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历史文化保护,建议仪征市尽快召开城市规划、建设与管理城市工作会议

历史密码网 16 0

  加强城市历史文化保护利用传承,建议仪征市尽快召开城市规划、建设与管理的城市工作会议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要把创造优良人居环境作为“中心目标”,努力把城市建设成为人与人、人与文化、自然和谐共处的美丽家园。

  仪征是一座悠久古城,市志载:己有3000年左右的历史,北宋时,真州发明了世界第一的运河复闸(二斗门丶真州闸),是现代船闸的鼻祖(后推广全国),明代诞生世界第一的《园冶》。

  唐代至清代, 仪征江山壮美,人文厚重,古朴典雅,风景如画,无数名人骚客纷至沓来留连忘返,留下大量诗文。(见备注:仪征城市人文底蕴简介)

  仪征用了千年时间才逐步形成了完整的城市格局,人文社会环境和独特的城市历史风貌,本是钟灵毓秀丶人文荟萃游览胜地,是“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多愁” 锦秀家园,应该是“更作园林负城郭,常留花月映楼台”(王安石作于仪真诗)一流历史文化名城。

  然而,近些年以来, 仪征城市规划缺乏科学性和前瞻性,重项目轻论证,重建设轻管理, 急功近利,喜新厌旧,反复拆建, 千篇一律 , 城市特色逐渐消亡,城市文化迷失, 环境遭破坏而失衡, 自然丶特色资源即将枯竭, 由于仪征地域特色及文化长期被打入冷宫, 城市规划设计建设缺少对城市的空间立体性、平面协调性、风貌整体性、文脉延续性等方面的规划和管控,特别是老城区及其它历史文化区域问题更为突出,载有城市文脉的建筑丶遗迹被一个一个粗暴破坏。城市特有的地域环境、文化特色、建筑风格等“基因” 已大量失去。 城市没有运营模式, 又怱略城市的非物质性,轻视人的发展,轻视公共服务,轻视文化责任,割裂了人与城市之间的情感,仪征已“古城不见古”, 变成名副其实的毫无特色的“新城镇”。

  狂热追逐局部的、短期丶有限的效益,较少从整个城市综合的、整体的、历史的、长远的、社会网络的角度出发去制订相应的城市管理策略,这样做的结果不是改善而是降低甚至恶化的居住环境,也是在建造新的“旧城区”和新“棚户区”。

  市里于2020年首次正式的指出“古城不见古”是仪征城市建设的一大短板,要保护历史文化, “老城改造项目,要深度挖掘历史记忆和文化价值”, “彰显特色城市”。这对仪征尤如久旱逢甘霖, 建议尽快筹备召开仪征城市发展进程中的“遵义会议” ,“实现城市建设与管理质的突破” ,对地方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意识,强化尊重自然、传承历史、绿色低碳等理念 “绿色发展观”, 确保中央战略目标实现 及打造真正的仪征城市精神具有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必将载入历史的史册。

  当地居民

  2020-5-2

  备注:

  仪征城市人文底蕴简介

  “大江都会所,长洲有旧名。西流控岷蜀,东泛迩蓬瀛。”(隋代柳䛒), 仪征是一座悠久古城 ,西周建“义”城于蜀岗山上(今都市枫林小区一带),公元225年寒冬十月,魏文帝率兵十万至仪征曹山,在城子山(原砖瓦厂)建行营, 《临江观兵》, 直逼东吴孙权,尽显“戈矛成山林,不战屈敌虏”王者之气。

  公元 605年,隋炀帝“发淮南民十余万”开浚古运河,从扬子(仪征)入江, 在江边建临江宮丶扬子宮, 二宫东西相距约33公里,扬子江最初就是指仪征这段江面,唐代,仪征己是运河重镇,设有白沙巡院, 国家仓储基地,曾是连接江南必经之运口丶渡口,骆宾王、李白、孟浩然、权德與、刘眘虚丶刘禹锡、韩翃、蒋涣、卢全、郑谷、齐已、顾况、韦应物等一大批著名诗人,都曾在这里停舟下车,吟咏于“江火明沙岸,云帆碍浦桥”大江之滨,留连于“ 鱼龙互闪烁,为我风色好”山水之间。李白放浪形骸,“摇扇对酒楼,持袂把蟹螯”。 孟浩然船泊仪征,心潮逐浪, “所思在梦寐,欲往大江深,不见少微隐,星霜劳夜吟”。

  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在仪征城南训练水师,平定江南,统一国家,964年筑建安军城于白沙洲(今鼓楼是北宋时南城门),1012年升为真州,领扬子丶六合二县(时间跨度357年),1256年扩城、至1225年城厢定型, 我们祖先们以坚韧不拔毅志,连续用了261年,为仪征能持久繁荣打下了坚固基业,宋代进士刘宰赞仪征这里是“山势北来开壮观,风物淮南第一洲,沙头飘渺千家市,橹尾连翩万斛舟”,北宋四大书法家、文坛四大家等名人在仪征留下了太多遗迹, 苏东坡居仪征时得意舒情,“白水满时双鹭下,一枕清风值万钱”,欧阳修每过真州想往着“莼菜鲈鱼方有味,远来犹喜及秋风”……

  陆游踌躇真州“平远可爱,徘徊久之”, 依依不舍,文天祥情系真州 ,“今朝骑马入真阳, 一见衣冠是故乡”; 北宋时,真州发明了世界第一的运河复闸(二斗门丶真州闸),是现代船闸的鼻祖(后推广全国)。

  “大舶连樯发,高楼列槛凭”( 元.贡奎),元代仪征曾升为真州路(一级行政区) ,郝经在这里留下了鸿雁传书的佳话, 楷书“四大家”之一赵孟頫曾任真州司法,在这里书写了著名的《江东宣慰使珊竹公拔不忽神道碑》(清拓本故宫博物院收藏)。意大利人马可・波罗记载:“随后又到达一个建筑完好的大城镇真州,从这里出口的盐,足够供应所有邻近的省份。大汗从这种海盐所收入的税款,数额之巨,简直令人不可相信。居民使用纸币”.

  明代史称仪征是漕运“襟喉之地,有京师不能无仪真也”。 相传,朱元璋登基后,军师刘伯温奉命巡察南京周边形势,发现长江两岸横亘着一条活龙,龙头在仪征龙山,龙尾在栖霞龙潭,“吴楚青山从此断,东南王气渡江来”(李东阳),明代的众多名士如高启、李东阳、杨士奇、李梦阳、汤显祖丶薛喧、景旸、王大用等,都与仪征结下了诗文之缘。反拟古主义文学运动的公安派领袖袁宏道、袁中道兄弟,都曾经在这里居住,袁中道《过真州记》记述了当年天宁寺、东坡井、畔池学官的景物。计成在仪真不但设计并造出“一起江山寤,独创烟霞格”“江北绝胜”的寤园,又于1631年写成世界第一的《园冶》。

  “冈势西来曲报城,日暮登临无限情”( 蒋山卿), 当时 “真州烟雨”与“扬州明月” 丶“瓜洲灯火”齐名,明代著名思想家、理学家、文学家,河东学派的创始人薛瑄点赞仪征:“闻道真州景物多,杨柳西风落漕河。晓岸帆樯南客舫,夜船灯火北人歌。”

  仪征深厚文化底蕴丶宜居生活环境丶珍贵文物古迹吸引和孕育如顾炎武、王土禎、石涛、孔尚任、曹寅、康熙、汪中丶赵翼、曾燠、郑板桥、吴敬梓等众多诗人名士,成为人文荟萃之区。

  “春风十里送啼莺,山色江光翠满城” (郑板桥) “绿杨风软一丝丝。安得树荫随脚移?” (清.郭麐),清代“真州八景”名扬天下,有文字记载园林有几十座,城内外大大小小应有近百个,老城南号称“天开图画,蓬菜仙境”,“酒店原开红袖底。城门亦在绿扬中”(孔尚任),“晓上江楼最上层,去帆婀娜意难胜”(王渔洋), “我爱真州老树荫,估唱渔歌无俗音”( 曹寅),“柂楼高据极观眺,奇纵豁达舒心胸”(康熙.《由仪真乘巨舰至京口》)……

  仪征古代科技发达,青铜冶炼铸造技术源远流长,十分强大,如坡山等处出西周丶汉代青铜器大部分都被国家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丶扬州博物馆收藏, 属国宝级文物。范文澜编写的《中国通史简编》第一册插图第就用仪征古代青铜器(照片),1971年,在马坝村出土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剑,剑身完整,有网状络纹和星花,呈淡黄色,历经2400年还闪闪发光,刀口锋利 ,现藏于扬州博物馆。

  前175年,汉代吴王刘濞选择在仪征铜山铸造铜币。杨贵妃喜欢的江心镜(百炼镜)是仪征独门绝技,白居易 《百炼镜》:“琼粉金膏磨莹已,化为一片秋潭水…背有九五飞天龙。 人人呼为天子镜…”,宋真宗的下诏在仪征铸金像,都证明仪征冶炼铸造技术的高超,仪真地名来历也是因为铸像栩栩如生丶登峰造极的水平而载入《宋史》。

  当地居民

  2020-5-2

  按: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

  “城市规划建设管理中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城市规划前瞻性、,特色缺失,文化传承堪忧;违法建设、大拆大建问题突出等“城市病”蔓延加重。

  把以人为本、尊重自然、传承历史、绿色低碳等理念融入城市规划全过程。增强规划的前瞻性,塑造城市特色风貌。加强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和合理利用,保护古遗址、古建筑、近现代历史建筑,更好地延续历史文脉,展现城市风貌。”

  《 十九大报告》的核心概念是“以人民为中心”,而不是以GDP为中心,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己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而不再是物质需求矛盾。

  《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总体目标:“到2025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体系基本形成…..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明显提升。”

  仪征古代发展为什么那么好,令人陶醉,首先在于充分发挥自己特色特长

  1. 因地制宜, 如利用运河临江水运水利便利,成为邗沟的南口,成为国家级转运丶仓储基地丶大型通江运口和著名津渡。

  2.科技发明,自西周时期的金属冶炼铸造已领先天下,宋代仪征水利科技在世界处于领先的地位,南宋《陈旉农书》全国第一,收入《永乐大典》,18世纪时传入日本,明代造园艺技名扬四海,清代《扬州水道记》等, 都显示仪征科学成就,有超一流实力。

  3.长远利益,不搞急功近利短期行为,如古城墙建造了261年才定型,二千多年来,我们的祖先从未把追逐短期利益最大化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

  4.环境绝佳,是园林城市,水脉全城, 园艺天工,高檐大桷, 蔚为状观 ,舞榭歌台,柳暗花明, 诗情画意,各朝代皆有不少具特色文化內涵名迹, 如东园,寤园,朴园,白沙翠竹江村…….

  5.工匠精神,传承到现代,仪征人自力更生创建的铝器厂丶纺机厂都曾是闻名全国名星企业,是目前扬州选出的唯一的近现代工业遗产(文物).

  仪征文化源远流长、灿烂辉煌,其优秀传统文化是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积淀着城市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当地独特的精神标识,蕴藏着丰富的智慧,是健设特色城市的文化沃土,是我们仪征发展的内在的动力,是当代生态发展的突出优势,只有在历史文化的积淀中才能寻找到可持续发展“金钥匙”, 打开智库之门 ,才能谋求未来发展的最正确理念。

  当地居民

  2020-5-2

标签: 历史文化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