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江堰背后的历史真相:啼血杜鹃何以鸣冤

历史密码网 24 0

  都江堰背后的历史真相:啼血杜鹃何以鸣冤

  姚丰辉/文

  你也许听到过一百次一千次都江堰这个名字,也知道都江堰是全世界至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不错,都江堰被列于世界文化遗产。它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都江堰市城西,坐落在成都平原西部的岷江上,是中国古代最有技术含量的利民工程。有了都江堰和二江,巴蜀才有了富裕的民生,成了名副其实的天府之国。应该说这项工程十分浩大。《史记》对这一浩大工程也有描述: “ 凿离堆、穿二江成都之中”。所谓“离堆就是山,据说都江堰工程必须疏通二江,而疏通二江又必须开凿四大离堆,即都江堰离堆、乐山市乌尤寺岷江离堆、洪雅县岷江离堆,合称四川人工内河4大离堆。此二江都是人工凿山开辟的河流,分别叫流江和郫江,与都江堰是一个水利系统。可见工程量之浩大是无与伦比。

  事实是巴蜀成了天府形成之因,是因为有了都江堰和穿过成都的二江。当年秦国的秦惠王正是看中巴蜀天府之国的富裕,和二江直通中长江下游的便利才派司马错带兵兵攻打蜀国的,目的是为了占据蜀国掠夺那里富庶资源,以对楚国发起战争做物质和天时地利的准备。也就是说,都江堰和二江的巨大的人工利民工程在秦国占领蜀国之前已经完工了。而中国正统历史一直认为都江堰的建设者是秦国人战领蜀国后搞的,并信誓旦旦说是在秦昭王时代由秦国人李冰在当蜀郡太守期间搞的工程,这应该是个天大的谎言!

  历史事实证明都江堰工程并非是秦国修建的!先请大家看看一组数字: 李冰不过约公元前302才出世,仅仅在公元前256~前251年)为蜀郡守 五年; 秦昭王时代是(公元前306年——公元前251年); 而秦惠王根据司马错的的建议:得巴蜀就得到天府之国的财富,得到进攻楚国的基地和物质后勤保障,所以在公元前310年秦国派司马错进攻蜀国。进而从楚国手上夺取巴蜀都江堰地区,并于公元前280年秋天,由司马错在蜀国的首府成都齐集十万人马,以数千艘战船的浩荡之势,从成都的二江上游出发,顺水进入长江而下东攻楚国的。就是是司马错打蜀国这个时间要与李冰在公元前256~前251年)为蜀郡守 五年早五六十年,甚至比 秦昭王出生都早几年。假如秦国在没有攻打巴蜀前就没有蜀国人已经建好的都江堰也就没有成都二江,没有二江,秦国水军如何以数千艘战船的浩荡之势行驶在二江,并东下攻打楚国的都城的?假如没有二江和都江堰,秦军怎能在成都上船,去攻打楚国,实现司马错的“欲灭楚必先灭蜀”的战略主张?,这是个很简单的逻辑。这个时间段要与李冰在公元前256~前251年)为蜀郡守 五年早五六十年,甚至比 秦昭王出生都早几年。唯一解释就是巴蜀人早在秦国灭蜀国前就建好了都江堰!都江堰根本不是秦人修的,也不是秦太守李冰主持修的!

  看来中国正史说,都江堰是秦昭襄王期间由秦人李冰修建的根本就是胡说。再说秦惠王后的继任者秦昭襄王期间战争不断,特别是李冰当蜀郡守是公元前253 年左右 五年里,秦国发动灭周之战,秦赵之战,秦魏之战也在这个期间。可以说,秦国在这期间对蜀国所作所为,无非是掠夺财富为战争提供消耗。作为职责所在的李冰就算是搞征调战略物资都接应不暇、焦头烂额,他还有精力、人力、物力搞那么浩大的水利工程建设?这是很简单的逻辑!

  公元前256年秦国东周灭亡 以后的公元前253年左右。你再看看历史上说大型水利工程是李冰在公元前256~前251年)为蜀郡守期间建的,也是这个时间段。你想过没有,公元前253 年左右正是秦国焦头烂额的战乱期间,蜀国本来什么都被秦人频频发动战争搞瘫痪了,人们为了提供秦国发动战争的物质供应被敲骨吸髓,饱受苦难,谁还有那心思和财力物力搞那么大的利民工程啦!都江堰和开凿二江那么大型方圆几十公里的水利工程没有几年十几年的精心筹划,和几十年的建设过程会那么轻易建成?很显然,都江堰大型水利工程与秦国和与李冰根本无关!

  我算是看透了中国正统历史了!反正是“成王败寇”,历史由周秦文人任意扭曲改写,像任意打扮一位羸弱的姑娘,其他国做的利民工程都成了秦国做的了!其实,以秦国注重杀戮的先军政治是不会干单独搞这么大利民建设工程的。秦国的所有大型工程都是短期的,一切都与与他们当下的政治利益有关,与杀戮的先军政治和帝王享受有关!以周秦礼乐文人明目张胆改写历史的惯例看,都江堰巨大水利工程绝对不是秦国人手上修的,最大可能是楚人修的!若不是也是更久远前古蜀国或夏后氏国联邦国岷山国人修的,因为他们都有大把和平时间搞建设,也有这个技术和动力和财力、物力和人力修这种大型水利工程!因为,毕竟华夏人受到大禹利民精神影响多些。我可以肯定,秦国不会干与战争和杀戮没有任何关系的利民工程的!!

  可惜的是,自巴蜀和楚国被秦国灭了后,这两国的信史就被秦国人彻底抹灭不为后人所知,尤其是巴蜀的真实历史世系文字,基本上抹杀得干干净净,就算是留下一点也只是蛛丝马迹,也被周秦礼文人混沌的曲解的虚化一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混沌的曲解的虚化的故事也有一定的历史轮毂,虽然十分模糊,毕竟可以理清大概的所以然来。据《蜀王本纪》记载:“望帝积百余岁,荆有一人,名鳖灵,其尸亡去,荆人求之不得。鳖灵尸随江水上至郫,遂活,与望帝相见。望帝以鳖灵为相。时玉山出水,若尧之洪水。望帝不能治,使鳖灵决玉山,民得安处。鳖灵治水去后,望帝与其妻通。惭愧,自以德薄不如鳖灵,乃委国授之而去,如尧之禅舜。鳖灵即位,号曰开明帝。”

  虽然《蜀王本纪》中对有关蜀国的历史尽是虚写,但这些词,如“决玉山,民得安处。”、“鳖灵治水”都表明都江堰工程的“凿离堆、穿二江”与荆楚人鳖灵脱不了关系。因为二江其实就是开凿玉山开通的人造河流与长江对接。至于中国历史上为什么叫“决玉山,民得安处。”的功臣鳖灵无从知晓,不过,我可以肯定鳖灵绝不是都江堰和二江的修建者的真名字。《蜀王本纪》是秦汉后儒汉侍郎扬雄的作品,也有人说是三国蜀汉儒生谯周的作品。笔者比较支持后者的是谯周的作品的观点。

  谯周是三国时候蜀国的儒生,历史上刘备诸葛亮建立的蜀国没落与此人有极大关系。看看蜀国政权灭亡的四大害他就占其一,其中有黄皓弄权,陈秪乱政,谯周误国,是吧?应该说《蜀王本纪》的作者谯周是非常看重周秦儒教意识形态,有意贬低楚人的。当然也是秦以后文人的惯例。所以他在文中将鳖灵隐去了真名实姓,也隐去了对这一浩大工程的来龙去脉直接描述,而是间接含混虚写。有人说这是汉以后人采集前人口头传说,笔者不这样看。因为《蜀王本纪》作者是有意为之的,文中可以看出他对同时代的司马错、秦军、李冰和秦昭王是正面实写,而对于同时代的蜀人都以虚幻的曲笔写。对都江堰工程的记述文中作者也不敢直接记述这一浩大工程的来龙去脉,大力称赞一番荆楚人鳖灵。但是,文字中作者也不得不隐隐约约透露了,是荆楚人鳖灵在巴蜀“决玉山”开河道,搞的这一个利民的千古留名的浩大工程都江堰的事实。

  其实,历史毕竟不能任意打扮,真相总要大白于天下,周秦礼乐文人撒一次谎需要几百个谎言来圆,再严实的掩饰破绽总是有的。有历史佐证:在秦国进攻巴蜀前,巴蜀已经是楚人势力范围,可以说楚国已经在巴蜀地区经营了数百年。巴蜀在春秋早期已经属于楚国联邦国了。可是在《蜀王本纪》用虚构的曲笔有意将杜宇和灵鳖分别写成两个不同的人物,却都是来历不明的外来户。好像说灵鳖是下游的楚国人浪尸浪到巴蜀国去的(有贬低骂人的意思);杜宇是从天上落下来降到蜀国朱提的。两位都是来历不明的外来户。搞笑就搞笑在,二位不明身份的外来户,居然刚降到蜀国就高居相位,并后来都做了蜀国国王!是不是奇迹?如果说大凡外来户都那么轻易做宰相和国王,你去做一个我看看!唯一的解释就是,儒生谯周在写《蜀王本纪》时候隐藏了真实情况,搞一些虚头巴脑玩意,特别是他把蜀人贬低成弱智,相信什么金牛拉金屎最后引来秦人入侵的虚假把戏更搞笑!其实,楚人鳖灵,正名叫杜宇,灵鳖与杜宇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不过是楚国派到联邦国巴蜀地区辅政的宰相(楚国往往派正宗楚人到联邦国做宰相)。后来政绩卓著,带领巴蜀人建了巨大的,功在千秋的利民都江堰深受蜀人爱戴,并推举他当了巴蜀国君(望帝)。

  据历史记载,巴蜀地区在春秋早期的确是楚国的势力范围,蜀国是楚国的联邦国。楚人在每一届蜀国国王手上都要委派大员去蜀国当辅相的。并不是儒生谯周虚构的什么从天而降,浪尸而来的不明身份的外来户!《蜀王本纪》不是说“七国称雄时,杜宇称帝”吗?看来,杜宇因为楚国在春秋中期与当时的超级大国晋国争霸天下,结果晋国最后失败解体,楚国完胜,便趁此机会做了蜀国国王。看来杜宇当蜀国王的时间应该是晋楚邲之战 或称两棠之役取得胜利期间,,即周定王十年(公元前597年),晋、楚争霸中原的战争,楚庄王率军在郑地在邲(今河南荥阳东北)大败晋军的最后彻底胜利。

  历史上真实的杜宇并非从天而降,来历不明。用脚想,一位来历不明的人,蜀人也不会重用他的,不是吗?儒生谯周还注重揭楚人杜宇的短有意贬低他,什么杜宇“惭愧,自以德薄不如鳖灵”;什么“望帝与其妻通”,其实人家就是一个人,一个妻子,不存在什么“望帝与其妻通”! 从他的《蜀王本纪》记载:“杜宇从天堕止朱提,有一女子名利,从江源地井中出,为杜宇妻。宇自立为蜀王,号曰望帝,治汶山下,邑郫,化民往往复出。”,又有记载:“朱提有梁氏女利,游江源,杜宇悦之,纳为妻。后移治郫邑或治瞿上,七国称雄时,杜宇称帝,号曰:望帝”。文中说的杜宇和灵鳖都是娶的蜀国美丽的女子朱利为妻应该是事实,这个“望帝与其妻通” 只能解释为望帝杜宇与灵鳖妻属于同一个叫朱利的蜀国女子不会错。看来,虽然谯周出于礼乐文人意识形态考虑,在《蜀王本纪》》中对杜宇(灵鳖)写得虚幻、含混其词,遮遮掩掩,甚至有意贬低,但从逻辑推理讲还是有基本信实意义的!

  其实,杜宇是没有必要感到象儒生谯周说的 “惭愧,自以德薄不如鳖灵”的,他当蜀国国王应该是他对蜀国贡献巨大“功德高诸王”的 原因!他教导民务农,他主持修建史无前例,后无来者的利民都江堰工程;他让一个封闭穷困的巴蜀地区改变成了富裕的天府之国;他的功劳之大无与伦比,被蜀人称赞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号杜主”,他应该死而无憾了!

  据华阳国志、蜀志》记载:“”后有王曰杜宇,教民务农。一号杜主。时朱提有梁氏女利,游江源。宇悦之,纳以为妃。移治郫邑。或治瞿上。巴国称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更名蒲卑。自以功德高诸王。乃以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后户,决玉垒、峨眉为城郭,江、潜、绵、洛为池泽;以汶山为畜牧,南中为园苑。会有水灾,其相开明渠,决玉垒山以除水害。

  这段话其中就直接记述杜宇搞都江堰和二江这一浩大工程的来龙去脉。意思很清楚,这项工程主要“乃以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后户”,要“决玉垒、峨眉为城郭”分流江水;要将建围堰“江、潜、绵、洛为池泽”;要将汶山地区变为畜牧区;要把汶山地区南中变为鸟语花香的园苑;要开凿玉垒山,相继挖开明(灵)渠,彻底铲除蜀国的水害。现在看来,都江堰确实是以上记载的那样,决了江水自动分流、自动排沙、控制进水流量等问题,消除了水患,使川西平原成为“水旱从人”的“天府之国”。

  目前都江堰灌溉面积已达40余县,超过一千万亩。都江堰南中也变为鸟语花香的园苑,是现在的旅游区:主要有伏龙观、二王庙、安澜索桥、玉垒关、离堆公园玉垒山公园和灵岩寺等。

  都江堰是一项伟大的古代水利工程,是先秦楚人杜宇修的,这在《华阳国志、蜀志》记载:“”后有王曰杜宇”说的清楚不过了!不像《蜀王本纪》那样遮遮掩掩的。

  周秦礼乐文人后儒,因为意识形态的政治原因有意抹杀楚国的历史,埋没了楚人杜宇设计修建巴蜀都江堰的巨大功劳,居然到现在都没有真相大白于天下。我忽然想起了关于杜宇的杜鹃啼血的传说,应该是儒生谯周在《蜀王本纪》虚构的蜀国传说,扭曲历史真相,搞一些虚头巴脑的玩意:说已经做了蜀王几十年的望帝杜宇到了百岁,“使鳖灵决玉山”巨大工程成功后,蜀国老百姓享受到了太平富裕的生活。当时已经百岁之年的杜宇(望帝积百余岁)就把蜀国王位效法“尧之禅舜”的惯例让给了灵鳖,之后望帝杜宇后悔退位不已,便吐血而死,其灵血变成杜鹃日夜啼哭喊冤!

  其实,这种传说非常怪诞,也非常不符合逻辑!儒生谯周为了符合周秦儒教理念,牵强附会的虚构虚头巴脑的传说根本非常弱智。你想啊,杜宇百岁让位,而且是自己心甘情愿把王位让出来给灵鳖的,政权交接无论是上古还是古代似乎非常文明,有什么冤枉呢?再说古人普遍认可王位是“有德者居之”, 杜宇“功德高诸王”做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事,理应该死而无憾!他怎么会上百岁的人还念念不忘那个虚幻王位呢?这种让位在古代是很正常不过的,何况已经百岁老人了,有什么冤枉的?所以说《蜀王本纪》对蜀国历史完全是不负责任的忽悠。

  笔者认为,如果“望帝”杜宇真是被冤枉了,真正的冤枉不在让王位上,而是像谯周这样的儒教礼乐对他功劳的掩埋上!蜀人普遍悲子鹃鸟鸣叫冤也不是可惜杜宇让王位上,而是为杜宇建这么大功劳而不为后人所知鸣不平,感到悲怜!一位杰出的古人,为中国文明做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巨大贡献的楚人杜宇,其伟大功劳瞒密在悠悠历史长河中数千年,这是怎样大的悲哀呀!又是怎样大冤屈啊!若是杜宇真的有在天之灵,或真的他的灵魂变成了传说杜鹃鸟,他是否会四处为自己的不公平喊冤?是啊,啼血杜鹃一定会四处鸣冤,一定会。。。。。。。

标签: 历史真相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