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

历史密码网 31 0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

近现代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砣不离称、秤不离砣的伟大友谊。比如井冈山时期朱德和毛主席分别担任红四军军长和政委,井冈山红军就被称为朱毛红军,再比如陈毅和粟裕在抗战后期和解放战争中分别担任新四军(华野、三野)的司令员和副司令员,这支部队就被称为陈粟大军,再比如129师和后来的中原野战军被称为刘邓大军,而115师和后来的东北野战军被称为林罗刘大军。唯一特殊的是彭德怀,抗日战争中、解放战争中、抗美援朝战争中先后换了好几茬搭档,大多数时候是司令员政委一肩挑,也很少有人能够把彭德怀和谁的名字长期放在一起。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原因在于,彭德怀本身比较无私,对党组织从不讲条件讲要求,党组织要求干什么就坚决干什么,甚至主动向党组织要求承担最艰苦的工作,完成最困难的任务。所以,彭德怀军事生涯中一直没有稳定的搭档。

红军时期,彭德怀也曾有两个比较知心的搭档,一个是滕代远一个是黄公略。

段德昌是介绍彭德怀加入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的领路人。段德昌毕业于黄埔四期,曾在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师工作。大革命失败后,段德昌在鄂西地区搞革命,段德昌结识彭德怀之后,两人成为很好的朋友,在段德昌的影响下,彭德怀开始走上革命道路。只不过,段德昌后来创立红七军,和旷继勋搭档。

1928年彭德怀和滕代远、黄公略领导了平江起义,建立了红五军,彭德怀担任军长兼13师师长,而滕代远则担任政委。后来红五军上了井冈山与红四军胜利会师,成为了中央红军的重要组成部分。红五军扩编为红三军团后,彭德怀担任军团长,滕代远还是政委。1934年,滕代远赴苏联学习,参加了离开了中央苏区。后来的革命斗争中,滕代远长期从事党务和统战方面的工作,与彭德怀交往就比较少了。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第2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黄公略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三期,同时也是彭德怀的陆军讲武堂同学。黄公略参加过叶剑英、张太雷组织的广州起义,失败后北上联系彭德怀组织平江起义,建立了红五军,并且担任了红五军军委委员、红五军副军长等职务。在井冈山先后当过红六军、红三军等部队的军长,直接受到毛主席领导,与伍中豪、林彪并称为“红军三骁将”。只可惜,黄公略1931年牺牲,终年33岁。

彭德怀长期担任红三军团军团长,但是他的搭档却一直换来换去,并不稳定。长征时期,刘少奇担任过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邓萍和叶剑英担任过军团参谋长。

1937年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红15军团组建的红一方面军改编为115师,彭德怀当了八路军副总司令。按理说,第十八集团军司令部的干部不少,但是长期与彭德怀合作的,其实主要是左权。

左权是黄埔一期学员,在同学陈赓介绍下加入了共产党。北伐战争期间,左权被派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后来又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在苏联长达4年的学习,让左权成为优秀的红军指挥官。回国后,左权先后担任了红军新12军军长,红一方面军作战参谋、红15军军长兼政委。第五次反围剿最危险的时刻,左权担任红一军团参谋长,成为了林彪的搭档。

很多人认为和林彪合作太难,但是左权和林彪的长时间合作中,却比较和谐。后来左权牺牲后,林彪还写了《悼左权同志》作为纪念:

多少次险恶的战斗,只差一点儿我们就要同归于尽。好多次我们的司令部投入了混战的旋涡,不但在我们的前方是敌人,在我们的左右、后方也发现了敌人,我们曾亲自拔出手枪向敌人连放,拦阻溃乱的队伍向敌人反扑。子弹、炮弹、炸弹,在我们前后左右纵横乱落,杀声震彻着山谷和原野,炮弹、炸弹的尘土时常落在你我的身上,我们屡次从尘土中浓烟里滚了出来。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第3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左权和彭德怀的合作,最终还是在红一军团交汇了。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彭德怀担任了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和左权有过短暂的合作。到第十八集团军成立,左权人生中的最后四年战斗生涯,就是和彭德怀在一起。

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的司令部成员其实分为了三部分,山西前线一部分,延安后方一部分,重庆八路军办事处一部分。在山西前线,彭德怀作为副司令和前方指挥部司令,直接指挥八路军三个师四大军区进行抗日作战,主要助手作为副参谋长和前方指挥部参谋长的左权。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同时作为中共中央军委成员在延安与毛主席一起指挥八路军抗战。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则与周总理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工作,负责统战事宜。

这种安排下,彭德怀有四年时间里与左权合作,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左权和彭德怀都是湖南人,两家相距不超过100里,而且都是出生于贫苦农家,因此很谈得来。彭德怀是出身行伍的职业军人,而左权是黄埔军校和伏龙芝军校毕业的军事理论家,两人的配合让八路军在作战水平上有很大提高。

在工作中,左权作为副参谋长对彭德怀十分尊敬,总是竭尽心力,为他分担重任。从指挥军事、侦察敌情、筹划粮草到宣传接待、总结经验等,事无巨细,他都揽在自己肩上,使彭德怀从繁忙的军务工作中解脱出来,有时间、有精力考虑军政战略。为了能使彭德怀的战略意图、战役计划得到准确贯彻,左权总是先和彭德怀切磋运筹,然后精心计划,精确计算,无不细致周到。彭德怀对于左权这样一位既有军事理论素养,又有实战经验的军事人才,是十分信赖的,对他也倍加尊重和爱护。他们之间,不仅在战略方针和作战计划上合作愉快,而且在具体的战役、战斗中,也配合得天衣无缝。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第4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彭德怀和左权合作最好的范例就是百团大战。彭德怀针对日军在华北实行的“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提出打一场大规模的破袭战。左权就带着彭德怀战略意图找一二九师师部搞调研,最终共同制定了百团大战的作战计划。最终,在坚决的作战中,八路军总计进行了大小战斗1824次,毙伤日军20645人、伪军5155人,拔除日伪军据点2993个。破坏铁路474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桥梁、车站、隧道等260余处。大战的胜利,体现了彭德怀、左权高超的指挥协调能力,连北平日军的报纸也说,“此次华军出动之情形,实有精密之组织”。

百团大战的胜利,军功章里有彭德怀的一半,也有左权的一半。

左权和彭德怀还是交心的朋友。1941年11月,左权向彭德怀讲述了自己近十年的苦闷。1932年,左权回国后才两年时间,就有人告发左权担任新12军军长期间曾收藏过“托陈取消派”的文件。当时左权只是为了不让文件扩散,就自己藏起来,事后也没有向中央汇报。为此,左权一度受到了留党察看8个月的处分。

虽然左权后来一直为党兢兢业业工作,但1932年的错误结论,始终让他非常苦闷。1938年六届六中全会上,王明还对彭德怀说“你的党性哪里去了?左权是托派,你们为什么还让他当(副)参谋长?!”

彭德怀这才体会到,这个知识分子、军事理论家繁忙工作的背后还承担了这样大的思想压力。左权对彭德怀曾说:“只要王明在中央,我就翻不了身。”

彭德怀坚信党组织的公平公正,他不久后就以个人名义致电中共中央书记处,提出:“几年来,对于左权同志的处分,虽在事实上早已撤销了,但在党的党规上从未作出明确结论,致左权对此事苦闷不释。根据我对左权同志的了解,不论在中央苏区及长征时期,(他)对党的路线是忠实的,对于工作是积极的,负责任的。年来在政治上已有较高的进步,过去的问题应该清理一下,建议中央撤销(对)他的处分,使其安心。”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第5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不仅如此,彭德怀还把左权的申诉信转给中央,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彭德怀有古之大侠风范,这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行为深深打动了左权。只可惜,左权还没等到中央的正式结论,就英勇殉国了。

1942年5月,日本军队出动大兵团突袭八路军前敌指挥部,左权负责断后。在山西辽县的十字岭突围战斗中,左权被炮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时候,为了纪念左权,辽县改名为左权县。

左权牺牲后,毛主席周总理都给了他很高的评价。毛主席评价左权说:“左权他吃的洋面包都消化了,这个人硬是个‘两杆子’都硬的将才。”而周总理在《新华日报》发表悼念左权的文章说:“左权足以为党之模范。”

左权牺牲后,滕代远接替了他的职位。经过研究,彭德怀和滕代远发现,十字岭突围战斗失利,主要原因是日军建立了很多挺进八路军控制区的“挺进杀人队”。这些日军的特种部队,经常化装成八路军,昼伏夜行,住房打扫卫生,买卖付款,俨然与八路军一样。其中一伙叫做“益子挺进队”的日军,则直接进入了根据地核心地带,摸清了八路军总部动向,配合大部队来了一次突然袭击。

日军的益子挺进队,是日军专门针对八路军高级将领的暗杀队伍。日军步兵第223联队益子重雄中尉被任命为队长,他们的作战任务是破坏我方总部,刺杀彭德怀、左权等重要人物。还有另外一只暗杀队伍,则由日军步兵第224联队大川桃吉中尉担任队长,被称为大川队,专门针对129师师部刺杀刘伯承邓小平李达等将领。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第6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彭德怀和滕代远商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情报战和间谍战应对敌人渗透活动,打一场坚决的反击战,为左权同志报仇!

八路军情报人员有老百姓的配合,情报之准确,行动之隐秘,自然远超过连中国话都说不全的日本人。一些要为左权报仇的老百姓送来一个重要情报——日军的“益子挺身队”准备在祁县县城里大摆庆功宴。

彭德怀当即决定,在特务团精心挑选31名官兵,由参谋处参谋刘满河带领,化装成各色人等,每个人都身藏匕首,混进了庆功宴所在的大德兴饭庄。当鬼子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一声暗号,匕首纷飞,“益子挺身队”队员当场全被刺死,头颅被一一砍下来装满了一口袋。第二天,日军占领下的祁县、长治和太原城内,到处挂起了这些日本人的人头。

从此以后,华北各地的日军挺进队,都胆战心惊,纷纷解散了。

左权将军牺牲时,他与妻子刘志兰仅仅结婚3年,女儿左太北也仅仅不到2岁。彭德怀一生没有子女,经常把左太北当成自己的亲女儿看待。而左太北也是把彭德怀当父亲看待,一直以“彭爸爸”相称。

左权牺牲后,彭德怀为其复仇,城头挂满日伪军头颅-第7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左太北

左太北晚年回忆,每次说到这些,彭爸爸总是兴高采烈,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而小太北也总是听得津津有味,父女俩一说就能说上半天。从彭爸爸的话里,她知道父亲是个真正的大英雄,是一个勇士,也是一个爱她的好父亲。所以虽然没有父亲在身边,但从小到大,她都和别的小姑娘一样活在父爱里。而且她的父爱有两份,一份来自左权,一份来自彭德怀。

彭德怀和左权,是真正的战友之情,兄弟之情。彭德怀和左权的伟大友谊,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和纪念。

标签: 10大革命英雄人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