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中国]从中国历史看中央集权制朝代的历史寿命和历史循环

历史密码网 33 0

   纵观中国历史,每一次中央集权制的朝代都经历了相似的历史循环。这种循环,从两汉、唐朝宋朝明朝清朝,己经有六次了,每一次的循环都是那么似曾相似,每一次都给我们的人民带来深深的痛苦,并给这个民族文明造成巨大的破坏。

   回顾历史,每一个中央集权制的新王朝在开国的前五十年,一般要对土地进行重新分配,使亿万农民得到土地。同时国家的内部都要经历一次大规摸的政治动荡的过程,主要表现在对开国功臣的迫害。后宫乱政,兄弟叔侄为争夺皇位而发生的血腥屠杀,削藩所导致的战争,或开国重臣觊觎皇位而爆发的政治危机等。例如,西汉初年的吕后篡权和削藩,唐初年的玄武门政变和武则天执政,宋朝通过杯酒释兵权消除了危机,明朝朱元章对开国功臣的屠杀和朱棣的叛乱,清朝康熙帝与鳌拜的斗争,平定三藩及八王夺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十年文化大革命等等。而每一次动乱过后,由于人心思定,一般会出现一个所谓的盛世,这时政局比较稳定,经济开始出现繁荣,人民的生活略为安定好过。例如,西汉的文景之治,唐朝的开元盛世,明朝永乐帝时的经济繁荣,著名的康乾盛世,以及今天我们所处的文革后的时代等等。中央集权制国家在立国后的五十到一百年间时,在经济的繁荣,社会的稳定的表象下,开始孕育着大规模腐败的危机,土地问题和财政问题日益显现。而立国一百五十年后, 这个政权开始走下坡路了,他已经丧失了改革和自我调节的能力,一切都只能按着旧有的惯性在进行,官场上弥漫着腐朽的气息。立国两百年后,由于土地过于集中,政治极端腐败,财政危机开始爆发,赋重民穷,这时官僚集团内部会有一些明智之士出来进行改革。例如,西汉末年的王莽革新,宋朝立国一百年后的王安石改革,明朝张居正推行的一条鞭法,清朝的洋务运动等。但是这些改革基本上都是失败的,因为它要么不合时宜,要么触动了官场内各种盘根错节的政治势力的利益,从而动摇了中央集权制国家的立国根本。随着改革的失败,这个朝代开始走向最后的末路,一场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爆发了,这样的起义往往破坏中央政府的权威和法律,使法制荡然无存,这时在地方上掌握军权的以军事将领为首的军阀势力开始崛起,军阀混战的局面出现了。这个时期,如果没有强大的少数民族势力入主中原,那么军阀混战的局面将会持续40到50年,例如,西汉末年的绿林起义,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和军阀混战,唐朝末年的黄巢起义及藩镇割据,明朝末年的李自成起义及随后的混乱时期,清王朝覆灭后中华民国初期的军阀混战的年代。这一时期是豺狼当道,虎豹横行的年代,军阀们为争夺实势力范围而互相残杀,鱼肉人民,金壁辉煌的宫殿和伟大的建筑物在战乱中被焚毁,几百年和平时期积累下来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被大规模破坏,中原地区呈现出一片“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绝人寰的情况,由于天灾和人祸,人民的生活极其痛苦。最后,这种分裂的局面将会由某个军阀,或某个少数民族重新统一全国而结束,历史将开始新的一轮循环。

   我们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到,每一个中央集权制朝代的历史寿命,一般不会超过三百年。

   所以我们可以发现,虽然我们有几千年悠久的文明史,但我们的大部分历史只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灾难的重复,我们中国人,从没有从他们那多灾多难的历史中学习到什么有益的经验教训,所以我们总是在重蹈覆辙,悠久的历史带给我们的并不是可以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回忆,相反却是一幕幕不堪回首的“吃人”的历史。今天的中国人不能因为我们再次处于历史上的又一个盛世而丧失警惕,不能忘记这只不过是历史的又一个循环。我们这一代的中国人,不应当只陶醉在“盛世”的庆幸中,不应当无视腐败的蔓延和精神危机的滋生,如果我们还要重蹈覆辙的话,那我们这一代人就实在是太渺小了,我们不配称得上伟大。我们应当深思和总结----历史不应当再重复,而应当被创造,我们应当为后世的子孙开创新的、不同于以往的生活方式,便我们这个民族永远走出治乱循环的怪圈。

标签: 历史朝代顺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