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西方中心论”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依据

历史密码网 15 0

  论“西方中心论”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依据

  ——就“世界中心”问题和文扬先生商榷

  丁礼庭

  最近在网上读到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文扬先生关于质疑、批判“西方中心论”的系列文章:《他们不骂<大秦帝国>,却大骂大秦帝国》【1】、《2000年后继续骂大秦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正确”》【2】、《仅从“西方中心论”出发我们可能读了假历史》【3】。我不得不就“世界中心”问题与文扬先生提出商榷!

  文扬先生在此系列文章中彻底批判、否认“西方中心论”,认为自公元前四、五百年人类第一个文化繁荣期直到今天,“世界中心”就应该是秦始皇以来延续二千多年皇权独大的大一统的中华帝国:“自秦以后直至今日,中国人这种顺天应人的大一统精神代代相传,‘代有忠贞之士,力为匡复之谋’,一次次衰落解体,又一次次复兴崛起,终于成就了今天这个傲视全球的世界第一大国家。”【4】“凭什么说早于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一千多年以上建立起来的秦帝国大一统国家是黑暗和落后呢?凭什么一边把美国的统一、欧洲的联合都视为历史进步,另一边却对早于美利坚合众国整整2000年的秦帝国横加鞭挞呢? 秦帝国的大一统建设——废封建、设郡县、堕城郭、通川防、息兵戈、车同轨、书同文、人同伦——其程度之高冠绝全球,在欧洲至今也没有实现,在美国也只是半实现,……”【5】

  在文扬先生的心目中,只有延续了二千多年皇权独大的大一统中华帝国,才有资格被称为“世界中心”:“相比于世界各个民族,中国历史上的秦汉两朝一枝独秀,在前后四百年时间里为中华民族奠定了第一个大一统帝国的政治基础、军事基础、经济和文化基础,此后两千年,这一基础从未彻底崩坏。所谓‘百代秦制’之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经过‘汉承秦制’之后,两千多年历史就成了‘铁打的秦制,流水的王朝’……罗马帝国肯定比不了,如果当年的罗马帝国也打下了类似于“秦制”的大一统基础,今天的欧洲也早就统一了。而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突厥帝国、奥斯曼帝国等等也比不了,或是因为神权不倒,或是因为世卿不灭,或是因为民族不睦,或是因为制度不全,也同样难比独享‘秦制’遗产的中华帝国,所以也难有一次次重建,更难圆未来复兴之梦。……无论从中国自身历史的纵向上看,还是从世界范围历史的横向上比,秦汉帝国的伟大都不容低估。”【6】“真正的专制制度,并不体现在大一统的天下国家中,而是体现在未实现大一统的那种众多君主‘争城争地,糜烂以战’的‘据乱世’中,因为君主们为了争霸,必定‘穷奢极暴,赋敛之苛,徭役之苦,刑罚之刻,皆不可思议’。……而只有大一统国家的出现,才能推翻‘多君为政’的专制暴政,才能救民于水火,与民以生息。……秦嬴政不仅摧毁了六国的君王和世卿势力,而且为了避免历史的循环,防止中国再回到‘天下共苦战斗不休’的‘多君为政之世’,宁肯牺牲家族和儿孙的利益,不再立诸子、置侯王,而是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郡设守、尉、监。这叫专制吗?历史见证,自秦以后,中国社会就进入了一个皇帝与百官共治天下的新时代。这一点,连弗朗西斯·福山都看得明明白白,‘家族拥有地方权力、不受中央政府管辖的周朝封建主义,在中国后来历史上定期回潮,尤其是在朝代交替的混乱时期。中央政府一旦站稳脚跟,又夺回了对这些政治体的控制。从来没有一次,封王可以强大到可以逼迫帝王做出宪法上的妥协…’ 他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中如是说”【7】

  说实在的,文扬先生说了那么多中华民族皇权独大的“大一统帝国”政治、文化的优势,来论证延续了二千多年的中华民族大一统帝国“理所当然”应该是“世界中心”的理论观点,实在是偏题了,根本没有击中“世界中心论”的要害!对于中华民族政治、文化是人类农业社会历史阶段的灿烂顶峰、甚至自唐、宋以来中国经济领先世界一千年之久,以及皇权独大的政治制度在农业社会具有强大优势,等等理论观点,都已经是全世界的基本共识了,从来也没有人怀疑过、否定过!但仅凭这一点,根本无法否认和推翻当今世界“西方中心论”的客观事实!

  这是因为,认定“西方中心论”的事实、理论和历史依据,仅仅就是因为“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诞生于欧洲,确切地说是诞生于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欧!”正因为“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诞生于欧洲”所以国际学术理论界才确认“西方中心论”! 也就是说,诞生于西欧的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和民主宪政的国家模式正在不可阻挡地在全世界普及,而正是从这一意义出发,才是全世界共同认定到底谁才是“世界中心”的依据!

  Gregory Clark教授曾经指出:“人类历史中其实只发生了一件事,即1800年前后开始的工业革命。只有工业革命之前的世界和工业革命之后的世界之分,人类其他的历史细节有意思,但不关键。”【8】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工业革命、也只有工业革命,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彻底改变、颠覆人类历史的“关键”事件。它不但彻底改变和优化了人类的生活方式——“按照史学家麦迪森的估算,公元元年时世界人均GDP大约为445美元(按1990年美元算),到1820年上升到667美元,1800多年里只增长了50%。……而从1820年到2001年的180年里,世界人均GDP从原来的667美元增长到6049美元。”【9】工业革命后飞跃发展的生产力所创造的自来水、电力及其家用电器、现代化的住房及其厨房、厕所的革命性变化,彻底改变和优化了人类的生活方式;而且在后工业化现代发达市场经济历史时期的全球化和信息化,借凭人类平均寿命大幅度延长,使人类的智力及其功效产生本质性进化和发展,也使人类社会科学技术因此而出现日新月异的快速发展,并以此推动了生产力快速发展、人类财富空前繁荣和积累。更重要的是,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社会的游戏规则——人类社会已经淘汰了人类从进化以来一直统治人类的,以消耗财富的暴力和战争来强制性决定政治权力的归属和社会财富和权利分配、归属的游戏规则,取而代之的是以创造财富为目标的协商、妥协、合作、共赢的私有制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

  正因为工业革命、以及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民主宪政的诞生,对人类生活及其历史发展产生根本性变化的重要大意义,还因为随着工业革命、以及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和民主宪政逐步从西欧普及于欧美日及四小龙等发达国家,造就了人类历史上唯一一种全民共同富裕和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的国家模式;并在全球化、信息化的今天,这种全民共同富裕和国民经济高速持续发展的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民主宪政的国家模式及其民众的生活方式、游戏规则,更在逐步地从欧美日和四小龙走向全世界、普及于全世界。正因为此,国际学术理论界才能够“由此”确定当今世界的“西方中心论”!

  我们必须客观地、科学地分析论证为什么中华民族自唐宋以来经济领先世界一千多年、中华民族皇权独大的大一统帝国的政治和文化优势在农业社会如此显著,而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却不能诞生于中国,而恰恰只能诞生于西欧?如果我们对这一问题寻根究底,就不外乎以下因素:以古希腊直接民主的政治文化孕育催生的文艺复兴和基督教宗教改革为标志的文化积淀、以皇室、贵族、教会三足鼎立为标志的政治制度、以及以逻辑学、科学实证、几何数学为主的科学技术孕育了蒸汽机为标志的机械化生产力!

  正是欧洲的文化积淀、政治制度和科技生产力的合力,才孕育、催生了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及民主宪政在欧洲的诞生!其中,古希腊直接民主的政治文化,在当时的农业社会确实没有什么明显突出的优势,相比于皇权独大的大一统帝国甚至可能还处于劣势,这是由农业社会的客观环境所决定的,这也是为什么现代间接民主的政治制度不能与古希腊直接民主直接对接的根本原因。但伴随着社会历史发展的步伐,古希腊直接民主的政治文化却孕育了欧洲文艺复兴和基督教的宗教改革,再借助欧洲固有的逻辑学、科学实证、几何数学为主的科学技术孕育了蒸汽机为标志的机械化生产力,更重要的是欧洲皇室、贵族、教会三足鼎立为标志的政治制度,决定了包括税收在内的所有社会经济利益,必须、也只能通过“协商”才能够成为事实。而恰恰是这种通过“协商”,而不是通过暴力杀戮来决定经济利益的政治制度,才能够成为孕育、催生以民主协商、利益妥协、共同合作、最后实现各方多赢的民主宪政政治制度辅助下的私有制市场经济的人类社会新制度的生命动力!

  所以,不管所谓的“古希腊文明”到底来自何处,不管到底是否真的如文扬先生所说,“不是来自北方的欧洲大陆,而是古代亚洲文明向西、非洲文明向北传播的结果。”【10】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古希腊“直接民主”的文化传统孕育催生了文艺复兴和基督教宗教改革,最终成为现代民主宪政和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的历史前奏!

  相比于大一统的中华帝国,在农业社会确实具有一定的发展优势和历史先进性,但这种大型国家的规模优势即使在农业社会也不明显、突出,只有在工业化市场经济历史发展阶段借助市场经济的规模效应才能突现“大一统”的大国优势。更重要的是,中华民族这种皇权独大的政治制度的优越性是有条件和范围限制的:皇权独大的大一统国家的“特点”就是:遇明君则国富民安;遇昏君则民穷国乱!人类历史实践已经充分证明,在皇权独大的大一统帝国,如果国家权力集权于反腐败的清廉之明君,那么民众“暂时”可能安居乐业;但如果国家权力集权于“腐败总教练”之昏君,那么不但官员阶层普遍腐败,甚至全民腐败也不足为奇!重要的恰恰是,集权到帝皇一人的皇权独大的政治制度,根本就无法保障明君的产生,往往是孕育昏君的温床!而工业革命前夕各自独立的、皇室、贵族和教会三足鼎立的欧洲诸国,在基督教“清心寡欲、与人为善”的文化熏陶下,不但没有进入“争城争地,糜烂以战,穷奢极暴,赋敛之苛,徭役之苦,刑罚之刻”无所不能的动乱局面,虽然局部战争间隙不断,但最终还是孕育催生了“民主宪政和私有制市场经济的”!

  虽然中国自古以来商品交易就非常发达,商品交易发达的标志“私有土地交易”最早出现于秦汉,在唐代就相当成熟、普遍。但正因为以儒、道、释为代表的中华文化中,儒家的重农轻商、忠君轻民的核心文化;道家的无为而治、无所作为的核心理念;佛家的随缘而安、视财富为身外之物的核心理念,最终都成为摧残、限制襁褓中的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正常、顺利发展的强大合力!而皇权独大之下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政治文化原则,根本就容不下民间企业的做大,也容不得民间财富的积淀!更不可能如欧洲皇室、贵族和教会三足鼎立政治制度之下,具备通过协商决定利益分配的民主宪政和私有制市场经济的雏形!正因为此,我们中华民族才只能创建农业社会的灿烂文化和大一统的政治帝国,仅仅只能在农业社会历史阶段,经济、文化领先世界,却无法孕育和首创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和民主宪政的现代社会!这也是为什么在170年前,当农业社会的灿烂顶峰中华文化遭遇西方工业文化的入侵时,就必败无疑的根本原因!

  文扬先生质问:“凭什么说早于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一千多年以上建立起来的秦帝国大一统国家是黑暗和落后呢?凭什么一边把美国的统一、欧洲的联合都视为历史进步,另一边却对早于美利坚合众国整整2000年的秦帝国横加鞭挞呢?”【5】就因为应顺人类历史发展既定趋势的民主宪政和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诞生在欧美、而中华民族皇权独大的大一统政治制度已经成为民主宪政和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制度体系建立完善的强大阻力和严重障碍,所以“揭露中华皇权独大的大一统帝国的黑暗和落后”、“颂扬欧美孕育和诞生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的政治、经济、文化”才成为促进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必要措施和强大动力,也因此成为全世界的基本共识!

  综上所述,在工业革命之前农业社会的世界历史到底谁是“世界中心”,其实并不重要,客观事实甚至是,在工业革命之前的农业社会,人类的世界就是“多中心论”。人类古代“四大文化摇篮”的历史观点也已经成为全世界的基本共识!无论是古希腊的直接民主、还是大一统皇权独大的中华大秦帝国,都不可能是“世界中心”。农业社会就是“世界无中心论”和“世界多中心论”。文扬先生自己也引用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城邦国家中的统治方式,分为一人统治的君主政体,少数人统治的贵族政体和多数人统治的民主政体”【11】三大类别,文扬先生还引用了梁启超先生1897年发表的《论君政民政相嬗之理》一文中的文字:“治天下者有三世:一曰多君为政之世,二曰一君为政之世,三曰民为政之世。”【12】两位先哲不约而同地说明了在农业社会,这三种政治体制尚未分出胜负,在农业社会他们也都只是“世界多中心论”中的“中心之一”!

  所以,“西方中心论”并不是效忠西方利益、维护西方利益而虚构的事实和理论定论、也不是“受到了一个长期的、深入的、系统性的广告操作和营销的影响”【13】的结果;更不是“随着几个欧美国家崛起为世界霸权,上升为世界各民族的主宰者,一项‘把历史弄错’的系统工程也悄然展开。于是,一条闪闪发光的‘世界历史主线’被精心编造出来,……”【14】全世界之所以把“古希腊-古罗马(“古典时代”)-中世纪-文艺复兴-大航海-新教革命-工业革命-自由民主-西方”【15】的历史轨迹共同确认为“西方中心论”的发展过程及历史轨迹,仅仅是因为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诞生在欧洲,而且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及民主宪政制度体系正在以不可阻挡的暴风骤雨之势席卷全世界,成为“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既定趋势!这就决定了诞生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的欧、美名副其实、毫无争议地成为了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诞生以来的“世界中心”!这就是“西方中心论”的本质含义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的依据!

  至于文扬先生说的下面这一观点既不全面、也不完整:“西方只是在近代才建立起‘全球化’的帝国,而两千多年来最主要的‘全球化帝国’实际上都是亚洲的帝国。”【16】正因为“近代才建立起来”的西方工业化私有制市场经济和民主宪政制度体系正以雷霆万钧之势席卷全世界,所以才能够被定义为“世界中心”,而事实上农业社会中的“亚洲帝国”并没有形成实质上的“全球化趋势”,影响力仅仅局限于在亚洲,所以才只能是农业社会的“世界多中心”之一!

  顺便评论一下文扬先生的历史观:任何历史人物都是有功有过的,客观公正地评价包括秦始皇在内的任何历史人物,都必须功过并论,而不能以当今中国的集权意识形态为准则,只准歌功颂德,不准揭露黑暗、错误和罪恶!对秦始皇统一国家、“废封建、设郡县、堕城郭、通川防、息兵戈、车同轨、书同文、人同伦”的历史功绩,后人从来没有否认过,但是我们决不能因为秦始皇的这些功绩而否认、掩饰他的残暴、杀戮、焚书坑儒等等罪恶的事实,功就是功、过就是过,桥归桥、路归路,任何历史人物的评价都必须功过并论,而不能功过相抵!也正因为秦始皇的这些罪恶,才彻底葬送了他以自己的毕生精力和功绩创建的“大一统帝国”,这也是全中华民族、乃至全世界的基本共识!

  2017年3月23日

  【1】、【4】、【5】、【7】、【12】:文扬:《他们不骂<大秦帝国>,却大骂大秦帝国》

  

  【2】、【6】、【11】:文扬:《2000年后继续骂大秦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正确”》

  【3】、【10】、【13】、【14】、【15】、【16】:文扬:《仅从“西方中心论”出发我们可能读了假历史》

  【8】陈志武:《量化历史研究告诉我们什么?》

  

  【9】:《从GDP看人类历史:其实只发生了一件事,工业革命》

  

标签: 历史文化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