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京!》——中国历史不能承受之重的1937

历史密码网 33 0

南京!南京!》——中国历史不能承受之重的1937

   1937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序幕尚未完全拉开,在远东中华民国的土地上却早已硝烟四起。北平天津、石家庄、太原、上海,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相继陷入日军之手。战争之铁轮已无法转向,下一站目标直奔南京。

   南京——远东中华民国的首都,在11月底的严冬寒风中惴惴颤颤地等待老天宣判自己的命运。

   12月13日,南京沦陷……

   这是寒冷冬天里的黑色开始,曾经的六朝古都,曾经的繁华香艳,曾经的秀丽山川,在日军的装甲履带下零落成泥。

   弃城、逃亡、抵抗、屠杀、强奸、抢夺、慰安,成了这座古城在1937年最后一个月里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不安、恐惧和死亡笼罩着钟山,弥漫在长江,充斥着这座几成废墟的城市的角角落落、人人心心。

   日军内心是不安和迷茫的,他们虽然暂时沉浸在占领“支那”首都的空前喜悦和自得中,但战争一路打来,从狭长岛国走出的军队,真真切切地感受了远东第一内陆大国的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彻彻底底地认识到了这种征服是多么地脆弱、不堪持久。在异国他乡的陌生土地上,这支军队焦虑而不安。他们不知道明天的方向,尽管他们打败了支那军队,占领了支那首都,但还是遭遇到零星的顽强抵抗,在他们眼中支那都城草木皆兵,于是,屠杀——从肉体上消灭任何一个可能给自己造成威胁和带来麻烦的生命个体,不管他是平民还是已放下枪炮的士兵;于是,强奸——在一个已经没有任何秩序约束、没有军队和政府守护的他国城市,尽情地蹂躏他族妇女。这支军队的内心越不安,对付敌人的手段越残暴,砍头、剖腹、活埋、轮奸、奸杀,血染残阳,长江呜咽!

   南京未逃亡出去的军民内心是万分恐惧的!他们天天直视明晃的刺刀和同胞的鲜血,他们知道,他们失去了任何的庇护,他们已经成了异族砧板上的鱼肉,他们没有选择,没得反抗,连死的尊严都无法要求。他们大量逃亡至安全区,祈求能在这里得到一些欧洲人的保护。他们的目的实现了,但这种实现也不是持久的,很快,安全区里也变得不安全。枪杀、强奸、暴虐,在这里上演,欧洲人都自身难保!

   《南京!南京!》,这是部沉重的影片,其中的情节我已不想描述,我只是从中看到大人物的欲望和野心给众多小人物带来的灭顶之灾以及人性在一定环境下的恶至极致。1937年离我们其实并不遥远,72年而已,还不及一个人的寿命。72年的风雨中,这片土地上又在继续累积多少沉重和伤害,又发生过多少比1937年的屠杀和强奸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事情,而做出这些事情的,不是日本人,是中国人自己……

   “千古悠悠,有多少、冤魂嗟叹,空怅望,人寰无限,丛生哀怨”。大人物的欲望、野心和人性中的残暴永远需要我们警惕,从中国古代的凌迟行刑,到1864年曾国藩平定太平天国的“天京大屠杀”(天京即后之南京,当时曾国藩所领之湘军日屠杀量超过了1937年使用机枪、大炮、炸药的日军),到1937年日军的南京屠城,再到离我们更近的那一场大革命。我们不能忘记,但我们总在忘记!

   只能祈愿,这个世界不再发生战争,毕竟,战争太过残酷,战场上,无论输赢,皆为毁灭,战争中的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受害者;只能祈愿,如果不幸发生了战争,希望不要出现大规模的屠杀,屠杀了他族,也埋下了冤冤相报的“恶因”;只能祈愿,如果在战争中发生了屠杀,请人道些吧,让敌手痛快离去而不要虐害致死。

   历史,永远值得我们铭记!

   仅以此文,缅怀72年前顽强抵抗日军的中华民国军队和南京大屠杀的死难同胞,献给用英文写出《南京大屠杀》一书让西方人关注和了解这段历史并因写这本书而于2004年抑郁自杀的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女士,你们安息!尚飨!

标签: 草木皆兵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