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事变前新四军北渡长江伏击国军述往(转载)

历史密码网 22 0

  王珂口述

  一、我的童年

  我生于民国十四年,江苏东台人。父亲王师禹,南通淮南法政学堂毕业,学的是法律。我小的时候,父亲曾在县政府司法处当书记官,后来辞职去当律师。

  我小学念东台县立实验小学,是县里最好的小学。毕业后读东台县立初中,进入初中甫一年,对日抗战即开始。民国二十七年春,日本飞机到我家乡丢炸弹,因为东台是交通要道,日本人从上海进攻徐州,一定要经过东台,因此我家乡就失守了。家乡遭受攻击,大家都逃离到乡下去。逃难时,家中虽被洗劫一空,但父亲仍不愿为生活到伪政府底下做事。当我们由乡下回到东台时,已是在日本人统治之下!

  在日本人统治之下,学校关门,课业无法继续,大部分须靠自修求进步。当时年轻人都以从军抗日为荣,我也想去从军,但我还不到从军年龄。我有四个哥哥,大哥当时已结婚,在乡区服公职。二哥在福建省服务,因我有一位堂哥在福建当县长,他在其下做事。三哥在江苏省立第一临时高中就读,四哥在省四临中就读,学校都在乡下游击区,他们都是享受公费的流亡学生。一年后,在大家都因爱国放弃学业、报效国家的情形下,他们也因住地失守,学校关门,而加入当地游击队!

  民国二十八年,国军收复东台,学校都改作军营,我们依然无校可上、无事可做,而且打仗时期,年轻女子留在家里不安全,我家又穷,为了减轻家人的负担,我决定加入从军行列。军方规定从军至少要满十六岁,我尚未达法定年龄,但因个子大,就假冒年龄,参加江苏省党部代办的「战时工作人员」考试。考取后受训两个月,训练班设在兴化县乡下,共有一百多人,男男女女都有,江南来的人最多。

  课程有抗战理论、工作目的、宣传技巧等。受训时,我们也穿军服,但无军训课。

  二十九年二月,训练结束,大概因为我家在当地较有声望,父亲又有朋友在县党部当书记长,故我被分发到文机关──苏省动员委员会文宣大队。大队驻扎在东台,我在大队部工作,其他人大多分发到军队去当政工人员。

  江苏省动员委员会文宣大队共有职员二十多人。以江西战干团分发来的四位女生──张祖年、陈知白、马敬贞和李晓侠为骨干,大家称她们为「四大金刚」。她们都受过正式的军训,也都是上尉,军事动作当然很标准;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很照顾我。

  虽然我是在文机关上班,领少尉饷,真碰到战事,则和分发军队的人一样,也要参与战事。

  二、黄桥之役

  加入江苏省动员委员会以后,我多做发行油印报、制作抗日壁画或标语等工作,但首次碰到的战争却是对抗共产党,而不是对抗日本人。当初入伍受训讲的抗战理论都是如何打日本人,就缺如何打共产党。第一次碰到共产党,大家还不知道他们是谁,都在问打谁?

  对手是新四军。

  什么是新四军?共产党又是什么?

  那时一般人真是一点也不清楚。由江西来的「四大金刚」告诉我们有关新四军的种种,大家才比较了解共产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当时中国东南四分之三的领土,每个城市都被日本人占领,乡下充满了乡村自卫队、游击队;国军的防区都有范围定规,不能随便乱动;共产党就不一样,他们到处乱窜,围攻游击队,以多吃少,扩张地盘。

  江苏省中间隔著一条长江,由此分为江南、江北。新四军参加对日抗战后,成员日多,主要分布在江西,到了江苏省江南一带,希望渡过长江进入江北。黄桥和姜堰就是江北前啃的两大市镇。当时国军八十九军驻守东台,长江下游游击司令李明扬驻在泰县,李明扬不是正规军,但是江北的江防归他管辖。我们猜他和共产党勾结、暗放共产党过江。因为他一直自认资格很老,又是上将,可是蒋公并没重用他,是共产党统战拉拢的好对象,勾结成交,就放新四军分四路过江,潜入江北游击区。

  新四军过江后,占有江边游击区及黄桥镇。重庆来电要我方抵抗,我方派八十九军进攻黄桥,江苏省保安队二十个旅也开到黄桥助攻。我军开到黄桥后,因情报不灵,进镇后才发现它是空城。国军发现黄桥是空城,知道上当后,马上退出来,但为时已晚,新四军早埋伏在退却道路两侧,突然冒出来夹攻我军,我军因背对敌人,难以抵挡,军长李守维中将阵亡,二十万人溃败后退。

  民国二十九年九月底,我随省动委会文宣大队配合反攻,进驻姜堰镇,因新四军在黄桥获得胜利后,续攻姜堰。初次打姜堰,我们还是打胜战,活捉二千多个新四军官兵,但第三天再攻姜堰时,我军实力不支,已渐撤退,匆匆忙忙放弃了姜堰镇及共俘。

标签: 皖南事变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