,每天洗脸都能洗出半盆阳光。06年冬天去北京城市出版社交书稿,和几个神交已久北京网友谋了面,他们惊呼:“你丫真黑!”小桃解释自己这叫“高原黑”,并质朴地表示了尴尬和自惭。

      云贵高原没有海,没有梅雨,没有季侯风——只有干燥,无休无止的干燥。小桃有个南京女知己在昆明仅呆半年,便由一朵鲜花变成干花。女知己悲哀不已,抱着小桃大哭一场,毅然回到她细雨蒙蒙的江南。

      海拔1890米的昆明虽不养人,但气候宜人。“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这个佳句的作者是明代青年状元杨升庵,贵为翰林院编辑,却被一条琅铛锁从四川锁到云南。杨编辑沦为流放之囚,迅速融入这块红土并吟诗赋词,缆月观云(云南的云是很好看的),这种安之若素的心态一直为小桃同志所推崇并学习。

      天气好,冷暖适度,风景好,一步一景——这都是培养慵懒时光的必备软硬件。民国初,警察上午十点钟沿街挨家挨户敲门,催促店铺老板开门迎客。公元21世纪,店主们多数也在九点以后才打开店铺。有外地人问某店主,何不早些开店多赚多一些呢?店主:“我只要每天早上能喝碗米线……”

      日啖米线三公两,不吃枉为昆明人——桃氏名言。

      小桃早餐喜欢甩米线,有两个原因。米线是天下第一美食,此其一。小碗米线三点五元,很便宜呀此其二。

      像她这种碌碌不为的平庸之徒,既没有挣大钱的好本事也没有撞大运的铁脑袋,偶尔找个东家打一份短工,收了工钱,连续一个月每天清晨去五星级酒店的豪华餐厅甩大碗米线,鳝丝的,甩两碗。有个餐厅不厚道,把泥鳅切成丝混在鳝丝里,小桃含泪对老板说:“你以为你是黎小桃啊,写文章没有灵感的时候就瞎扯一通——把泥鳅扯成黄鳝长。”

      甩鳝丝米线的

标签: 历史人物小传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