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报皖南事变之仇

历史密码网 14 0

  反共急先锋顽军第52师也是新四军的老对头。皖南事变中,伏击新四军军部的正是该师,可谓血债累累。1944年秋该师再次与新四军相遇,更是口出狂言,叫嚣要“再打一个茂林,完成皖南剿共未竟之功”。

  对此,新四军苏浙军区部队无比愤恨,提出了“为皖南事变死难烈士报仇”的口号。这一激励人心的口号使部队斗志更旺,歼击速度也比预期要快得多。

  战斗打响后,新四军第1纵队一部从塘华村、观音桥揳入了第52师同独立第33旅的结合部,直插第154团团部。第154团指挥中断,乱作一团。第1纵队趁势歼灭了独立第33旅的1个营。果然如战前粟裕的判断,好打滑头仗的独立第33旅生怕被包围,仓皇溜走。

  战至20日天亮时分,第52师的两个主力团全部陷入新四军的重围之中。此时,中路的“忠义救国军”和第28军虽奉急令驰救第52师,但均慑于被歼,未敢轻动。

  下午,全歼第52师已成定局。粟裕随即把指挥重点转向东线战场,要杀李觉一个回马枪。他果断命令把孝丰变为一座空城,守备部队放开东路,控制孝丰城以北、东北、西、南、东南各山地要点,形成三面埋伏,待顽军进入城内就关门打狗。命令第9支队留下收拾第52师残部,并负责桃花山至西圩市、下汤之线警戒;西线其余主力全部东移,并令原守备西线的第8支队立即从孝丰西北向东南迂回,乘夜在顽军阵地间隙中穿过,向港口地区隐蔽集结,或酌情就地攻击,以切断顽军向东南的唯一退路。命令预伏在莫干山以东的第12支队连夜翻山,于21日晨八时前赶到白水湾、港口地区,抄袭顽军后路,堵住对顽军右兵团包围的唯一缺口。

  这就是粟裕最擅长的绝招:及时转用兵力,造成兵力对比上的绝对优势,然后各个歼灭敌人。

  21日,李觉尚不知第52师已被新四军全歼,仍错误地认为新四军主力还在孝丰以西与第52师激战,便急令右路兵团连夜乘虚向孝丰、鹤鹿溪挺进并相机占领,协同左路兵团,企图对新四军“夹击而聚歼之”。

  粟裕曾担心顽军右兵团逃得太快,现在却继续送上门来,自然是喜出望外。

  顽军右路的突击总队第1队一部轻而易举地攻入孝丰,却发现是一座空城,大呼上当,急忙退出,但为时已晚。刚跑出城就落入粟裕早已为他们设好的包围圈里。

  顽军第79师与新四军在孝丰城东北制高点五峰山展开了激烈争夺。新四军抢先5分钟占领山顶,集中火力把第79师打了下去。

  当晚,第1纵队全部经大竹杆、报福坛、山坞从孝丰南面向东迂回潜伏拦截,从南面兜住了顽军;第8支队在穿越顽军阵地时受到环攻,当即占领和固守要点,进行顽强奋战,虽未及时到达目的地,却拖住了顽军,割裂了顽军的整个部署,并造成了顽军的混乱和恐慌;第3纵队主力则经孝丰东北向顽军右翼迂回,占领灵岩山及其以东一线高地,由北向南攻击。

  至此,顽军右兵团主力已完全陷入新四军的重重包围之中。

  决战的时刻到来了。粟裕命令第4纵队第10支队从孝丰正面向东出击;命令第8支队乘夜东进,直插顽军第79师和突击第2队的腹心地带;命令完成围歼第52师残部任务的第7支队迅速奔赴孝丰战场,向第79师发起攻击。

  深入敌后的第12支队按照粟裕的命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莫干山地区杀出,突然袭占港口、白水湾地区,将顽军溃退之路切断。

  这时,第1、第3纵队从南北收拢,将顽军压缩在孝丰东南的草明山、白水湾、港口一带的狭小山谷地区内。顽军狼奔豕突,拼死突围,但均未得逞。

  新四军指战员发扬连续作战的战斗精神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咬紧牙关,忍饥耐苦,排除万难,用“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的战术,大胆穿插分割。

  23日,总攻开始了。粟裕又一改夜间发起攻击的常规为白天攻击,集中迫击炮、小炮,用猛烈的炮火杀伤猬集之敌。

  这一招果然大大出乎顽军的意料,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仓促应战的顽军,没过多久便支撑不住,阵脚大乱。

  经过两个昼夜的恶战,突击总队第1队除留守临安的1个营外全部被彻底干净歼灭,第79师、突击总队第2队大部被歼,残部夺路南逃,弃守临安。

  此战,新四军共歼顽军突击总队第1队少将司令胡旭旰、第52师副师长韩德考、第79师参谋长罗先觉等以下官兵6800余人,其中俘虏近3000人,缴获各种炮17门,轻重机枪130余挺,长短枪千余支。突击1队司令胡旭旰、79师参谋长罗先觉被俘。

新四军报皖南事变之仇-第1张图片-历史密码网

标签: 皖南事变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