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贾政、元妃和贾宝玉原型人物辨(下)

历史密码网 29 0

  确证贾政的原型人物就是曹寅,对于理清小说人物和现实人物的关系,以及探讨小说作者的身份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红楼梦》是一部具有浓厚自传性质的长篇小说,既然贾政的原型人物是曹寅,那么按照常理来说,贾宝玉的原型人物(作者本人)就是曹寅的儿子。

  胡适先生在《红楼梦考证》中首先认定小说作者就是曹寅的孙子、曹頫的儿子曹雪芹,接着又从“都是次子”、“先不袭爵”和“都是员外郎”三个共同点认定贾政就是曹頫。胡适先生的考证并不严密,下结论太轻率,但至少他认为贾宝玉就是作者,贾政就是作者的父亲。

  贾宝玉究竟是谁?这是本文要解决的最大的一个问题。

  10.1 元妃的原型人物是曹寅的长女曹佳

  曹寅有二子二女。长子曹顒,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继任江宁织造,五十三年底因进京染疾,五十四年(1715年)初病逝;次子珍儿,康熙五十年(1711年)三月夭殇。二女皆为王妃,长女曹佳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嫁镶红旗平郡王纳尔苏;次女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嫁康熙某侍卫。这两门亲事皆由康熙指婚。以上史实皆为学界不争之论。元妃的原型人物就是曹佳,这一点早已为众多研究者指出。

  小说第六十三回写到,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探春行酒令时抽中一签,主得贵婿,众人笑说:“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第892页)元春明明是“皇妃”,在这一回中却变成了“王妃”,这是作者巧妙地透露了元春真实的身份。第五十五回和第五十八回所写的“老太妃”在第九十五回中变成了“太后”,也是这个道理。

  关于曹寅子女生平的史料相当匮乏,研究者对于他们的出生时间俱无定论。曾保泉先生在《曹雪芹与北京》一书中写道:

  曹寅生有二女,长女曹佳氏,嫁平郡王纳尔苏,这是学界不争之论。问题是曹寅这位长女,即曹雪芹的大姑,生于何年,亦即是否是曹寅子女中年最长者。纳尔苏生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曹佳氏生年当在同年或稍后。嫁纳尔苏为康熙四十五年(1706)(注:见《关于江宁织造曹家档案材料》,“江宁织造曹寅奏谢复点巡盐并奉女北上及请假葬亲折”、“江宁织造曹寅奏王子迎娶情形折”),时纳尔苏十七岁,曹佳氏不会太小。此女为寅继室李氏所生。[1]

  根据本文对元妃真实出生时间的辨析,元妃生于1692年2月18日亥时(康熙三十一年正月初二壬子日),因此可以断定:元妃的原型人物一定是曹佳,她真实的出生日期一定是曹佳的生日。

  明确了元妃的原型人物,也就进一步确证了贾政的原型人物是曹寅。贾宝玉既然是贾政的儿子、元妃的弟弟,那么一个自然而然的推论是:小说作者就是曹寅的儿子、曹佳的弟弟,而绝不是曹寅的孙子、曹佳的侄儿曹雪芹。

  也许正因为如此,将元妃和曹佳对应在一起的观点才会遭到周汝昌先生的彻底否定。周老先生在《曹雪芹小传》中写道:

  “王妃”与“皇妃”非一。小说所写归省仪注,绝非“王妃”所能有。又脂批有“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先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难得他(写)的出,是经过之人也。”“此语犹在耳(按指贾政“得征凤鸾之瑞”语)。”等文(俱见庚辰本夹行朱批)。可见省亲一回是由素材、原型而作艺术加工。有人竟以曹寅时代长女嫁讷尔苏为平郡王妃之人之事来比附“元春”的原型,实在是不懂历史制度的一种主观牵合。又书中所写场面与康熙南巡驻织造署的场面仪注亦无一毫相似点,二者实如风马牛之不相及,绝不能指为借写南巡往事。盖自曹頫以下,并未有真正及见南巡“盛况”之人。),《红楼梦》里写“元春”“皇妃”归省的情节,大约就是受了这件事的启发而用艺术加工和夸张的手法写成的。[2]

  周汝昌先生一方面认为省亲“是由素材、原型而作艺术加工”,是受了康熙南巡“这件事的启发而用艺术加工和夸张的手法写成的”,另一方面却又认为将曹寅长女比附元春的原型“是不懂历史制度的一种主观牵合”。他的反驳自相矛盾,站不住脚。

  从常理上来判断,贾政的原型人物就是曹寅,元妃的原型人物就是曹佳;而按本文对小说人物真实出生日期的推定,以及结合史料所做的辨析,贾政的原型人物一定是曹寅,元妃的原型人物一定是曹佳。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贾宝玉的原型人物、小说作者究竟是曹寅的哪个儿子、曹佳的哪个弟弟。

标签: 历史人物小传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