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习一段历史(浓缩版)

历史密码网 19 0

  侃点绿豆芽当快餐,你咬咬牙耐耐心应该看得下去,再说历史这门课能背得滚瓜烂熟才好。

  先说另一桩:有个叫张嘉佳的人说在酒吧不要轻易换菜,因为换上来的是要加个大样的,那就是厨师的唾液。张说那里面可能有大量的癌细胞。何止?包括艾滋病菌在内,就很可能有大病医疗保险单上列举的所有免不免责病菌。这个张嘉佳还说,烹活虾,肉不仅鲜嫩,更紧致,好吃;死虾肉松松垮垮,难吃。常形容食物难吃死猫肉一般也就是死吓一般。所以我看见虾在油锅里万马奔腾的样子是多么开心,看见被抹了脖子的鸡在地上翻滚蹦跳而欣喜万分,看见鱼被扒光内脏以后还在盘子里挣扎,我兴高采烈地等待一顿鲜美大餐的到来。

  之所以对张嘉佳的话深信不疑,是因为他先是吃家,后开酒吧,再后才写书当作家。

  小引

复习一段历史(浓缩版)-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1975年,台北,蒋介石的遗体还没有停放到正式的哀悼大厅,像是在等待一个人。

  因为这个人身份特殊不能公然露面,他要在宋美龄的帮助下秘密见总司令最后一面。

  这个人是张学良,当时还在软禁中。他有望最辉煌的后半生都被眼前这个即将盖棺的人给生生剥夺了。从宁波的雪窦山客栈,历经溪口蒋家祖屋下面的山坡寺庙,后被轮解至一个又一个偏远地区的洞穴幽室。炎热的夏天,张也曾在牯岭的一座别墅里消暑,小溪绕门而过。虽有绿荫和女人相伴,但张住过的那些地方统统被称为拘押地。他的感受是生不如死。

  张终究走到了寿终正寝,享年百岁。都说他是靠圣经和一位红颜知己的救赎来度过漫长岁月的。他暮年把自己的长寿归结为“睡眠好和心静”,这,与先前的生不如死是一对反义概念,因笔者眼界未到,这个迷只能挽起来放着(羞一下)。

  眼前,过去半个世纪的大是大非,难道要以这种方式做个了断吗?看着蒋瘦缩凝滞的遗容,张无法道出内心的五味杂陈,就连一旁的宋女士也百感交集。

  这两个人之间充满传奇的打打杀杀分分合合,缘与情,怨与恨,用“风雨同舟”来归纳应该是贴切的。

  那条大船,无论谁来掌舵,都是要保证它不被恶浪倾覆。

  而今,他俩已是阴阳两隔,再也没有船、舵手、保驾护航这样的字眼。他们的过去,已经沉淀成一部悲壮的史诗

  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或者他们各自发生过什么,是时的视野很难给出合乎情理的解释;前少帅脸上的表情,我们的词汇也很难全部把它包含进去。

  雄心、率性、妄为、担当、义气、遭遇、愤懑、隐忍。少帅与这些词有缘。

  具体地,他心性和行为的混合轨迹:踌躇满志——失落——痛苦——率性而为——负荆请罪——甘为阶下囚。

  但还有比他现在更好的情形吗?一个近似龌龊的传说,听起来却是那样的动人——他都老死了,他还活得好好的。他说“是因为蒋夫人”。

  她现在花容不再,曾经的孔雀绿童眸如今改变了颜色。

  他们相视的一瞬,还有多少当年的光芒在两颗华发稀疏的头颅间闪烁?

  临别总司令的遗体,少帅展开一幅私挽。私挽写着:关怀之殷情同骨肉,政见之争有如仇雠。

标签: 负荆请罪的历史人物是谁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