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事变之我见

历史密码网 18 0

  众所周知,发生在一九四一年一月的皖南事变是国民党顽固派所一手造成的悲剧性事件。但我根据一些资料并详加研究后得出的结论并非如此。于其说其是国民党顽固派所造成的,倒不如说是毛则东及中共高层的失误造成的。为什么我要这样说呢?因为第一项英和叶挺长期不和在中共高层内尽人皆知。项英此人思想极其顽固,又极其擅权、霸权,自恃是老资格,在新四军内独断专行。长期排挤,处处掣肘叶挺。使叶挺长期被孤立冷落,为此搞得叶挺忍无可忍,几次向中央打报告请求调离,但一直未获批准。不批准也可以,你把项英调离,再换一人也行,但毛则东及中共高层就是不换。还继续让这两人搭档,你说这憋屈不憋屈死人?那么为什么毛则东及中共高层不同意叶挺或项英调离呢?因为毛则东及中共高层从骨子里还不信任叶挺。(叶挺曾经脱党,“广州起义”失败后,当时党的主要领导人不顾客观事实,把失败的主要责任都推在叶挺等人身上。并做出了极其错误的处理决定。叶挺不服,愤然赴莫斯科找共产国际的同志申诉,但无济于事。叶挺一怒之下宣布脱党,然后去了德国。后在旅欧支部书记周恩来的批评劝说下才回国。)就因为这一段小公案,致使毛则东及中共高层对叶挺有了看法,不愿真心信任他。但又怕把他逼得太过,使其转投老蒋门下得不偿失,左思右想,才起用项英来掣肘他。项英这个人,虽然思想顽固,但对党的赤胆忠心倒是不用怀疑的。(此人曾因发妻涉嫌投敌,而亲手开枪打死了她。)因此对起用项英完全放心。第二叶挺在国民党军中的人脉关系非中共其他人可比。国民党军中的陈诚、张发奎,顾祝同等人都曾是叶在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同学。平时见之,彼此之间称兄道弟,关系极为亲密。再加上老蒋对新四军极度不满,曾三番五次想取消其番号,起用叶挺当新四军军长一来可以平息蒋及其部下的不满,二来可以要到比别人多的多粮饷及其它军需物资。因此,毛则东及中央高层才铁了心让叶挺当新四军军长。非是对他信任,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叶挺在遭到数度冷遇后,也不禁心灰意冷,他再次向中央打报告提出情愿辞去新四军军长职务。哪怕只担任一个团的团长到前线打鬼子也行,但这一请求也最终未获批准。毛则东见这样僵着也不是办法,就派周恩来到新四军军部分别找项叶二人谈话,这一事情才暂告平息。新四军在苏南、苏北及安徽的积极活动,引起老蒋集团的极大不满。特别是新四军驻苏部队发动的“黄桥事变”更使老蒋如芒刺在背,必欲尽快除之放能消心头之恨。于是他严饬在安徽的新四军部队必须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撤至苏北,并最终开赴黄河前线。并密令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三十二集团军司令上官云相监督执行,如新四军故意托延或不愿撤退,必要时不惜以武力解决之。毛则东及中共高层显然对事情的严重性估计不足,在给项叶所发的电报中也没有再三敦促他们尽快撤离。在接到中央的电报后,在关于撤退时间的问题上,项叶二人又发生了激烈争执,叶挺深知老蒋心狠手辣,如不尽早撤离,后果将不堪设想!他耐着性子苦口婆心、再三劝说项英尽早撤离,但项英却认为他是危言耸听,举心叵测!他先是以种种客观理由推搪托延,后又在撤退路线上与叶反复纠缠,搞得叶挺也无计可施,只有任他去了,最后才酿成惨祸。可怜新四军九千余人除二千余人突围外,其余七千余人大部被俘,少部战死或失踪。叶挺赴第三战区长官部谈判时被扣押,项英和副参谋长周子昆被叛徒刘厚总枪杀。综上所述,我得出的结论就是:于其说皖南事变是国民党顽固派造成的,倒不如说是毛则东及中共高层的失误造成的。

标签: 皖南事变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