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网络诽谤贴《民族英雄五都大帝纪念馆》虚构历史的真相

历史密码网 42 0

  揭露网络诽谤贴《民族英雄五都大帝纪念馆》虚构历史的真相

  一、虚构明朝历史揭开蛤蜊山上都神殿“五都大帝”菩萨的冒牌身份!

  1、 查阅大量资料获知:旧时慈溪境内有五方除疫之神的都仁(神)殿7处。据光绪慈溪县志记载:县西北六十里观海卫城内有一处都神殿。县西北六十蛤蜊山麓也有一处都神殿位于(应该指老都神殿四合院)。这说明老都神殿四合院内曾经供奉的是五方除疫之神(神话人物),是中国古代民间信奉的司瘟疫之神,是传说中能散播瘟疫的恶神:在天上为五鬼,在地为五瘟。名五瘟,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仕秀,总管中瘟史文业。在古代民智未开,医疗条件低劣的情况下,人们对瘟疫这种急性传染病恐惧至极,很容易认为是鬼神作崇,因此乞求神灵保护。

  2、如今供奉在慈溪市观海卫镇锦堂村蛤蜊山上的“五都大帝”自始至今宣扬的是纪念民族英雄、明朝爱国元帅冯国兴及任、田、孟、纪等五兄弟属于历史人物。但是查明史及相关资料:明朝没有叫“冯国兴”的元帅,更没有朱元璋起兵之事!

  所以,所谓“敌人投放毒药在上游河中,欲使元璋军民中毒死亡。红黄蓝白黑五旗盟主冯国兴及任、孟、田、纪等五兄弟,募乡银,解围城,采草药,救军民,救伤医病,为明朝英烈开国功臣,洪武三年封伯爵。洪武二十七年,朱元璋用毒酒将兄弟五人毒死”,明显是编造的历史,“朱元璋心中有愧,追封兄弟五人为五都大帝”之事,也就不可能发生过!〈来源:慈溪观海卫论坛>关于都神殿五都大帝冯国兴资料(备考)摘录〉

  按此推算现在蛤蜊山上供奉的“五都大帝”岂不是冒牌的菩萨?!虚构的历史原本就是假的、不存在的! “名扬省内外,成一时之盛的“五都大帝尊神”从何时空降至蛤蜊山上?

  3、“五都大帝有求必应,拯救苍生”这岂不是在宣扬迷信?

  位于“蛤蜊山麓的都神殿” (指老都神殿)就是一处迷信场所!来源《慈溪英烈》P118页、锦堂学校建校一百周年纪念文集《百年弦歌绕云天》上册《方信秧烈士轶事三则》P241页摘录:方信秧父亲希望都神殿(指老都神殿)香火旺盛----求香灰的人越多,收入也越多;方信秧爱科学,反迷信,对来求菩萨的人说:“你们不要上当,香灰害人,误人疾病,糟蹋生命。我给你们看病,不要钱。”

  4、“都神殿无非是纪念民族英雄、明朝爱国元帅冯国兴及任、田、孟、纪等五兄弟的纪念馆”。

  查史料已验明真身:连菩萨都冒牌的,宣扬迷信的虚构场所《民族英雄五都大帝纪念馆》谁赐封的?

  5、虚构《民族英雄五都大帝纪念馆》历史的发贴时间是2010年12月12日,1949年解放到发贴只有62年时间,而按照此贴所述的“都神殿行会已流失70多年时间”来推算:都神殿行会在抗战暴发1937年前后早已不存在!

  据《慈溪英烈》P122-123记载:1944年阴历八月的一天黄昏,都神殿(位于蛤蜊山麓)大门中两旁厢房汽油灯下“老羊摊”、“铜宝场”里,“四啊五啊六啊”!“白虎、青虎……”喊得声嘶力竭,脱棉袄、捋袖管、摸袋袋,一些赌徒,丑态毕露。这说明早在1944年位于蛤蜊山麓的老都神殿已经是赌场了。

  6、1992年6月出版的《慈溪县志》P969页记载:建国后科学昌明,迷信渐破。神庙香火渐减。近年来,修庙宇、塑菩萨等迷信活动时有发生,政府均予以劝止。

  2015年8月下旬二位知情老人说“行都神会,就是行菩萨世道!”现在变成某些人的生财之道了!解放前这里乱岗坟场,杂草丛生。以前规模比较小被政府拆除过几次,现在山上面这个都神殿(指假都神殿)老早就要拆除的,后来挂了一块“老年乐园”牌子就不拆了,眼晴开着造假!这话是有依据的:

  1996年和1999年宁波市进行过两次较大规模的集中整治,因为地方政府的包庇、掩盖与造假,好多非法庙宇“从地上转地下”从事“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慈溪有许多非法庙宇成了“漏网之庙”!近年来因政府监管失控,庙宇泛滥,迷信“回潮”趋势严重!都神殿死灰复燃导致举报人生存权受到威胁,矛盾不断恶化就是典型案!

  7、1958年“大跃进”运动,慈溪除保留五磊寺作为“慈溪县佛教界农林牧生产合作社”的社址外,其余所有寺庵均予取消。一部分由房管部门接管;大多数由所在社队或单位接管。

  1992年6月出版的《慈溪县志》P969页也有相关记载:至1958年,庙宇内已无神像。庙宇房屋由国家房屋部门及使用单位接管。

  诽谤贴所称“一九五九年四月十三日五都大帝神像及古戏台等一系列古迹被毁,房子归个人所有”又是乱话三千无事实依据!

  8、《慈溪县志》P965页记载“解放之后,兴科学,破迷信,各种迎神会,均已消失。” 史料是最有说服力的!说明假都神殿行会是一种迎神会,其所从事的封建迷信是一种陋室恶习。

  《慈溪县志》P951页对于迷信项目有相关记载:瞎子算命、排生辰八字、择“黄道吉日”、烧锡箔冥纸、送灶神、请“财神”、敬请潮神、造家庙等; 《慈溪市志》P407页有关陋俗劣习也有如下记载:占卜;赌博;做道场、拜忏、招魂、求“肚里仙”(巫婆)、祭鬼神等敬神禳鬼之风较盛。粗口谩语、乱搭滥建、弄虚作假、欺弱嫌贫等现象时有发生。

  二、虚构抗日历史与史料记载不符!

  锦师附小是抗日宣传的阵地都有史料记载!“都神殿(指老都神殿)成为地下党重要秘密联络地”等历史纯属虚构!

  1、方信秧烈士曾经在老都神殿住过,但并不代表此处就是抗日联络点?诚如慈溪行政中心审批窗口的同志所言:“抗日联络点”审批要求很严,需要有重大的战役发生过!抗日战争时期烈士住过的、地下党开会过的地方有许多,难道都要变成抗日联络点不成?

  2、方信秧烈士双腿残废,离开摆登不能独立行走,方信秧戳死的日军密探俞某某早已被锄奸组员用绳子勒死了,地点在锦师对面弧山头土地堂里,不是在都神殿的戏台前除掉的,而且是锄奸小组集体功劳!

  《慈溪英烈》P122-123页摘录:1944年阴历八月的一天黄昏,都神殿大门中两旁厢房汽油灯下有“老羊摊”、“铜宝场”两处赌场正在营业,东山头支部党员和锄奸小组同志正在都神殿后面小屋开会,准备除掉在“铜宝场”里的地头蛇(日本密探俞)俞╳╳。都神殿里锣鼓声声,台边挂起写着“今晚越剧:三盖衣,由名角丁菊香主演”的牌子。 当台上的《三盖衣》演到一半时,俞╳╳发现有锄奸小组同志监视他,就逃回吴春芳家里,被锄奸小组同志象老鹰抓小鸡一样,将俞╳╳从伪乡长吴春芳家里抓出门外。俞╳╳想喊,却被另一只手扪住嘴巴,四、五个人把他挟持而去……拖到锦师对面弧山头土地堂里。方信秧当众宣布他的罪恶后,锄奸组员把他拉到义冢摊,用一条绳子把罪恶累累的俞╳╳勒狗一样地勒死了。方信秧不放心俞╳╳有否勒死,又拿起匕首戳了几刀。

  3、锦堂学校建校一百周年纪念文集《百年弦歌绕云天》上册P239页《回忆方信秧烈士二三事》(上世纪30年代锦师附小毕业生,原监察部副部长冯梯云)摘录:1938年,在锦堂师范附小读书与方信秧是同窗好友。一次我从外地回乡,他冒着危险来到林家村来看我……当时是处在日伪占领时期,到处一片白色恐怖,参加革命的人随时都有危险。那次他是从村北头进村的,当时是危险的,我也很为他担心。”证明方信秧参加革命后(1943年5月入党的)早已不住都神殿的事实!同时也说明:抗日都是地下进行的!

  贴子所称“都神殿的戏台上,经常演出宣传抗日救亡的戏剧”,做戏的还要不要活命?!恐怕戏台都早被反动势力给拆了!虚构老都神殿抗日历史无依据!

  历史不能虚构与捏造!都神殿找各种借口只能证明其底气不足!因为土地是非法的、房屋的违建的、活动场所是没批准的……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查出这么多的问题,当官的、执法部门都在干什么?装聋作哑睡大觉?!

  事实不容掩盖、真相不容歪曲!都神殿虚构历史的目的只有一条:制造虚假“民意”,逃避浙江省“三改一拆”有违必拆专项行动成法外之地,欺骗公众非法谋利!但真理永远只有一条!无论都神殿找多少借口,其身份永远是站不住脚的违法建筑!

  日期:2015年 9 月26日晚上

标签: 历史真相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