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跑马坪(虎城历史故事原创)

历史密码网 29 0

本故事发生在梁平虎城,话说公元一九六八年五月十日,清晨。“怦怦...啪啪啪..哒哒哒....” 和平年代太平盛世,这密集的枪声不知从何方传来。正在吃饭或干活的猫儿寨上人端着碗或丢下手中活都往枪声传来方向跑去。“看热闹看稀奇”是那个年代人们的一种本能,在枪声的引导下大家都跑到东门口向家堡。寨墙边站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人,都猫着腰往枪声处寻去。枪声来自虎城街跑马坪,密集的枪声向猫儿寨东门口扫射,打得寨墙上树叶子麻叶子满天飞。只听一个声音大声喊道:“大家注意安全,赶快卧倒”,喊话的人是当时红岩区的武装部长陶永波。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在呻吟“哎哟!..... 哎哟!” 喊“哎哟” 这个人名叫谢启超,坐在地上背靠桉树上双手捂住胸口在呻吟,大家以为他跌倒了。突然发现谢启超靠的桉树旁鲜血一大滩,肠子露外边。看热闹的人们傻了眼,胆小的一哄而散,胆大的几个急忙走上前。拖脚拉手连奔带跑几个人把谢启超往家里搬。一路上谢启超的叫喊声越来越小,帮忙的叫喊声越来越大。“周汉美,周汉美,不好了,不好了,谢启超打死了”。周汉美是谢启超的堂客,今年二十七,结婚刚三年,生有一女儿刚两岁。听到叫喊声的周汉美从屋里匆匆走出,看到满身是血的谢启超在几个人的搀扶下,已是个死人无凝。突然到来的情景使这位农村女子还没回过神,只听到她悲凉的哭声:“我的亲呀我的爱,我的夫呀好狠心,丢下我们母子不管问,,,”悲凉的哭声只哭了两声,周汉美晕倒了。

   左邻右舍齐帮帮忙,姜汤糖水把人救醒,看到放在木板上的亲人,周汉美不停的问道:“谁把他打死的?为什么要打死他?”老百姓的问号,谁也不能回答,这就是那个年代发生在虎城猫儿寨那场有名的武斗事件的序幕。

   话说在开江城,有两大革命组织。一个是210,一个是6711。210组织的人员及武器装备不及6711。210在开江打了几次败仗,被迫转移到大竹与815会合。从开江到大竹必须经过猫儿寨街上。210的领导人是刘本固,(因在朝鲜战场腿脚受伤而跛,外号刘拜儿)率领其人马前往大竹避难,将于 5月10日路过虎城。梁平武斗队闻讯,遂连夜赶往虎城堵截。

   五月九日,210快到虎城时,刘司令派出手下一连长,姓钟。去找红岩区当时的造反派头目李长生、廖国坤等人谈判借路。钟连长单枪匹马来到红岩区造反派司令部。“行客拜坐客,英雄拜豪杰,本人姓钟,奉刘司令之令,来到贵地,与你们领导人谈判,借路一条,保证秋毫不犯。”李长生一看,这位钟连长:身材魁悟,浓眉大眼,黑苍苍的一块脸,气度非凡。李长生眉头一皱,心想此人只可智取,不能蛮干。对钟连长说道:“即然你是为借路而来,请把你的武器交出来,我保你安全。如不交武器,说明你没诚意,我们就免谈”。话毕,钟连长唰的抽出两把盒子枪,李长生的人见状大家都很紧张。钟连长把枪甩到李长生面前的桌子上,李长生双手抓枪,眼一使,四周几个造反派一拥而上围攻钟连长。钟连长见状,方知后悔,大声嚷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们不能这样”。李长生的人那管他钟连长嚷,一步步紧逼。钟连长不慌不忙,一招黑虎掏心直袭靠近的一造反派,另一造反派顺势猛扑过来,钟连长一招扫堂腿,把对方弄个狗吃屎。又一造反派一招泰山压顶向钟连长使来,只见钟连长一招风摆柳,轻躲过。反起一招仙人摘桃,只听一声豪叫,对方痛得不得了。李长生见状,指挥几个人上来方把钟连长按到在地。雨点般的拳头向钟连长身上落去,一阵暴打,眼看钟连长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李长生招手让停止了毒打。李长生对钟连长说:“猫儿寨是革命老区,你们是土匪,是强盗,休想从虎城通过。你回去告诉刘拜儿,我们誓死保卫虎城”。钟连长连滚带爬回到了210组织。

   210从开江出发,经新盛,越龙门,翻百里槽,下楚家观,来到(礼仁五组)石朝门。在休整中梁平方的武斗对误伤210派方一女子,再说钟连长被暴打,210派满肚火越烧越旺,扬言血债血还。五月十日清晨,直向虎城街而来。

   5月9日夜,虎城武斗队在陶某、林某二人的带领下,与梁平县武斗队一并设伏在“2·10"过境的必经地——跑马坪、和尚岩一带,企图居高临下歼灭之。

   陶某一行带二十个人埋伏在跑马坪,林某带二十人埋伏在和尚岩,这样的部署是科学的,把石朝门到虎城街的路全部封死了,刘拜儿的队伍经过此地必死无凝。

   5月10日晨,刘本固的部队刚来到和尚岩,就遭到梁平武斗队占据着有利地势,阵地上又有两挺威力极大的马克沁重机枪,这种1843年由英藉美国人H.S.马克沁试验成功,1844年取得专利的重机枪虽然由于枪体笨重(空枪自重27.2公斤,水箱注满自重超过30公斤)移动不方便,但正是采用了枪管水冷的独特装置,能长时间高速发射。理论上每分钟发射速度达600发,有效射程1000——1200米用于阵地防守效力超过现代的好多重机枪。在梁平方面强大的火力阻击下,他们很快就被打退了。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刘司令感觉不妙,立即让前面人员停止进攻。

   此时“二一0”派是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处境已是万分危急,如不能在迅速突破梁平武斗队堵截,万达联军包抄过来,他们必将全军覆灭。刘本固是上过朝鲜战场的转业干部,指挥经验丰富,他发现此处有埋伏后,迅速调整部署:一部分人继续正面佯攻和尚岩,一部分人左右包抄,从上、下场口分别攻进虎城街上,对梁平武斗队形成反包围夹攻之势。战斗一打响,刘司令一面派两名枪法精湛的(据说转业前是部队的的射击教练)狙击手迂回到距梁平阵地旁边两百来米的山腰上,枪响人倒两名机枪手被击毙,随后露出战壕的几个人也相继被命中。吓得梁平武斗队根本不敢露头,由于“2·10"方武器精良,战斗力强,梁平方毫无还手之力。“二一0”派顺势冲过关卡,对梁平武斗队形成反包围夹攻之势,从上、下场口分别攻进虎城街,虎城的武斗干将张廷礼、李长生、廖国坤、伍荣金、胡方益、殷家友,梁平的容文章等人被当场击毙,站在离跑马坪近千米的猫儿寨东门右侧寨墙上看热闹的谢家超遭一个远距离点射命中。 刘本固坐在滑杆上如人无人之境,悠然穿过正街,带领其队伍向大竹方向行进,在走出场口的幺店子处,看到一精神病患者袁君杨向他们走来,杀红了眼的开江方“2.10”为“解恨”开枪把这个可怜的人打死。“2.10”一行经麻栗湾过永胜,与大竹方会合。

   战后清场,15具尸首集中摆放在虎城粮站仓库前坝子里,由区、社“走资派”高、杨、罗组织死者所在单位人员,用白布裹尸,是日下午送往梁平县城,抬尸游行,抗议“2·10”枪杀“战友”。

   从武斗发生在虎城这个“兵家必争之地”,时间虽短,但事发突然,死伤惨重,故谓之“5·10”事件。

   的确,这是一次不应该发生的流血事件,故而记之。

   历史已经过去了四十二个春秋,但是这场不该发生的血战,却成了虎城百姓茶余饭后摆谈的龙门阵。我们热爱和平,虎城永远和平。

   ------本故事根据《虎城风情》及网上查阅资料,虎城名间艺人蒋和平口诉,经本人整理故事化而成!

标签: 历史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