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家做预测用的什么方?

历史密码网 46 0

  历史学家预测未来---试析托克维尔历史社会研究方法。

19世纪始,欧洲社会剧烈动荡、变迁,这对人文社会学科提出了新问题,推进了社会学人类学的变革。史学的变革也是前所未有的,社会学在19世纪中期由孔德创立,而托克维尔也被誉为社会学创始人之一。

  这一点或许暗示了托克维尔所使用的方法论与众不同,下文将借用英国历史哲学家柯林武德所提出的概念,用来分析托克维尔独特的方法论。

法国学者亚历克西·德·托克维尔 (1804-1859) 出生于法国贵族家庭。他晚年的著作 《旧制度与大革命》,不同于他之前的梯也尔、米涅、米什莱等人撰写的多卷本的叙述史。

  托克维尔在历史写作方法上与他们不同,而且视野广阔。“他的初衷是以10年帝国时期 (1804-1814) 作为主题,不是重写一部梯也尔式的帝国史,而是试图说明帝国是如何产生的,它何以能在大革命创造的社会中建立起来,凭借的是哪些手段方法,创立帝国的那个人 (拿破仑) 的真正本质是什么,他的成就和挫折何在,帝国的短期和深远影响是什么,它对世界的命运,特别是法国的命运起了什么作用……总之,托克维尔企图解释那些构成时代连锁主要环节的重大事件的原因、性质、意义,而不是单纯地叙述史实”。

  托克维尔说,“他要把‘事实和思想、历史哲学和历史本身结合起来’”。我国法国史专家张芝联老先生为 《旧制度与大革命》 撰写的序言说“他要以孟德斯鸠为榜样,写一部像 《罗马帝国盛衰原因论》 那样的著作,‘为后世留下自己的痕迹’”。尽管他也参政议政,但他自信“立言”比“立功”更适合自己的性格。

因而其论述也体现了与众不同的特点:

“与19世纪一些思想家、哲学家———从斯塔埃尔夫人到基内———不同,托克维尔不是凭空‘思考’法国革命,而是扎扎实实地依靠对原始材料的分析研究得出结论。他阅读、利用了前人从未接触过的大量档案材料,包括古老的土地清册、赋税簿籍、地方与中央的奏章、指示和大臣间的通信、三级会议纪录和1789年的陈情书。

  他是第一个查阅有关国有财产出售法令的历史家;他还努力挖掘涉及农民状况和农民起义的资料。根据这些史料,他得以深入了解、具体描绘旧制度下的土地、财产、教会、三级会议、中央与地方行政、农民生活、贵族低位、第三等级状况等,并阐发自己的论点。”

托克维尔谈到了如何把事实和思想、历史哲学和历史本身结合起来。

  这里,或许可以用柯林武德的话来说,“剪刀加浆糊”的历史学轻易以别人对历史的陈述作为自己写作历史的陈述,叙述史的作法主要还是以别人的叙述来代替自己的思想。这仍然属于“剪刀加浆糊”的历史学。托克维尔则早就运用提问的方法,追问帝国为何会在大革命之后建立起来,创立帝国的那个人 (拿破仑) 的真正本质是什么,他的成就和挫折何在,帝国的短期和深远影响是什么,它对世界的命运,特别是法国的命运起了什么作用……总之,托克维尔企图解释那些构成时代连锁主要环节的重大事件的原因、性质、意义,而不是单纯地叙述史实。

  托克维尔思路的独到之处,或许正如柯林武德曾经费了很大功夫加以论证的那样,历史思想并不存在于琐碎的、随意可见的材料之中,而要经由人们的思想去重演,才能够找寻到存在其中的问题。然而,托克维尔最独到的学术成就还不至于此,这些下文将会进一步论述。

史书、史料、出土文物、高科技的检测等等

标签: 历史学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