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三季稻,居然有百度百科,笑死了~~

历史密码网 46 0

玩游戏玩到这份上,I简直服了U

  三季稻三季稻目录

  基本信息

  三哥传记

  三诗数首

  三季稻之歌

  农业三季稻

    魔兽世界中常年游走于暮色森林和荆棘谷的UD法师,联盟小号的收割者,为阵营平衡做出重大贡献的人。

  [编辑本段]基本信息

    ID:三季稻

    阵营:部落

    种族:亡灵

    职业:法师

    昵称:三哥

    公会:梁山

    特点:飘忽暮色森林等地

    技能:秒杀大火球 无敌奥爆术

    区&服务器: 二区 艾萨拉

    官方网站:/

    Armory资料:

  [编辑本段]三哥传记

    古诗有云:一法师,顶二字公会,自号三季稻,于荆棘谷四处劫杀.新人闻名即五脏欲裂,见影则六神不安,碰面竟七窍流血.致使联盟八方震怒,戮力围剿,然其虽九死仍遁出于十面埋伏.遂流芳百世,名垂千秋,受万人景仰. 万追兵,携千把利刃,皆为百人斩,在东大陆十地追剿.稻哥通晓便九转乾坤,遁影在八荒之外,遭伏使七步之才.此令部落六族敬仰,拔刀相助,似他有五命能令小号四脚朝天.已潇洒三年,纵横二世,成一代传奇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记三季稻君。在今天,你可以不知道3个 代表,也可以不知道杂交水稻,但是你不能不知道三季稻。随便把艾服最顶级的骨 灰从拍卖行里揪出来,问问他:“你晓得三季稻不?”不管是9T3还是R14都会立刻打一个激灵,然后立正,严肃地对你说:“我当然晓得,以前我们的屁股经常吃他的秒杀大火球。”三季稻到底是一搓优质水稻还是残花杂草,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一位让艾服所有联盟闻风丧胆的人物,一位来自艾服的头牌收割者。

    艾服练号遇达人猫,工技击,吾好事从而学,人以其雄健,呼猫哥云。猫弟鬼堂亦与吾交,故尝与过。 时会中有健谈客,终日不可住嘴,偶惊呼:三季稻往,命休亦。又闻:被守尸。再者,终下线而不得上。庶日,吾行进暮色森林间,忽闻“三季稻来也”。又机器卡,瞬间倒地,一BL飘然乎。其顶名号:三季稻 —血盟—[现为:梁山] ,方知三季稻之名。三季稻驰下,呼喝数声,顷之,LM十数四面集,稻奋勇上前,奥爆之,LM团扑。稻东向驰去,遁夜色中。唯余廿多级LM号一团扑之。 LM大号闻稻之名,携众人围之。稻来往甚捷,忽暮色而荆棘,不能捕其踪也。 然年余,稻仍活跃其间,LM无可奈何。

    蓝龙小卡四绿龙,UD法师三季稻,统称野外BOSS.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啊三哥是野外BOSS级别的 据说当时FWQ里组队频道常年能看到:三哥在夜色房顶上刷新啦 大家组队去RAID啊 来的MMM 三季稻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是LM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同服的LM相互寒暄时候经常会问:"你是啥时候开始玩的?" 答曰:"我是三哥那一批的....." 如果三哥不在了,很多人都会怅然若失吧....

    吾观三季稻列传,颇得太史公游侠风气。然书者无意,而读者有心,正如西方大家所云:“每个人心中的哈姆雷特都是不同的”。其间嬉笑怒骂,尽显人间百态。及至乃日,文风突变,众以“本”“心”“性”“仁”“义” 之说相狎攻邪。而众亦以忠奸辨季稻有士论季稻:季稻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效暴秦只故事。亦有论者:彼时联盟折部落伏尸百万,流血飘橹,宰割天下,分裂河山。季稻以一几只身,率罢弊之卒,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而响应。此为唐宗宋祖之貌哉!然以教主之说,彼天之道,以暴雪大神之志谓天道。道者,闲情雅致是也。故此世界非吾等世界。然生杀之大权,夏商之时即以国家之重器论之,贤民良善可杀人乎?亦无论奸恶卑寽之徒,众皆无剥其死生之权柄。试论众仁义道德之士,汝不曾夺人之命乎?试论众仁义道德之士,人之命启容贵贱尊卑之分?满级之命不如小号命贵?试论仁义道德之士,汝入世界何所图?聊天是也?尔等或论遇图地下城。然也,世界中角色不是命也?熔火故主人与彼等无怨何以每周屠之?功利是也。暴雪出立时,知天下人心异同之妙,是以分世界为 pvp、pve是也。而我等世界,皆以契约束缚人之纠纷,暴雪协议之,争夺地区相攻伐,择取pvp。而众仁义道德之士,皆以默许之,何以反而论征伐之道有违祖宗之法乎?太史公曾曰:世言荆轲,其称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马生角」也,太过。又言荆轲伤秦王,皆非也。始公孙季功、董生与夏无且游,具知其事,为余道之如是。自曹沫至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以此评季稻,不为过也。

    由三季稻所引起的每一个话题与争论,都会让我停下来去思考、分析、揣摩。如果20年后有人撰写中国魔兽史,不提到三季稻,那么这个历史就是错误的。他娱乐大众的功夫和百折不挠的敬业精神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三季稻之所以出众,不仅在于他娴熟的收割技术和坚韧不拔的毅力,更在于他强大的侦察和反围剿能力。据说三季稻曾在四十多位联盟的围追堵截中,只凭胯下坐骑,安然纵跨暮色、赤脊山、燃烧平原几个大陆,最后与黑石山的队友会合。有联盟的地方不一定有三季稻,但是有联盟小号的地方一定会有三季稻,没有被三季稻收割过的艾服联盟,那不是一个纯粹的联盟。

    刚开始LM都骂他,后来就变成一种定律了,只要练小号15-40及没被三季稻杀过的真是和中了 500万一个几率,三季稻这个代号一度和MC,黑E一样频繁的出现在组队频道。没想到的是,他在NGA上也这么出名,于是,许多的LM大号也终日,在 JJG杀BL小号,一时间,爱撒拉就变成了小号屠宰场,经常杀着杀着,变成了LM BL之间大号的大规模野外PVP,三季稻装备一般但几年如一日的精神的却是叫人称暂

    三季稻.... 多么熟悉的名字啊.我虽然不在艾F1年了.但这个FS我一直记的.我们FLM没人不认识.当年我开QS和两装备NB的朋友在湖畔追了他一圈~还有个DZ. 跟3JD一起.半年前偶然上线正好赶上他复活.三季稻带这他带这一SS一MS.4个人在夜色的房顶上那是一个威风........

    我认识他,他大小联盟都杀,不光是小号。比有些带着一群小号的大号杀部落的强多了。3哥有句名言,叫只要是红的就和怪一样杀,你要是在副本被控制了,基本上就被他杀了玩小号不被三哥杀个一二十次还真他娘的不爽

    朋友练贼号时,在夜色练级从来不走大路,哪怕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离路边 30 外隐着走,这是被三哥培养出来的觉悟,一直以为三季稻是盗贼,后来才知道居然是法师,要知道碰上有反收割的,法师绝不像贼那么容易跑掉而且听这名就知道,这个号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收割之用收割党他不是第一个,但他绝对是最执著的一个

    三季稻,不知何许人也, 出没暮色森林,杀LM小号无算, 风雨如晦,斗转星移,仍杀小号不辍.LM心志不全者,常慕其劣行.尊为大大. 2区艾服, LM众提其名端医得小儿夜啼. 且神出鬼没,LM屡屡组团RAID其而不得. LM童谣云:虽可不识杂交稻,不可不识三季稻

    有次公会MC,一共四个团,我在三团,黑上+BUFF时遇到部落公会,于是打起来,人家是两个团,于是我们没打过,向会长求援,会长说:其他团在打老10了,先等等的.忽然我们在一片红名里看到了"三季稻",于是在公会里大喊:三季稻在黑上门口! ...........那三个团迅速的都出来了,一边往黑上跑一边呐喊:"三季稻呢?!三季稻呢?!这次非得守到他下线!"然后..我们把部落那两个团踏了一遍又一遍,寻找三哥,未果.后来不解气又把奥格瑞玛给踩了.最可怜的是部落其中一个团的MT,那天晚上被我们杀了一次又一次,公会里的人在TS上不忍心的说:唉,要怪就怪三哥吧.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三哥再难得

    本人艾F的,三哥已经不只是个传说了...有次在JJG练小号时,被几个LM小号杀了,被守, 然后换了大号准备报复, 被2个60贼杀了,继续被守...LM小号去练级了, 2贼守我..突然见一UD法师,下马,奥爆,上马,走人....那2个守我的贼还没等反应过来,三哥已经不见踪影了.....

    一年多以前,我就知道了三季稻这个名字,然后就这样被他征服,品尝他收割好的一摞摞稻麦。没有三季稻,我们的生活会少很多幸福。这位亡灵法师,前世据说曾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沈阳娃子,今生在艾服热火朝天的残酷竞争中百炼成稻,成为了一砣让同行艳羡的明星收割者,没有三季稻杀不了的小号,只有三季稻杀不过来的小号。放眼望去,整个CWOW,敢与三季稻PK的人,唯有早年的法神。连黑曜石雕像这样的才子佳人都被排挤出了NGA,委曲求全穿上了马甲,黑教主面对滚滚怒水,手指苍天:“既生稻,何生像,让我一生好凄凉。”

    三哥,从赤脊山一直陪我成长起来的BL达人。。。被老婆拉来玩魔兽之后,自从20+,每天上线要做的事情除了升级就是做个/TAR 三季稻的宏,打怪喝水之余点点,出现目标的话就不再打怪了,等着被他杀就行了,免得打着怪的时候被偷袭,万一被怪弄死了还掉耐久。。。快2年了,三哥还是经常活动于赤脊山,夜色镇和JJG,说他是CWOW杀小号第一人绝不过分。试问一下现在大部分T3加身的牛人,有多少在童年时没有经过三哥的洗礼的?听说三哥在BL那边口碑不错,经常带小号刷副本,如有BL小号被守向他求救的,必在第一时间赶到。

    三季稻 杀人从不守尸 被追杀从不找人帮忙 一个人与LM的追捕团队周旋 并能巧妙的杀落单的LM 被LM抓到虐待(一团队围着给控制刷血) 也从不到SINA上来喷 人品还可以 据说经常带BL小号三季稻被LM尊为“三哥” 又恨又敬

    情节一:05年11月中旬,我重回魔兽世界,在艾萨拉服务器练了个小德。在一个小公会里。某天,在暮色升级正爽,突然机器一卡,卡过之后倒地了。一个身影闪过,他的名字叫做三季稻。

    情节二:某天,一个LM20+小号的5人小组在乌鸦岭做任务,不巧遇到三哥,只见三哥下马,闪现,奥爆。留下五具尸体走人。

    情节三:某天,公会某人小号被杀,组了一个10来人的小团去围杀三哥,杀过来杀过去,最后追到荆棘谷营地,几个40+和60的号跟着周旋,三哥悄然消失。

    情节四:有很长时间的每一天,暮色喊话最多的是:三季稻在哪哪哪,有没有大号来杀啊?有很长时间的每一天,大家组队去ZG的时候肯定要在暮色等地找找三季稻的踪影。

    情节五:三哥有着绝对牛x的侦察和反侦察的手段,可是别忘了有的联盟手里也开着部落的ID。

    情节六:一年了,很多人不玩了,很多人练了N个小号,但是他们最常见到的部落仍然是:三季稻

    情节七:艾服联盟有很多人肯定都会做一个宏(目标 三季稻 施放 各种技能),每次在野外副本门口遇到血盟的时候,这个宏是最常被使用的。

    另外,亲身做证三季稻不是只杀小号,联盟的神圣牧师单独走在路上时,他也会下手. 当初我到30级,进荆棘谷练级时,会里的人说小心三哥,我说三哥是谁?他们说,是个野外BOSS. 然而可能我太幸运了,被其他部落大号杀了许多次,然而几乎没被守过尸... 直到60了,在荆棘谷采药时,见到他,脑袋里一片空白啊.倒地之后才对公会里的人大喊:我见到三季稻了!

    杀小号不是问题,可是经年累月的杀小号就有点问题了吧。

    杀小号不是问题,可是整天在暮色等地杀小号,而且还环绕立体式的杀来杀去就是问题了吧。

    其实挺服三季稻的PK手法,毕竟是被无数联盟追杀过的人。

    名法师难,做一个如此有名的法师,难!

    一生杀一个人,注定是杀人犯;一生杀人无数,肯定就是英雄

    三哥不只是杀小号出名, 奥门口也经常见他跟人PK, 手法还不错

    以下摘自有时右逝<如果,宅>

    96 那时候我们听说了一个专门杀我们小号的人。于是我们几个无聊了,就去荆棘谷蹲他。 然后我们就看见了一个FS追着小号满场跑。 他的名字叫三季稻。

    97 我们和三季稻一直较量了3个月。最后我们放弃了,宣布荆棘谷属于部落。 听说后来还是有人去抓三季稻。 同样无功而返。

    171 刚到学校BO就喊我上线。 “怎么了?”我问。 “三季稻。”他答。

    172 这次3哥似乎玩大了。 因为我看见了2个BWL主力团和3个祖尔格拉布野团。 将近百号人都在找3哥。 “老大,咱们会的人呢?”我M老大。 “等等,我们马上就到。”老大回。

    173 部落也不断的来人支援三季稻。 然后逐渐演变成了野外大混战。 旁边坐着的兄弟看着我玩,表情很好奇。 “新的战场地图?”他问。 “恩。新的大战场。”我边说变干掉一个30级的小FS

    351 “今天非弄死他。”大屈杀气腾腾的说。 然后我们再次在荆棘谷埋伏。 还是一夜无功。 但是我们看见了许多别的部落。 “一季稻”“二季稻”“四季稻”等等等等。 我们正琢磨是谁给三季稻添了这么多的兄弟。 然后看见了一个法师小号叫“袁隆平”。

    355 其实偶尔也会有很刺激的遭遇战。 比如在荆棘谷遇上了三季稻。 “我们先去包围他,你再上。”大屈指挥着我们。 然后4个小号一拥而上。 三季稻一个华丽的奥爆。团灭。

    356 我再次有幸单挑三季稻大哥。 目前战绩4平1胜72败。

    357 4平是因为我即将倒下的时候老大等人前来支援了。 1胜是因为三季稻的动作很奇怪,根据经验来说大概他是2000左右的延迟。 72败是因为他网速正常。

    358 BO和老大迅速的流窜到了荆棘谷来报仇雪恨。 但是又一次人去楼空。 其实我知道BO只是恨自己没有和三季稻单挑的机会。 BO开了个部落号要求和三季稻单挑,三季稻欣然答应。

    359 其实那天的观众蛮多的。 无数小号齐聚荆棘谷。 包括一季稻二季稻四季稻五季稻……二十七季稻和二十八季稻。 BO放眼望去,感觉秋天到了。

    367 BO再次出现在BWL的时候,部落已经不敢轻易的阻拦BO带领的2团了。 “挺牛逼的。”这是部落对BO的评价。 我才知道也许单挑胜过三季稻的话,可以这么出名!

    368 我再次前往荆棘谷,跪求一败。 三季稻很慷慨的给了我很多的机会。 目前的战绩是5平2胜194败。 感谢9城为我的宝贵的一次胜利做出的努力。 保守估计那次三季稻延迟少说得3000多。

    369 其实我本来可以再多得一次胜利的。 又一次我在荆棘谷看见三季稻在哪里走太空步。 我就兴冲冲的想上去杀他。 但是技能怎么也放不出去。我问老大为什么。 “牛逼 ,你也卡了呗。”老大不屑的说。 这是唯一一次我和三季稻单挑的平手。

    499 大家都知道NAXX里的BOSS会掉T3的装备。所以大家兴致勃勃,急不可耐的想进入NAXX的副本。 但是很快有人在门口发现了更有价值的BOSS。 “是三季稻!”有人高喊。 场面瞬间失控。谁他妈的说魔兽正史上写“自从联盟和部落并肩作战,一起对抗燃烧军团的入侵……”? 纯属扯淡。

    649 我们无聊的决定去蹲三季稻。这种没有办法进行副本的日子,三季稻刷新的几率肯定很大。 我们猥琐的想在路上杀几个部落小号以便引蛇出洞。 但是整个荆棘谷没有一个部落小号。 “为什么没有人练级?”老大奇怪的问。 放眼望去,整个荆棘谷几乎站满了60级的联盟。

    650 《综合频道》【老大】:你们也来蹲三季稻?《综合频道》【夜帝王】:是啊,副本DOWN掉了,只能来刷刷野外BOSS了。 《综合频道》【老大】:我X,这里有几个团?《综合频道》【夜帝王】:我也不太清楚。挺多的吧。《综合频道》【圣光的祝福】:9团发现三季稻!9团发现三季稻!请求支援!《综合频道》【夜帝王】:好的!十三团马上就到!

    651 “三季稻挺不容易的。”我感慨的说。 然后我们就加入了抓捕三季稻的大军,十六团。

    652 当然部落很快就反映了过来。 大批部落坐着飞艇源源不断的来参加第二次野外世界大战。 但是你要知道,9C是个很有趣的服务器运营商。 当过多的人缩在过小的空间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大家都很清楚。 所以我们经常看见一群一群的部落被卡掉飞艇摔个半死。

    653 这种大场面让我想起了当初安其拉开门的时候的盛况。老大当时教育我们说只要部落有动作,别犹豫,先杀部落。 我鄙视的看着老大心想老大实在太坏了。 大屈去部落的UT偷听,过了一会回来了。 “部落怎么说?”老大问。 “只要联盟有动作,别犹豫,先杀联盟。”大屈说。

    654 这就是我们服务器的对立情况。 大家可以想象我们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打开了安其拉的大门。

    655 对了这里还有一个小故事。大屈在偷听部落的UT的时候,部落的指挥正在试图缓解开门前的紧张气氛。 “那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吧。”这个指挥就讲了个笑话。然后UT里稀稀拉拉的笑了2,3声。 唯一放声大笑的人是大屈。 “我草,这也叫笑话?哈哈哈!” 然后大屈被T出了UT。

    656 荆棘谷是彻底不能呆了。 这就是团战级别的上升。 一方人数少被另外一方蹲的时候拼点卡。 双方人数都比较少的时候拼操作。 双方人数差不多的时候拼装备。 双方人数都很多的时候拼人数。 而像现在这样满山遍野杀不完的敌人的时候, 就只能拼机器配置了。

    657 很多人都卡的不行。 我能想象他们的画面一卡一卡的,然后华丽的倒地。 因为我也卡的不行。

    658 老大,BO,大屈已经杀红了眼。 我打了个哈欠。 “咱们不是来蹲三季稻么,结果怎么蹲上别人了。”我已经迷迷糊糊的了,和他们蹲着几个牛头人的尸体。 “蹲谁不一样。”大屈说。 “都是本地狐狸,装啥聊斋。”BO说。

    659 战斗继续。 过了不大一会。 几个牛头人蹲着我们。 “咱们不是来蹲三季稻么,结果怎么让别人蹲上了。”我迷迷糊糊的说。 而他们在等待复活。

    743 我再次去了荆棘谷,发泄我无处安放的青春。 “NPC?好几天不见你了。”小号们换了一批,认识我的人少多了。 “最近我考试。所以来这里少了。”我回答,一如既往的开始帮助小号做任务。 “你不知道,最近你不在,三季稻可嚣张了。”小号们愤愤不平的说。 “走!今天哥带你们报仇!”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744 三季稻坐在我们几个的尸体上悠然的喝水。 “其实我发现,咱们NPC在的时候三季稻也好嚣张。”小号说。 我泪流满面。 看来我的魂斗罗是白练了。

    745 《工会频道》【单格】:有大号在荆棘谷么?有大号在荆棘谷么?《工会频道》【单格】:有大号在荆棘谷么?有大号在荆棘谷么? 《工会频道》【老大】:干蛋? 《工会频道》【单格】:我被三季稻蹲了,能来帮我么?《工会频道》【老大】:你的团长不是在荆棘谷么?60的猎人,找他! 《工会频道》【单格】:他也被三季稻蹲了。有大号在荆棘谷么?《工会频道》【老大】:……

    746 为了躲避三季稻,可以说联盟无所不用其极。 经常有人叫什么“三哥你好帅“”三哥你好猛”的名字企图打动三季稻。 照样是华丽的奥爆。低调的走人。

    747 “你说你去荆棘谷能做什么?”老大不耐烦的问。 “分散火力。”我老实的回答。

    748 大屈和BO分析了我的失败原因。 “魂斗罗是远程的游戏,而三季稻一旦和你近身你就完蛋了。所以你得玩个有近有远的游戏。” “比如?”我满怀希望的问。 “玛丽兄弟。”大屈说。 “……没有别的?”我失望的问。 “超级玛丽。”BO说。

  [编辑本段]三诗数首

    下个副本总被暴

    东西常年投不到

    无可奈何玩小号

    出门就遇三季稻

    平生不识三季稻

    纵玩国服也惘然

    山人不出山

    却闻三哥名

    问三哥是谁

    似是三季稻

    小号不识三季稻 幽冥鬼府空逍遥

    暮色茫茫杀机重 夜色从此鬼狼嚎

    火球炎炎随风至 奥弹如丝魂魄消

    更有玉指轻点处 举头三尺惊奥爆

    冰箭所至生机散 万冢多少香魂飘

    黑山之顶英雄墓 不及夜色血千条

    猎人至此人宠死 术士也要把命交

    只缘自身修行浅 且看三哥手段高

    飞檐走壁如平地 千马傍身插云霄

    尔等徒步背包辈 如何窥见三哥貌

    羞言三哥强辱小 以一敌百也称豪

    听闻三哥遭围剿 暮色十面埋伏好

    经久不见三哥面 却听奥城三哥笑

    早知汝等心机狡 三哥岂能轻出脚

    静待联盟春眠早 三哥又把荆棘扰

    奈瓦希里远征队 又是三哥来杀到

    守株待兔今依用 任务即交命即抛

    可怜一溪三江水 如霞如火冲云霄

    不等联盟追兵到 三哥开门身手俏

    幽暗雷霆奥城飞 身姿优美又飘渺

    且待联盟鸟散去 三哥又在湖畔笑

    面如冠玉眼如潮 金钟大吕震九霄

    联盟小号都听好 我乃无敌三季稻

    小号克星就是我 不收回扣不洗澡

    如要活命速速去 别让今天添烦恼

    要请大号别怠慢 三哥炉石随时好

    三哥英名从此传 世间唯闻三季稻

    三季稻,我们的好三哥,

    你在哪里呵,你在哪里?

    你可知道,我们想念你,

    ----部落的人民想念你!

    我们对着希尔斯布莱德喊:三季稻---- 山谷回音:

    "他刚离去,他刚离去,

    联盟小号千万计, 他大把收割不停息。"

    我们对着阿拉希盆地喊:三季稻---- 盆地轰鸣:

    "他刚离去,他刚离去,

    你不见那茂盛的魔皇草上, 还闪着暗夜猎人的血滴……"

    我们对着暮色森林喊:三季稻----松涛阵阵:

    他刚离去,他刚离去,

    夜色镇的篝火红呵,跑尸的人类战士正在回忆他诡异的漂移。"

    我们对着无尽之海喊: 三季稻----海浪声声:

    "他刚离去,他刚离去,

    你不见南海镇墓地周围,都是他亲手制造的尸体……"

    我们找遍整个世界,

    呵,三哥,

    你出没在联盟小号练级的每一个地方,

    辽阔的艾泽拉斯 到处是你染血的足迹。

    我们回到部落的心脏,

    我们在奥格瑞玛城门前深情地呼唤:

    三-季-稻-

    广场回答:

    "呵,轻些呵,轻些,

    他正在艾萨拉追击联盟,

    他正在石爪山奥爆漂移……"

    三哥呵,我们的好三哥!

    你就在这里呵,就在这里。

    ---在这里,在这里,

    在这里……

    你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在一起,在一起, 在一起……

    你永远居住在联盟出现的地方,

    你永远居住在小号的噩梦里。

    部落的人民世世代代想念你!

    想念你呵, 想念你.

    想- 念- 你……

  [编辑本段]三季稻之歌

    Mofile试听/

    土豆试听/

    百度试听/

    嘿 我真的好想你

    暮色森林外又开始下着雨

    一眼望过去好多小号练级

    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嘿 我真的好想你

    太多人都在追问你的消息

    大家在刷屏搜寻你的身影

    可是三哥现在到底在哪里

    如果没有你 我没有勇气等到TBC

    更没有动力冲到70级

    如果没有你 我不会专心练习PVP

    我在老地方等你

    我们相遇的墓地

    嘿 我真的好想你

    好想有机会守一守你尸体

    嘿 我真的好想你

    我的点卡已经全部烧给你

    太多的版本诉说你的忧郁

    你多年的坚持打造你的传奇

    嘿 我真的好想你

    上线就开团目标只因为你

    我代表小号衷心的祝福你

    千万不要卖号也不要转区

    如果没有你 我没有勇气等到TBC

    更没有动力冲到70级

    如果没有你 我不会专心练习PVP

    我在老地方等你

    我们相遇的墓地

    嘿 我真的好想你

    好想有机会守一守你尸体

    守到你的尸体睡着也会笑醒

    三哥的精神是在逆境下求得生存,但为人光明磊落,杀小号从来不守,杀人从来不刷屏,被守从来不刷屏,很低调很低调,不影响别的玩家,只是默默的用自己的行动告知LM们BL的存在,而且每每总能逃脱众多LM的围追堵截,三哥不是一个玩家,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最近听说战歌F出了个什么板砖,有人拿他和三哥比,作为一个四年的BL,我只想说,三哥在BL是神,是萨满!别拿一个被杀就嗷嗷乱叫只会借助NPC杀人的市井之徒和三哥比较,最起码的,三哥给对手足够的尊敬,而不像他骂骂咧咧杀完人嘴皮子还不干净!!!!一句话,那个板砖连给三哥提鞋都不配!!!

标签: 七步之才的历史人物是谁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