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随笔]对于《拾遗记》所记载的一条秘闻的大胆推测(东晋北府兵与英国人相遇?)

历史密码网 40 0

  在王嘉的《拾遗记》(补遗之卷二)中,记叙了这样一件事:在东晋太元八年(公元383年),淝水之战的前夕,有一队人马悄悄行进在通往洛涧(注释1)的山路上。这队人马大约有800人(袁竣的《晋阳秋续编》说有1500人),带队者是王蓬将军,一个玄学论者。他奉命支援北府兵将领刘牢之。后者正在淝水附近的洛涧,与前秦苻坚的先头部队作战。由于行军中出现了某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王蓬的士兵赶到洛涧时,那里的战斗已经结束。

  他们在临近洛涧的一个叫芒阳的地方,整整误了三天。关于行军耽搁的原因,在后来的杂史笔记中,有过零星的记载,但都不甚周详,说法各异。唐人李淳风在其著述的《六朝遗事》(卷七)中称:“时淝水战起,王蓬率北府兵趋洛涧,援牢之部。夜至芒阳,有敌偃旗潜行于山道。蓬疑为苻坚军,遂命军士以弩箭攻之。敌军哗,少顷,有器鸣响,火焰出,声震于野。蓬军有中火焰者,遂仆地,血流不止。”

  看来,在抵达洛涧之前,王蓬的军队已经和敌人相遇。不过,让我们感兴趣的是,他们所遇到的敌人,并不是前秦苻坚的人马,而是一支不知从哪溃败下来的军队。南朝沈约的《建康杂记》中的这段记载似乎更有价值:“初,天光昏暗。后火光起,观敌旌旗已残,上书‘常胜军’三字,依稀可见。敌军士弃盔者,皆黄发,鹰鼻陷目,仿若胡人……”

  按照我们推测的情况:当时,由于战事吃紧,王蓬下令让士兵星夜兼程,直趋洛涧。是日,行至芒阳(今安徽霍山),天色已晚。前军已点燃火把,蜿蜒前行。就在这时候,一队形迹可疑的军队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山道上。当时,有可能发生了下面这样的对话。

  谋士:怎么回事?不会是秦军来袭吧。

  王蓬:妈的,你慌什么?

  谋士:将军,它好像朝我们这边过来啦。

  王蓬:熄灭火把,弓箭手准备。

  随后,王蓬率领士兵埋伏于山路两侧。当那一队形迹可疑的人马进入包围圈后,王蓬下令乱箭齐发,其势如蝗。这是一次真正的伏击。随后的情形,一如书中所描述的那样,“寇多中箭,仆于马下。”但是,让王蓬大伤脑筋的是,当那队人马回过味来时,随即使用了一种奇怪的火器,王蓬的士兵伤亡不少。这时候,谋士灵机一动,出主意:“何不用火攻?”王蓬马上采取了这个建议。他的士兵掷枯枝于山道上,后以硫硝裹布,火箭攻之。由于地形有利,山风乍起,加之夜色掩护,很快,王蓬的军队又占了上风。不久,我们便听到一阵欢呼,被夹在山道上的那一队人马已经竖起白旗,表示投降了。

  《拾遗记》与同时代的《搜神记》一样,多记叙荒诞不经、道听途说之事。唐朝方士李淳风以写作预言集《推背图》而著称,其晚年的著作《六朝遗事》当中,也自有演绎成分。但是,《建康杂记》对以上轶事亦有所记,值得我们关注。我们都知道,该书的作者沈约以诗著名,是南朝齐梁间的文坛领袖。又曾作《晋纪》八十卷,堪称良史。其作《建康杂记》以严肃著称,加之其生平年代与以上轶事发生的年代比较接近,所以,我们不得不犹疑。

  现在,根据其书中描述,现在,我们基本上可以这样断定:东晋北府兵将领王蓬所遇到的那队人马,正是从江阴华墅溃败下来的由英国人戈登(注释2)率领的洋枪队(又称“常胜军”)。时间是1864年月3月31日。据许文佑先生的《天平战纪》记载,这年3月,戈登所率领的洋枪队在江阴华墅被太平天国康王汪海洋击败,800人被歼。戈登率领残余的200余人,沿江而退,“至霍山(晋时芒阳),遭袭,戈登仓皇逃逸。后转赴苏州,重募士兵,会合李鸿章,攻击常州太平军护王陈坤书部。”一向以著述严谨著称的许文佑先生,在这里含糊其词,并没有说明戈登是被谁所袭。

  王蓬为什么与戈登在芒阳相遇?没有人能够做出解释。但是,我们可以想像当时的情形。由于士兵多中箭伤,加之一路溃败下来,身体十分疲惫,尽管有毛瑟枪在手,但在火攻的面前,戈登的士兵很快放弃了抵抗。王蓬率领他的北府兵军士包围了上来。他们重新点燃了火把。借着光亮,王蓬和他的士兵,清晰地看到了一张张奇异、惊恐的面容。这时候,清凉的山风徐徐吹过,王蓬和戈登,以及他们的士兵在历史的深处,感到一阵巨大的眩晕。

  由芒阳到洛涧,只有半天路程,在沈约的《建康杂记》中记载:“越三日,蓬始抵洛涧。”到达战场时,北府兵名将刘牢之已经胜出。王蓬晚到了三天,在遇到戈登之后的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王蓬和戈登是否有过交谈?又聊了些什么?他的800名士兵去哪了?我们不得而知。

  在其他古籍中,如《北梦琐言》、《梦溪笔谈》、《幕府燕闲录》,对这类令人匪夷所思的奇闻异象也有零星记载。关于王蓬,沈约的《晋纪》中有这样一份资料:“蓬,栗水人,北府兵将领。初随谢玄,为牙将。淝水战起,以重任,率军趋洛涧。途中误时。抵洛,牢之已胜,转赴淝水。有战功。过随功抵。后死于桓玄之乱。”

  [注释1]:洛涧,又名窑河。东晋太元八年(公元383年),淝水之战的前哨战——洛涧之战即发生于此。《晋书·刘牢之传》载:前秦苻坚遣梁成率五万人屯洛涧,谢玄遣刘牢之以精卒五千拒之。时秦军势强,晋参军刘袭、诸葛求欲静等王蓬援军,再图攻之。牢之不许,趁夜渡水,斩梁成及其弟梁云等秦将,又分兵断其归津,秦步骑奔溃,争赴淮水,抛尸一万五千具。秦晋洛涧之战,晋广陵相刘牢之兵贵神速,不待援军,以五千之卒大败前秦五万之众,为晋军取得淝水之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注释2]:戈登,生于1833年,毕业于英国军官学校,1860年参加英法联军进攻天津和北京,1862年到上海,率领英军多次进攻上海附近的太平军。1863年,在英国驻华公使卜鲁斯指使下,接任洋枪队“常胜军”统领。1864年5月,他配合清军攻陷常州,清政府提升他为提督,不久,赏穿黄马褂。同年11月,戈登返回英国,后任苏丹总督。1885年1月,戈登被苏丹人民起义军击毙于喀土穆。

标签: 历史记载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