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日本——写在纪念南京大屠杀八十二周年祭

历史密码网 13 0

我看日本——写在纪念南京大屠杀八十二周年祭-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微信朋友圈有人转发文章提醒今天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绕不开的是一个叫日本的国家。我没去过日本,既没护照也没钱。对这个国家的印象很肤浅也很隐晦,主要还停留在它的特色产业岛国动作片层面,毕竟慰藉了我很多个寂寞难耐的夜晚。除此以外,好像再说不出几个有日本特色的词汇,樱花和寿司国内都很常见了,清酒倒是没喝过,听说那玩意儿也不好喝,听名字就淡而无味,好像事实也是那样。对我们这种习惯喝高度烈酒的国人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我也没兴趣品尝,也没兴趣去到那个只能称作是弹丸小国的地方。

  这些年身边同事不少去日本旅游,我所知道的至少占了一个手掌。对此也不好评价什么,那是人家的权利跟自由。不过看着原本熟悉的面孔穿着异常陌生的和服,心里还是有一些些的芥蒂。不是说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交融跟商品交换就多么难分彼此,有些东西我觉得还是有个原则跟底线,只是每个人在这方面的标准不严心口不一。意识又决定行为,行为引发论断,从而导致外在呈现的状况和带给我们的感受不尽相同。比如在国内拍戏除外,一般情况下身着小鬼子服装招摇过市都是要受到国人的谴责甚至是治安处罚,而当初谴责别人的人没准到了日本,随便穿人家的和服,反正在当地没人管你。要我,就身着一身八路哪怕国军制服也行,反正对外都是中国军人,去日本晃荡,看他们能把我怎样。还有说到日货,有人说没法抵制,多少电子产品里面都有日本元素,国内有多少合资产业,何况国货不自强,儿子不争气。这个我当然也知道,也不是有钱人可以随便糟践,只能尽力做到在差 不多品质和价位之下选择国货。拿买车来说,日本车再省油操控性再好,我也不会考虑。

  家仇跟国恨性质其实一样。我在小说里写的家族闹矛盾搞分裂有现实经历。在我爸他亲兄弟为了一点金钱利益不要脸面不顾亲情跟我家挑事闹翻以后,他家的地盘我有二十年不曾涉足,连看一眼都嫌多余跟恶心,怎会想到去那里玩耍。这就是我一直无法理解有的国人总喜欢去日本旅游的最朴素的考虑。说得再直白,八十二年的今天开始,还可回溯到一九三一年的东北,甲午海战后的旅顺,小日本肆意屠杀我们的父辈,凌辱我们的母辈,这笔血海深仇都还没报,晚辈后人们就暂且放在一边,跑到人家地盘上去送钱买乐,怎么想怎么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实在想去也行,偷偷摸摸得了,别高调又嘚瑟,非要发个朋友圈啥的,除了让我知道钱多人傻以外,其他真没了。

  有人就打着向人家学习的名义去日本。听过不少关于日本可怕的传闻,街道干净整洁,人车井然有序,一场大型活动下来,地上一张纸屑都没有。这些不都是社会管理和国民素质应该做到的?怎么还需要学习并为之惊叹,那只能说我们自己做得太差。不是日本人可怕,是我们自己可怕,一个自诩文明大国礼仪之邦的民族名不副实的可怕。我每天坐公交上班,从来不见排队,都是挤着上车,我基本都是最后一个,站在门口还宽敞,不爱跟人亲密接触。机场火车站还好,出来打车的地方有护栏自动逼你排队,否则也是一团粥。登机本来排着队的,也偶有人习惯性插队,我看到忍不住就会说。一叶知秋,国民素质能体现其他方面。当年鬼子单兵的战斗力绝非抗日神剧那样弱不禁风,据老兵真实回忆,一个鬼子的战斗值能抵我们至少五个兵。平型关大捷,我们没有抓到日本兵一个活口,连伤兵都誓死抵抗,偷偷杀害我们为其包扎的卫生员,最后要么被我军打死要么自行了断。可见日本兵战斗力之强悍。哪里是电视上的不堪一击,即便是艺术上的需要,也要尊重基本事实。可以把鬼子刻画得丑陋猥琐,本来他们就普遍矮小,但把人家整的跟游戏里的喽啰随便蹂躏,那就不合适了。更进一步,艺术的创作导向还能反映一个国家民族的思想思维的高度深度。如果一味通过神剧来自娱自乐和自我安慰,不能告慰牺牲将士英灵,无法正确教育引导后代,跟精神鸦片甚至与垃圾无异。自己都不尊重史实不懂得反省的民族,不要去想赢得对手乃至其他民族的尊重。

  前段时间翻了翻世界史,日本在唐朝叫倭国,是我们的附属国,每年应该要来朝廷称臣进贡的。本国历史文化底蕴很有限,小到生活习惯语言文字大到政治制度礼仪规矩都向中原学习借鉴甚至直接模仿采用,前面说到的和服也是根据我们汉服演绎而来,所以国人要去日本,穿汉服都比和服要傲娇得多,仿佛宣告谁才是你们老祖宗。现在还有唐朝文化在日本的说法。前两年陈凯歌的电影《妖猫传》,剧本都是根据日本人的小说改编,里面也写到仰慕大唐风采的日本僧人来我国土学习中国文化。事实上,短短两百来年,日本派出不少遣唐使来大唐学习,为本土源源不断带去唐朝的艺术、文化、医药等各种知识技能,直接打造了一个小唐朝。只是这个学生是个白眼狼,很快翻脸不认人,到了明清就拿老师开刀要东西。明朝还有个戚继光有所忌惮,到了清朝就更目中无人,也不怪人家,是我们自己向来自大惯了,乾隆爷当年还算有资本,到了他儿孙辈真就不一样了,人才不一样,形势更不一样。欧洲第一次工业革命完成,日本学完东方学西方,跟练武一样,精通百家拳法,不管到了谁的底盘都有底气说话。本国资源匮乏,对外贸易不行,挣不了外汇,人家天皇一家老小都省吃俭用把钱用来买军舰大炮,我们这边还要挪用海军经费修葺颐和园过大寿,没记错的话,好像六百万两银子,基本可以再造一个小点的北洋舰队。就这一点,胜负结局已定。

  日本的可怕不在于傲武骄兵,人的潜力往往在巅峰时其实最小,遭遇失败挫折才是激发潜力显示实力的时候。二战战败,日本被美国接管,据说当时的国民政府本来也有派兵驻守,后来不知为何撤回。日本战后能迅速崛起固然有美国出于冷战需要给予扶持关照,但与自己重视科技、教育和文化有很大关系。国人去日本抢购马桶盖可以看出他们做工的标准和精细。日本的精密仪器和汽车工业闻名于世,一是有态度肯钻研,二是重教育有人才,身边的复印机,医院的各种仪器不少是日本货。前几天看到一个视频,日本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个个都能轻松做前空翻,看得我后背直发凉。这才是日本人的可怕。

  孟子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是幸运生在一个好的时代,但这也是相对。身边有日本这样的存在,就不能把心放在肚子里。历史也早已证明,没有永远的睦邻友好,只有永远的利益纷争。

标签: 南京大屠杀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