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说成都龙泉驿“东安”之名来历与历史文化背景

历史密码网 16 0

  述说成都龙泉驿“东安”之名来历与历史文化背景

  作者 贾载明

  2019年春,随着桃花盛开龙泉山,“东安”这个名字迸然而出。

  接着有东安湖、东安街道之名。

  在此之前,东安湖谓之“皇冠湖”,以邻近有“皇冠楼盘”而名。为何要将“皇冠湖”更名为东安湖,或许是一种文化的觉醒。“东安”一词,更具有地理环境与人文历史的品质。龙泉驿区内原有“东安保、东安乡”,今东安之名,即来源于此。

  访东安街道,立于碧绿湖畔。东安湖大矣,广矣,水面面积达1634亩,与青龙湖相映成趣,相距不过三四十里。是偶然还是必然?两个湖大小几乎相等,堪称“姊妹湖”!她两依偎在龙泉山麓,滋山润地活“龙”。

  民国以前的龙泉山极度缺水,新中国成立以来,一则倾力植树造林,给光秃秃的“龙”穿上翠绿的衣服,二则开凿东风渠,筑宝狮湖、百工堰、龙泉湖,又建许多大大小小的水库,后来更是建设以生态和观光为主要价值取向的青龙湖、东安湖,新时代的人们真正看到莽莽而活生生的“龙”了。

  如果说东安湖是一个地域名称,而“东安街道”则是一个行政区划名称。这个名称是崭新的,是有其时代背景的。首先是成都市实施“东向发展战略”,再则是2021年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将在成都隆重举行,东安区域是举办运动会的重要场地。

  2019年12月25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发文宣告:设立东安街道,以龙泉街道红咏社区、聚和社区、书房村、平安村、顶佛寺村,大面街道蒲草村和洪河村1、2、3、4、5、6、7、8、9、10、11、12、13、14组所属行政区域为东安街道行政区域,东安街道办事处驻东安湖路1399号。

  由此可见,新成立的“东安街道”,由龙泉、大面两个街道析地而建。是龙泉驿城区建设迅猛发展,拓展扩宽的一个标志。

  为了迎接大运会,搞好场馆及其公园景区建设,成都市政府决定对原“皇冠湖”进行更名。龙泉驿区有关部门邀请四川大学和本区文史专家,命名数十个供决策层参考。另有熟悉龙泉驿区划沿革历史的老同志提出,区内原有“东安乡”,何不用“东安”一词!于是,此名得到决策层认可。

  “东安”一词是美丽的,宁静而中和,康泰而怡然。《周书·谥法》曰:“好和不争曰安。”《说文》曰“安”:“静也”。《尔雅》曰“安”:“宁也,定也”。“东”自然是指成都以东,乃明方位。以成都为坐标定位,说明龙泉驿自古为成都辖地,属于简州(或简阳县)管辖则是元代以后的事。唐代龙泉驿立县时称“东阳县”,也是以成都为坐标进行命名。

  古人命名的方式很多,如以人物名,以山名,以河名,以地理方位名,以地理特征名;而以人们渴望、憧憬美好图景的命名也极多,如永宁、靖安、绥江、平安、安庆、大宁、长宁、新宁等等,数不胜数。“东安”这个名称,正是属于此类,乃文化心理使然,希望社会安定,人民安居乐业。

  值得思量的,搜遍成都周边,与“安”有关的地名,唯有龙泉驿区与比邻的简州区最为密集。如今龙泉驿社区名有龙安、保安、保平、龙平、平安、文安场、太平、和平、宁江;镇名有:洪安镇;街道有同安街道。简州区丹景街道有保安、全安、平安等村。

  民国初期简阳县所定“保名”几乎全部冠以“安”字,如安茶、安龙、平安、安柏、安镇、东安、泰安、安兴、安玉、安武、安明、安赤、安东、安南、安胜等等。

  民国以前,龙泉驿区内出现“安”的乡名亦比较普遍,如《龙泉驿区志》记载,民国二十六年(1937),有同安、西平、均安、鸿安、东安等乡。再如《简阳县志》记载,1953年,洛带镇有东安、长安、同安、镇安、均安、西平等众多与“安”字相关的乡区划名称。同年龙泉镇所管辖的乡与“安”字有关的乡名也有两个,即安柏乡、平安乡。

  据《元丰九域志·卷七》载:龙泉驿古时有一条江称“绥江”(疑为今西江河),“绥”也有“安”的含义。

  这些年,由于乡级和村级区划多次调整合并,有的与“安”有关的名称消逝了,但依然传承和保留了不少。

  人们不仅要问,龙泉驿与比邻简州为何有这许多“安”字地名?笔者以为,其主要原因是特殊地理环境使然。龙泉驿居于龙泉山,此山为成都东边屏障,要塞重地,兵家必争,自古战事频仍。远的不说,仅20世纪初,在短短的21年以内,便发生了多次见于史册的战事,其一是1902年夏季,女豪杰廖观音领导的义和团和清军在今龙泉驿境内发生过激烈战斗,清军团练在各要道设防,阻止义和团人马在龙泉驿汇合。是年7月27日,简阳义和团首领李永洪响应廖观音再次合围成都计划,率众增援川西义和团围攻成都,被清军阻于龙泉山;其二是1911年11月6日,夏之时在龙泉驿打响辛亥革命四川第一枪;其三是1920年9月,四川军阀与滇军进行了一场规模较大的战争,川军与滇军在龙泉山张飞营等地展开决战。川军集结兵力81营,滇军及吕超部共63营,双方激战20昼夜。9月21日,滇军战败。随即,川军发起追击战,昼夜强行军,连克简阳、资阳、隆昌等县。最终滇军战败;其四是1923年,刘伯承大战柳沟铺。此外,新中国成立初,此地还发生了土匪大暴动。

  明清时期,尽管龙泉驿县建制被撤销,但却设有龙泉驿站、巡检司、防汛把总三个仅次于县级衙门的机构,且这三个机构都直接或间接承担维护社会治安的任务。驿站传递军情,巡检司盘查过往行人,“汛”即兵,“把总”为低级军官称谓,正七品。由此也证明龙泉驿是重关要地。

  在这样的地理环境和历史背景下选定地名,希望社会安宁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历史上,往往在战争止息之后,则用“安”、“宁”、“定”、“靖”、“平”等词汇命名,有的甚至为了昭示平暴息乱功绩,对原地名或行政区名改为具有“安定”意义的名称。例如今四川达州在清嘉庆以前称达州,平定社会动乱后改称“绥定”,1999年恢复达州称谓;又如今重庆开州,历史上曾称汉丰,西魏占据巴蜀后,立即将汉丰改为永宁。这样的例子比较普遍。

  作为行政区划建制的“东安”始于何时?民国以前尚未查到可证信息,有史可证的是1919年,民国沿袭清咸丰、同治以来的保甲之法,设有“东安保”,民国二十五年七月,“设西平乡、同安乡、东安乡”(见《简阳县志》)。中国乡级建置历史悠久,西周产生乡制,春秋产生县制。秦统一古蜀国的历史较早,也许四川在秦汉时期已产生乡制。

  1995年版《龙泉驿区志》载:1955年9月,“撤销东安乡改置两河乡”。原东安乡管辖太平、万家、郑家、大坝、草坪等5个大队。又载:“1983年12月,成都市人民政府统一更改重名公社名称,大兴公社更名为天峨公社,两河公社改为双溪公社。”2013年出版的(《龙泉驿区志》)载:“1992年10月,省政府批准撤双溪乡入同安乡。”至此,作为乡建制的“东安”余音戛然而止。

  原东安乡治所具体位置在何处?其地理、人文环境如何?笔者以为应当考察一番。通过查阅县、区志和多方了解,确定原东安乡在今同安街道辖区内。2020年10月16日,金秋舒爽,阳光迷人。笔者与高级记者、摄影师符维驱车前往同安,说明来意,得到同安街道负责宣传的杨女士和“同兴村支两委”大力支持。

  村上书记谭光才告诉我们:“东安乡管辖5个村,即太平、万家、郑家、大坝、草坪。其东面与万兴乡比邻。东安乡后来改为两河乡,乡治所迁到双河口,靠往洛带镇,离原治所数里;后来又改为双溪乡,治所又往靠近洛带镇方向迁移数里。2005年,撤销望坡村(太平村),并入万家村;撤销大坝村,并入草坪村。2020年6月,郑家村与万家村合并,更名为同兴村。草坪村因人口全迁,不复存在。实际上现在同兴村管辖的地域,就是原来的东安乡所辖区域,总面积26平方公里。”

  谭书记给我们请来了一位92岁(1929年出生)的老人张德福介绍情况。老人身体康健,思路清晰,耳朵听力略差。他是中共党员,1952年到东安乡参加工作,任乡委员,后来曾任支部书记。老人说:“原简阳县洛带区7个乡,东安和万兴在山上。据有的族谱记载,清朝就有东安乡了,有300年以上历史了。”问:“东安乡办公地点在哪里?”老人答道:“在草坪村4组胡家老屋。”

  原万家村委会主任、现任同兴村党委委员叶久华是草坪村5组人,对那里情况非常熟悉,于是由他带路,往山上行走大约6公里,到达胡家老房子处。道路狭窄,两旁被灌木、丛草挤占,但轿车可以行使。叶久华介绍说:“草坪村村民已于2004~2005年全部搬迁到龙泉驿城区怡和新(1~6组)与城阳光城阳平社区(7、8组)居住,房屋全部撤除。共迁移达3000人。今山上已无人居住。”

  举目四望,满目苍翠,荆棘遍野,灌木丛丛,碧柏成林。

  笔者问:“东安乡办公的具体地址在何处?”

  叶久华带我们向东南折入六七十米,其路可通车。叶久华手指向东南方向说:“这里就是原东安乡办公地址,也是原来胡家老房子所在地。老房子为四合院,住有20多户人家,掘有深井,属于原草坪村4组地面。乡政府驻地邻近四合院,背靠东南,大门朝向西北。东南方向翻过山去就是简州。与简州连界的山叫婴儿顶。”笔者看了看,地势比道路略高,不见建筑的影子,只见茂盛的草木。但绿树遮掩着路旁的水池,且植有桂花树,依稀可见人活动过的痕迹。观其植被,有柏树、合欢树、巴茅、黄荆以及不知名的密密匝匝的杂草。

  此地有何特点,为何东安乡治所要设在这里?

  叶久华兴奋地说:

  “你看,这是一个平坝,四周是不高的山。整个平坝的面积有600多亩。古称“黄草坪”。原草坪村4组、5组就在这个平坝里。当然平坝有些参差错落,最宽的地块达100亩,在5组地面;一般一块地都有七八亩宽,占三分之二,1亩以下的地块很少。水源靠人工开掘的堰塘,4组的人口、面积略少,有4口堰塘,而5组有10口堰塘。土地未承包到户之前,这里的农作物主要是小麦和玉米,经济林木有苹果七八十亩、桃树有30亩,蔬菜有番茄、莴笋、莲花白。那时就有个作业组叫“蔬菜组”,专门负责管理蔬菜,共有7个人。番茄盛产的时候,每天可产20多挑到30挑,送到双溪,由供销社收购。而苹果和桃子每年也要卖出不少。因为水源不足,没有种植水稻。土地承包到户以后,这个坝子里的农民都不种粮了,主要经营桃子、枇杷、蔬菜三种经济作物。”

述说成都龙泉驿“东安”之名来历与历史文化背景-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笔者插话说:看来这里经济条件比左邻右舍要好一些。叶久华回答说:“应该是这样。”

  叶久华继续介绍说:“这两个组主要住三大姓,即叶、李、胡,叶姓最多,胡姓较少;4组叶、胡各半,5组叶、李各半;撤迁时叶姓大约有十五六户。民国以前,5组建有叶家祠堂,在一台地上,下有20余级石梯,上完石梯及祠堂院坝;祠堂左右设有炮楼,以防匪患。祠堂内有天井,墙壁地基为条石,支撑祠堂房盖立柱系马桑树,水桶初。祠内所供叶家先祖像及其他神像皆为木质雕像。5组还有一座叶家老房子,也是四合院,立柱也是水桶粗的马桑树。民国时期,5组有烧酒房,有养猪场,猪舍有20多间。烤酒养猪一条龙。外来人问叶老板养有多少头猪,叶老板回答说没有数数。”

  “民国叶家老屋有个叫叶茂生的人,为方圆数十里的名医,跟师学医术,苦读医书,不但对许多经方运用自如,而且熟悉不少偏方,治病有奇效。他娶的妻子是地主之女,可骑马,会武艺,打双枪。还有私塾老师李芝林,民国以前曾在祠堂教私塾,他教的第一批学生中,有一位后来成为草坪小学的校长。李芝林的书法特别好,尤其是毛笔小楷字,工工整整,很受看。做家祭文章的水平很高,方圆数十里的老人逝世后,都请李芝林老师做文悼念。李老师不是一般的读祭文,而是用客家话唱祭文。李老师在这一方很有名气。5组一李姓家,与李老师是一房人,四个子女有两个是博士生。”

  追“东安”之源,心愿已遂。日渐西沉,暮云将起。我们驱车回走,沿途有小河,称萧家河。叶久华说:“此地地名称石槽湾。左边山上曾开石场多年,材质甚好,运到双流、西门等地。”在原两河乡双河口和双溪乡驻地,我们止步参观、考察、拍照。然后乘车返回同兴村办公驻地,再经过洛带返回龙泉驿城。

  此行感慨良多,一则世事多变,“它时相见昆仑巅,沧海桑田几重九。”(明·王叔承诗句)二则求源证实,殊为不易。我想起王安石《游褒禅山记》里的话:“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今下决心找到龙泉驿“东安”一词之源,是求知的力量使然吧。

  (写于2020年10月13日~19日)

标签: 历史文化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