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让历史里的阴影重见天日

历史密码网 13 0

  应该让历史里的阴影重见天日

   老宋

   人类的一切生活莫不被蒙上历史的阴影,并且把这个阴影投给未来——这是历史最让人讨厌的地方,却也是最为人所重视和正视的功能。最近,一本年初由上海出版社出版的名为《唐山警世录》的报告文学,由于揭露了唐山大地震的露报真相,而在大震爆发30周年纪念日日益临近的这段时间里,引起了极为广泛的影响。

   7.8级大地震,之前会就真没有任何征兆?

   《唐山警世录》给了我们一个答案:在唐山大地震半年之前,时任唐山地震办公室主任的杨友宸就做出中短期预测,认为在7、8月份将有5-7级的强地震;大地震10天前,唐山二中校地震科研组的田金武老师,当着前来该校召开经验交流会的中国近百名地震界官员、专家的面说,7月底8月初,唐山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唐山不少地震监测站、台、点也发出了大量“大震就要来临”的高危预报……

   这么多人抓住了大地震,为什么震前没有得到任何正式的预测信息?为什么在24万人死亡的状况下,会出现一个距震中只有115公里的青龙县,18万间房屋倒塌却只死一人的现象?

   《唐山警世录》让历史里的阴影重见了天日:时任唐山地震办公室主任的杨友宸,再做出地震预报后向市领导汇报,但却因为当时的社会背景,被怀疑散步谣言将其下放干校“改造世界观”,不准请假不准出门,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业务新手。就这样科学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唐山二中校地震科研组的田金武老师,在交流会上的发言也没有赶上好时候,因为该交流会的中心议题是“批邓反右”,而田老师是被批斗的对象,哪会有什么人去听他发说话。距震中只有115公里的青龙县县委书记,得知杨友宸的预测后,在未请示上级的情况下,立即展开全县临震动员,大地震只夺去了该县1人的生命。毫无疑问,唐山大地震可以不死那么多人。毫无疑问,当时的政府之所以没有发出地震预警显然是心存顾虑,一是当时的政治背景使然,另外就是怕错报之后所带来的社会经济损失。

   史如云烟,重提历史的真正价值和作用不在于让当时的责任人,跨越漫长的时光前来负荆请罪,或者我们搜肠刮肚千方百计地为责任找到一个牢靠的主人。如果能让历史里的阴影都重见天日,晒干它的霉腐,找出他能够鉴往昭今的证料,那么善也有了,益也有了。

   为何有此一言?

   因为,《唐山警世录》这样一本具有特殊价值和贡献的书,在出版过程中却历经一波三折,遭受重重阻挠。作者张庆洲在唐山市委宣传部看到了中国地震局的一份文件,文件中说该书存在着严重歪曲事实、涉及部分敏感问题等三个严重问题,挺到这最后一关的张庆洲,在绝望中给中国地震局局长宋瑞祥写了 ,这封信让《唐山警世录》诞生于世。

   采访写作用了两年时间,争取出版却用去了四年时间。是宋瑞祥拨云见日,但可以看得出来,“政治压力让科学预报心惊肉跳”并不是过眼烟云,而且它的迷雾也还远未散尽。如果《唐山警世录》无法正式出版,至少可以预测两个结果:一是还有可能出现类似唐山大地震的悲剧;二是还会有另外的作者、另外的《唐山警世录》以及另外一个宋瑞祥。

   一个成熟和理性社会的政府,应该让自己的民众清楚他们是生活在一个什么的环境里,什么时候有什么危险,忚应该知道怎么才能从民众那里得到进步的动力,让民众做自己该做的事。

标签: 负荆请罪的历史人物是谁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