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人物评论

历史密码网 15 0

引子

  夏天,天气比较热,不过有了空调就不一样了。屋外烈日炎炎,酷暑难耐;屋内则是冷气飕飕,别有一番滋味。冷热交换,却难免又得了空调病啊!有得有失,和谐发展最是不易。冷热说到底还只是生理上的一种反应,所得的病也是肉体的折磨,不难应付。

  佛家提倡从肉身到灵魂这一层次的升华,抛弃“臭皮囊”,虹化往西方极乐。当然这是不科学的,消极的看法,不过却是修身养性,独善其身的好办法。话又说回来,人生天地间,要出世谈何容易?既然在这世上,便有很多无奈。

  最早前看的小说,主线是爱情,矛盾的一切源头皆是爱情,大有只为爱情而活的姿态。当初看时,要么大快人心,要么缠绵悱恻,爱不释手。不过,掩卷思之,总是略感遗憾,因为生活不是这样子的。

  有了遗憾,对所看的书便有了要求,有了选择。但结果却是找不到书看,便大半年也只是随便翻了几本,敷衍一下自己的阅读兴趣。终于这遗憾没有一直延续,在《冰与火之歌》得到了弥补,大有当初看《红楼梦》的感觉。一个个鲜活的面孔,人物性格的复杂多样,而一个人中又有多重性格,压抑着的,表现出来的,这是人,活生生的人。这些人,组成了生活,而不是如我当初看武侠小说时,组成的是江湖。

  前面曾提及肉身与灵魂,冷与热,当然这不是无的放矢。“冰”与“火”这便是灵魂深处,内心的一中斗争,纠缠。书中每每说到冰与火,总是伴随着很多对立的词组的出现,比如“善与恶”、“正与邪”。可是,正如爱因斯坦所提出的,时间是相对的,质量、长度都是相对的,唯一不变的是真空中的光速。对于人,善恶,正邪也是相对的,而事实注重的是你活着,还是死了。这一刻,你只能拥有这两种状态的一种。

  死,需要勇气;活着更需要勇气。读《冰与活之歌》,感受最深的就是书中对本能的一种诠释。对信念的坚守,对丑恶的揭露。阴谋完美,毒药甘甜,但这一切只是一场戏。

  《冰与火之歌》带给我很多很多,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眼前飞扬,不吐不快,艾德·史塔克,琼恩·雪诺,雷加·坦格利安,瑟曦·兰尼斯特……

   冰原狼——艾德·史塔克

  在《冰与火之歌》的书中,对每个人的感情都是不一样的,喜欢、讨厌,不一而足。最强烈的莫过于艾德·史塔克,他让我油然而生一股敬意。正是对他的这种尊重,我把他放在了人物的第一位。

  艾德留给了我两个悬念。看完三卷,我一直在等待,等待艾德的重现,等待真相的面世。我不相信艾德已经死了,最简单的理由就是每章节的视点人物,都是在不同的环境中得到成长,而惟有艾德死了,难道这是一个例外?应该不是。但仔细想想,艾德是不得不死的,至少应该消失一段时间,让小丑们登上舞台表演一番。小说一开始已经预示着艾德的死,史塔克一家碰到了六只孤儿的冰原狼崽,正代表着史塔克一家的六个孩子,六个孤儿。再按剧情的发展需要,艾德一旦坐镇临冬城,犹如定海神针未变成金箍棒,七大王国的局势将如海平面般,小地方有飓风,有海浪,而大体上终归是波澜不惊的,也将不会有列王的纷争,冰雨的风暴。艾德不死,不管谁造反,不谛于自取灭亡。

  怀疑艾德的忠诚的人都是笨蛋。他对劳勃忠心不二,他们是君臣,是兄弟,是战友。可是,当初的艾德,却又背叛了凯特琳的爱情,凯特琳的等待,得到的是艾德的私生子:琼恩·雪诺。狼是最忠诚的动物,但艾德在最应该他忠诚的妻子身上做出了背叛。我不相信这是艾德,我坚信琼恩不是私生子,他也许姓史塔克,也许姓坦格利安,至少不应是雪诺。不管是艾德对劳勃,还是艾德对凯特琳,怀疑艾德忠诚的人都是笨蛋!

  艾德的一生,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与詹姆在君临城中的对峙。他硬生生把詹姆从铁王座上逼了下来。能让御林铁卫队长产生压力的人,寥寥可数,像百花骑士这般只凭过人的武功争雄的人,是万万办不到的。这股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气势,至今未在第二人身上看到。可堪与之比拟的泰温公爵,看上去多了一份阴险,少了一份战意。

  凛冬将至,艾德总是如此教育他的孩子,而恰恰是自己死在了冬天。诸神是残酷的,而人心的残酷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狼对于敌人毫无仁慈可言,却不会出现狼吃狼的现象。艾德忘了,只有他是一只狼,冰原狼。培提儿·贝里席是一把匕首,瓦里斯是巨毒无比的蜘蛛。

  对于英雄,马革裹尸是一个好归宿,但是却不属于艾德。在战争中,艾德可以决胜千里,又可以冲锋陷阵,真正可谓是大将之才。此等人,将一生都献于刀剑,难免不容于朝廷的黑暗环境,艾德不属于争权夺利。他最大的悲哀无疑是死于宵小之流。在权利的游戏场中,激烈程度更甚于沙场。大公无私成为了艾德的致命伤,在一切为自己利益打算的君临城,还考虑着七大王国的安危,劳勃的王位的艾德,犹如溺水之人,不是众叛亲离,而是根本没有亲众,难逃溺水而死。

  话说好钢易断,断了还能发出悦耳的响声,谱出绝响。可是,艾德是瓦雷利亚钢,他不会断,他正像自己的配兵寒冰,被泰温仍到钢炉里慢慢熔化。他没有视死如归,没有大义凛然,他只有无奈,只有死不瞑目。狼的眼睛光芒四射,那是在生前,死时,却只是那么的无助。

  寒冰伴随艾德走过金戈铁马,而冰冷的剑锋还是无情的划过了主人艾德的喉咙。艾德的头挂在君临的城墙上,看着渺小的世人在为名利忙碌,看着自己打下来的七大王国衰落。他们无知!。

  临冬城上的旗帜,不变的是冰原狼的图按。猎猎做响,警示着大家:“凛冬将至。”

  北境之王—罗柏·史塔克

  权力的游戏犹如冰川,厚实的冰块表面平静异常,而内部则暗藏汹涌,危险莫名。人处其中,果真须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琼恩·艾林死了;艾德·史塔克在阴沟里翻船,甚至七大王国的国王劳勃·拜拉席恩也难逃厄运,是孤舟行驶于暴风雨的海上,一个大浪足以使人永不翻生,凶险难料。冷眼观看尔虞我诈的君临,当还处在《冰与火之歌》平淡的情节上慢慢前进时,终于在临冬城响起了沉睡百年的喊声,打破了七大王国平静的外面,露出其残破不堪的内在。大琼恩就说了六个字,仅仅只有六个字,但这已经足够。“北境之王万岁”如一声响雷撕裂了沉闷的局势,破坏了暗川的宁静,预示着大浪的来临,吹响了战争的号角。这一声,不亚于传说中的冬之号角,七大王国如绝境长城般顷刻倒塌。

  枪打出头鸟,罗柏这一步无疑是走上了不归路。

  罗柏的实力我们有目共睹,打仗他并不逊于父亲艾德。可是,形势却完全不同,艾德他是临冬城公爵,劳勃的大将;罗柏却是北境之王。罗柏可以强绝七大王国,却不懂得治理,不知道如何实施怀柔政策。艾德有王者之气概,当一个大将绰绰有余;罗柏有大将之才,但做为一方之主却显得力不从心。拆东墙补西墙的无奈之举,使军心涣散;作战没有休养生息,导致军民疲惫。“我每仗必胜,却赢不了这场战争。”罗柏让我想到了西楚霸王项羽,悲剧就这样重复着。罗柏自己的话正是他军旅生活的写照。

  罗柏的死,书中早有伏笔,可我没想到指的是他。“六狼一体,五狼残存,分隔天涯,互不联络。”瑞肯,布兰,艾莉亚,珊莎,琼恩,他们都在惊险的环境中度过,苟活于黑暗的现实中。他们无助,却死里逃生,宿命降临到罗柏的身上,死的是他!

  罗柏遗传了狼的凶狠,可是到死,他也不是狼灵,对灰风的不信任直接导致了死亡。红色的婚礼,是血染红了护城河的水,是血染红了孪河城的墙,染红了婚礼的帷幕。罗柏可以正面打败詹姆,却输给了九十多岁的老头。罗柏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年轻人比的是刀枪武力的强弱,老年人比的是一生积累下来的经验,比的是头脑。当上北境之王,罗柏必须树立自己的威信,拥有自己的冷酷。他刚愎自用,不听忠告,赏罚不明,逞一时之威风,面对一生都在沙场打滚的泰温公爵与瓦德·佛雷,他少了头脑。

  长夜黑暗,处处险恶。在黑暗中的罗柏变得寂寞,为了简妮,他背叛了自己的诺言。爱江山更爱美人,但至少要先打下属于自己的江山,罗柏没有。人人都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罗柏也没有。这幼稚的表现足以致命,以至瓦德·佛雷会冒天下之大不讳,在自己的领地砍下客人的头。罗柏和他的狼灰风,续演着艾德的悲剧,又一个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在权利的游戏中,罗柏不知道规则是什么!罗柏与灰风属于沙场,他们是何等的威风,独当一面。可是当虎落平阳,龙游浅滩时,可以撕裂人的喉咙的灰风,却敌不过人的野心。

  当临冬城被席恩·葛雷乔伊占领,被席恩用火烧地只剩下冰冷的城墙,那时的北境之王已经输的一塌糊涂。可罗柏毕竟辉煌过,一次次的战争或许也会象三叉戟河之战一样,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却不知“北境之王万岁”在他们的心中会有多少印象,是深刻还是如流星般一闪而过?这声音还能在七大王国响彻多久?琼恩已是守夜人,布兰是残废而且年纪还小,瑞肯则更不必细说了。狼已是分隔天涯,互不联络。临冬城或许要让复仇的凯特琳来支撑了。不过我在希冀,因为灰风的头缝在了罗柏的颈上,这也许会是奇迹。

  死寂孕育着生机。一片黯淡的临冬城相信经得起考验,会带来先的高潮,当初听到“北境之王万岁”而沸腾的热血,早已经在红色婚礼的大雨中冷却,随着河流到了其他地方。不知何时,才能再让我感动?“北境之王万岁”,我等待这声音重临七大王国,重临临冬城的上空。

  守夜人的汉子——琼恩·雪诺

  在《冰与火之歌》的书中,论男性角色,我是最喜欢琼恩·雪诺的了。不过这种感觉也只在微妙处,因为我喜欢的人物实在是有些多了。

  对琼恩,心中难免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同情。他做为私生子,长大成人。在临冬城,琼恩虽得到了父亲的爱,但也难免伴随着凯特琳的歧视:眼神中透出的怨毒,话语中的“我们不欢迎你”充斥了琼恩的童年,甚至罗柏不经意间的看不起。他的地位永远只是私生子,永远不会是临冬城公爵,临冬城是他的家,但不会是他的归宿。席恩·葛雷乔伊做为史塔克家的养子,做为战败诸侯的人质,也不会出现琼恩的尴尬。琼恩的处境正是猪八戒照镜——里外不是人。

  在这样的环境中,他与妹妹艾莉亚 感情就难能可贵了。罗柏与珊莎透露出着高人一等的气质,而艾莉亚好动的真性情让琼恩在这家里得到了温暖。

  可是琼恩还是选择了守夜人,或许是对现实的逃避,或许是对没有母爱的不满,或许直接抗议史塔克家的行为。琼恩成为了第一匹离群的狼,随着叔叔班扬去了绝境长城,。穿上黑衣黑甲,成为了乌鸦。在临冬城,他终究不能溶入史塔克一家,私生子的枷锁隔绝着他。但在长城,不管以前你是强盗,杀人犯,私生子,以后你都是守夜人的汉子。

  琼恩在临冬城最后一个见的是艾莉亚,最后一个拥抱的是艾莉亚,最后一个吻别的还是艾莉亚。记忆中小妹的笑声在后来北行的漫长路上始终温暖着他的心房。琼恩轻轻为艾莉亚梳理杂乱的头发,这场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艾莉亚在公开场合会说:“他是我们的哥哥,”而珊莎总是纠正:“同父异母的哥哥。”私生子,只有艾莉亚不在乎,只有长城才有他的地位。

  守夜人是终身制的,一旦穿上黑衣,发了誓言,便只能“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长城会磨练琼恩,让他成长;但琼恩的出现,必然影响着长城,他是狼,冰原奔狼。琼恩为了长城,遵守了科林的命令,用科林的人头做为加入自由人的门票,背叛了守夜人,背叛了自己日日铭记的誓言:是耶哥蕊特改变了琼恩·雪诺。

  火吻而生,耶哥蕊特这位自由人,她的一生真就如火一般,光明四射却也短暂。她用身体温暖着琼恩,用生命重新点燃了琼恩。琼恩与耶哥蕊特可以说是一对仅且一对谈恋爱的人,在《冰与火之歌》中,皆是政治婚姻的产物。比较伟大的爱情追求者乔拉·莫尔蒙,却只是一相情愿,很是失败。詹姆与瑟曦就不多说了,是不合法的关系。一个爱的死去活来,一个又淫乱后宫,不过不管如何,龙凤胎乱伦,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如此,琼恩与耶哥蕊特的爱情就如鹤立鸡群,不同凡响。耶哥蕊特,或许自由人都是如此,肆无忌惮地表达爱意,大声对琼恩说:“你当然偷了我。”“耶哥蕊特我没有偷你,我是守夜人的汉子。”似一本正经,也似打情骂悄。

  不过琼恩身为乌鸦,耶哥蕊特为自由人,注定着这段爱情的失败。距离,立场分不开两人,就只有生死相隔了。随着一箭穿胸,耶哥蕊特,死了。琼恩在庆幸那一箭不是自己射的,也许耶哥蕊特倒希望死在琼恩手上。死在爱人手上,可以瞑目,留给琼恩的内疚足以使他刻骨铭心,永远记得生命中有一个女子叫耶哥蕊特,她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你什么都不懂,琼恩·雪诺。”

  真正最喜欢琼恩·雪诺是因为他没有因为耶哥蕊特的死而否认一切,他勇敢地承认了自己对耶哥蕊特的爱,不怕面对死与活的选择。不管是科林的命令还是自己的意愿,当琼恩说了“我要你”时,所有的誓言,所有的荣誉都已被遗忘。“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千白遍的誓言留不住头脑发热的琼恩,及不上耶哥蕊特燃烧的身体。琼恩破了誓言,被别人拿着当把柄,面对的或许是被处死。感谢山姆威儿·塔利的帮助,琼恩非但没有被处死。还机缘下坐上了守夜人第一把交椅。他对耶哥蕊特的爱,是他对自己这份情的负责,也不枉与耶哥蕊特相爱一场,还陪上了性命。

  只要琼恩记得,耶哥蕊特的一部分就一直活在他心里,血与火同源。

  长夜黑暗,处处险恶。前方的路留待琼恩·雪诺自己开创。

  末了,让我们一起默念曾经感动过我们的守夜人的誓言,伴随琼恩,使他不惮于前驱:

  倾听我的誓言,做我的见证: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我是守夜人的汉子——琼恩·雪诺

  水舞者——艾莉亚·史塔克

  在上文曾说琼恩·雪诺是我最喜欢的男性角色,而艾莉亚·史塔克则是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我对琼恩怀有一丝同情,每当看艾莉亚的时候,我是心酸。

  六只狼中,罗柏为北境之王,形势很严峻;琼恩在绝境长城,环境恶劣且得对付自由人的入侵,但他们至少有饭吃,能睡上一些安稳觉;珊莎被困君临,没有自由,却也不会有严重的生命威胁;布兰、瑞肯在逃亡路上也相对比较安全。只有艾莉亚,一个人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她在逃亡,谁会认为一个光着脚,满身泥泞的小孩,她会是艾德·史塔克的女儿?没有,这或许是不幸中的万幸,足以逃避耳目,但如此一来,她能凭借的只有自身了。

  艾莉亚到不了绝境长城,碰不到那个会叫她“我的小妹”的琼恩,因为尤伦死了;艾莉亚本与母亲如此接近,与罗柏只隔一层帐篷,但时间却是在红色婚礼上。要回临冬城,她得靠自己;要找琼恩,她也得靠自己。她拿出了仔细保管的铁币,说出了“Valar morghulis”驶向了宿命般航程。

  回首艾莉亚,她大咧咧的性格透出一种可爱,曾经一度她被当成男孩,自己也不得不说:“我不是女孩子”。虽然一直伴随着艾莉亚的是艰险,我却难免又笑出声来:胸口的心脏部位是波顿的家徽:恐怖堡的剥皮人。一个小女子,穿着一件血淋淋的衣服,装凶狠,狐假虎威一番,她的造型确实有些无奈了。

  罗柏,琼恩他们需要的是打仗,而艾莉亚面临的是打架;罗柏,琼恩就算输了,也不一定会没有性命,艾莉亚一旦败了,她就是死。可艾莉亚才九岁,她需要挑战的是大人,是战场上活下来的战士。

  “静如影,轻如羽,迅如蛇,止如水,柔如丝,疾如兔,滑如鳗,壮如熊,猛如狼,不动如石。”这是水舞者的口诀,也是艾莉亚绝地逢生的秘籍。杀人,魔山把人撕开两瓣;伊林拿起执刑的剑砍下人头;培提尔·贝里席用毒药。艾莉亚用她的恐惧杀人。“恐惧比利剑更伤人”这句话被艾莉亚奉为至理名言。夜里,艾莉亚会哭,会想爸爸、琼恩,可当晨曦蒸干眼角的泪水后,就算死她也不会再有一滴眼泪。人面临死亡怎么会没有恐惧?这方面,山姆威尔·塔利表现的一览无遗,艾莉亚也是!可山姆威尔一旦恐惧,他是双腿发软,两眼发黑;艾莉亚则化恐惧为力量,疯狂地消灭带给她恐惧的人或事物。她一边拿着匕首乱砍乱杀,嘴里又大声喊着话语来减少害怕,这大抵就是自己给自己助威壮胆。艾莉亚的杀人片段实在精彩,忍不住摘一段下来大家一起回味分享:

  “村里藏有金子吗?”她边喊边将匕首捅进他的背。“银子和珠宝呢?”她又刺了两刀。“存粮呢?贝里·唐德利恩伯爵在哪儿?”她扑到他的身上,不停的刺:“他离开后去了哪儿?身边有多少人?其中有多少骑士,多少弓手,多少步兵?有多少,有多少,有多少,有多少,有多少,有多少?村里藏有金子吗?”

  琼恩离开临冬城,送缝衣针给艾莉亚时,曾给她上过一课:用尖的那端去刺敌人。艾莉亚就这样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可爱、凶狠集中在她的身上。水舞者要用所有的感官去洞察周围,艾莉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和事物,使自己没有在权利的游戏中丧身,又在列王的纷争与冰雨的风暴中活了下来。

  艾莉亚的命已经驶向东海望,在北方有个不在乎她杀了什么人,头发乱不乱的人。离开战乱的七大王国,不知道艾莉亚的长征会在何时结束。经历过多的困难,艾莉亚早已变的坚强。可是她毕竟只是小孩子,失去了应有的童年,失去了爸爸、妈妈、兄弟姐妹的关爱,她走过了太多太多。现实遥遥无期,我只是希望她能再一次穿上干净的衣服,恢复女装,在梦里伏在琼恩的肩上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最后,是艾莉亚在七大王国留给我们的悬念,睡觉前,我们一起朗诵:“Valar morghulis,格雷果爵士,邓森,波利佛,‘甜嘴’拉夫,记事本和猎狗,伊林爵士,马林爵士,瑟曦太后,乔佛里国王。”

  临冬城万岁!!

  皇宫内的淑女——珊莎·史塔克

  裴多菲的诗句,想必大家都知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平时虽也朗朗上口,却是不敢认同,或许他的思想境界太高了。

  珊莎,白雪公主式的人物,本来怀有很多的梦想,最直接的当然是与乔佛里相爱。可是在君临的人间炼狱中,当艾德死后,她丧失了一切的筹码。为了继续生命的历程,她只能是口是心非的说着“我爱他”以求苟延残喘。乔佛里在作践这份爱情,来得到变态的满足,珊莎却是不得不活在这爱情的基础上。在这里爱情真的已经不名一钱。珊莎没有艾莉亚的坚强,但她这位弱女子却忍受了无比的委屈,千方百计活了下来: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即使被困于君临城这个大监狱中,没有自由。死了,那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对百花骑士的倾城一笑,珊莎已经不在乎了,她只是希望能借助这份婚姻逃离魔爪,却是失败了。珊莎的心经历了太多的痛而变的不知道痛,也幸亏她的心不能再感受痛,否则真不知道她将如何承受。珊莎确实已经一无所有,她只是一颗小小的棋子,她被人随意抛弃,她甚至连哭的权利都不拥有。

  礼貌是贵妇人的盔甲,可是最坚硬的盔甲穿在珊莎身上,也难以保护她,她还是遍体鳞伤了。

  当初艾莉亚亲自赶走娜梅莉亚,是用一块一块石头。狼犹如此,人何以堪?艾莉亚一定很痛

  苦。可是珊莎面对的是自己的淑女被杀,她无能为力,她欲哭无泪。这或许以为着她孤独的

  生活,没有亲人,没有伙伴。

  “经由这一吻,献出我的爱,愿你成为我的夫君与依靠。”珊莎终于无可奈何的走上了这一步。吻,没有丝毫感情;她拿什么去爱提利昂?又有谁愿意提利昂成为自己的夫君与依靠?当第一次月经来临时,她已经被安排,必须走上这一步。当初曾为她可惜,现在倒庆幸她嫁的是提利昂·兰尼斯特。

  乔佛里死时,是我认为《冰与火之歌》中最大快人心的情景,原来他也会害怕。珊莎终于笑了,摆布她一生的人,到头来却也是被人摆布,死了!

  卷三(下)中有一幅插图,珊莎坐在雪地上,在面前堆起梦中的临冬城,那里有太多的美好回忆。想着罗柏的拥抱,想着艾莉亚的雪球。被小指头带出君临不知是珊莎噩梦的结束,幸福的开始?还是轮回中又一个噩梦的开始?有多久没有人对她说:“你的微笑真美,小姐。”不知道了。

  鲁迅先生有一句话: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珊莎没有死亡,也没有爆发。她一旦爆发,那也将意味着死亡,在强与弱的对抗中,你只有在沉默中忍受: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艾莉亚比起珊莎,多了一点自由,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朋友。不管坚强与软弱,活着度过难关,你都是胜利者。泰温如何?乔佛里如何?不都死了嘛!死了,你什么都没有了。

  珊莎留给我的印象不深,她是软弱中透着无比的坚强,因为她的身体里流着的也是狼的血,艾德的血。她只是在成长!

  后记

  暂时性的不写了。这几天都是在半夜,看漫画《新著龙虎门》,大概看得累了,就开始写这文章。不过我时间算的不对,今天晚上我已经跟上了漫画连载的进度,以后没有漫画看,也就没有让我熬夜的动力了,就先停一停,休息休息也好。本来的打算是还有很多的人,副标题都已经想好了,先列个表吧:失败的母亲——凯特林·徒利、心灵的骑士——布兰·史塔克(略谈瑞肯·史塔克)、生命的月亮——丹尼莉丝·坦格利安、三叉戟河的战魂——雷加·坦格利安、左手剑客——詹姆·兰尼斯特、扮演小丑的王后——瑟曦·兰尼斯特、一锤定王国的国王——劳勃·拜拉席恩、没有土地的国王——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走私的丞相——戴弗斯、懦弱之后的汉子——山姆威尔·塔利、有智慧的笨蛋——席恩·葛雷乔伊。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好无奈,留到学校完成吧。本来下学期,除了《冰与火之歌》、《美国众神》我还没有打算看其他的书!

标签: 马革裹尸的历史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