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州书局简讯第182期

历史密码网 15 0

柯文辉、邢延生等由范汉光、茅威放陪同6月22日从桐乡来嘉兴,他们先去了画牛书舍看吴藕汀先生,然后到秀州书局观书并参观嘉兴图书馆。柯文辉说:“嘉兴图书馆建筑和设施,目前在国内属一流,只有山东大学图书馆可以相较。这次到桐乡、嘉兴、湖州、海宁、南通等地,主要是为岳石尘、吴藕汀、谭建丞、周瑞深、尤无曲等老先生的出书。”邢延生带来《猫债》(吴藕汀)的校样,邢延生希望再充实图片,他还去看了吴藕汀出生地南堰,远眺了南湖烟雨楼并拍了照片。范汉光在秀州书局买了《秀州风怀》(吴香洲)、《猫啊,猫》(陈子善 编),茅威放买了《吴藕汀写意山水技法》、《吴藕汀画花果技法》。柯文辉当天晚上回桐乡。

   端午节(6月22日),许宏泉由吴香洲陪同来秀州书局观书。许宏泉带来新出的《中国典藏(2)》(和乐 主编),这一期第64至73页介绍《吴藕汀:最后的文人画》。许宏泉展示了他与吴藕汀、吴香洲合画的《五福降中天》。许宏泉在秀州书局买《卫三畏生平及书信:一位美国来华传教士的心路历程》(美 卫斐列)、《花甲记忆:一位美国传教士眼中的晚清帝国》(美 丁韪良)、《延安日记》(苏 彼得·弗拉基米洛夫)、《中共五十年》(王明)、《双山回忆录》(王凡西)、《中国纪事》(德 奥托·布劳恩)、《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中国革命》(美 盛岳)、《苦笑录》(陈公博)、《郑超麟回忆录》(范用编)、《我的回忆》(张国焘)。吴香洲买《清末四公子》(高阳)。许宏泉、吴香洲在秀州书局与柯文辉一行会合。许宏泉当晚回苏州。

   上海“咏馨楼主” 6月22日在《秀州书局简讯(第181期)》后有跟贴:“其实我认为范旭仑写的那篇《容安馆品藻录·钱仲联》还是不错的,有人认为他对钱仲联先生持论过苛,抛去学问上的事不提,他的一些学术上的东西好多还是不免受意识形态的影响,以至于有许多前后矛盾之处。记得刘衍文对钱老诗坛点将录点汪兆铭的事颇为不以为然。照我个人的观点则是要么从政治出发,不点。要么从艺术出发,给他合适的位置。这样非牛非马反而不舒服。以郑海藏、汪兆铭、梁鸿志、黄秋岳的水平怎么也不至于排地煞后几名。上几天问刘梦芙钱仲联《梦苕庵诗》出版的事,他说要等到下半年了,是选集。据说是钱老本人在马以君那个版本上亲手圈订的。这样的话,李大嘴兄指出的那三首五言诗不知会不会继续入选了。”“咏馨楼主”接着说:“可惜范旭仑这条走狗得不到杨绛的认可,好像钱锺书本人也不认可。”广州“真是李大嘴” 跟贴:“ 我也觉得范旭仑太以钱钟书之是为是,但他对钱的东西就是熟悉,那也是功夫。以此钱驳彼钱,是否过份是一回事,但有这样的文章还是比没有好。” 南通“江东子弟”跟贴:“ 大嘴说得好:)如果只看范旭仑神情,大概不养眼;可看不到他的手段,那就是自己的眼力不济了。” 上海“深挖洞广积粮” 跟贴:“熟悉材料,是第一步功夫。且不说范旭仑水平如何,他熟悉材料的这一关是没问题了。总比有些人什么都不懂,或者懂个皮毛就大放厥词要强多。” 第181期《秀州书局简讯》刊有宋、魏两先生6月19日在秀州书局的对话:宋说:“《万象》(04.6)看了吗?范旭仑是谁?”魏说:“范旭仑是默存门下走狗。我看了他的《容安馆品藻录·钱仲联》,可以说是跪在钱钟书牌位前,用钱钟书遗下的鞭子抽钱仲联的尸体,既肉麻又有趣。”

   薛先生6月23日在秀州书局买《雀巢语屑》(唐吟方)后,看见《浙江歌谣源流史》(朱秋枫)时说:“老百姓有两则顺口溜:一则讲文革资源短缺:‘廿四斤粮票垫肚皮,一尺八寸布票只能遮只屄。’另一则讲买卖土地和腐化:‘泥么踢来踢去;屄么戳来戳去。’”顾先生买《双山回忆录》(王凡西)说:“不雅不雅。《简讯》上有过一则,好象是王春瑜提供的,讽刺公安部门用罚款建楼,极妙,我至今记得:‘嫖客打的桩,小姐灌的浆,赌徒砌的墙,小偷上的梁。’”

   《中华读书报》6月23日以整版的篇幅发表《瞭望》杂志社宋庆森的文章《现代书话百年回眸》。山东淄博袁滨说:“这篇文章谈到:浙江嘉兴有家秀州书局,不是出版社,是家书店,老板叫范笑我,编有一种油印的‘简讯’,记述文坛近音旧闻,学林逸事,其中不少上好的书话,拟明清小品。”宋庆森著有《书海珠尘:漫话老版本书刊》。宋曾于2000年9月8日从北京来信说:“嘉兴只路过几次,第一次还在‘文革’初期,大串联,车停嘉兴火车站,工人向车上扔肉粽子。现在你再不付钱乘车,恐怕要向你扔砖头。”袁滨函购《创刊号剪影》(谢其章)、《闲斋书简》(钱谷融)挂号寄出。

   周荣先6月24日在秀州书局买《尘封的珍书异刊》(张伟)、《中国民间收藏集锦》(朱卓鹏主编)、《连环画鉴赏与收藏》(韦泱)等书时说:“买到十三张民国三十五年八月平湖出的《建国日报》(陈惟俭总编),100元。其中八月二十三日第三版有一则嘉兴人口统计报道:嘉兴县总人口425557人,其中男227763人,女197794人。残疾人5314人,包括盲人816人,哑巴485人,聋子1103人,跛909人,疯389人。文盲349028人。以前我还买到过两张民国三十五年出的《桐乡民报》,民国廿四年《嘉兴福音医院旅沪院友会会刊》(第一期)。有两种家谱手稿本,一本是《陈氏思诚堂珍藏:颖川宗谱本支百世》(陈祥爖编),是南门汪胡桢旧宅辗转流到我处;还一本是《郑氏家谱续编》(郑书田编),是新塍郑兰华旧宅辗转流到我处。手稿本《月季花谱》(施能)是陆费端生宅早年流出来的,施能,枫溪人,此书民国二年成于枫溪拳石书屋。施能在书跋中说:‘于洞庭吴君眉森处得鸳湖许君霁楼《月季花谱》展读之,恍然知月季花种之繁多,种法亦别具心传焉。越二年,复得北簳山何君息庽家藏《月季花谱》。……’”

   6月24日,肖柳先生在秀州书局买《系统视野与宇宙人生》(陈天机、许倬云、关子尹主编)时说:“端午节,我看见屈原拿着小旗在西方的游行队伍中,反对全球一体化。累了,吃粽子。”肖还买《二程集》(宋·程颢、程颐)、《道德理想国的覆灭》(朱学勤)、《读书》(04.4、04.5、04.6)、《人生十论》(钱穆)、《理论与实践》(德 尤尔根·哈贝马斯)。

   胡先生6月25日在秀州书局买《浙江歌谣源流史》(朱秋枫)时说:“这本书中引用了晋干宝《搜神记》中‘秦时长水县童谣’:‘由拳县,秦时长水县(即今嘉兴市)也。始皇时,童谣曰;城门有血,城当陷没为湖。有妪闻之,朝朝往窥。门将欲缚之,妪言其故。后门将一犬血涂门。妪见血,便走去。忽有大水欲没城。主簿令干入白令。令曰:何忽作鱼。干曰:明府亦作鱼。遂沦为湖。’嘉兴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海浸,这段记载可能与海浸有关。另外还引用了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秦时长水县土人谣’:‘秀州嘉兴县始皇碑,在嘉兴县,吴主立于长水县。土人谣曰:水市出天子。始皇东游,从此过,见人乘舟水中交易,应其谣,遂改由拳县。’朱秋枫认为‘水市出天子’是杭嘉湖平原老百姓希望改朝换代的一种心声,一种企求。我认为朱秋枫的臆测没有说服力。”

   张超群6月25日陪袁亚平夫妇来秀州书局观书,张买《嘉兴记忆》(陆明)、《笑我贩书》送袁,自己买了《初学记索引》(许逸民编)。张超群让袁亚平看了《时代写照:中国地市州盟报新闻摄影作品集》(吴骞、邓邦钧主编)。袁亚平送给范笑我一本《阅读浙江:一个时代的传奇》(袁亚平),袁说:“这次到嘉兴为‘七一’采访,6月28日《人民日报》、人民网同时推出。在杭州,枫林晚书店去得比较多。”

   6月26日,秀州书局发行今年第六套书票,塔砖拓片两种:1、东塔塔砖拓片文字:“永安塔砖”,砖厚7.00厘米,宽13厘米,长失量。肖龙根拓制。据吴藕汀《落花残片》载:“东塔寺墙上,颇有‘永安’二字隶书砖。”2、濠罟塔塔砖拓片文字:“福·寿”,砖厚7.00厘米,宽15厘米,长33厘米。卢炳洪拓制。秀州书局曾于2002年4月6日发行过东塔、濠罟塔书票。

   6月26日,秀州书局到了一批书,其中有:《浙江文史资料目录(1962—2002)》(浙江省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越缦堂日记(17本)》(清·李慈铭 2400元)、《中国小品建筑十讲》(楼庆西)、《尺牍丛话》(郑逸梅)、《美国心灵:关于这个国家的对话》(美 比尔·莫里斯)、《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俞剑华)、《中国书法家全集:董其昌》(刘建龙)、《辽夏金元陵》(阎崇东)、《邓小平在一九七五》(程中原、夏杏珍)、《元代白莲教研究》(杨讷)、《论企业家:经济增长的国王》(张维迎、盛斌)、《从著名专家到普通农民的专访:农民!农民!》(周原 主编)、《戴名世年谱》(法 戴廷杰)、《唯心与了别:根本唯识思想研究》(周贵华)、《弘道与明教:〈弘明集〉研究》(刘立夫)、《渊源与流变:印度初期佛教研究》(方光锠)、《历代宅京记》(清·顾炎武)、《多重立场》(法 雅克·德里达)、《我们能够超越民族主义吗?》(王涛)、《中国书画真伪识别》(杨丹霞)、《中国家具真伪识别》(胡德生)、《万历野獲编》(明·沈德符撰)、《宋人别集叙录》(祝尚书)、《学其短》(钟叔河)、《傅斯年全集》(欧阳哲生 主编)、《周易集解纂疏》(清·李道平)、《北宋经撫年表·南宋制撫年表》(吴廷燮 撰 张忱石 点校)。

   6月26日徐平在秀州书局买《艺术家茶座》(创刊号)时说:“书法家的字写来写去写不过文人,写字是要靠读书来撑的。所以,我不写字了。”徐平,全国书协会员。陆乐送徐一本《雕塑》(04.2),这一期上有雕塑界大腕钱绍武、梁绍基吹捧陆乐的文章和陆乐去年做的马家浜景观艺术《痕迹》照片四幅。陆乐在秀州书局为儿子陆天嘉买《经学浅识》。孙欢涛买《边缘艺术(12)》(许宏泉主编),孙带来一份“松江二中招生简章”,孙的儿子虽然考上嘉兴一中的高中,但已决定去松江二中上高中。

   朱金国6月27日从海宁驾车来秀州书局观书时说:“我的朋友有一本张宗祥校注的《洛阳迦蓝记》(杨炫)。《洛阳迦蓝记》是民国二十五年前后石印本,于右任题耑。张宗祥在书上密密麻麻写了几千字。我查了《冷僧自编年谱》(张宗祥),没有明确记载。”朱在秀州书局买《古书版本鉴定》(李致忠) 、《中国古籍修复与装裱技术图解》(杜伟生)。

   江西进贤农耕笔庄老板邹农耕6月27日从南浔来秀州书局观书。邹说:“湖州善琏要审报‘湖笔之乡’,我应邀参加评审。我们文港是北宋词人晏殊故里,也是当今国内有名的毛笔之乡。我想将历代写笔的文章,收集起来出版,弘扬中国笔文化。” 邹买《边缘艺术(12)》(许宏泉主编)、《笛声何处》(余秋雨)。邹农耕曾于2001年9月23日到过秀州书局,之后去湖州参加首届国际湖笔文化节。

   顾伟建6月27日在秀州书局买《清初三大疑案考实》(孟森)、《苏州杂志》(04.2、04.3)时说:“我看到过嘉兴拟建天籁阁的报告,建在现在的烈士陵园附近,与烟雨楼遥相呼应。真如塔拟重建于嘉兴大桥边。最近去海宁参加同学聚会,顺便看了海宁新建的史东山纪念馆,在硖石东山南路。蒋百里故居也已建成,是移建,只是一幢房子,孤零零的,看起来怪怪的。徐邦达艺术馆来不及去。海宁史东山纪念馆、衍芬草堂、徐志摩故居、徐邦达艺术馆、张宗祥故居、蒋百里故居、钱君匋艺术馆和海宁博物馆串起来,可以成为一条名人文化旅游线。今天,嘉兴南湖渡口旅游汽车很多,这几天是应该多,一年就这段时间是高峰。我们旅游局的旅游热线电话也不断。”

   傅逅勒6月27日在秀州书局买《文选版本论稿》(范志新)时说:“在古市买到一套‘檇李文丛’,20本分两次买到,共600元。其中《嘉禾徵献录》(盛枫)五十卷,有一卷讲项家。我现在弄清了项元淇是项元汴的同父异母的兄长。项元淇的母亲陈氏二十多岁就去世,项诠再取颜氏。生项笃寿、项元汴。陈麦青写《关于项元汴之家世及其他》时没引用这些材料。《嘉禾徵献录》使我的《嘉兴历代人物考略》(傅逅勒 未刊)又增加了十几个。不久前,碰到档案局局长朱恩仁,他对我的《嘉兴历代人物考略》有兴趣,愿意成全出版。”傅还买了《巴蜀印人》(周正举编)、《藏印漫话》(周正举编)、《印林诗话》(周正举编)。

   穆先生6月27日在秀州书局说:“嘉兴一中今年计划招收高一新生700人,录取分数线是712分。考生中712分以上共有387人,今年早些时候已招收了120人。余下的名额如果要进一中的话,要交2.5万元。387人中有一部分将去上海,包括松江等地求学,交5万元赞助费。去上海的好处是,将来高考分数上海比浙江可以低数十分,上海名牌大学对本地分数更优惠。招生就是招钱。”钟先生在秀州书局买《中国教育缺什么》(朱永新等)、《文人饮食谭》(范用编)、《疼痛》(英 帕特里克·沃尔)。

   二水居士6月28日在秀州书局买《万历野獲编》(明·沈德符撰)、《走近中医》(唐云)、《万象》(04.6)时说:“上次买去的《万象》(04.6)有关乐奂之、周潜川资料,送给金(仁霖)老师了。金老师说,钱同春先生记错了,他没有原拓本《丁丑劫馀印存》,当时用金子买的是《吴讓之赵之谦印存》,一函六册,也不是用金子买,是把手上的金戒子勒下来调大洋,买。金老师还有《赵古泥印存》、《邓散木收藏的赵古泥印存》、《古今印存》,都是原拓本。金老师说:之所以没买《丁丑劫馀印存》,是因为这些印蜕《古今印存》几乎都有。金老师叫我带来聋石道人杨澥的一些原拓。其中有一方‘垂虹亭客’(朱文),四面边款:‘我客鸳湖近十年,君来笠水亦奇缘,垂虹亭畔题诗客,料是当初白石仙。丁丑伏日为秋海仁兄治印并以新句贻之。’另将原来复印过给你的‘昌羊室印存’中两方杨大受的原拓,也送给你。他说这些都与嘉兴相关的,你会喜欢的。”

   黄才祥、黄河父女6月28日来秀州书局观书。余先生说:“昨晚,央视一台‘焦点访谈·红色圣地见证经典中国’有你的镜头。你拿出一张许家村拆迁前的照片。主持人说你‘从1982年开始,就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了嘉兴的变迁。’”黄说:“宣传嘉兴么。主持人说:‘据说当时中国共产党一大召开的时候,这条船是漂浮在南湖的湖面上的,在这个桌子上还摆了一副麻将,一旦有可疑的船只靠近的时候,代表们就装作是在南湖上游玩,在这里打麻将来麻痹敌人。’”余说:“所以麻将成风。那天,穆先生说:‘开会旅游的源头也在这。’”黄才祥买《三教九流及传说》(王震廷编)、《尘埃》(俄 D·马克戈万)、《回家(卷一)》(王俊杰主编)、《大洋洲艺术》、《犹太艺术》。

   邹汉明在6月29日的“博客”中写道:“在秀州书局买书:《欧洲书简》(法 雅克·勃莱尔等),一本关于老欧洲记忆的小书,是法国十多位作家,记者分赴欧洲12个成员国深入调研的结晶。也是欧洲国家关于文化的民族性与世界性之类问题所做的思考。《疾病的隐喻》,苏珊·桑塔格的一本社会批判的经典作品。批评家考察了疾病的隐喻化过程,随着批评家思考的深入,她考察的对象,由‘仅仅是身体的一种病’转换为道德批判,进而转换为一种政治压迫的过程。”

   茅先生6月29日在秀州书局买《美国联邦主义》(美 文森特·奥斯特罗姆)时说:“水均益采访基辛格看吗?《参考消息》上只要有基辛格的文章,我都会逐字逐句看。基辛格,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家。几十年来,中国许多人却把政治误解成整人。基辛格对未来世界展望时说:‘到了21世纪,最重要的一点,当我们习惯看电脑而不是读书的时候,一种不同的思维就形成了。因为你读书的话你必须训练自己的记忆力,但是看电脑的话,你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所以你不需要训练你的记忆力,这样不同的人类思维就形成了。我不是说不好,只是说确实非常的不同。所有这些都需要对融入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做出适应调整。这是一项非常令人激动的事业,也是由一系列的事件组成的。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茅先生还买《弘道与明教:〈弘明集〉研究》(刘立夫)、《大历史不会萎缩》(黄仁宇)。  

   谢先生6月29日在秀州书局买《中共50年》(王明)、《苦笑录》(陈公博)时说:“有一组资料,对研究民国十年中共嘉兴南湖一大会议有参考价值:一、1921年1月2日湖南《大公报》:孙文回粤之初,本主张不要国会。旋以褚辅成来粤之强聒,且尤以举孙为总统为条件,孙氏乃愿意恢复国会。二、2月7日《晨报》:陈炯明任陈独秀为教育委员长到粤已一月余。目前,孙文与陈炯明破口大骂,陈独秀抑郁无聊。三、5月9日湖南《大公报》:国会副议长褚辅成自孙文被选总统后,即由粤赴沪。褚辅成云:‘吾对孙中山之当选总统,事先认为不妥。曾尽量发言主张缓选。……’四、5月29日湖南《大公报》:浙江省宪期成会22日举行成立大会。褚辅成云:‘本席系国会议会十年制宪不成,很觉惭愧。浙省不受官厅拘束,有制宪自治之机会,极为难得。故希望从速制成,以谋人民幸福,并主张各级自治。’五、6月3日《沈钧儒年谱》(沈谱、沈人骅编):为节省开支,沈钧儒全家移居嘉兴。自己则居上海,奔沪、杭、禾之间。6月15日《申报》:褚辅成应省宪筹备起草委员会之招,昨抵杭,寓清泰第二旅馆。六、7月6日《晨报》:浙省宪起草委员会6月30日开会,主稿员褚辅成、沈钧儒、袁荣叟、阮性存、周继潆、何建章六人。定名浙江省宪法草案初稿。七、7月22日《申报》:嘉兴19日开选民大会,褚辅成、沈钧儒驰往演说。选民莅会者约五六百人。八、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九、7月30日《申报》:嘉兴选民于28日开会,于前先有讲演员田毓夫、陈知礼等四人在南湖一带热闹之区宣讲,午后二点在演讲厅开会,由褚辅成 。十、8月8日湖南《大公报》:7月30日上午9时,浙省宪法会议开第三次大会,议会签到者已足法定人数,惟出席者只有47人。嗣经沈钧儒等往邀,于己于10时50分始行全体出席,褚辅成副议长主持。十一、8月2日前后中共一大从上海转移到嘉兴南湖游船上继续开会。十二、10月4日《陈独秀传》(唐宝林)第240页:陈独秀被捕,关在巡捕房,陈独秀花名陈坦甫。褚辅成、邵力子去巡捕房,陈独秀摆手褚辅成不要戳穿其真实身份。褚辅成说;‘仲甫,怎么回事。一到你家就拉我来这。’陈独秀身份暴露。第二天,褚辅成和张继保陈独秀出去。”“胖胖胖”跟贴:“太复杂。搞不清。这些事就让专门家去搞吧!”

   王金龙、朱尚刚6月30日相约秀州书局,王金龙前几天花五百元买到两本秀州中学校刊《秀州钟》,分别是1925年和1926年出刊。两本《秀州钟》中均有1929届学生的集体照。朱生豪是秀州中学1929年的毕业生,王金龙请朱尚刚相认照片中的朱生豪。朱尚刚带来一张乃父朱生豪的毕业照:“这张照片刊于1929年出的《秀州钟》。我只有这样来对照。”朱尚刚看后说:“1926年那本上,后排站立的有一个比较象,但是不能确定。”朱尚刚说:“前天我已见到修建朱生豪故居的图纸,今年年底前有望开工。”王金龙在秀州书局买《创刊号风景》(谢其章)、《手艺苏州》(孙欣 等著)。

   上海钱先生6月30日在南湖过完党的组织生活后,来南湖渡口不远处的秀州书局观书。钱说:“南湖渡口的‘醉仙楼’,从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知道。金庸说:‘这醉仙楼正在南湖之旁,湖面轻烟薄雾,几艘小舟荡漾其间,半湖水面都浮着碧油油的菱叶,他放眼观赏,登觉心旷神怡。’”钱买《笑我贩书》、《嘉兴记忆》(陆明)、《秀州风怀》(吴香洲)。

   史念6月30日说:“6月16日创刊的《南方人物》有章诒和新写的文章《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忆父亲与翦伯赞的交往》。”范先生说:“章诒和的文章不知道是不是有删节?香港有一家杂志发表了全文,其中一段写道:‘翦伯赞批判的重点对象是同校同系执教的向达。他着重揭发了向达对党的领导的攻击性言论。揭发向达把中国科学院一些行政干部比喻成‘张宗昌带兵’,‘既是外行又不信任人’;形容我们的‘科学家是街头流浪者,呼之则来,挥之即去。’‘而现在的史学界之所以奄奄一息是和范文澜的宗派主义分不开。’尤其不能让翦伯赞容忍的是向达提出解放后‘历史学只有五朵金花’的观点。向达所指的五朵金花,就是中国历史分期问题,资本主义萌芽问题,农民战争问题,封建土地所有制问题,汉民族形成问题。翦伯赞说向达讨厌这五朵花,‘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五朵花是马克思主义史学开出来的花朵。’或许是为了进一步揭示向达鄙视靠马列做学问的‘阴暗心理’,翦伯赞举例证明,说,北大老教授汤用彤在《魏晋南北朝佛教史》再版时,做了个后记,里面说到自己‘试图用马列主义的观点指出本书的缺点’。向达看了则说:‘这是降低身份。’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向达所指的史学‘五朵金花’无一不渗透着翦伯赞的心血。”

   丘羽7月1日在秀州书局买《秦汉史》(钱穆)时说:“我与钱公宾四最大的分歧是:他赞同孙文逸仙,我理解袁公慰亭。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篇写袁公的文章能得我心。袁公称帝,然后君主立宪,这种渐变使国家的损失最小,老百姓的损失最小。革命,成本太高了。中国稳定是最重要的。现在,我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民主进程一步一步。‘五四’和‘八九春夏之交’,我赞成他的精神,方法就不一定了。”丘还买《大历史不会萎缩》(黄仁宇)。有问:“买去的书是不是都看完?”丘说:“在粮店你是不是问:‘这些米吃得光吗?’”

   如履冰7月1日在秀州书局买《双山回忆录》(王凡西)时说:“王明的《中共50年》看完了,有不少偏颇。王明崇尚列宁主义。他1974年去世。如果他能看到苏联的解体,不知会如何想。书中有一条史料,我看了心里有触动:‘延安运动初期毛泽东在瓦窑堡干部会议上作的报告《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目的不在于支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且在于反对这一政策。这篇文章经过修改,才编入1951年的《选集》中。’我今年七十多岁,几十年被愚弄。现在看了这些书,才开始慢慢明白。”上一天,闻人舒书在秀州书局买书:一本是《中共50年》(王明)、另一本也是《中共50年》(王明)、还一本仍是《中共50年》(王明)。

   王勇耀7月1日来电话说:“6月28日《书法报》上有唐吟方一篇文章《买书不读》,文章最后一段谈到吴藕汀先生:‘今年春天我和妻子返故乡探亲。在嘉兴,我们去拜访89岁的老读书人吴藕汀先生,吴先生在湖州的嘉业堂住了整整50年。看着吴先生会客室兼画室靠墙一排书架,架上摆满了书。妻子问吴先生,那些书您全读过吗?吴先生脸通红通红,细声细气回答:常有人来看我,要是会客室连书都没有,不象样,书架上的书是给别人看的,我没有读过。’”王勇耀说:“唐吟方认为吴藕汀先生真的不读书?”王在秀州书局买《安持精舍印冣》(陈巨来)。唐吟方夫妇曾于2001年3月18日下午,来秀州书局观书。之后还去了画牛书舍拜访吴藕汀先生。

   杨新华7月2日在秀州书局买《雀巢语屑》(唐吟方)、《文坛登龙术》(章克标)、《猫啊,猫》(陈子善编)、《双山回忆录》(王凡西)、《唐诗宋词十五讲》(葛晓音)等书时说:“这次买书超资了。每月计划五十块买书。诗,长久不写了。庄一拂先生去世至今,我没有写过。”摘录《嘉兴诗词》(9)杨新华诗、词各一:《自题》:自寻烦恼写竹枝,搔头拈须日夜思,香茗一杯人似醉,任是无才也诌诗。《金缕曲·和庄老原韵》“恭拜南溪寿。白茅庵,清闲一叟,笑视前后。桃李满园兰有秀,哪管容颜渐皱。有多少知音高手。词赋幽幽香万里,笔生花、何悔人消瘦。谓无求,已悟透。 戏曲汇考今刊就。秀水歌、关情最是,新声继有。称大师享誉未过,百载清风两袖。浙西词派兴能否?韵律江乡遍传授,树吟旌,社结天涯友。共献爵,干杯酒。”杨新华,四九年生,庄一拂入门弟子。

   徐聚一一家三口和诸兆华、李群力等7月2日从桐乡来嘉兴,先去画牛书舍看吴藕汀先生,再去今古堂会俞星伟,然后到秀州书局观书。徐聚一买《口号万岁》(孔庆东)、《黄庭坚和江西诗派资料汇编》(傅璇琮)、《柳宗元资料汇编》(吴文治编)、《白居易资料汇编》(陈友琴编)、《现代西方哲学十五讲》(张汝伦)、《西方哲学十五讲》(张志伟)、《清诗流派史》(刘世南)、《清诗史》(严迪昌)、《论新诗的出路》(邓程)、《虫趣》(吴桦 编)、《官场诗客》(高章采)、《剑气箫心》(王镇远)、《角色与命运:胡适晚年的自由主义困境》(杨金荣)、《南朝诗魂》(杨明)、《龚自珍年谱考略》(樊克政),诸兆华买《万象》(04.1-04.6)等,李群力买《边缘艺术(12)》(许宏泉主编)等。李群力留下两种新出的明信片:《黑白经典:乌镇》(李群力 摄影)、《乌镇的似水年华》(李群力 摄影),这两种明信片均为诸兆华的“兆华工艺设计制作室”制作。

   蓝兄7月2日说:“嘉兴烟草不经销‘杭州牌’了。我抽了近十年的‘杭州牌’,现在改‘牡丹’了。卖香烟的说:‘嘉兴是较发达地区,杭州牌,两块五一包,属于欠发达地区的香烟。我们现在要与上海接轨,一般出售三个牌子:牡丹牌,四块一包,上年纪人的怀旧牌子。红双喜,七块一包,年轻人交往办事用。中华牌,三十五块以上,礼烟。’”蓝在秀州书局买《尘埃》(俄 D·马克戈万)。

   “衙前行走”7月3日在秀州书局买《胡乔木书信集》(《胡乔木传》编写组)时说:“我提一个意见,《简讯》牵涉政治的内容太多,不要哗众取宠。书就是书,谈什么政治。倪先生6月11日的来信,是经不起思考的,漏洞百出。我的政治水平总要比你高一点。我是不会去告密的,你也不要有思想负担。不要听不进别人的劝,是朋友才肯说这种话。我买了一套‘现代稀见史料书系’,推荐前衙内总管也买一套,南书房我也推荐他们买,我已经推荐不下于六个‘衙前行走’买这套书。我决定与这个浮躁的世界隔绝来往,翰林苑开会我都不去。”

   徐先生7月3日在秀州书局买《虫趣》(吴桦编)、《中国人的生命精神》(徐复观)、《中国的世界精神》(徐复观)等书时说:“龚肈智谈到的‘秀水诗派’,我上次在秀州书局买去的《清诗流派史》(刘世南)和《清诗史》(严迪昌)都有专门章节论述。看了之后,发现专家对‘秀水诗派’的论定有分歧。刘世南认为:‘朱彝尊是秀水派的始祖。’严迪昌认为:‘秀水派上限只能断之金德瑛一辈,与朱彝尊无涉。朱竹垞与秀水派的分野应以对黄山谷诗的好尚与否为准绳。’”

   侯运智7月3日从义乌来信说:“《秀州风怀》写得好。吴香洲是块玉,风雅才情是慢慢‘盘’出来的,别人学不得,功夫不到,只有艳羡。东方出版社出的‘黑皮书’,价格贵得咋舌,但似乎很畅销。有人说该套书的出版,预示着中共党史的改写。不可能的,试想中共几十年苦心构筑的立党理论一旦松动,将导致党内思想壁垒的坍塌,这太危险了。请寄《边缘艺术(12)》(许宏泉主编)、《艺术家茶座》(创刊号)、《秀州风怀》(吴香洲 签名本)。《秀州风怀》,为刘正洪买。”书已挂号寄出。周先生在秀州书局买《唯心与了别:根本唯识思想研究》(周贵华)时说:“《秀州风怀》看了几篇,骨头太多,咬不动。吴香洲的文章与《万象》中的文章不是一路,《万象》崇尚‘肉感’,是骨头也要嚼碎,再吐出来。吴香洲一篇文章,到《万象》作者手上,可以写成好几篇。”

   林青7月3日在电话中说:“章克标(105岁)身体还行,现在每天睡觉近二十个小时。早上五点左右起来小便,走动走动。醒着就看报看书,报纸看我为他订的《文汇报》和《参考消息》,寄来的《秀州书局简讯》,他也看。书,他逮着什么看什么。字,写。别人请他写对联,写‘寿’字、‘福’字。给点润笔,买水果和补品给他吃。家里养七只猫,一只狗。他睡觉,猫和狗就跳到床上,蜷缩在旁边。”湖州徐重庆函购《章克标文集》(陈福康、蒋山青编),已挂号寄出。

   “唐朝美女”7月4日在秀州书局买《中国书画真伪识别》(杨丹霞)时说:“我也开始买画,上次买几张是吴蓬的画。吴藕汀的画已买了十一张。”俞星伟说:“吴藕汀的画,我到处在收。近一个月已花了十多万元,已有四十多幅,册页一本(10张)算一幅,已有八本。我周围许多人都在觅吴藕汀的画。前几天,我辗转买到一幅,原湖州汪雨人收藏。桐乡诸兆华让了我五张册页。王店范学森也让我一些。老孙的那本《吴藕汀宋人词意》,被苏买去了,七千块。”余先生说:“陈利民打电话给徐红,要收吴藕汀的画。花旗老板打听吴香洲的电话号码,要买吴香洲、吴蓬、吴藕汀的画。王强也要买吴藕汀的画,去卢炳洪那里动脑筋。周荣先也在访吴藕汀的画。”“唐朝美女”说:“今天在藏家那里买到一幅《吴藕汀山水横幅》。” “唐朝美女”还在秀州书局买《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俞剑华)、《中国家具真伪识别》(胡德生)。

   黄辉7月4日在秀州书局买《古文观止(插图珍藏本)》(清·吴调侯编选)时说:“孙子问祖母:‘如果人生可以重新开始,你会选择什么?’祖母说:‘ 选择做孙子。因为,全家都围着孙子转。’”“我本一笑”跟贴:“为什么还要选择做人?”

   广州于克家函购《范泉纪念集》(钦鸿、潘颂德编)、《鲁迅的学生黄源》(王英编)、《走进中国现代文学馆》(舒乙)、《记忆中的林徽因》(杨永生 编),湖南长沙弘征函购《中共50年》(王明)、《双山回忆录》(王凡西)、《林徽因讲建筑》(林徽因)、《我的回忆》(张国涛)、《来燕榭书札》(黄裳),辽宁抚顺杨尚青函购《中共50年》(王明)、《双山回忆录》(王凡西),上虞俞伟雄函购两本《笑我贩书》,安徽亳州朱柏森函购《延安日记》(苏 彼得·弗拉基米洛夫)、《中共50年》(王明)、《樊樊山诗集》(樊増祥)、《琴志楼诗集》(易顺鼎),湖北黄石毛羽函购《安持精舍印冣》(陈巨来)、《故泥斋杂缀(彩图本)》(俞星伟)、《边缘艺术(12)》(许宏泉主编)、《中国后花院》(车前子),辽宁抚顺张华福函购《来燕榭书札》(黄裳)、《故泥斋杂缀(彩图本)》、《博古》(4),河南安阳王体印函购《无梦楼随笔》(张中晓),海宁冯鹤龄函购《荣宝斋》(04.2)7月4日前后挂号寄出。

   陆赞仁7月4日从北京寄来《易梵阁合订本》(陆赞仁主编)。阿年从成都寄来《读书人》(04.2)、杭州金临托孙欢涛带来《中国美术院校教材:从色彩走向设计》(陆琦),陆琦是金临的老师。董宁文从南京寄来《李慎之文集》、《开卷》(04.6)。彭国梁从长沙寄来《跟鲁迅评图评画(外国卷)》(杨里昂、彭国梁主编)。王英从海盐寄来《情真》(王英)。于晓明从济南寄来《草龙堂读书记》(张咏),南通张咏发来短信说:“《草龙堂读书记》放在秀州书局代销。”吴道弘从北京寄来《出版史料》(04.2)。

   苏伟纲7月4日来电话说:“今天在上海崇源拍买到一套嘉业堂刊的《味水轩日记》(明·李日华),一二千块。文点画的《武曾灌园图》也是今天拍卖,45万元成交。我的心里价位40万,没举牌。《武曾灌园图》,有汪琬、王士禛、汪楫、倪粲、周亮工、程可则、孙承泽、王崇简、曹申吉、朱彝尊、秦瀛、郭麐、余霖、曾熙等20家题跋。2002年十月上海崇源拍卖,15万元成交。”武曾即李良年,嘉兴人,与朱彝尊齐名,时称‘朱李’。为浙西词派大家。

   7月4日,朱礼来秀州书局观书,父母跟着。朱礼要买《我在美国当市长助理:第一部中国官员透视美国政府运营的书》(李群),母亲一边付款一边说:“我儿子太老实,吃不开。半夜没其他人,看见红灯,他也会停下自行车。”父亲对朱礼说:“作业完成再看这种野书。”朱父接着说:“他专门买些怪头怪脑的书,上次在这里买一套黄封面的书,还是直排版。我们单位的研究生说:‘这种书送给我,我也不要看。’我真担心我的儿子。”朱父讲的那套黄封面的书,是钱穆的《国史大纲》。

   童先生7月5日在秀州书局买《中国书法家全集:董其昌》(刘建龙)时说:“我见到过一份资料,说董其昌年轻时在嘉兴项元汴家当过家庭教师,看过很多项元汴家藏的书画,董其昌自己也承认项元汴对他在书画上的成就有很大影响。仇英也是受项元汴之惠比较多的一个人,仇英在天籁阁临过许多名画。项元汴曾经出两百金高价收购仇英的《汉宫春晓卷》,赞助仇英。朱彝尊、冯梦祯等人却说项元汴很吝啬。”童先生说:“《随兴居谈艺》(陈麦青)有一篇《关于项元汴之家世及其他》的文章,我也买一本。”

   贾老师7月5日在秀州书局买《调查·中国农民》(陈桂棣、春桃)时说:“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了,学生们都反感书。高考结束,有不少考生把书扔出窗外。大学毕业,难得有学生把书带到新的岗位,学生寝室一片狼籍,满地是书。这些都可以看出许多年轻人对书的厌恶。我班上有五十几个学生,只有三四个看课外书。有一些曾经看过金庸的作品,都被家长阻止:‘功课这么紧张,这些野书以后再看。’书价贵,也是一个原因。《克林顿回忆录》,900多页精装本,在美国卖30几美元。美国人平均收入比我们高十倍左右,美元和人民币比例也近十倍。象《克林顿回忆录》这样的书,卖30几元人民币差不多。可事实上,一本900多页的精装本,中国卖60元左右。这本《郑钦安医书阐释》(清·郑钦安原著 唐步祺阐释),巴蜀书社版,865页,标价56元。”

   7月5日,胡先生在秀州书局买《双山回忆录》(王凡西)时说:“看见网上的介绍,买一本看看。网上说:‘作者自始至终坚持他的个人观点,是对是错暂且不论,其执著的勇气却让人敬佩,很久以来,我们习惯了以一种视角看待所有问题,这本书的意义就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反向思维的可能。’”

   周荣先7月5日说:“《潭腿图说》(何光铣、胡健编)我买于古市,70元。这本书民国十二年上海中华图书馆出版。黄炎培题签,插图宜兴徐悲鸿。二水居士要,120元可以让给他。”二水居士说:“我一直在找这本书,我曾经问过金仁霖金老师,他也没见过。潭腿就是查拳。有三种叫法:一、弹腿,意思此拳腿法快速屈伸。二、潭腿,有说此拳起源于河南省潭家沟或山东省龙潭寺。三、谭腿,说此拳由河南谭某人所创,故名,后讹传为潭腿。第一种说法流传范围较大,尤其在回族中颇有影响。徐悲鸿刚到上海谋生时,有一次囊空如洗,欲行短见,被商务印书馆的黄警顽阻止。当时,学校提倡拳术,鼓励学生练习‘潭腿’,而各校又都缺乏‘潭腿’挂图。黄警顽潭腿架势,请徐悲鸿照样绘成图样。绘毕交书局出版。拿到稿费后,黄分文不留。徐悲鸿成名后,为了纪念,用‘黄扶’作为自己的别号。”

   神秀7月6日在秀州书局买《傅斯年全集》(欧阳哲生)时说:“才子冠我‘神秀’,我说:‘我是神秀。我是神秀。’有一则笑话:美国人用了全套的法律,要狗熊承认自己是老鼠。狗熊不承认。俄罗斯则把狗熊饱打一顿,狗熊仍不承认。中国人开始审问,狗熊陡然狂叫‘我是老鼠。我是老鼠。’别人是‘指鹿为马’,我是‘认鹿为马’。”神秀还买《口号万岁》(孔庆东)、《学其短》(钟叔河)、《风雨前行:雷震的一生》(范泓)、《蔡元培与胡适(1917-1937)》(张晓唯)。

   陈先生7月6日在秀州书局说:“刚刚在古籍部查阅了乾隆行书刻本《鸳鸯湖棹歌》,这是曝书亭朱彝尊、狷石居谭吉璁、听雨轩陆以諴、侣寉轩张燕昌四个人的合集。梁同书序。书上有‘知非楼’藏书印。知非楼,是清末祝心梅的藏书楼。”

   仇先生7月6日在秀州书局买《浙江歌谣源流史》(朱秋枫)时说:“最近,国家邮政局销毁面值高达30亿元的邮票,想使邮市起死回生。”朱先生说:“不可能起死回生了。今年‘邓小平100岁’,邮票还没上市,《邓小平邮票珍藏大系》、《人民的儿子邓小平邮票珍藏册》却已推出,标价都是数千元。记得当时发行的‘邓小平小型张’,面值8元。一度跌到2.2元,现在也只值4.2元。几年来,新邮票都跌破面值,只有‘非典’吃香。”朱买《大历史不会萎缩》(黄仁宇)。

   吴香洲7月6日说:“上海华星7月23、24日将有书画拍卖会。刚出的彩色拍卖目录中有两张吴藕汀的画,第4号拍品是一幅花卉,34×68厘米。第414号拍品是一张扇面。都是丙寅年画给西塘严西凤的。拍卖行不认识吴藕汀的字,不知道吴藕汀的名。在作品下面均署吴茀之。第4号底价3000元,第414号底价2800元。”

   -----end

标签: 端午节起源相关的历史人物不包括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