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狐仙,历史上关于狐仙的记载(转载)

历史密码网 55 0

   傳說中的狐仙到底該歸屬於何類呢?大家都知道人修炼可以成仙,动物修炼可以成精,久之功德圆满也可以成仙.

    转载下篇文章.

   歷史上有狐仙的記載始於何時呢?夏商周這三代以前並無紀錄可查,在《史記.陳涉世家》記載著秦朝末年,陳勝命令士兵把火放到籠中晃動,隱隱約約好像燐火一般,然後裝作狐的叫聲,喊著:「大楚興,陳勝王。」由此可見當時已經有了狐,所以才會假借狐鳴來散佈謠言。

    西漢劉歆在《西京雜記》一書中說到,廣川王劉去疾喜愛挖掘古墓,有一次挖掘晉朝名將欒書的墳墓,發現墳墓內有一隻白狐,就追了過去並刺傷白狐的左腳。當天晚上廣川王夢見有一位白髮白鬚的老人來則責問他,並用手杖打傷他的腳。這是最早記載狐仙轉化為人的故事,發生在漢朝。

    唐代張鷟在《朝野僉載》一書中,說唐初以來,老百姓大都有供奉狐仙,當時有一句諺語說:「無狐魅,不成村。」意思是說,幾乎每個村莊都有狐仙廟。狐仙的傳說在唐代最為盛行,宋朝《太平廣記》有十二卷在記載狐仙事蹟,唐代佔了十分之九,就可證明此事。

    有關狐仙的來龍去脈,以劉師退所說的最為詳盡。說來也是一段因緣,因為在滄州南方有一位老學者,他有一位老狐仙朋友,劉師退就請這位學者引薦他和狐仙見面。初見面時,只見這位老狐仙五短身材,面貌就好像是五六十歲的一般人,穿著不新不舊,說具體一點就像是道士,大家在行見面禮時,禮儀相當得體,態度也安祥謙謹。寒暄之後,老狐仙問他大駕光臨有何指教。

    劉師退說:「我們家和一些貴族經常有所接觸,他們在談論一些有關狐仙的怪異事,這中間有一些我始終無法明瞭的事,聽說先生您心胸寬廣知無不言,所以特來請您幫我解答心中的疑惑。」

  老狐仙笑著說:「天生萬物都各有其名,狐仙叫作狐仙,就像人叫作人一樣稀鬆平常事,那有什麼忌諱呢?至於我們之中好壞不一,也很像人類的良莠不齊一般,人類就不怕說有壞人,為什麼我們不敢談說狐仙也有壞的呢?所以你就直言無妨。」

    劉師退接著問說:「狐與狐之間有所區別嗎?」

    老狐仙說:「凡是狐都可以修道,而最靈通的是白狐。這情形就好像在古代如果出生在農家,則讀書可能機會少;如果出身在書香世家,則自幼就比較容易受到書本的薰陶!」

    劉師退問:「那白狐就一定生下來就都是很精靈嗎?」

    老狐仙說:「這就和它的父母的修為有所關聯,如果是尚未得道者所生的,那就是普通的狐,如果是得道的父母所生,那自然會生出有靈通的白狐。」

    劉師退接著提出問題說,狐仙既已得道,一定是駐顏有術應該長生不老,那為何小說之中也會出現老狐呢?

    老狐仙說:「所謂修煉得道,是指變成為人的道法,所以有關狐仙的一切飲食男女,生老病死都和人相同。當然啦,如果能夠修煉成仙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好像千百個考生中有一、二個人能夠覓得一官半職一樣。能夠藉著不斷修煉成人的狐,就像勤學累積學問而功成名就的人;至於那些利用狐媚迷惑手段來採補自身者,就好像走捷徑投機取巧一樣,而且會傷害很多人,往往會冒犯天條。」

    劉師退問說:「那有關狐界的禁令和獎懲制度,是誰在管理執行呢?」

    老狐仙說:「小的賞罰統一由族長來執行,比較大的賞罰則由當地的鬼神來監察。如果沒有這些禁令,那像我們狐仙都能夠來無影去無蹤,還有什麼事做不了的呢?」

    劉師退追問說:「這些狐媚誘惑之術既然不是修煉的正道,為什麼不乾脆事先下令禁止,為何要等到傷害到他人時,才來懲罰它?」

    老狐仙說:「這情況好像歹徒使出詭計要對人詐財,使人自動上當,那王法要如何事先禁止呢?至於謀財害命的,當然是一命抵一命!至於像《列仙傳》所說的一位賣酒的婦人,遇到仙人到他家飲酒,以《素女經》作為酒費的抵押。此婦人就以此經修道,三十年後仍漂亮一如往昔,後來仙人來訪,她就跟隨仙人去了。像這樣的事情,鬼神又該如何判罪?」

    劉師退又問說:「只聽說女狐仙為人生子,沒聽說女人為男狐仙生子,這是何故?」

    老狐仙微笑說:「呵呵,此事不足一談,狐仙向來只能有所得而不會做任何付出的,所以狐仙只能接受人類的播種而懷孕,才不會施捨狐的下一代給人類。」

    劉師退又說:「那狐仙和人類居住生子,如同織女星把支機石送給他人,難免會引起牛郎的嫉妒一般,難道不會引起狐仙元配的醋意嗎?」

    老狐仙笑著說:「哇,你問這話太隨便了,也根本太見外了。只要是女人都想和《春秋》所說的季姬和鄫子的故事一樣,都可以自己來選擇配偶,婦女如果婚事已定,怎敢再不守分寸呢?但是男女之間偶而私贈禮物代表思慕之情,也是人之常理,不必因此墨守成規而大驚小怪。有關狐的男女之情,大抵上就是我講的這樣,你也不用太過杞人憂天了!」

    劉師退的問題可真多,他還問:「為什麼狐仙會有些借住在人家的頂樓或書房甚至藏經閣,有些則住在荒郊野外?」

    老狐仙笑著說:「事情是這樣的,那些還沒得道的狐,還是具有獸性,所以遠離塵囂到森林去,對他們的修煉是有益的。已經得道化成人的狐仙,他們的生活行動都和人相同,所以自然和人們相處會比較方便。至於道行高深的狐仙,不論在城市和山林都可以居住,這情形如同大富大貴的人家,他們的財力足夠使他們心想事成。」

    劉師退問了老狐仙許多有關狐的疑問,老狐仙所談的反倒是勸人行善與修持,他接著對劉師退說:

    「我們生而為狐,必須辛辛苦苦修練一、二百年才能轉化成人,你們一生下來就是是人,以我們狐的立場來說已經成功了一半,可是看你們整天悠哉悠哉無所事事,簡直就和一顆草木的生長腐朽過程一樣,實在是太枉費為人了!」

    這劉師退也不是省油的燈,他自認精通佛家"精、律、論"的經典,就想和老狐仙談禪,老狐仙看穿了他的心意,便辭謝說:「佛家的理论當然很崇高,亦可得大乘,但是如果修練的功夫不到,一進入生死輪迴,在來生中你早已失去前生的面目與修為,倒不如修練長生不老的功夫還比較有把握不會迷失自己,我也有好幾次遇到高人要對我指點迷津,但我不敢見異思遷,還是專心修練我的長生不老要緊。」

    劉師退心想也該告辭了,就對老狐仙說;「今日能和您見面,真是三生有幸,您可以給我ㄧ些勉勵的話嗎?」

    老狐仙猶豫了許久,終於開口說:「夏商周三代以下的人,沒有不愛好虛名的人,當然這是指一般人,自古以來的聖賢,待人處世總能心平氣和、毫不做作,可是看那些宋明的理學家們,燃眉怒目儘說些沒有營養的話,流於空談而不知身體力行,所以就生出許多沒有意義的是非,你可要小心些,不要犯了同樣的毛病喔!」

    劉師退謹領教益之後,茫然若有所失,因為劉師退知道自己的性格太過嚴峻高傲,有時甚至太過吹毛求癡與不近人情。

标签: 历史记载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