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制度建立40年,历史印迹有哪些打开方式

历史密码网 9 0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尹希宁)自1982年国务院公布第一批24座历史文化名城至今,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制度已走过40年。曾经的斑驳历史印迹,如今有哪些新的“打开方式”?

在近日举行的“传承与创新· 清华与名城四十周年”论坛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总经济师杨保军提到,全国已有140座城市被公布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799个镇村被公布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6819个村落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形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农耕文明遗产保护群,在快速城镇化进程中抢救和保护了一大批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制度建立40年,历史印迹有哪些打开方式-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近日,“传承与创新· 清华与名城四十周年”论坛以线上+线下方式开展。(清华大学/供图)

杨保军表示,40年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制度日臻完善、保护理念与时俱进、保护力量创新不断、保护对象不断扩充、保护经验日趋丰富。

他提到,苏州市在城市保护中形成“老城和新城协调共生”经验;北京市在崇雍大街、杨梅竹斜街的保护中坚持政府引导、群众参与、社区共建,鼓励公众参与、创新社会治理能力;江西永新通过挖掘传统营城智慧,探索出一条普通县城实施城市更新、传承历史文脉、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路径。

“建设城乡历史文化保护传承体系,是历史文化名城的一个新的阶段,是时代发展的要求,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面。”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主任吕舟提到,在完整保护各类文化遗产的前提下,城乡历史⽂化保护传承体系建设要通过对所辖行政区划内全部历史文化资源的整合讲好中国故事,激发人民的文化自信,促进优秀文化传承和当代创新。

他认为,北京近年关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大量实践,体现了城乡历史文化保护传承体系建设的系统性特征。北京中轴线更是整合历史文化资源,讲好中国故事,构建遗产价值阐释体系的重要实践。

新的历史时期也给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带来新的课题。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总工程师沈磊提出,在技术和行政决策相互支撑的总师模式引领下,形成“从古城保护,走向城市整体”“从抽象文脉,走向空间载体”“从原真保护,走向真实体现”的名城保护三大方法体系,以总师模式作为重要的机制保障推动城市整体保护与复杂技术运作,可以进一步弘扬文化自信,促使历史文化名城工作内涵和外延不断拓展。

针对历史地段的保护实践和未来判断的问题,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张飏指出,历史地段的提出和保护适逢其时,街区层面的历史文化遗产现状情况各有差别,还有大量值得关注保护的地段遗产,但传统仅有的法定历史文化街区概念难以覆盖。未来希望需要纳入全空间全要素的历史地段保护体系,能做到按照分级普查分级纳入,分级承担保护责任,各司其职,形成更为有效完善的城乡遗产保护传承体系机制。

“将那些在岁月中伫立了几十年上百年上千年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好、利用好、传承好是我们当代人的责任。”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袁昕院长表示,要发掘城市文化和历史遗产价值,让遗产活起来,未来要以更长远的历史观去看待保护与发展的问题,应该从名城保护走向对每一座城市遗产与文化的保护、发扬、传承和塑造。

责任编辑:刘世昕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标签: 历史文化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